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贺伟华
·中国的阿尔卑斯,中国的十字架---援救智晟
·中国乡村保甲民团的启示---上訪無效 中國農民自組護地隊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所在——论北京民众捍卫“狗权”的群体抗争
·中共不亡,天理难容——论敌我化人民内部矛盾的“军队应急预案”
·抗议北京当局侵犯人权的非法行径,还高智晟家人以人身自由?
·耒阳电广宽带公司中断服务,用户工作受阻、造成经济损失
·官商合体野蛮强制拆迁,民告拆迁公司三年未果
·快讯:《维权风云》网刊编辑网络连线被切断,网刊发行工作受阻近四天
·抗议中共政府抓捕中国泛蓝张子霖,破坏纪念国父孙中山活
·就虚假“耿和声明”,抗议当局阻断司法程序、加害高律师
·贺伟华:孙不二被殴至今伤势严重,医疗费用昂贵
·从温海波匿名抛出“耿和的声明”,看当局的伎俩、手段与终极动机
·快讯:维权抗暴网站编辑北川被非法关押七小时
·耿和绝望了、母亲哭了、人心死了!
·由陶君的出逃,想起国内民运人士的遭遇
·高智晟被捕,是否药物摧残?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一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二)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三校正)
·公民维权的政治思想基础与法律根据(连载之四)
·公民维权的去政治化,中共分化瓦解异己的阳谋
·中国民运未来与拿破仑精神
·新的一年---法学家的春天
·响应高智晟律师的号召,倡议“中国民权运动绝食日”
·高智晟律师,冲锋陷阵是战士的工作!请你回到你的未来规划指挥部去!
·郭飞雄先生,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请更勇敢些!
·现代民主社会与国家对中国艰苦卓绝的民主运动的历史责任与义务!
·全球公民绝食抗暴维权运动的普及与策略之我见
·对叫嚷“投机民运论者”的一点看法
·贺伟华:与高智晟律师同步绝食声明
·法学家的悲壮
·站在维权第一线的政治家,永远是时代的主流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向兽行宣战---论强制拆迁
·从中国国情咨询网维权成功,看大陆新闻自由的发展走向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陈光诚案8月18日下午2点半开庭, 请大家紧急救援
·抗议当局的任意拘捕行为,还高律师、陈光诚以自由
·八月十八日,电话慰问沂南法院门前的维权勇士
·抗议中共黑社会暴行,保障高律师及家人的生命安全
·论中国非暴力民主运动的政治化、集体化、组织化、街头化走向
·网络电话会议集体电话慰问采访遭遇暴力殴打受伤的高律师
·从泛蓝成员孙不二遭传讯, 看中国政治的未来走向
·民间自发农民减负组织的出现, 中国基层民主建政的希望
·杜绝血腥暴力殴打下的灾难性维权
·倡议全社会联动捐助孙不二行动,抗议相关黑社会无耻暴行
·被摩托车撞飞两米后所留下的残存根据
·贺伟华: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对中共暴行的调侃与轻蔑
·怀念飞雄——为铁窗中的英雄呐喊
·沉默的权利与民粹的“暴力”——为高律师正名
·从公民维权到民主运动,高律师的伟大尝试
·独立评论:对高是否认罪的“全民公决”很无耻!
·医疗减肥致人死命,医院门前人潮涌动、炮竹连天!
·《韩美整容中心》周健命案深入调查:赔款九十八万!
·我对《中国人权论坛宣言》签名的声明
·回张子霖先生话
·《中国人权论坛》及宣言签名真相
·刘建翔: 贺伟华指责荆楚是对的!2007中国人权(论坛)宣言起草和发表的经过
·三个和尚没水吃,怎么哪个宣言论坛还没有搭好!
·维权斗士郭起真素描
·论中国民运人士的两套衣
·由启靖"一家三口"的不幸遭遇想起——中共如何这般残忍,民主大业又怎一个棒打鸳鸯了得?
·请关注郭飞雄律师的命运
·关于请求支持《民主论坛》的公开信
·参与声援《两千万退党大潮》后的遭遇与感受
·诗魂力虹素描【在押维权人士、民主人士、自由作家档案】
·还原一个真实原本的高智晟
·一条导致作者被抓、百余人受调查的短信
·快讯:河南农民状告劳动教养制度违法,已获批立案(图)
·中国泛蓝前途依然光明,孙中山信仰者是它的后盾!
