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贺伟华
·十七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你究竟是羊还是狼?
·诗魂力虹——监狱又如何囚禁你的灵魂?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1)
·今年的六四,是我的生日
·八九那年代——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2)
·八九那年代(2)初稿
·八九那年代(3)——公民反抗与宪政民主追求
五《共产受难者援助与救济》
·《共产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贺伟华(我的人权与人道事业)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碑
·从天而降的六千元稿酬,催生捐献与使用计划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社论: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高智晟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关注:国民党员戴平山
·《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闹市修行”
·《共产主义受难者人道援助与救济》今日捐赠:高峰
六、个人连载
·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我的公开“打狗行动”声明
·我的打狗行动续集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贺伟华
    今天是2006年4月23日,天气日益的温暖起来,近日来增加了身体的
   锻炼时间,缩短了电脑前的工作时间,每天的文章量也因次递减。然
   而,随着我有关个人经历的文章在网上陆续的发表,中共还是越来越

   按捺不住强制压抑下的愤怒,却又碍于一个天大的、无法解决的难
   题,对我迟迟不能痛下杀手,我竟有如一个挑逗食人狮的斗士,把中
   共玩弄于股掌之中。于是,在不得已之下,这些天当局特意让人送来
   盆盆的鲜花与盆景,以暗示他们无奈之下的求和动机与妥协姿态。然
   而问题又岂止是几个盆景可以解决的了的。我依然故我、一如既往的
   毫无反应,而在网上发表的文章却日益的辛辣而富有战斗力。
    昨天一篇有关中美首脑会晤的政论文章,更是激怒了当局,立马在今
   天引起了反应,送花者在上午10点多钟找上门看来,一脸的故作高傲
   与冷酷,在和我父亲的对话时故意一语双关的大声说道:“敬酒不吃
   吃罚酒,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这种口气,不禁让我想起了1998年中共检察院等系统的武警公安及黑
   社会人员冲击我家威逼我写保证时的情景。只是现在的气势已大不如
   从前,仿佛多了一些无奈下哀求的味道。早就习惯了这种场面的我心
   里暗暗觉得好笑,情不自禁下脱口而出:“刑场逼婚,想得美!”
    下午五点来钟,我来到天然游泳馆准备游泳,突然听到众口一词的大
   叫声:“阿哥、阿哥,小妹在等你。”低头一看,发现确实有一个穿
   着泳装的小女子忍着刺骨的寒冷、蹲在水里朝这边张望。看见我来,
   所有的人几乎都上岸了,她却在我下水之前抢先下水了。看到这一
   幕,我心领神会强权者的“良苦用心”,却为他们的无知与浅薄感到
   可耻、感到好笑。在强权者的眼里,仿佛20多年的罪恶仅靠一个小女
   子就可以一笔勾销;仿佛对中共犯下的罪恶与暴行,仅凭几盆鲜花就
   可以清算;仿佛当局把历时近20年的监控与迫害的罪责推到几个地方
   贪官身上,就可以逃避历史的惩罚。若真是这样,就不可能有我历时
   八年的抗战,更不可能有一如既往的视死如归。无论人们如何掩盖中
   共犯下的罪恶,我心里最清楚它曾经做过的一切,我不幻想来自任何
   方面的支持与帮助,但是对中共的清算在我的掌控当中,又何惧它貌
   似的强大与疯狂。
    在高智晟律师与马文都先生为中共特务严密监控而感叹“再这么下
   去,不要三个月,再正常的人也会被逼疯”的时候,在全世界的媒体
   新闻都从高律师等人的境遇看到在中国发生的种种疯狂的、黑社会式
   的、集体性迫害的时候,也许,没有人会想到,在89年“6.4”屠城
   的前两年的1987年,一个普通的知识青年,就早已意外的领受到同等
   可怕的非人境遇与迫害。马文都所遭遇的种种肉体攻击,高律师所经
   历的种种威胁、监控与迫害,我都经年累月的经历着、忍受着!但
   是,我们并没有疯!真正疯狂的是这个国家;是这个为中共所鼓动起
   来的由所谓“人民”组成的集体!整整近20年来,我都保持着高度的
   清醒与警觉,并不失时机的给予强权者以恰当的一击而让之感到万分
   的意外与惶恐。
    如果说在1987年之前的湘大培训时期,把我所面对有限集体性愚弄与
   孤立解释为是来自地方强权孙家的操控的话,那么,78年之后,我所
   遭遇的一切却绝不可能是一个地方强权者的能力所能策划与控制的,
   孙家不过是成功的把个人的怨恨转变成疯狂的全国性的政治迫害,而
   这一切罪恶的幕后操控者就是中共中央!
