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知熠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知熠文集]->[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郭知熠文集
·和郭知熠相比,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伟大的孤独
·论活着就是幸福
·说说郭知熠与鲁迅:鲁迅算个屁!
·论郭知熠爱情理论的伟大意义 (2)
·论伟人不应该为生存而劳作
·在感恩节前与大女儿谈心
·因为有你
·遇见
·我有一壶酒
·再论郭知熠哲学理论的伟大意义
·我是如何证明“人是有灵魂的”?
·郭知熠究竟有多么伟大?
·数数郭知熠的爱情渗透理论所解释的爱情现象
·夜读
·关于我批判柳宗元《封建论》的一些趣事
·千年后
·杨绛之争: 中国人的荒唐逻辑
·记参加女儿的毕业典礼
·论郭知熠对人类历史的伟大贡献
·论张志新和林昭是两个蠢材
·为什么说张志新和林昭有点傻?
·除了哲学,爱情理论以及历史, 郭知熠还有什么思想贡献
·嫖妓为什么对社会无害?
·很可惜,刘邦只需要加三个字,汉朝江山就会千秋万代
·如果毛岸英没有死在朝鲜,中国也不会像现在的朝鲜一样
·刘邦杀功臣究竟对不对?
·为什么人类“追求幸福”的提法是错误的?
·为什么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比现代的中国人更加幸福?
·生活中的郭知熠与博客中的郭知熠
·郭知熠的哲学: 保存的痛苦与扩张的痛苦
·论郭知熠的人生目的与命中注定
·郭知熠的哲学:人生第一原理: 人生所有冲突都是目的论的冲突
·郭知熠的歪诗: 人生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生最大的痛苦
·痛苦与幸福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婚姻是为爱情,还是为了金钱?
·从王宝强的婚变谈通奸是否犯法
·郭知熠哲学的核心: “存在”
·郭知熠的哲学: 国家,法律以及道德的起源
·郭知熠的歪诗: 如何
·郭知熠的歪诗:秋天的狂妄思绪
·郭知熠的歪诗: 纵火者与启明星
·郭知熠的哲学: 人生是一场戴着枷锁的旅行,且行且珍惜
·郭知熠的歪诗: 假如全世界都背叛了你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一)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三)
·郭知熠的歪诗: 你的王国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五)
·郭知熠的歪诗: 是谁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 (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六)
·郭知熠的歪诗: 心雨
·郭知熠的歪诗:愚蠢的人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一)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三)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二)
·中国的皇帝们为什么这么蠢? (之七)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四)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五)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三)
·知熠语录(之一)
·知熠语录(之二)
·知熠语录(之三)
·一个全新的哲学体系 ---- 超存在主义(之六)
·知熠语录(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一)
·世上第一个爱情理论 --爱情渗透理论,解释所有爱情现象(之四)
·知熠语录(之五)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二)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三)
·知熠语录(之六)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四)
·中国的知识分子为什么这么这么蠢? (之五)
·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
·人是完全自由的吗? -- 萨特哲学批判
·关于《为什么说汉武帝刘彻是汉朝最最愚蠢的皇帝?》一文答读者
·什么是“超级厚黑学”?
·为什么说郭知熠的哲学是人类哲学史上的革命?
·郭知熠的哲学: 论人生的六大痛苦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一)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二)
·郭知熠的哲学:论人的存在(之三)
·论郭知熠的哲学既是哲学,也是方法论
·最近对于“超存在主义”的一些思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三)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四)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五)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六)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七)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八)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九)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一)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二)
·你为什么不幸福? ---- 郭知熠与众不同的幸福理论(之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李敖大师是思想家吗?
   
   

   
   作者: 郭知熠
   
   
   
   当李敖先生振振有词地向我们“证明”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的时候,李“大师”却抓住鲁迅的一个观点进行猛烈批判,以此来“证明”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
   
   郭知熠先生指出过,这种逻辑是极其荒谬的。因为一个人是否是一个思想家与他的某个观点是否正确是毫不相关的两回事。不过,郭知熠由此断言李大师的逻辑水平不如一个小学生还是遭到了很多人的攻击。当然,这个断言带有夸张的成分。如果李大师知道笔者将他与小学生的逻辑水平相比,岂不气得七窍冒烟?
   
