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贺伟华
·从“林黛玉”出家、李银河被禁音想起
·纳粹帝国滋生崛起的土壤及其群众基础
·苏格拉底的“死亡之吻”——守法即为正义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利益诱惑、暗箱操作换来的究竟是什么?
·陋室随想笔录:电磁攻击又如何剥夺我的自由?
·陋室随想笔录:以亲身经历述说监控技术的发展
·陋室随想笔录:对精神控制与催眠术的感受
·陋室随想笔录:逐渐蒸发的生命活力???
·陋室随想笔录: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陋室随想笔录:地狱之门
·陋室随想笔录:睁眼说瞎话的女人
·陋室随想笔录: “泰坦尼克”家庭颠覆案后续---刻骨铭心的记忆
·陋室随想笔录:刑场上没有婚礼
· 陋室随想笔录:伍继光教授的忠告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绝食者的笔录: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作者:贺伟华
    2006年3月13日上午十点前后,在完成了一整夜的工作之后,我来回到了我的“禁闭室”,在给鸽子喂过了食物、换过水后,正准备脱衣睡觉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外面传来一阵久违的“小贺”之叫喊声,声音急促而高亢,像是发自一个中年男子。我急忙穿好衣服,打开房门,眼前是几个和我年龄不相上下的中年人,有些怀疑他们是来找我的自己用一种疑问的目光看着他们:“是找我吗?”“就是找你”“难得!难得!你们是国安警察吧!”“你怎么知道?”“我当然知道,我这里除了警察来造之外,绝对不可能还有其他人敢找我!”
    对方为了证明身份,拿出了“工作证”,在我看时,对方说道:“你胆子很大呀!你知道吗,你可是个在公安部挂了号的人物!”
    我回答道:“我岂止是公安部挂了号,我早在全世界‘臭名昭著’了,这还要感谢当局的炒作呀!你们来得好,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在这么多年暗中监控后,你们终于有了勇气、敢做敢当的直接面对我了,这比利用民众、利用亲情好得多!是来承认你们以前做过的勾当,还是倍受愚弄挑逗之后忍无可忍?这叫一报还一报呀!”之后我大笑。

    对方马上沉下脸:“严肃一点,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我知道我做了什么,你们也知道我做了什么!如果你们要监禁我的话、要判刑的话,判就是了!我自觉说真话无罪,但是你们要怎么办我也没办法!我也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对方答道:“你还很会说话,跟我们走吧!希望你到公安局就这么说真话!”
    我立刻回答道:“我只对真实的人或政府说真话,对背后干尽下流无耻勾当却不敢承认的任何人我都有保持沉默的权利。如果让我实话实说,你们也必须承认过去做过的一切!”对方笑道:“没有,没有,我们从来没有诽谤过你,监控过你,你是多疑了!”我又情不自禁大笑道:“那我也什么没有做过!”,“好吧好吧,到公安局作好笔录再说吧。”
    正出门时,母亲来了,作惊异态问道:“怎么回事?”对方马上答道:“没什么,找你儿子去公安局谈谈。中午他会回来的。”我马上说道:“做搞好思想准备,即使回不来我也会很好,什么情况下我也不会垮的!”
    这时我们来到公安局,对方开始问话了:“你不要担心,我们只是随便问问,你就实话实说吧,说完以后,你就可以回家了。”我又笑道:“实话只对实人说!”
    问过我的姓名、出生、家庭、工作情况之后,接着进入了问话的正式程序:
    “你是否在网上发表文章?”
    我回答道:“我早‘臭名昭著’了,我写的文章谁看?更没有谁敢发表我的文章,是国内报社敢?还是国际网站敢?谁都听你们的,谁都怕你们,我不过是在网上个人播客中存储我的个人传记,这大概不违法吧?”
    “你给谁汇过款吗?”我回道:“没有!”
    对方马上严肃道:“不老实!说假话!难道你没有给东北辽宁郑宜春汇过一千元?难道你没有给广西杨在新汇过两千元?你做过的一切我们了如指掌,还是老实承认吧!”
    我回答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也就没有必要问了。我没有做过任何违背良心的事,我今天能够有工资、有饭吃,应该感谢的是老百姓,我现在不停的工作,是为了对得起他们。当然我要感谢那些捍卫人民利益、为人民说话的人!正所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你不认为你领的是国家的工资,做的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事!你不知道他们都是政治人物吗?”
