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起真
[主页]->[百家争鸣]->[郭起真]->[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郭起真
·我怕当第二个刘荻!
·三月六日绝食日记
·启动全球绝食狂飙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一个人的道德大厦更值得骄傲和自豪吗?
·我不能让儿子与你们同流合污 --兼致胡温公开信
·“富有”的用500亿买命,“尊贵”的用500万买官
·惊闻“让领导先走”的败类,“荣升”克拉玛依市长有感
·从“美女效应”看女巨贪杨秀珠的发迹和毁灭
·丁俊晖与刘翔一样吗?
·布什总统送给胡绵涛总书记的最昂贵礼品
·安东尼奥尼,你在哪里?
·高智晟律师,他为了什么?
·国外和国内什么多?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冲出牢笼的鸟
·郭起真:西安李鸣 好一个“刁民”!
·超前思维所带来的富祸
·谁是中共政府最大的仇人和恩人
·郭起真第四十四次进京上访情况最新通报
·郭起真起诉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
·泊头著名自由撰稿人郭庆海又遭国安警察骚扰
·一个非常值得推敲和分析的凶杀案
·沧州警察比当年日军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祭黑河》和沧州两起特大凶杀案〈最新消息〉的启示
·从警察下跪看大陆的司法腐败
·从聂树斌被枉杀十年之久,再看沧州的两起近十年的特大杀人冤案
·最使我难忘的二姐
·谁掌握着大陆人民的命运?
·何谓"名师开路"?
·让我说几句实话
·快来救救孩子们!
·大陆供奉着连狗都不如的斯大林!
·中国公民郭起真致布什总统的公开信
·最强烈的抗议沧州市新华区委非法拘禁
·聪明人的最佳选择
·清水君,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央电视台,就是将中共送上万劫不复深渊的罪魁祸首!(图片系在中央电视台门前示威)
·株连九族的妖风正在大陆肆虐
·从佘祥林、滕兴善“杀人”案,剖析沧州十年前的一起特大杀人案
·中国大陆什么时候能够公开、公正?
·千分之二与百分之四的启示--追杀贪官令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 “让一部分人” 没法活
·从“我不敢说”小议日本的领土扩张
·这支枪射向了谁?
·大陆对杨建利的态度说明了什么?
·我和狗日的拼了!
·我所认识的网络作家和社会活动家(一) (二)(三)
·我什么会在沧州市公安局的电视塔上摔落
·举手表决的可以不是罪恶──致十六大代表的一封公开信
·讲政治的危害
·怀念你,张志新
·强烈抗议沧州公安扣押电脑、封锁信箱
·比非典更可怕的是什么?
·我是“老外”
·在大陆谁最幸福?
·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斩断倭寇的魔掌
·让我说几句实话
·哪个政府最不人道?哪个国家里最没有人权?哪个政府最应该受到全世界的谴责?
·胡锦涛会象连战这样如此风光吗?
· 从“经济增长”看“兄弟姐妹”---兼给连战和胡锦涛的信
·两个副教授
·谁是中共政府的“敌对势力”?
·“集体”是个什么东西?
·胡锦涛也会大赦天下吗?
·中共三个月就完蛋!
