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起真
[主页]->[百家争鸣]->[郭起真]->[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二)(三)]
郭起真
·我怕当第二个刘荻!
·三月六日绝食日记
·启动全球绝食狂飙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一个人的道德大厦更值得骄傲和自豪吗?
·我不能让儿子与你们同流合污 --兼致胡温公开信
·“富有”的用500亿买命,“尊贵”的用500万买官
·惊闻“让领导先走”的败类,“荣升”克拉玛依市长有感
·从“美女效应”看女巨贪杨秀珠的发迹和毁灭
·丁俊晖与刘翔一样吗?
·布什总统送给胡绵涛总书记的最昂贵礼品
·安东尼奥尼,你在哪里?
·高智晟律师,他为了什么?
·国外和国内什么多?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冲出牢笼的鸟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超前思维所带来的富祸
·谁是中共政府最大的仇人和恩人
·郭起真第四十四次进京上访情况最新通报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
·一个非常值得推敲和分析的凶杀案
·沧州警察比当年日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祭黑河》和沧州两起特大凶杀案〈最新消息〉的启示
·从警察下跪看大陆的司法腐败
·从聂树斌被枉杀十年之久,再看沧州的两起近十年的特大杀人冤案
·最使我难忘的二姐
·谁掌握着大陆人民的命运?
·何谓"名师开路"?
·让我说几句实话
·快来救救孩子们!
·大陆供奉着连狗都不如的斯大林!
·中国公民郭起真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
·最强烈的抗议沧州市新华区委非法拘禁
·聪明人的最佳选择
·清水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图片系在中央电视台门前示威)
·株连九族的妖风正在大陆肆虐
·从佘祥林、滕兴善“杀人”案,剖析沧州十年前的一起特大杀人案
·中国大陆什么时候能够公开、公正?
·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追杀贪官令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 “让一部分人” 没法活
·从“我不敢说”小议日本的领土扩张
·这支枪射向了谁?
·大陆对杨建利的态度说明了什么?
·我和狗日的拼了!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二)(三)
·我什么会在沧州市公安局的电视塔上摔落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讲政治的危害
·怀念你,张志新
·强烈抗议沧州公安扣押电脑、封锁信箱
·比非典更可怕的是什么?
·我是“老外”
·在大陆谁最幸福?
·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斩断倭寇的魔掌
·让我说几句实话
·哪个政府最不人道?哪个国家里最没有人权?哪个政府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胡锦涛会象连战这样如此风光吗?
· 从“经济增长”看“兄弟姐妹”---兼给连战和胡锦涛的信
·两个副教授
·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集体”是个什么东西?
·胡锦涛也会大赦天下吗?
·中共三个月就完蛋!
·郭起真狱中书信曝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二)(三)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郭起真
   --------------------------------------------------------------------------------

   师涛
   著名的诗人、记者、作家师涛被湖南法院以泄漏国家机密罪判处10年
   重刑,在世界上引起强烈的震动,引发一片谴责声与咒骂声。这扑天
   盖地而来的声音,也许暂时还不足以改变湖南长沙中级法院的判决,
   但是,它已经明白显示日益觉醒的人们对于专政者不以为然。
   我和师涛是在去年网上认识的。他在了解到我10年的冤案后,特别是
   在知道我因为向最高领导人反映一起杀人冤案、竟然遭到地方公安的
   几次抓捕后,便经常给我安慰和鼓励。这使我非常激动、非常欣慰。
   终于有一天,他在QQ上不无忧虑和恐怖地告诉我,他在报社遭到了
   公安机关的骚扰。为防止意外,他嘱咐我在他一旦被公安抓捕,一定
   要在网上帮助他呼吁,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我当时考虑到要到全国
   各地拜访几位网友,就告诉他顺便去山西太原看望他。
   师涛在太原的住房是租的一套三居室。宽敞的书房里到处都摆满了古
   今中外的名著和历史书。厚厚的相册真实地记载着他与众多全国著名
   作家的合影。更令我羡慕的则是他渊博的知识和风趣高雅的谈吐。
   晚上,在他的家里,我独自拜读着他大批的诗歌和小说的手稿。看着
   他那些已经出版的图书,字里行间透出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男子汉
   的铮铮铁骨,以及对民族的强盛、国家未来所表现出的拳拳爱国之
   心,我热血沸腾,彻夜难眠。
   虽然我们的会面非常地仓促与短暂,但师涛是在我几年来接触网络后
   所看到的唯一一个体制内、敢于说真话的著名作家和杰出记者。至
   少,他是大陆新闻界少有的敢于讲真话的记者。为什么这样一位有着
   强烈爱国心和民族情结的知识分子会有如此的厄运呢!?