   有很多人说李敖看问题时着重事实,讲究证据。显然,这个印象不是大众造成的,而是李敖自己首先吹嘘的。郭知熠发现,世人对某个人的评价往往与这个人的自我评价相关。不知道是世人的无能,还是世人的看法受到了该本人吹嘘的影响。反正这是一个铁的事实。李敖吹嘘他自己什么,世人就依葫芦画瓢地照着吹嘘,一点也不会走样的。
   
   就算李敖下结论之时讲究证据吧。但如果一个人将证据用错了地方,他的推理逻辑照样会荒谬不堪。李敖喜欢引经据典,可惜他往往将证据用错了地方。
   
   当然,李“大师”之所以要说鲁迅不是一个思想家,其实是想向观众表明他自己是一个思想家。李敖颇以思想家这个头衔自豪,并且在一次谈话中特别强调他很在意他的思想家头衔。他可以对其它的“家”不在意,但对思想家却情有独钟。
   
   郭知熠先生一直在发表文章讨论“思想家”这个题目,并断然拒绝了中国存在着思想家这样一个观点。郭知熠以为,中国至今为止根本就没有产生任何思想家。李敖先生,非常遗憾地,也不是任何意义下的例外。
   
   对于郭知熠的如此结论,李敖自然是不会满意的。但是,事实胜于雄辩。我们能够找到李大师的任何光辉的思想吗?或者,李敖先生能够向我们展示一下他的哪一个(哪一些)比较重要的思想吗?
   
   没有!郭知熠的断言是没有。郭知熠没有发现李敖的书中有任何重要的思想,也没有听到多少人对李大师的什么深刻的思想着迷。也许有人会觉得郭知熠狂妄,郭知熠居然找不到如此鼎鼎大名的李大师的任何重要的思想?郭知熠先生居然断言著作等身的李敖大师没有任何重要的思想?难道李大师的所有书籍不过是满纸荒唐言?
   
   
   
   据说,李敖的最重要的书(或者说最有思想的一本书)是他的一本杂文集《传统下的独白》,胡茵梦小姐最初被李敖所吸引就是因为李敖的这本书。当然,李敖后来又写了一本书《独白下的传统》,才使得胡茵梦最后被俘虏。
   
   综观《传统下的独白》,其实是一本名副其实的杂集。李敖在他的自序中对这一点有非常清楚的表述,郭知熠不想另生枝节,转引如下:
   
   “三四年来,我写了不少杂文。其中的一部分我收在一块儿,就是《传统下的独白》。
   
   这本书共包括二十篇文字,篇篇都是名副其实的‘杂’文,有的谈男人的爱情、有的谈女人的衣裳、有的谈妈妈的梦幻、有的谈法律的荒谬、有的谈不讨老婆的‘不亦快哉’……
   
   各文的性质虽是杂拌儿,但是贯串这杂拌儿的却是一点反抗传统、藐视传统的态度。
   
   这种反抗和藐视,对我说来,颇有孤独之感,所以千言万语,总觉得是个人的‘独白’。”
   
   难道这些就是李敖作为一个思想家的思想吗?郭知熠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批判过李敖的爱情观,所依据的就是其中的一篇文章《张飞的眼睛》。在所有的这些文章中,据说《老年人和棒子》算得上珍品,是李敖的成名作品。
   
   但郭知熠先生仔细地读完这篇文章,还是找不到任何值得称道的思想。尽管李敖先生旁征博引,但这些与其说是加了思想的意味,不如说是加了文学的佐料。博得一个学识渊博的名声而已。
   
   李敖先生在这篇文章中对老年人交“棒子”给青年人的几种情形进行了讨论。总结出如下的二种情形:老年人没有“棒子”可交,以及老年人不愿交出“棒子”。李敖也对老年人为什么不交“棒子”的原因作了一些考察。最后希望老年人作好榜样,如此而已。李敖说他写这篇文章时文思涌动,一定可以造成轰动。只是不管这篇文章是否会造成轰动,文章所蕴涵的思想不能说是不贫乏。
   
   当然,郭知熠只是就李大师的一本最有思想的书里面的最重要的一篇文章进行了一些考察。我们可以对李敖的这本书的所有文章进行考察,我们会不难发现,李敖先生的思想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看一看,玩一玩可以,可是却千万不可当真。
   
   李大师和所有轰动中国的“思想家”一样,他并不是靠他的思想轰动的,也许中国这个社会不会有人能够凭他的思想轰动,因为这个社会没有思想家产生的土壤。李大师是靠他的油嘴滑舌来轰动的。
   
   写于2006年3月23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