·郭起真狱中书信曝光
欢迎在此做广告
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状告公安局被驳回 郭起真再递诉状
   2004年9月21日向沧州市新华法院递交<郭起真状告沧州新华公安分局 索赔一百万>的行政诉讼状被驳回。理由是区法院不受理国家赔偿。
   行政诉讼状

   具状人:郭起真 身分证号码13090258510003 居住地址:沧州市荷花池小区五号楼404室
   被起诉单位: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
   诉讼请求
   一、责成沧州市新华公安分局:必须立即停止对我的一切侵权行为;
   二、立即无条件归还2001年和2002年两次查扣三台电脑和其它全部物品;
   三、在沧州所有的报纸上刊登自98年公然派出数十名公安警察对我非法的监视居住,粗暴地干涉我的自由恶劣行为,以及此后的非法传唤、入宅骚扰、在网吧散布污辱和诽谤我的言论,阻止我上网等等违法行为,公开做出陪礼道歉;
   四、严肃地处理新华公安分局内部少数人积极充当马桂臣打手,并追究其刑事责任;
   五、将王兰歧冤案公诸于众,使轰动沧州的特大杀人案始末进行公开的报道,告慰含恨于九泉之下的王兰军母亲亡灵;
   六、请求法院根据司法援助“第六条,当事人为国家规定的优抚对象,生活困难的;第十条,当事人正在接受有关部门法律援助的”相关的法律规定,免除诉讼所承担的一切费用,或由被告承担。
   诉讼事实
   一、向有关部门反映冤案,却成为了别有用心之人迫害的借口
    98年1月23日我向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及新闻媒体反映无辜百姓王兰歧和王兰军冤案(注一),王俩兄弟99年先后被无罪释放,)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极大重视,并责成沧州有关部门迅速落实、查处此案,而制造这起特大杀人冤案的人和新华公安分局没有积极地去纠正这起轰动沧州的特大杀人案,(已造成王兰歧母亲在98年年底气绝身亡,其父亲精神严重失常的严重后果!)新华公安公局却为阻止我在十五大期间上访,竟然在98年底中央召开十五大期间,公然派出数十名公安人员对我实行了24小时的非法监禁居住!粗暴地开涉、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并且经常在深夜入宅进行骚扰,逼迫我到派出所里上班,给我和我的家庭带来巨大的精神创伤,在社会上引起极其恶劣的影响。
   新华公安分局在监视我的第六天,车站派出所所长,指导员和政法委书记,以及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长一行四人乘局长专车,尾追我到了我二哥家。被称为是沧州市公安局督察大队大队长的人为虎作伥,以不可一势的口气说:“我和你们所长马桂臣(注二)关系不错,和他姑爷(在沧州市房管局工作)也挺熟,考虑你这么大岁数,又没有什么特长,我们负责找找你们马桂臣所长说说,回单位上班。但有一条:必须放弃对你们所长的举报和上诉(注三)。(新华法院95年以伤害罪判处我一年徒刑缓刑一年,为此我上诉,而新华法院竟然扣押了我在法定时间的上诉,)其实,上诉也没有用,上诉就判实刑!”
   二、新华公安分局对我迫害的升级
   2001年2月2日深夜零点,10几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人闯入我的家门,在没有出示身分和搜查证就对我的住宅进行了搜查,并且抄走了我刚刚借债近万元买来的电脑和七盘软盘,两本日记和两本电话本,以及我举报原沧州市房管所所长马桂臣犯罪事实的全部证据。甚至于把电话卡和身价证也要扣押!更令人难以容忍的是,抄走的所有物品均没有开具任何的扣押凭证!在关押我的时候又扣押十二盘软盘,共计十九张软盘,均没有开具扣押手续。以“颠复国家政权罪”对我实行逮捕后,于2001年3月14日,在没有办理正常的释放手续的情况下释放。电脑和所扣押物品至今未归还。
   夜入民宅不出示证件,搜查、抄家不出示搜查证,查扣物品不开具扣押凭证,这与流氓、土匪有什么曲别?到底是什么魔力才会使新华公安局少数人死心踏地、丧心病狂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马桂臣是通过新华公安分局谁的黑手来实现曾多次气急败坏地扬言“置我于死地”的罪恶目地?即使马桂臣的如意算盘能够如愿,那么做恶多端的人就能够逃脱法律的严惩吗?
   2001年12月31日一位着装的警察到我家说:“过节了,我们局长总想来看看你!可是没有时间,让你今天到分局去一趟!”有位老者听到后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这是想把你压服呀!