·对当局篡改我文章的特别声明
·快讯:耒阳市公安局门前警车被烧!
·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我针对中共之临界暴力控制策略实践的阶段性成果分析与感受
·一九九八年以前中共当局对我个人迫害案例综合(1)
·国安的上门威胁、铁屋子里的对抗
·揭中共奴隶制黑幕 维权者贺伟华被抄家
·部分海内外营救文章:谁是精神病?
·就賀偉華需要說的幾句話
·自由在挣扎中冷凝(1)
·Skype-s.com行网络中奖欺诈,请大家小心上当!
·百姓座上议政席?试论南沙炼油化工项目能否上马!
·2008年1月中国民间群体维权事件分析与回顾
·雪灾之后,耒阳再度陷入停电、停水!
·关注南沙石化污染项目维权,保护生态环境
·中国农民土地产权革命系列报道评论:石破天惊!警察制止强拆,保护太平村村民
·有几百人被骗被吃迷药暴力关押:紧急呼吁营救奴工
·山西临汾村民集体维权成功,山海化工厂被勒令停产
·陕西劳工血铅中毒被解雇,130受害者集体维权 (图)
·奥运光环下掩盖的人权灾难、私权侵犯
·祝贺贵州民间第四届人权研讨会顺利召开
·中国爆发电力危机,大部分地区拉闸限电
·中国人权运动的困境与希望
·是民粹文革?宪政革命?还是权贵资本寡头专制?
·广东阳江涉黑团伙被剿灭,当地物价应声下跌
·北京"家乐福"发生顾客挤压事故 九人受伤无人过问
·郭泉事件,呼唤着中国的民主企业家
三、民主、革命与临界暴力革命理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贺伟华
    今天是2006年4月23日,天气日益的温暖起来,近日来增加了身体的
   锻炼时间,缩短了电脑前的工作时间,每天的文章量也因次递减。然
   而,随着我有关个人经历的文章在网上陆续的发表,中共还是越来越

   按捺不住强制压抑下的愤怒,却又碍于一个天大的、无法解决的难
   题,对我迟迟不能痛下杀手,我竟有如一个挑逗食人狮的斗士,把中
   共玩弄于股掌之中。于是,在不得已之下,这些天当局特意让人送来
   盆盆的鲜花与盆景,以暗示他们无奈之下的求和动机与妥协姿态。然
   而问题又岂止是几个盆景可以解决的了的。我依然故我、一如既往的
   毫无反应,而在网上发表的文章却日益的辛辣而富有战斗力。
    昨天一篇有关中美首脑会晤的政论文章,更是激怒了当局,立马在今
   天引起了反应,送花者在上午10点多钟找上门看来,一脸的故作高傲
   与冷酷,在和我父亲的对话时故意一语双关的大声说道:“敬酒不吃
   吃罚酒,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这种口气,不禁让我想起了1998年中共检察院等系统的武警公安及黑
   社会人员冲击我家威逼我写保证时的情景。只是现在的气势已大不如
   从前,仿佛多了一些无奈下哀求的味道。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的我心
   里暗暗觉得好笑,情不自禁下脱口而出:“刑场逼婚,想得美!”
    下午五点来钟,我来到天然游泳馆准备游泳,突然听到众口一词的大
   叫声:“阿哥、阿哥,小妹在等你。”低头一看,发现确实有一个穿
   着泳装的小女子忍着刺骨的寒冷、蹲在水里朝这边张望。看见我来,
   所有的人几乎都上岸了,她却在我下水之前抢先下水了。看到这一
   幕,我心领神会强权者的“良苦用心”,却为他们的无知与浅薄感到
   可耻、感到好笑。在强权者的眼里,仿佛20多年的罪恶仅靠一个小女
   子就可以一笔勾销;仿佛对中共犯下的罪恶与暴行,仅凭几盆鲜花就
   可以清算;仿佛当局把历时近20年的监控与迫害的罪责推到几个地方
   贪官身上,就可以逃避历史的惩罚。若真是这样,就不可能有我历时
   八年的抗战,更不可能有一如既往的视死如归。无论人们如何掩盖中
   共犯下的罪恶,我心里最清楚它曾经做过的一切,我不幻想来自任何
   方面的支持与帮助,但是对中共的清算在我的掌控当中,又何惧它貌
   似的强大与疯狂。
    在高智晟律师与马文都先生为中共特务严密监控而感叹“再这么下
   去,不要三个月,再正常的人也会被逼疯”的时候,在全世界的媒体
   新闻都从高律师等人的境遇看到在中国发生的种种疯狂的、黑社会式
   的、集体性迫害的时候,也许,没有人会想到,在89年“6.4”屠城
   的前两年的1987年,一个普通的知识青年,就早已意外的领受到同等
   可怕的非人境遇与迫害。马文都所遭遇的种种肉体攻击,高律师所经
   历的种种威胁、监控与迫害,我都经年累月的经历着、忍受着!但
   是,我们并没有疯!真正疯狂的是这个国家;是这个为中共所鼓动起
   来的由所谓“人民”组成的集体!整整近20年来,我都保持着高度的
   清醒与警觉,并不失时机的给予强权者以恰当的一击而让之感到万分
   的意外与惶恐。
    如果说在1987年之前的湘大培训时期,把我所面对有限集体性愚弄与
   孤立解释为是来自地方强权孙家的操控的话,那么,78年之后,我所
   遭遇的一切却绝不可能是一个地方强权者的能力所能策划与控制的,
   孙家不过是成功的把个人的怨恨转变成疯狂的全国性的政治迫害,而
   这一切罪恶的幕后操控者就是中共中央!
