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贺伟华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作者:贺伟华
   今天,打开电脑,才浏览博汛新闻网,眼睛竟锁定于陶君“被广东警方追捕,正在逃亡”这几个字上。这让我很感意外,而担忧起国内民运人士的命运来。
   

   消息称:“我再次遭解雇了,天也有绝人之路?11月22日,我被紧急辞退,这是个无奈的日子。。。。。只因为我是‘反革命’,是个死硬的‘反革命’,‘国安/国保’在22日当天把公司的网络封锁,然后第二次跟公司老板(中山)谈到我,拿出我的所有的上网记录,以及公布我过去的经历(六四分子和坐牢),还在网上搜索我的文章(反动言论),公司董事长当天就赶到顺德,跟我谈完话之后,就宣布解雇了我。最后他说了一句话,‘你只有种植果园,一个人劳动,一个人收获,远离都市,没人打扰你。’我担心的事情,还有可能发生,可能再次被捕(2001年就是这样的),我已经躲了两天了。”
   
   前几天还好好的,当时,他正着手筹建全国维权联盟事宜,并刚刚发布征集“首届陶君民主奖”候选人提名信息,我们还通过网络有了最初的一两次接触。就维权的非政治化问题、中国现实主义民主之路等问题进行了初步的交流。如今他竟然亡命天涯,然而,他又拿什么来摆脱无处不在的特警与警犬?
   
   作为一个普通的人道义工与独立评论人士,我考虑问题的出发点也许有所不同。在我看来,无论是从事什么工作,或开展什么运动;无论事件直接参与者,还是工作指导策划者,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当事人的人身安全问题,他们今后可能遭遇的生存境遇问题,尤其在今天这种政治恐怖的环境中。记得前两个月,面对国内一波又一波的逮捕监禁恶浪,大纪元记者郭若是如此感叹的:“这两天接连不断的恶讯,让人神经都要崩溃了。”她甚至有些不敢面对大陆频传的可怕信息。听到这满是人文关怀良心记者的颤抖声音,我深深的感到了中共执政当局的残酷;体会到事件当事人的大无畏牺牲精神;更为大陆民主人权人士的生存境遇担忧不已。
   
   由此,与郭若记者谈起了艾滋病人道关怀者胡佳的处境。在我的眼里,胡佳是实在而有勇气的道德存在;是人道主义的化身;是国内外知名的民主人士,然而,有关他处境的信息却让人很不乐观。不要说门前楼下日夜监视的便衣时刻限制着他的行动;不要说他电脑上所呈现出来的每一个字都通过电磁波泄漏而清晰的呈现于隔壁监控的电脑屏幕之上;不要说三天两头的传讯与恐吓,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周围的邻居与普通百姓那歧视的眼神与态度,一句“把他当成精神病送进疯人院不就得了,免得干扰我们的生活。”之类的话,就已经让人齿寒而感到人心不古、道义无存。人道救济者的命运竟然与政治异议、民主人士的命运是如此的相近,并由于知名度的增大而更为险恶无比。一个普遍的真实信息是,因为难以洗涮的政治敏感色彩,民运人士被专制政府用各种手段控制而孤立于民众。难道这是无法逃脱的宿命?难道人类的智慧不足以让他们摆脱非人的可怕境遇?
   
   今天看到陶君出逃的消息,看到这短讯中的一句话:“你只有种植果园,一个人劳动,一个人收获,远离都市,没人打扰你。”我的心不禁颤抖起来,这与我在疯人院曾经听到的威胁是如此的相似,我分辨不出他们有什么本质不同来。“你迟早有一天被送到深山老林,与世隔绝,一个人拿着一本书了此残生。”记得说这话的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陪他治病的儿子住在一起。而另一个人在我面前说什么:“有些人一辈子也只有他母亲陪他说话,这世界上再找不到更多的人理他!”不能想象,这种威胁只是发生在我俩的身上,更残酷的状况,竟如恶梦一般的日夜笼罩着所有民运人士的生活。
   
   想写这篇文章的冲动已经很久了,它产生于民运人士周志荣被捕之时。对于周志荣的个人勇气与牺牲精神,我打心里敬佩不已;对于他恶劣环境中不忘民权、民生,而用智慧奉献于民众的赤子之心更是感动不已。然而,对于大陆民运人士摆脱中共监控的唯一手段只能是与当局妥协做假“特务”这一策略,又感到无限的悲哀与无奈。竟最终由此,周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对民主事业的“赤胆忠心”,才清除人们心中的疑虑,这种民运人士个人遭遇与命运的悲哀,我无以言表。然而,对现实的残酷,我却日益的愤怒。愤怒竟让我的脑海闪现 “非政治的政治”这一困境中的思想火花。
   
   从来就没有绝对的绝境,只有绝境下的思考!周志荣曾经思考的问题,我现在也在思索着。残酷的现实已经告诉我们,孤城需要外援,对于不擅长写作、无惊人壮举、正直厚憨的普通民主人士,尤其如此。向前一步是无底的深渊,后退一步也是酷刑与监禁,难道人们就只能手捧经书、原地不动,了此残生?在信仰与理想之外,民运人士就不再有现实的人生?就不能为民主宪政的未来,作更深沉的抗争?就不能有智慧的博弈与周旋?当此境地,中国民主运动的主力究竟是谁?民主运动的方向在哪里?中国民主建政的希望究竟在哪里?希望海内外良知人士、民主斗士、人权捍卫者集思广益,在苦难中孕育思想;在实践中找到出路,不要忘了,国内还有一支坚忍不拔的民运队伍在抗争、在奋斗,在期待着民主的未来;中国需要一条现实主义民主道路。
   
   民主论坛 上载:[2006-11-26] 修订:[2006-11-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