   乐山女孩
   辞别了师涛,我一直南下,去四川拜访乐山女孩。
   她第1次给我打电话就直接了当地谈到了我所写的《冲出牢笼的鸟》
   一文,并热情地表示要给我捐款。她见我一再婉拒,在电话里动情地
   说:“你为了谁?你又为谁遭受了如此巨大的灾难?你难道不是为了
   我们大家吗?你既然为大家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作为受益大众的我
   们,难道不应该对你的行为有所表示吗?”不久我就收到了她数千元
   的捐款。
   当她得知我举报的原单位迫害我的罪魁祸首马桂臣,竟然恬不知耻地
   到法院起诉我、而两级法院也不分青红皂白地判我向他陪礼道歉时,
   她担心我再一次遭到更残酷的迫害。所以,她邀请我到乐山暂时避一
   避。为了能够说服我尽快地成行,她在电话里苦口婆心地劝说了我1
   个多小时。
   任卫东
   任卫东虽然是一名下岗职工,生活也非常窘迫,但他在得知我的情况
   后却慷慨解囊了。特别是在得知北京的一个法制杂志社的记者采访我
   时,他立即从唐山赶到北京,并为我承担了所有的费用。为使我能够
   维持生活,他多次为我介绍单位和寻找工作,甚至花巨资购买了产
   品,无偿地提供给我,让我经销,从中获利。更令人难以忘怀的是:
   他在我举步维艰、走头无路的时候,给我关怀和帮助,从而使我这颗
   破碎的心得到了慰藉。
   前几天打电话得知他父亲全身瘫痪,母亲患肝癌已到晚期,我却爱莫
   能助。但愿任先生能够度过此关。我想,我之所以在遭到10几年的残
   酷迫害还能够活到今天,完全是海内、外众多热心的朋友在精神和物
   质上的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大力支持分不开。确切地说,是这些肝胆相
   照的朋友们各方面的支持和帮助,才延续了我的生命。所以,不管遇
   到什么样的打击和迫害,我都要去关心和帮助一切需要帮助的人。
   
   
   --------------------------------------------------------------------------------
     2005.6.18 a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二)
   郭起真
   --------------------------------------------------------------------------------
   陈宽
   陈宽在北京成立了一个维权网站后不久,就被关闭。我到北京接受一
   位法制报社的记者采访时,顺便看望了他。岂料,不久他就受到了骚
   扰。他的房东不得不将他赶出他租住的简陋住宅。
   去年我曾想邀请他到中央电视台替我拍摄请愿时的照片。但考虑他生
   活窘困还经常的遭到骚扰,只好作罢。
   李键
   李健主持着一个公民维权网站。被关闭后,他依据法律在北京状告有
   关部门。败诉后,他更加坚定地为公民的维权而劳碌奔波,现在又承
   办了一个《公民维权》网,网站设在境外。我们在北京相见时,他非
   常热情地安排了我在京的食宿。前不久在网上获悉,他在网上发起沉
   痛地悼念赵紫阳活动的签名。当他将数百的签名送达赵府、以此来悼
   念人民拥护爱戴的赵紫阳先生时,被短暂地非法关押,并谴送回大
   连。
   张耀杰体
   我是专程到北京拜见张耀杰这位学者的。我与他是在赵公口附近的小
   吃店里相识的。他也是我所接触的网友中唯一一个多次去国外考察的
   学者和专家。他发表于网络上的文章,几乎无一不是在关注弱势群
   体、在呼吁政府解决弱势群体的某些实际问题,无一不是为中华民族
   的振兴作其强烈呼吁。
   徐高金
   徐高金先生是中共党员,在江西担任过国办的经理和厂长,是国内、
   外著名的维权人士和社会活动家。我是在网上得知徐先生成立弱势群
   体援助中心、从而向他提出加入申请时认识的。之前,他曾因为关注
   公民的维权活动遭到4个多月的非法关押。但他并没有被吓倒。虽然
   他经常遭到地方公安的骚扰和治安警告,但他从没有停止过依法维护
   下岗职工的合法权益的工作。他在网络上多次呼吁社会关注我的冤
   案,也曾多次写文章呼吁中级法院为我主持公道。他是在去北京有关
   部门申请成立弱势群体之后,接到我的邀请而特意来沧州的。
   当我看到年过半百的徐先生在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情况,自费为弱势
   群体奔走呼吁,我不能不对他肃然起敬。他看到我生活拮据得几乎难
   以生存、却因举报腐败分子被起诉以名誉侵权时,立即著文刊发于网
   上,大声疾呼,动员社会的关注。
   最近徐高金先生的一篇文章在国外获奖。
   黄晓敏
   我是在佛山拜别了乐山女孩之后去拜访黄晓敏先生的。我经常与他在
   网上聊天。他拥有深刻的爱国情结和民族感情,在成都参加纪念抗日
   胜利的活动中,却遭到了公安的询问。同时,他在回郑州老家时也遭
   到了公安的长途跟踪。
   叶国柱