    伪装下的、全民性的、全国范围的暗中集体性愚弄与迫害比我今天所
   面对的公开的武警监控可怕的多、恶劣的多。你无法想象,你所可能
   接触的任何人都事先被当局告知你是必须堤防与划清界限的人,当此
   境地,受害者往往不知道攻击来自何方;也找不到申诉与求助的地
   方;更没有一个真心的朋友倾听你的心声。除了感叹这个世界男人都
   变成了疯子、女人都变成了婊子之外,在我所接触的人当中,我找不
   到一个正常人。然而,这些人,在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领域、在没有
   敏感政治问题的地方,他们又往往表现出正常人的心智,有着正常人
   的情感、家庭生活及社会关系。
    1987年10月左右,我代表耒阳市面粉厂到山东淄博洽谈采购机械设备
   问题,在私下了解用于个人试验的化工原料而访问厂家及公司的时
   候,在几家公司中,我都无一例外的受到了公司经理及书记的“热情
   接待”,同时他们又都无一例外的在酒席上表情神秘的大谈“毛主
   席”,当时的我搞不懂也听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当年和耒阳酒厂厂长到北京参加展销会时,被当局特意通知到北京西
   直门拜访一个所谓的国务院退休顾问,同样奇怪的是,这个顾问也表
   情神秘的看着我说:“现在党中央对地方几乎丧失了控制,地方都变
   得不安分了,有些闹自治、有些要分权、还有些不安分者在暗中策动
   造反。对此,中央也无可奈何,只有听之任之。”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当时我既听不懂也搞不明白。
    同年我到北京申报专利,求助于北京理工大学刘淑敏教授,在从理工
   大学回中国专利局招待会的路上、在深更半夜12点时分,当局竟然派
   遣一个外国青年女子对我贴身跟踪,曾一度企图与我交谈;即使是在
   北京的普通面馆,在我吃切面时,也有人主动凑向前来,说一大堆对
   中共、对政府不满的言论,然后企图策动我造反。而到了国家专利局
   招待会的客房里,在这个正规的代表国家形象的正式单位,也有一个
   年轻的女子主动找上门来要交朋友,最后却又带着他的男朋友介绍给
   我认识,当时的我既看不懂也搞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同年我从山东烟台坐船经过大连到抚顺访问科研成果“瞬成双眼皮
   液”发明者时,在船上,也遇到一个男子的主动攀谈和一个女子的刻
   意挑衅,而科研成果发明人的回避不见让我此行以失败告终,当时对
   于背后的真正原因,我既搞不懂也想不明白!至于火车上、汽车上主
   动给我攀谈的警察与解放军军人则更是不计其数;于火车上让人教授
   我如何贩毒、如何制毒也是在当年发生的;甚至还有人刻意的鼓动我
   利用专业知识制造炸弹,这个社会的疯狂到达何种境地,当时我既看
   不懂也搞不明白。
    后来又被当局指使易小平把我骗到深圳、骗到广州一个偏僻的军区招
   待所,记得当时耀武扬威的军人在我面前游荡,在回耒阳的火车上遭
   遇到乘警无中生有的暴力殴打。当时我根本就不明白这一切为什么会
   发生?为什么当局要把一个科研爱好者硬说成、逼成“毛泽东”式的
   革命者。那时我从未鼓动过人民起来造反,在学校与本地的即兴演说
   也只涉及天赋人权、市场经济、私权神圣及广义自利等书本上的学
   说,我看不出它们有任何的“毛泽东式”的暴力革命的含义。甚至在
   当时我把自由与民主的字眼都深藏于心底,担心由此带来政治迫害,
   而这种担心来源于湘大同学彭某的警告。
    仅上述陈述的一小部分事实,就决不是一个普通地方强权者孙家可以
   操控与指挥的,上述一切事件的幕后黑手来自于党中央!因为更多的