    “我只知道他们比我苦、他们有病、他们没有了生活来源,作为一个老百姓,我应该感谢他们为人民所作的事。这是谢恩,不是反党反社会主义!”
    对方问道:“你作为记者到广西采访过什么人吗?你的记者证呢?”我回答道:“从来没有谁给我发过记者证,我也没有到过广西去,我在电话里与人对话没有错吧?不算违法吧?”对方无言以对,沉默片刻后,继续问道:“你是否发表声明支持高智晟律师维权绝食,高智晟可是在搞政治!你不要也跟着陷进去。”
    “我认为高律师不是在搞政治,而是政治在搞他,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依法履行一个正直良心律师的责任与义务,他在用生命捍卫受到公权力伤害的无辜百姓的利益、他在反抗没有制约的制度性公权力对公民个人权利的侵害,他在捍卫宪法保护的公民免于恐怖与匮乏的基本人权。不是老百姓在搞政治,而是政治在搞老百姓!强权者已经把老百姓逼得走投无路。高律师能够站出来,他就成了老百姓的唯一希望、成了老百姓的平民领袖,我们由此信仰他的高尚与美德、信仰他的侠肝义胆大无畏精神。我一个草民、一个被剥夺了一切政治权利与自由的贱民、一个被排斥在整个人类之外的另类,没有资格与机会声援高律师,我即使想为他们出力也没有这个机会。你们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对方说道:“你还很会说话!”我又笑了起来,心中暗想,如果你们不是有超越一切的暴力,凭你们这点法律知识,我策死你们!
    这时对方又说:“你在网上发表过任何激进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文章吗?你还写过一篇告中央领导的声明吧?不要嘻嘻哈哈,老实一点说实话!”
    “我只实话对实人说,我没有写过任何东西,你们在网上所看到的一切都可能是别人替我写的,请相信我对一个不说谎的政府历来说真话。我做过什么,你们也知道,有根据的话就判我刑就是。没有必要让我再说什么,事情都已经明摆着在那里!至于反党反社会主义,我是这样认为的,我既不参加任何党派,也没有支持过任何党,我心里只有百姓与国家,我不知道党为何物,我爱国、爱人民,但我从没有爱过任何党,更不知道社会主义算什么东西!”
    对方在劝道:“为你的家庭、为你的女儿着想,你不要再发表任何激进的文章,今天找你不过是谈话,并没有任何伤害你的意思,但是下一次就不是这样了。我今天问你这些也是职责所在,你口干的话我给你倒一杯水喝。”
    我表示感谢道:“我很理解你们的无奈,生在一个这样的国家,面对一个这样的政府,每一个人都必须违背良心做一些事,每一个人都蒙受难以洗刷的耻辱,大家都在忍受。在此我感谢你们的良心发现,不管如何,你们并不坏。但也请理解我的处境,作为一个草民,我需要的是自由、是尊严、是尊重,我的抱怨根源于这些权利的强制剥夺,我既不高尚、也不完美,我只想拥有一个普通人的人权、我只想获得融入这个社会的权利、做对社会有用的一员,追求一个老百姓的生命价值与意义。你说这些基本的渴望不算过分吧,作为平等尊严的个体,我们之间需要的是理解、信任与合作,而不是强制、暴力与欺诈。”
    这时,对方把完成的笔录递给我看,要求我在上面签名按手印,其中多数属实,只是保证不反党反社会主义,保证不支持高律师绝食维权这一条我没有同意。我凭良心做事,我捍卫个人的基本人权,这叫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我不需要做任何保证,不画掉这两句,我绝对不签字画押,不然就抓我坐牢算了。对方被迫画掉这两条之后,我高兴的签了字。
    之后,他们开导我说:“你有技术、有特长,没有必要搞趟这滩浑水,还是继续科研与技术生涯吧!”我很明白他们的用意,但是要能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时事弄人,我也是逼到这条路上来的。已经被强权剥夺了一切,我不可能有任何的机会与选择。坐牢就坐牢吧,有尊严的死总比丧失尊严的苟且偷生好!
    最后对方要送我回家,我拒绝,一边思索、一边散步的回了家。蒙头大睡一觉之后,写下这篇纪实。
   
    2006年3月13日字于湖南耒阳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