   叶国柱的弟弟在天安门跳金水河被关押入狱,并被判处有期徒刑之
   后,丝毫没有放弃与强制拆迁的黑恶势力的斗争。不久,他因为申请
   天安门游行示威被判处有期徒刑。
   叶国柱有非常强的正义感和同情心。尽管他居无定所,甚至多次流落
   街头,他还是经常接济贫困的上访者,并多次到永定门南站的“上访
   村”,去慰问在那里的贫穷的上访人士。我是在成都看到叶国柱组织
   到天安门游行示威的消息后,立即连夜从成都赶到北京与他会面的。
   在他住宅外面,我发现有数名警察在监视着他。他所租借的简陋住宅
   里有10几位上访者。在他那里,我认识了很多的冤民。口厂长就是在
   那里认识的一位。
   口厂长
   (因众所周知的原因,请允许我暂且隐去他真实的姓名。有兴趣的朋
   友可以查看我介绍他的《我跟狗日的拼了!》。)
   口厂长是中共党员,担任过某市的一个中型工厂的厂长。他的冤案在
   国内较有影响的报纸上披露,并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但并没有因此
   而改变厄运。因为在北京上访数年,没有正常的收入,每天过着颠沛
   流离的生活。为了节省开支,他不得不在距离北京数百华里之外的远
   郊租住住房。
   我在他的陪同下倒几次车,又坐了2、3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达他在北
   京郊外的租房。第1次到他所居住的不到3、4平方米的小南房,所看
   到是几件破烂不堪的家具和他所搜集到的大批冤民的上访材料和照
   片。他每天栖身之地也仅仅是又短又窄的沙发。在炎热的北京,当我
   躺在比他身体还要窄的沙发上时,我这颗破碎的心在不停地泣血!
   “良禽择木而栖”,这位曾带领群众致富的出类拔萃的企业厂长,又
   何以在如此恶劣的条件的“天子脚下”、几年如一日地过着悲惨的生
   活?!
   
   
   --------------------------------------------------------------------------------
     2005.6.19 a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三)
   郭起真
   --------------------------------------------------------------------------------
   李小成
   李小成70年代初期参军,因为工作特别出色,在部队被破格提拔成为
   正营级军官。退役后,他在济南和新疆等地从事党务和领导工作。因
   对地方不公正的司法判决不服,他进京上访。当辽宁等地的人在北京
   两办门前明目张胆地疯狂殴打和绑架上访人员时,他目睹了。出于义
   愤、良知和内心的正义感,他决定正式向有关部门申请在天安门游
   行。岂料,他在向有关部门递交游行申请时,遭到关押,至今近1
   年,他仍然杳无音信。谣传他还在关押。也有人传说他的冤案得到有
   关部门的重视,并得到了解决。
   我是在北京的南站“上访村”与李先生认识的。他文笔很好,谈吐不
   俗,思维敏感,颇有哲理。我们虽然所谈的范围非常广泛,但直到今
   日最使我记忆犹新的,就是他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仰和对毛泽东的崇
   拜。
   也许在当今的社会里所有的上访人员,都对毛泽东和他曾统治下的政
   府抱有特别大的希望。然而,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恰恰是这些笃信“三
   个代表”是“世界上最先进”政党的忠实信徒,却要过着生不如死的
   生活!
   郭国汀
   郭国汀是享誉国内、外的著名律师。他曾为众多的知名人士免费担当
   律师,在文化界享有非常好的口碑。前不久他为师涛等人担当律师,
   遭到粗暴的监视居住,同时也被吊消了律师执照1年,至今也没有获
   得自由。
   我是在天津塘沽与郭律师相见的。他中等的身材,浓眉大眼,生于58
   年,谈吐当中带着浓重的家乡口音。当他得知我是因为举报单位的腐
   败分子和为民请命而遭到了迫害时非常地气愤。他对我的行为给予了
   很高的评价和肯定:“别人是用花言巧语来无耻地标榜自己,而你是
   用自己的行动,乃至生命与邪恶势力抗争!”当他了解到迫害我的公
   安扣押物品不开具凭证、释放时不开具释放证明、以及取保数年后不
   解除后,他还执意要免费担任我的律师。虽然因种种原因他没有到沧
   亲自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但他利用大量的时间来为我提供法律服务,
   并详细地指出迫害我的有关部门在迫害我的过程当中所触犯的具体法
   律法规,使我在向有关部门提起国家赔偿时有了有力的法律依据。
   最近郭律师在被解除拘留和监视居住后,平安抵达加拿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