    伪装下的、全民性的、全国范围的暗中集体性愚弄与迫害比我今天所
   面对的公开的武警监控可怕的多、恶劣的多。你无法想象,你所可能
   接触的任何人都事先被当局告知你是必须堤防与划清界限的人,当此
   境地,受害者往往不知道攻击来自何方;也找不到申诉与求助的地
   方;更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倾听你的心声。除了感叹这个世界男人都
   变成了疯子、女人都变成了婊子之外,在我所接触的人当中,我找不
   到一个正常人。然而,这些人,在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领域、在没有
   敏感政治问题的地方,他们又往往表现出正常人的心智,有着正常人
   的情感、家庭生活及社会关系。
    1987年10月左右,我代表耒阳市面粉厂到山东淄博洽谈采购机械设备
   问题,在私下了解用于个人试验的化工原料而访问厂家及公司的时
   候,在几家公司中,我都无一例外的受到了公司经理及书记的“热情
   接待”,同时他们又都无一例外的在酒席上表情神秘的大谈“毛主
   席”,当时的我搞不懂也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当年和耒阳酒厂厂长到北京参加展销会时,被当局特意通知到北京西
   直门拜访一个所谓的国务院退休顾问,同样奇怪的是,这个顾问也表
   情神秘的看着我说:“现在党中央对地方几乎丧失了控制,地方都变
   得不安分了,有些闹自治、有些要分权、还有些不安分者在暗中策动
   造反。对此,中央也无可奈何,只有听之任之。”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时我既听不懂也搞不明白。
    同年我到北京申报专利,求助于北京理工大学刘淑敏教授,在从理工
   大学回中国专利局招待会的路上、在深更半夜12点时分,当局竟然派
   遣一个外国青年女子对我贴身跟踪,曾一度企图与我交谈;即使是在
   北京的普通面馆,在我吃切面时,也有人主动凑向前来,说一大堆对
   中共、对政府不满的言论,然后企图策动我造反。而到了国家专利局
   招待会的客房里,在这个正规的代表国家形象的正式单位,也有一个
   年轻的女子主动找上门来要交朋友,最后却又带着他的男朋友介绍给
   我认识,当时的我既看不懂也搞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同年我从山东烟台坐船经过大连到抚顺访问科研成果“瞬成双眼皮
   液”发明者时,在船上,也遇到一个男子的主动攀谈和一个女子的刻
   意挑衅,而科研成果发明人的回避不见让我此行以失败告终,当时对
   于背后的真正原因,我既搞不懂也想不明白!至于火车上、汽车上主
   动给我攀谈的警察与解放军军人则更是不计其数;于火车上让人教授
   我如何贩毒、如何制毒也是在当年发生的;甚至还有人刻意的鼓动我
   利用专业知识制造炸弹,这个社会的疯狂到达何种境地,当时我既看
   不懂也搞不明白。
    后来又被当局指使易小平把我骗到深圳、骗到广州一个偏僻的军区招
   待所,记得当时耀武扬威的军人在我面前游荡,在回耒阳的火车上遭
   遇到乘警无中生有的暴力殴打。当时我根本就不明白这一切为什么会
   发生?为什么当局要把一个科研爱好者硬说成、逼成“毛泽东”式的
   革命者。那时我从未鼓动过人民起来造反,在学校与本地的即兴演说
   也只涉及天赋人权、市场经济、私权神圣及广义自利等书本上的学
   说,我看不出它们有任何的“毛泽东式”的暴力革命的含义。甚至在
   当时我把自由与民主的字眼都深藏于心底,担心由此带来政治迫害,
   而这种担心来源于湘大同学彭某的警告。
    仅上述陈述的一小部分事实,就决不是一个普通地方强权者孙家可以
   操控与指挥的,上述一切事件的幕后黑手来自于党中央!因为更多的
   身体伤害与感情欺诈来自于湖南本地,参与迫害的大多是本地豪强与
