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海洛英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海洛英文集]->[月亮的背面有什麼]
海洛英文集
·行者無疆──澳洲華人對英語的重大貢獻
·阮同文的路線錯
·你我什麼時候才是澳洲的主人
·叫你別上多元文化的當
·“反華排華”也有道理
·請饒了我們海外華人吧
·多元文化與雙重國籍的災難
·多元文化與白雪公主的童話
·文學的距離
·過年
·外交的加分與兩岸的減分
·外交GDP與海外統戰
·有這樣一種愚昧
·文化暴拳與海外民族主義
·中國人的瘋傻慢性病
·零度愛國主義
·中國的兩會與“派對”
·新疆騷亂與境外勢力
·擺開八仙桌,招待十六方
·大海彙聚的地方
·祖國啊,我的情人
·從韜光養晦到敢作敢為
三、澳洲時評---吃在碗裏,評論碗裏
·入籍考試與反恐無關
·山林之火與布希戰火
·南瓜、木耳和人生的激流島
·笨蛋,問題不在漲息
·民族主義的海外傳遞
·湄公板球場與瓜田李下 ――關於澳洲“反華”情緒的分析
·陸克文的“知華”與“親華”
·今年大選“陸”死誰手?
·澳洲人民說話不算數
·從凱利到阿桑奇
·澳洲的人權與牛權
·超市試吃與民族醜陋
·澳洲賽馬與伯樂相馬
·警察罷工與警察治國
·陸克文復辟與工黨的潰敗
·吉拉德的終結與悲劇
·
·你今天被歧視了嗎
·吉拉德的龍年運程
四、國際時評---吃在碗裏,評論鍋裏
·吃飯與放屁
·天冷早過冬
·金融風暴的三個“軸心國”
·奧巴馬,和平獎與狗吃肉骨頭
·奧巴馬訪華:救援還是求援?
·泰國動亂,都是民主惹的禍?
·突尼斯神燈與天方夜譚
五、中國時評---吃在鍋裏,評論碗裏
·阿扁的政治馬步和大陸的太極拳
·台灣的拳腳和大陸的呼嚕
·賭城澳門的五一槍聲
·北京的金山與廣西的“梁山”
·洪洞縣裏無好人
·中國農民的“第一桶金”與“最後一滴血”
·華南虎與博士學位
·2008,中國年
·無限期推遲的車票
·喜慶的和報喪的
·四川大地震與北京奧運會
·中國網民最幸福的時刻
·從楊志到楊白勞再到楊佳
·毒奶,狼奶和腦結石――中國毒奶粉事件引起的斷想
·中國人的仇恨與諾貝爾的和平獎
·奧巴馬神話與不流血革命
·和解、和諧與妥協
·戶口,中國的柏林牆
·2009,“不折騰”之年?
·山西,中国的“霉都”
·中國的“辛德勒名單”
·胡耀邦,六十年裏唯一的明燈
·中國的政治數學 ——寫在大地震學生死亡人數公佈之際
·修腳刀與玉嬌龍
·紅星再耀中國?
·有雷鋒心,沒有雷鋒膽
·己所不悅與己所不欲
·中國新聞界的“零八憲章”
·穀歌事件:道德包袱還是商業困境
·當西方商業遭遇中國政治
·人民幣為什麼不能升值
·中國房價,上漲還是下跌?
·從娃娃抓起
·且喝了趙州茶去
·關於中國蘋果的聯想
·茉莉花與今夜無法入眠
·國安城管與民主小販
·中國人的紅歌療法
·炸醬麵,雙肩包與大國崛起
·臺灣大選,布爾什維克的勝利
六、文化評論---胡言亂語,指東打西
·兄弟在英國的時候
·《斷背山》與同性戀無關
·《達˙芬奇密碼》與穆斯林
·簡昭惠的孤獨與一如的自殺衝動
·寂寞嫦娥舒廣袖──簡昭惠《追隨強盜的腳步》讀後
·月亮的背面有什麼
·蔣國兵的自殺與知識份子的自負
·死都不怕,還怕活著?
·人的信仰與黃葉止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月亮的背面有什麼

   
月亮的背面有什麼

   只要你在地球上,就永遠看不到月亮的背面,就不會知道月亮的背面有什麼。

   只要你活在此生,就永遠見不到死亡的面目,就無法知道死亡之門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

   一旦我們出生,死亡就接踵而至,出現在我們生命的地平線上。我們每天都在為將來的死亡進行著彩排,但是死亡總是不期而至,我們不知道彩排什麼時候結束,正式的節目何時上演又何時落幕。到時候,即使有掌聲,我們也是充耳不聞,即使有喝彩,也是無動於衷;如果興致高昂不厭生死,聽一聲“encore”的高喊,也許會不厭其煩再來一次生死的重演。

