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贺伟华
[主页]->[百家争鸣]->[贺伟华]->[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贺伟华
·陋室随想笔录:《面粉厂的技术员经历》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我的打包工、维修工生涯
·陋室随想笔录(连载):陋室门前的偶遇
·强权下的罪恶(2004年原稿)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一
·强权下的罪恶之二---自序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三---前言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四---当事人简介
·强权下的罪恶连载之五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之二)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上)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2)
·西方的良药,东方的祸水: 马克思走下神坛(3之3)
·无法收场的悲哀――强权者的恶梦
·我被逮捕的真相
·大年初二深夜和女儿的对话
七、哲学与政治
·藏民启示录:中国未来的方向(1)
·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喝彩
·掀起拯救中国扒粪运动高潮、为新闻自由闯关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 递进民主:现代文明构筑之探索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读书心得:康德哲学思想对唯物主义的批判
·多元化公民社会
·我们头上的星空,还有心中无限的敬畏
·现代民主政治、公共理性对马克思主义的回应
·脊梁----走向现代公民社会
·论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发展及其本质
·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研究与批判对中国大陆公民维权运动的意义
·现代多元民主政治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一元专制的回应
·现代文明思想库:读《现代民主政治〉心得之一
·从主权在君到主权在民---人民主权的起点
·胡温暴政的奴隶制本质与中国人奴的革命权利
八、人文
·“非人状态”与“道德存在”
·“囚禁的亲情”
·夸父追日、天涯求梦之路
·中国——监控无处不在,一个全民动员的警察国家!
·童奴泪——响彻云天、泣轨神、惊天地的《同一首歌》
·信仰者的苦难
·燃起自由的篝火,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壮行
·官民冲突愈演愈烈.知识分子集体失语
·无法承载的生命之轻---鲜活消逝于五指之间
·从权力中心下放农村 并不意味着落花飘零、好景不再
· 老子的养生哲学与贾宝玉的出家
· 拯救与逍遥
·生存的意义生存的意义
· 生与死的抉择
·永远的丰碑
·半个世纪的法西斯专制,五十五年的民族悲歌
·奠基于苦难的史诗般经济学辉煌
·突破网络封锁之后,惊闻汕尾东洲血腥镇压有感!
·信仰危机与屈原自杀
·权力与金钱不是万能的
·信仰者的苦难---对“同唱一首歌”的亲身感受
·比尔*盖茨,知识经济、人文时代的宠儿!
·新年诗话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请留意:人们利用传统污辱他人的时候,可能自己也会被传统埋葬!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2(连载)
·我所经历与看到的中国劳工境遇3(连载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我被带到中共耒阳市公安局问讯的经历
· 拯救与逍遥
·专制暴政下的女权主义误区
·非政府组织与团队归属---生命意义的自我赋予
·被变质馄饨毒倒的人究竟有多少?
·一封导致被关疯人院的信件
·贺伟华:巨星陨落、光耀千古
九、杂文
·要“磁浮”?要奥运?还是要人权:论上海民众和平散步的意义
·要猪的竞技,还是人的奥运:回复王思源先生的奉劝
·裸照门:张柏芝的坦荡与阿娇的“虚伪”
·我命中注定自由、孤独的走过!
·网络大时代----专制政权的末日!
·新闻自由的意义:减肥致死案引发的扒粪挖贪风波
·缅甸军政府的血腥镇压、 中国责任与奥运
·或许我们难逃宿命,却在反抗宿命中获得自由!
·高山遣返案 中共指控真假莫辨
·《百姓》总编黄良天,开启拯救中国的“扒粪运动”
·辩论主题:八九民运是否真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利益驱动下的权力疯狂、民生苦难与官民对立
·走向覆灭的特权腐败阶层(之一)
·为即将爆发的中国革命正名
·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五年内分解成两党势在必然
·新左派劳工维权者的崛起---对掠夺性权贵资本的清算?
·评论:谁是抗战的主力---历史的真相
·在中国动用坦克、军警镇压平民,不叫“屠杀”!
·黄金高真是腐败分子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任意抓捕南海三山“守土保家农民”,中共悍然与八亿农民为敌!
   作者:贺伟华
    天网与自由亚洲台相继报道,“2006年6月8日中午前后,南海三山有六位参与抗拒非法强制征地的农民带头人被公安以“敲诈勒索”罪抓捕并刑事拘留。村民反映现有大量便衣警察及政府车辆进驻村庄,村中弥漫恐怖气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说:‘有200多便衣,几十辆车,面包车等等都有。’”
    佛山媒体珠江时报星期五刊登了三山村民被捕的消息。称:“昨日的抓捕行动从9时15分到下午3时,民警把嫌疑人陈宁标、郭建华、崔永发、陈智标、刘德伙、邵笑冰抓获归案。警方指他们涉嫌上月2宗敲诈勒索案,并可能继续抓人。然而据村民反映, 这次被捕的都是征地维权中的骨干并非官方媒体所指的--‘横行乡里,为所欲为’的黑恶团伙 ,所谓的敲诈勒索案也是官方扭曲实事作为打击维权的借口。
    再了解相关信息,发觉早在2005年5月30日,当地政府就出动数千警力,铲平了农民价值几百万元的农作物,强行征地几百亩。所有被圈占用地都是农民赖以为生的农耕用地,命运所系、生死攸关,政府强征土地行为激起了当地农民的一致抗争,“在数十次的地方政府动用武力试图征地的过程中,农民用自己的身体来阻挡填土机和推土机,并且数次和警方发生身体的冲撞。警察却丧心病狂地向手无寸铁的村民大打出手,现场顿时变成了激烈的警民的打斗场面,更有部分村民被打伤,有多名村民被打伤后被警察带上囚车。在囚车上的部分警察还对被捉的受伤村民拳脚交加地暴打,不时传出受伤村民被打的阵阵呼救声。”

    当时,“警察带走被扣村民后,愤怒的村民们紧跟其后,追随到平洲公安分局,强烈要求他们立即放还被捉村民。期间,有部分村民因悲愤过度在平洲公安分局门前晕到。但警察人员对晕到的村民熟视无睹,任由晕到的村民躺在公安局门前的水泥地上。村民们不禁要问:“人民公安为人民,难道他们的宗旨改变了吗?”他们竟敢如此残暴地向手无寸铁的村民大打出手?