   2002年11月6日,中央召开十六大的前两天,新华公安分局故伎重演,再一次以我曾为96我市发生的特大杀人冤案向中央电视台和江泽民写信反映情况为由,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将我逮捕,并扣押了两台电脑,十二张软盘,二十八本日记,以及八十多张写给江泽民的的手写信件等物品。于2002年12月22日再一次没有办理任何释放手续。
   新华公安分局办案的警察老爷们在2002年11月6日到沧县看守所关押提审时,竟然明目张胆地严厉训斥和谴责我向各级部门反映王兰歧冤案!“公安局抓错了人,谁死了,谁疯了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有你的么事呀?你被判刑,被开除,你确实冤枉,可比你冤枉的有的是,别说你一个平民百姓,就是刘少奇这么大的官被迫害死了又怎么着了?”难道让三十多年前那场悲剧要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重演吗?难道要让一个国家主席的非正常死亡,成为人民屈服邪恶势力的佐证吗?难道执法犯法、草菅人命的恶警丧心病狂、肆无忌惮地残害人民才是天经地义顺理成章!在丧尽天良和人性的邪恶势力眼里残害百姓、监杀无辜才是飞黄腾达、升官发财的捷径。
   是呀!“公安局抓错了人,谁死了,谁疯了这与你有什么关系?”即使王兰歧的妻子提着汽油与办案的警察同归于尽了又与我何干呀!只是在我们这个号称有着数千所文明史的泱泱大国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坚持正义、追求真理、与邪恶势力斗争却被认为不合时宜的大逆不道;随波逐流、见风使舵、左右逢源,特别是在他人遭受着邪恶势力的蹂躏,生命受到巨大的威胁,需要你挺身而出时却能够充而不闻、视而不见、无动于衷、麻木不仁,甚至于幸灾乐祸和落井下石,才是旱涝保收、官运横流、光宗耀祖的密诀。这也难怪人们都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唯有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逼才与众不同地为王的冤案大喊大叫,而我至今戴着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看来也是罪有应得呀!也是种瓜得瓜和与众不同的最好奖励!这难道不是沧州历史上最为黑暗的一页吗?一个人应该恪守的最起码的道德底线早已被聪明绝顶的风云人物抛到了九霄云外,这难道不是人性的堕落,这难道不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吗?这难道不是洋人们至今辱骂国人为“猪”的根本所在吗?
   在此,也许我不应该把给最高领导人和有关部门写信反映王兰歧的冤案,得到上级有关部门的重视,使王兰歧、王兰军早日被救出死牢起了些微不足道的作用,从而将自己标榜成为见义勇为或为民请命的旷世英雄,更不想充当什么匡扶正义的志士仁人,或把王兰军那气绝身亡的亲生母亲当作向少数分子讨还血债的资本,但是,不仅是我不会允许任何人藉此当作残酷迫害我的借口,恐怕只要是人生父母养的、稍有点人性和曾为人子女,也曾为人父母的人,都不会答应这种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草菅人命,甚至于把执法犯法最终酿出人命天案的罪名,却硬要扣在揭穿他们罪恶的人身上的犯罪行为继续发展下去!
