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贺伟华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论2008年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发展与策略
·谁是中国民主建政的力量源泉——论中国农民的亮剑精神
·对中国爆发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的原因分析与结果预测
·民主运动与民间抗争临界暴力控制策略探讨(之一)
·民间反抗临界暴力控制策略:生物武器肉毒毒素的科学利用
·对话与争鸣:民主的真相
·中国民主革命正义性与必然性
·独立分析:答《穷人愈穷,中国是否需要革命》
·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之一)
·贺伟华:暴力与非暴力、革命与改良之辩证
·谁说打假、扫黑、批愚是民主运动的唯一出路
·泛绿、泛蓝与大陆同胞和衷共济,共筑中国民主辉煌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民的反抗,彻底埋葬中共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递进民主:全民抗税---抗拒体制性权力腐败的第一步
·递进民主:实现权力制衡的第一步---与权力保持距离
·递进民主:多米诺骨牌效应---物价飞涨、房市崩溃、金融危机、银行倒闭
·递进民主:自由来源于天赋,不需要乞求恩赐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连载)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2)
·中国民主革命之路探索(之三)
·见证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与联动参选地方人大之中国泛蓝成员的对话
·开历史之先河: 中国泛蓝联盟江苏组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作者:贺伟华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高律师已经被捕许多天了,全球都在关注高律师的命运与中国公民权利运动的未来。在大家对过往个案维权的艰难与挫折(如陈光诚案)进行理性反思与分析的时候;在大家忙于组织社会力量声援高律师的时候。作为一个自由作者及人道援助义工,我更关注的是高律师现在的处境、现在的身体状况。
   
   既然灾难性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所能做的除了救援高律师之外,还应该尽量的避免严重的灾难性后果发生。高律师目前及今后可能遭遇的局面有两种,一是类似精神病院的药物摧残;二是从此以后,日复一日的炼狱煎熬。而对于精神科药物的毒害,从亲身经历与感受来说,我体会也许较直接、较深刻。skype聊天时从了解高律师的人那里得知高被捕过程中用过一种注射类药物,并由此大家进行了一些讨论,都感觉问题的严重性。因此,有必要结合我的亲身经历,介绍一下高可能遭遇的摧残手段与困境。
   
   在我看来,如果警察冲进高律师姐姐家时立刻强行给他注射一种药物的话,那么,这种药物十有八九是安定、镇定、催眠类的药物。目的是迅速解除高的反抗能力、消解高的抗争意志!政府绑架受害者时,和绑架犯一样,最担心的是受害者的呼救与反抗。记得2004年,在诗涛被捕的第二天,我遭遇的就是突然袭击下的闯入,然后强制退去裤子打针。当时我的嘴巴是被捂住的,其中一个人声音大了一点,被另一个人立刻喝止。不准有任何的声张,并要求受害者被带出门的时候,不能引起任何旁人的关注。
   
   如果是出于这种动机而用药、而让高律师失语不能言谈,那么药效应该是暂时的。大概一天多以后将恢复正常。怕就怕带到拘留所后再对他用药,那肯定是摧残身体与大脑、残害受害者的药物了。这时用药一可以摧毁受害者的思想力与意志力;二可以防止通过交谈对外传播信息;三可以利用药物的长期毒害作用让受害者早衰甚至发生意外死亡。如果高律师的失语现象发生在被捕一天之后,并且一直维持着,那么中共是铁下心来要从精神与肉体上摧残甚至摧毁高律师。这种让人失语的注射药物同时也伴随着思考力、意志力的丧失;伴随着全身肌肉的僵直与行动不便;伴随着身体代谢功能的降低与心律的失常。利用心律失常这一点就可以置人于死地,精神病院的非正常死亡往往与此有关。
   
   我被关进湖南湘雅第二医院精神科时,被强制服用的是一种名叫“维思通”的药物,被医生解释为具有降低病人“兴奋点”的作用。其实是一种相对短效的抗兴奋类的药物,服用后症状与注射类长效药物相同,只是症状相对轻微,不是失语,而是没有力气与心情说话,同时伴有肌肉僵直、行动不便、静卧不能、心律失常及出鼻血。丧失生存意志与思考力,有时产生想自杀的念头。不要小看医生所说的“降低兴奋点”这一点。兴奋点的降低意味着身体机能的全面降低;意味着身体代谢功能的全面降低;意味着身体抵抗力的全面降低。从此脸色苍白、肌肉无力、行动迟缓、性功能衰退,受害者在用药三天后就变得如真正的精神病一样,像僵尸一样的漫漫移动了。我当时吃药最少,每天三片“维思通”、一片“心安”,“心安”用于防止心律失常,是在我出现心律失常及出鼻血后加的。
   