    与此同时农民在路口,村口和当地的布告栏上,张贴他们能够找到的所有的关于土地维权的法律,政策,和有关当地维权的报道。开展非暴力的理性维权。而今天,已事过境迁、事过一年,当局的目的早已经达到,竟然还再起事端,逮捕守土保家的普通农民,再次激起了全世界的关注、全社会的反响与南海三山农民的普遍抗议。
    当农民的理性依法维权与对话的渠道被当局强制堵塞;当农民的农耕用地与家园被当局任意强占而陷入生存困境之时;当农民仅仅因为守土保家而被政府任意逮捕与拘禁之时,人们再也无法相信中国共产党还是代表工农利益、为劳动人民谋福利的政党,农民理性的维权一旦被非理性的国家暴力所镇压,全国性的农民抗争与起义将由此而激发。当得知中共“广东省公安部门正在开展所谓"粤鹰行动"”而准备更大规模的强制抢夺农民土地、镇压此起彼伏的农民维权行动时,凡有正常思考能力者都将质疑中共意欲何为?难道自掘坟墓不成?
    如果说农业用地的保护与合理使用是农业发展的根本的话;那么,农耕用地就是“脸朝黄土背朝天”之广大农民的命根子,政府抢占他们的土地,本质上就是断绝他们的生活来源而致之于悲惨的生存绝境!在此,明晰农耕用地的产权归属,成了杜绝类似事件发生而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唯一出路。
    究竟农耕用地是否属于国有?究竟政府是否有权利任意处置农民赖以为生的农耕用地?我们只能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寻找事件的法理依据。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
    宪法总纲第九条明文规定:“矿藏、水流、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都属于国家所有,即全民所有;由法律规定属于集体所有的森林和山岭、草原、荒地、滩涂除外。”也就是说,除此之外,自留地、自留山、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而农民赖以为生的农耕用地属于自留地、自留山的范围,作为集体财产,受到宪法的保护。
    修正案第六条 宪法第八条第一款:"农村中的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和生产、供销、信用、消费等各种形式的合作经济,是社会主义劳动群众集体所有制经济。参加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经营自留地、自留山、家庭副业和饲养自留畜。"
    因此,农民赖以为生的农耕用地属于村民的集体财产,不属于国家所有。根据法律村民所签订的三十年土地承包合同不光受到法律的保护,还受到宪法的保护。即使国有有权根据需要征收农民的土地,也要依法依宪行使这一权力,并给予合理的补偿。集体所有意味着民有,意味着村民对集体财产与土地的处置只能在村民自治、民主法治的渠道上来进行。政府没有任何特权强制农民出让自己承包的土地。土地的买卖是一种双方获益的平等自由的正常交易行为,而中共特权利益集团对农民土地的强制圈占则是一种掠夺性的强力行为。它直接冲击的是法律的威严、法治的正义与国家政体的合法性。
    如果说中共宪法对土地归属的不明晰是导致累累发生、无法禁止的官民冲突的基础的话;那么,土地买卖的巨大利益,利益驱动下官商合体的对国有、集体土地的任意买卖与转让则是导致这一系列冲突的内在动力。明晰产权、实施土地公平私有化才是杜绝这一系列事件的根本性解决方案。
    如今,这种官商合体的村民土地强制圈占与任意买卖已经达到了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地步!对农民生存权利的侵犯、对国家财产的掠夺、对公民自由的任意剥夺,说明了中共地方权贵已经达到了劫持国家的境地。其中种种令人发指的不堪行为上枉国法、下干民怨。而最令人愤怒绝望的是这些策划强制拆迁的官商合体强制圈地者早已绝对掌握了所有地方政府的司法及行政以及任意动用武警军队的特权。
    圈地的本质,就是特权与资本结合对国家的劫持,然后以国家的名义侵害农民乃至全民的利益。任由这种特权利益集团的存在与蔓延,农民的利益、国家的法律价值、国家保护公民法人法律利益的能力以及保护公民法人法律利益的公信度将招致空前的破坏。代表工农利益的国家力量在哪里?我们的人民又怎能容忍如此特权利益集团对农民赖以为生土地的任意侵占、对农民的任意逮捕?强占农民土地是对人民的反动!是对人类文明的反动!是对人类基本道德价值的反动!是对国家追求民主与法治目标的反动。任何国人都有团结起来与之和平抗争的义务。我坚信,在不远的将来,自发而风起云涌的农民土地宪章运动将席卷全国,依法而对官商合体的特权利益团体之非法暴利的清算就在眼前。耕者有其田的美好时代的到来不是梦幻,它产生于国人的共同努力与抗争之中。
    最后警告南海地方执政当局,迷途知返,马上释放被逮捕的六名南海三山村民,把一切冲突与纠纷化解在和平理性的对话与妥协当中,在民主与法治的正常渠道上解决一切纷争。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