   新华法院在收到我的诉讼状后,立案厅的刘法官曾就王兰歧一案说“王兰歧和王兰军的冤案与你没有什么直接关系,这也是我们不能立案的一个理由。”
   既然王兰歧一案与我没有什么直接关系,那为什么在98年初,我向有关部门去信反映王的冤案后,在中央在北京举行十五大党代会期间,竞然对我进行24小时的全天候监视呢?又为什么在2002年11月关押我的时候办案人员在提审当中,严厉地谴责我向有关部门写信反映王兰歧冤案呢?新华公安分局在关押我的时候说王兰歧的冤案与我没有关系,斥责我给有关部门写信;新华法院又以王兰歧与我没有直接关系不立案,看来一个人就应该像混吃等死的猪一样活着也是约定俗成的天经地义。否则的话,王兰歧这个无辜的百姓从96年就被“破案神速”的“人民保护神”打入死牢,蒙受着近三年屈辱也是风平浪静、鸦雀无声?是有着丰富的侦察经验的警察老爷们不知道王兰歧是无辜的百姓吗?是办案警察的上级领导们和上级上级的领导们不知道王兰歧是无辜的吗?即使都不知道王兰歧是无辜的,那么八年后的今天难道还不知道王兰歧是无辜的吗?既然真相早已大白尘埃早已落定,那么为什么还不给被欺骗和蒙蔽了八年的沧州人民一个交待呢?由此可见心知肚明的人之所以要装聋作哑,无非就是想把这起人命天案在暗箱操作中不了了之!要想达到这个目地也就只有冒天下之大不讳,对我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的人,进行疯狂的打击报复。
   在这里请允许我冒昧地请问办案的警察先生和法官大人:你们的一生难道就不需要他人的呵护、关爱、理解、支持、帮助吗?即使你们是有权有势的显赫人物,一生一世也没有人敢于太岁头上动土,那你的亲属朋友、爱人孩子、父母老人难道就生活在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桃园,就生活在一个共产世界的真空里吗,难道他们在个人利益和生命受到损害和威胁的时候,也不需要他人为其主持正义而挺身而出吗?很显然在有些人的字典里一个人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就是大逆不道的犯上作乱!?
   事实上我与王兰歧确实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与他相识也仅仅是在我出售单位商品楼房时相认,说的上是萍水相逢。但是,我怎么能够在他人蒙冤受辱被打入死牢,而受害人的家属--一个羸弱、怯懦、没有上过学的文盲气愤和绝望,甚至要提着汽油与办案人员同归于尽之时,岂能袖手旁观、装聋作哑、无动于衷呢?俗话说的好“好汉护三村,好狗护三邻”,我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可是谁他妈个逼的又愿意去做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恶狗呢?(可时至今日有多少贵族老爷的狗却要比人活的自在的多?)新华公安分局为了积极地充当马桂臣的打手,同时也为了掩盖王兰歧这起曾轰动沧州的特大凶杀案的真相,可以以我向有关部门反映王冤案为由,就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千方百计的要置我于死地而后快,对我进行两次非法关押,却不允许我就此严重的侵犯人权和打击报复的行为进行诉讼,岂不是太不近情理了吗?
   尊敬的刘法官呐!就是在沧州新华公安分局少数执法犯法的人绞尽了脑汁、挖空了心思、处心积虑、明火执仗的掩盖王兰歧和王兰军冤案的时候,就是在新华区公安分局按照马桂臣的旨意,肆无忌惮地对我进行疯狂地打击报复,妄图用一个错误掩盖另一个错误,再用一个新的罪行掩盖过去的罪恶的时候,就在98年十五大期间便丧心病狂地派出二十几名警察对我实行24小时的监视居住的同时,王兰军的母亲因恶警们把无辜的儿子制造成为沧州市轰动一时、家喻户晓的特大杀人犯的重大嫌疑被被打入死牢,甚至被关押近三年天日难见而气绝身亡!而王兰军的亲生父亲在忍受着妻离子散的巨大心灵创伤,为妻子出殡的时候却将出殡的小拖拉机当作是“人民保护神”的警车,而吓的四处乱窜:“警察又来抓人了!”当你看到一位饱经风霜的壮年汉子成为一个精神严重失常,没有思维的疯子在贫脊、苍凉的土地上悲痛欲绝,悲怆、无助地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当你看到这惨不忍睹的悲剧场面你会作何而想?你是痛恨和谴责制造这起悲剧的始作甬者,还是要谴责向有关部门揭露这起冤案的人?当你在庄严的法庭上看到一个腐败透顶、作恶多端,迫害了我整整十年的马桂臣俨然一个奉公守法、清正廉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朴”,他诬陷我名誉侵权时,你却不顾马桂臣的腐败行为和与新华公安分局相互勾结的犯罪事实,竞然判处我向其陪礼道歉!你想没有想到这个判决会在社会上引起多么恶劣的影响和会不会制造出类似王兰军冤案那样的悲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