   高律师如果真被注射用药的话,估计是那种长效而难于恢复的,和病人在一起时听说:“有一种长效注射药,打一针可以管用一到两年。”我即使被用口服短效药一个多月后,膝关节至今没有完全恢复。长效的就更加可怕了,它可以在一个星期之内感觉老了二十岁。曾经亲眼看见一个受害者,很年轻的、个子高高的,被用药后,眼睛上翻,再也回不下来,在叫来医生时,医生急忙抢救。后来再也没有看到他回来了。这还是针对病人的正常用药量,对于政治犯,药物肯定加重!这是我最担心的一点。
   
   如果受害者被药物摧残的话,今后就很难做到坚贞不屈了,因为用药以后,受害者的意志力与思想力都在丧失。精神科医生还可以用心理暗示来引导受害者的思想,在被关押的一个月里,在用药三个星期后,医生曾经提醒我用一种进口的新药对身体有好处。并拿来了一张标准化表格让我填写后签字,我在最后关头终于明白一旦签字,一切医疗后果都由自己承担,因此最终拒绝了。看到我不签,医生就让许多人都拿着这种表格来到我面前签给我看,暗示我没有任何危险。但我还是拒绝了,“我没有任何病,在我身上搞什么试验?”那些用药重的人几乎医生说什么就做什么,已经丧失了判断能力。高律师应该堤防的也有这一点---丧失判断力、思考力后的任人摆布。
   
   记得我被放回家后,有两个星期不敢上那台旧的、我曾经一刻也离不开的电脑。这时我知道我的意志力与胆量都丧失了许多;只要一天接近了电脑,当局让医院的急救车开到我面前突然开门,这时我似乎感觉我又将被关进“疯人院”!
   
   “疯人院”给人留下的记忆太深刻了:看管的随时暴力殴打、强制灌食、赤身裸体的绑在冰冷的铁床上、死刑犯戴着脚镣手铐在故意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等等这一切强烈的刺激随时浮现在眼前。再后来只要我在电脑上写文章,当局就开始怀疑我没有继续吃药,让我弟弟来电话提醒。或者直接赶回来,观察我的情况,我只能在他面前又装成像僵尸一样的慢慢移动。只是到来后来,身体与思考力进一步恢复以后,我把真相发表出来,当局才把所有药物让我弟弟拿走以毁灭证据。却没有想到我已经提前拍了照。
   
   政府对于政治犯的未来,往往给当事人提供一个选择:要么你承认自己是精神病;要么选择坐牢。一旦承认自己是精神病,就被关进了疯人院,遭受药物毒害,甚至接受医疗试验,最终把你折磨成一个精神病人或废人。不承认自己是精神病,又可能面临铁窗生涯,但是他却少了些把你说成精神病的借口,至少多一点正常人的尊严。政治犯宁愿坐牢也不能被关进精神病院,这才是应有的理智选择。
   
   精神病药物有两种,一种是抗抑郁症的,医生把它说成提高人的兴奋点;一种是抗狂躁病的,医生把它说成是降低兴奋点。政府可以把口出狂言或写文章者说成是因为狂躁兴奋的缘故;也可以把高律师不畏强暴为受害者主持正义的行为说成不知死活、不顾后果的狂躁病症状。因此,被注射的药物最有可能是上面描述的那种长效抗狂躁病类药。而这种药用在正常人身上,伤害是很大的。不是精神病也会被折磨成精神病、甚至被折磨成一个废人。
   
   但愿这只是一种误会,但愿国安给高律师注射的是一种安定催眠类药物,然而我们却不能否认高律师受到药物伤害的可能性。因此有必要呼吁国际社会对高的被捕过程与监狱的遭遇进行独立调查,防止中共当局对高进行药物摧残;同时呼吁相关国际医疗机构制定好相关的康复医疗方案,在需要的时候,及时的进行救护。不然,后果也许很严重甚至不堪设想!在灾难性事件发生的无奈情况下,虽然我们无法挽回全部的损失,但是这种亡羊补牢,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国际人道主义援助与救济。因此,关注高被拘留期间的生存境遇,既重要,而且非常迫切而必须!
   
   首发民主论坛 上载:[2006-08-25] 修订:[2006-08-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