   地痞甚至包括自己的亲人,因此呈现出一种虚伪的假象掩盖住了幕后
   的最大操控者。由此我今天以及往后的行为,既是对中共地方强权者
   的清算,更是对血腥残暴的中共中央的清算。当国内外的学者把对我
   的迫害轻描淡写成私人恩怨而为中共当局开脱罪名、并无视中共当局
   至今对我的监控而把它解释为政府为官僚所利用之时,我是非常愤怒
   的。这是一种公然的欺诈与愚民手段,是一种企图为政府的无耻肮脏
   行为提供合法性根据的托词!由此,政府的警力可以被利用来监控所
   有官民冲突的上访者及受害者!所有的政治迫害都可以解释成官民冲
   突乃至于个人恩怨。事件的真相是在我还自认为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
   姓而可以不引人注目的苟且偷生的时候,这时关注我的决不是社会底
   层的官员,而是中共的高层!虽然我是一个普通草民,但是与我交手
   及背后控制这一切的人的级别一点也不低,他们是市长、老红军、师
   政委、所谓黄海舰队司令的儿子、所谓的国务院退休干部乃至于省厅
   级武警公安干部。从此,全国党、政、军、警、民合体一致的暗中监
   控与迫害就开始了,在今天,我终于看到强权者埋葬受害者的最佳手
   段就是诱导与政治迫害。由此,可以让政府策划操控任何规模的全国
   性迫害勾当,在天罗地网式的监控与愚弄当中,受害者无处逃循。
    即使是在湖南本地,历时20年的监控与迫害也不是一个孙家可以操控
   的,从培训毕业离校开始,对我个人的监控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所
   到之处,往往有一辆红旗牌轿车暗中跟随着。记得八八年到湘潭精细
   化工厂购买十二醇硫酸钠,还是在我的要求下,这辆红旗轿车很不情
   愿的帮我把一箱产品从偏僻的厂家运到韶山路旁的。而与此同时,在
   长沙日用化工总厂购买化工增稠剂,在搬运的路上,却遇到了当局有
   计划的敲诈,当我投诉到车站公安时,公安与敲诈人员站在了一个立
   场。
    记得1987年7月初,离去单位报到上班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到东
   北抚顺去拜师学艺之后,到长沙科委图书馆查阅科研资料,历时有近
   一个星期。当局竟在我下榻科委对面的招待所里,安排了一个女子主
   动找上门来,她是以求助的方式接近我的。当时她是这么对我说:
   “也许是因为我长得太漂亮了,一个色狼总是跟着我,还公然限制我
   的自由。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吗?假扮成我的男朋友,当面打消他的邪
   念!好吗?”我出于义愤,答应了她的请求,两人在那个男人面前手
   挽着手装成亲密的样子以断绝他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我有生以来首
   次与异性手挽着手,当时对异性还充满着不切实际的浪漫情怀,也是
   到了渴望爱情的年龄。对于此后她主动的要求成为我的女友,我给予
   了肯定的答复,并陪她来到了沿江的湘江河傍,在夜阑人静、杨柳低
   垂的河滨小径散步。却意外的遭遇了几个军人用石子的攻击!无奈之
   下,我们跑到了湘江大桥之上,当问起她的家庭情况时,她却意外的
   告诉我她是有夫之妇,丈夫在张家界一个宾馆当经理,这次她是夫妻
   俩闹矛盾逃出来的。看到我大失所望的神情,她诡秘的一笑之后,匆
   匆离去。当时对渴望情感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意外打击!
    紧接着还是在科委的图书馆里,另一个女子用几乎相同的方法再次主
   动接近我,后来却意外的发现她原来是一个长沙街边酒店老板的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