   也許生就是為了死,為了更體面地死去;也許死就是為了生,為了更精彩地再生。也許死亡才是真正的回家,人生不過是一次沒有目標的郊遊。也許死亡真如哈姆雷特所說的那樣就是睡去,而人生只是死亡睡床上的夢罷了。也許死亡才是人生的高潮,是生命的本質,是月亮呈現光明的一面,而人生是阻擋生命飛躍的障礙,是月亮陰暗的那面。也許人生僅僅是助跑,死亡才是生命的起跳,一次次的死亡讓生命獲得不斷的飛躍,直止採摘到生命的正果。

   不要告訴我,存在即有限,就有生死;不要告訴我,死是生的變相,生是死的變異;不要告訴我,生與死,醒與夢,少與老,都始終是同一的東西,後者變化了,就成了前者,前者再變化,就成為後者;也不要告訴我,早在古希臘的赫拉克利特就向我們宣示:生就是死,死就是生。我只要你告訴我,死亡之門的背面到底隱藏著什麼。不知死,焉知生。只有見識了死亡的真面目,我們才會或老老實實或死心塌地地生;只有見識了死亡的真面目,我們即使做牛做馬般地辛勞,也會在心中綻開一朵快樂的花。

   時間一直不可逆地向前伸展,生與死就是時間鏈索上的一個個環扣,或者說生與死的反復無窮綿延無期才真正構成了時間。我們可以用哲學來安慰自己,用哲學對存在對生命對死亡的玄思告慰不安的靈魂,也可以用宗教來支撐自己,告訴自己:生命有今生,有前世有來生。但是,難道就一直這樣不斷生生死死,循環反復以至無窮,無窮生又無窮死,無窮的無意義連接另一個無窮的無意義。生死到什麼時候結束?生死循環的週期到什麼時候終止?生死大戲忽天上忽地下的巡迴演出到什麼時候才收場?

   道德哲學宗教至多只能告訴我們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怎樣生就怎樣死,但不能昭示我們怎樣才能攀摘到生命懸崖上的靈芝,怎樣才能讓我們的生命或止於生或止於死,不要在生與死之間不停地遊蕩。

   月球在太空中飽受無數隕石的撞擊,我們從地球上看到的盡是凹凸不平的月海傷痕。在太空另一端的生命,看到的是我們看不到的月亮的那一面,他們也許和我們在思考著同一個問題:月亮的背面有什麼?我們知道他們問題的答案,他們知道我們問題的答案。

   人生有苦難,死亡也不見得完全是解脫。我們品嚐著人生的磨難、無聊和孤獨,在死亡之門背後的另一種生命形式,也許也和我們在思考著同一個問題:死亡之門的另一面到底有什麼?我們知道他們問題的答案,他們知道我們問題的答案;但是我們不能告訴他們生的意義,他們不能告訴我們死的價值。

   在從生到死的漫長歷程中,既有生命享受的酣暢,也有人生之重的不堪;在從死到生的漫長掙扎中,既有對死亡之輕的愛戀,也有對人生之重的渴望。生有生的折磨,死有死的痛快;生也有生的痛快,死也有死的折磨,就看你怎麼去看了。也許只因為我們沒有完全知道自己,所以不可能透徹地知道別人;也許只因為我們沒有完全弄懂生的意義,所以不可能透徹地了解死的價值,不可能透徹地了解怎麼樣去生。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生當慶祝死當歡送,死是生命中更為壯麗的里程碑,我們可以不必懼怕死亡。但是,你還得告訴我生的意義死的價值,不要只是鸚鵡學舌般地轉告我“活在當下”,“當下”究竟能讓生命之花開放到多大開放到何等絢麗?我們知道,生一直行走在死的陰影裡,一直匍匐在死的“襠下”;“活在當下”,難道就是一直蟄伏在死亡的“襠下”,使生命得不到應有的舒展?人生難道真的就如塞繆˙貝克特的荒誕劇《等待戈多》和《終局》所描寫的那樣,在無意義和荒誕之中等待不會降臨的救世主,等待死亡和人生的終局?

   我一直害怕聽英國Pink Floyd樂隊的那碟《月亮陰暗的那面》(Dark Side of the Moon),自從聽了第一次以後就一直不敢聽第二次。我不敢聽他們嘮叨人生的種種無意義種種無奈,不敢聽他們在碟中模仿塵世的種種嘈雜,不敢聽他們對我訴說:月亮根本就不亮,亮的只因是太陽的折射;太陽再亮,也會有被月亮遮暗的一天。

   哈哈,月亮根本就不亮,月亮的背面和正面都是一樣。那麼,人生的這邊和死亡的那邊又怎樣?是不是也是一樣呢?


此文于2006年08月0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