   身体伤害与感情欺诈来自于湖南本地,参与迫害的大多是本地豪强与
   地痞甚至包括自己的亲人,因此呈现出一种虚伪的假象掩盖住了幕后
   的最大操控者。由此我今天以及往后的行为,既是对中共地方强权者
   的清算,更是对血腥残暴的中共中央的清算。当国内外的学者把对我
   的迫害轻描淡写成私人恩怨而为中共当局开脱罪名、并无视中共当局
   至今对我的监控而把它解释为政府为官僚所利用之时,我是非常愤怒
   的。这是一种公然的欺诈与愚民手段,是一种企图为政府的无耻肮脏
   行为提供合法性根据的托词!由此,政府的警力可以被利用来监控所
   有官民冲突的上访者及受害者!所有的政治迫害都可以解释成官民冲
   突乃至于个人恩怨。事件的真相是在我还自认为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
   姓而可以不引人注目的苟且偷生的时候,这时关注我的决不是社会底
   层的官员,而是中共的高层!虽然我是一个普通草民,但是与我交手
   及背后控制这一切的人的级别一点也不低,他们是市长、老红军、师
   政委、所谓黄海舰队司令的儿子、所谓的国务院退休干部乃至于省厅
   级武警公安干部。从此,全国党、政、军、警、民合体一致的暗中监
   控与迫害就开始了,在今天,我终于看到强权者埋葬受害者的最佳手
   段就是诱导与政治迫害。由此,可以让政府策划操控任何规模的全国
   性迫害勾当,在天罗地网式的监控与愚弄当中,受害者无处逃循。
    即使是在湖南本地,历时20年的监控与迫害也不是一个孙家可以操控
   的,从培训毕业离校开始,对我个人的监控就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所
   到之处,往往有一辆红旗牌轿车暗中跟随着。记得八八年到湘潭精细
   化工厂购买十二醇硫酸钠,还是在我的要求下,这辆红旗轿车很不情
   愿的帮我把一箱产品从偏僻的厂家运到韶山路旁的。而与此同时,在
   长沙日用化工总厂购买化工增稠剂,在搬运的路上,却遇到了当局有
   计划的敲诈,当我投诉到车站公安时,公安与敲诈人员站在了一个立
   场。
    记得1987年7月初,离去单位报到上班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到东
   北抚顺去拜师学艺之后,到长沙科委图书馆查阅科研资料,历时有近
   一个星期。当局竟在我下榻科委对面的招待所里,安排了一个女子主
   动找上门来,她是以求助的方式接近我的。当时她是这么对我说:
   “也许是因为我长得太漂亮了,一个色狼总是跟着我,还公然限制我
   的自由。你能够帮我一个忙吗?假扮成我的男朋友,当面打消他的邪
   念!好吗?”我出于义愤,答应了她的请求,两人在那个男人面前手
   挽着手装成亲密的样子以断绝他不切实际的幻想。这是我有生以来首
   次与异性手挽着手,当时对异性还充满着不切实际的浪漫情怀,也是
   到了渴望爱情的年龄。对于此后她主动的要求成为我的女友,我给予
   了肯定的答复,并陪她来到了沿江的湘江河傍,在夜阑人静、杨柳低
   垂的河滨小径散步。却意外的遭遇了几个军人用石子的攻击!无奈之
   下,我们跑到了湘江大桥之上,当问起她的家庭情况时,她却意外的
   告诉我她是有夫之妇,丈夫在张家界一个宾馆当经理,这次她是夫妻
   俩闹矛盾逃出来的。看到我大失所望的神情,她诡秘的一笑之后,匆
   匆离去。当时对渴望情感的我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意外打击!
    紧接着还是在科委的图书馆里,另一个女子用几乎相同的方法再次主
   动接近我,后来却意外的发现她原来是一个长沙街边酒店老板的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