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郭国汀律师专栏
·保障人权律师的基本人权刻不容缓
·不敢或不愿为法轮功作无罪辩护的律师,不是真正的人权律师!
·人权律师辩护律师必读之公正审判指南(英文)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南郭提要:王天成先生在其《修宪不如拆台》通过亲身经历共和概念的故事,生动地展示了在中共一党专制暴政下党化党控教育水准的真面目。只要中共一天不退出教育系统,还教育权于民,中国的学术自由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中国的教育水准永远只能跟在他人后面爬行;如此大学培养大量愚昧无知的知识分子也就不足为奇。试想一个中国最高学府法律系宪法研究生毕业时竞不知道“共和”是何玩意,一个著名大学法学院西方法哲学专家居然对共和一词的拉语res publica的字面含意一问三不知,又如何指望一般大学教授或大学生们懂什么联邦共和民主宪政?
   <修宪不如拆台> 王天成

    我从北大法律系宪法专业研究生毕业、登上大学讲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共和,只知道它不是君主制、可能与民主有关系。在我的学生时代,没有任何一个老师给我讲解过共和是什么意思。
     
     1992年,我到社科院法学所参加一个人权讨论会,见到了一位刚从美国作访问学者归来的 人,他是国内著名的西方法哲学专家,任教于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的法学院。我想向他请教一下如何理解共和一词的拉丁语“res publica”的字面意义(共同的事业、共同的产业)、特别是如何给共和政府下一个定义,他满脸困惑、一问三不知。
   共和的基本观念和精神是共治、共有、共享,是和平、温和、平衡。这意味着社会的各个阶级、各个集团、各个个体都有权参与政府,相互制约,共享政府的保护;意味着放弃暴力和强权,通过自由的讨论、协商,来解决不同阶级、集团、个体的利益冲突。
     
     在共和主义者看来,国家不应该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而应该是是天下的公器。任何阶级专政或某个集团的专政,都是违背共和原则的。共和原则不会把国民分为三流九等,一部分是“人民”,一部分是“敌人”,是专政对象,不受宪法保护。
     
     共和政府是由国民选举产生的代表和领导人管理、国家权力分别授予几个不同部门执掌的政府,它有以下三个不可或缺的组织原则:
     
     政府由国民选举产生,选举必须是自由的;奉行代议制,议会掌管最高立法、决策权;分权制衡,反对任何个人或集团垄断权力。
   宪法,其精髓在于保障人民的权利,其关键则在于确立共和政府。如果“修宪”不是为了还政于民,不是为了实行代议制,不是为了引进分权制衡,无论修多少次,修出来的其实不是宪法,与宪政不相干。
   如果这次修宪不打算涉及任何政府机制,还不如不修好。宪法是共和国家的立国章程,它应该高于政府和政党,不应该个人意志化、党纲化。
   
   作者:王天成 来自:世纪中国论坛 http://WWW.YeCao.Net 时间:2005-12-17
     
       一
     
       自从国家领导人宣布要修宪以来,学者们关于修宪的讨论空前热闹了起来,民间乘机提出了不少用心良苦的建议和呼吁。例如,北京的思源研究所推出了“双十建议”,而且论证巧妙。又如,一些人围绕是否要求私产入宪而争论不休。
     
       在这次修宪即将进行之时,我本人更关心那个被叫做“宪法”的文本之外的宪法问题,在此提出一个不必“修宪”的宪法建议——对人民大会堂作点小小的改动,拆掉那个主席台,另外专设两张桌子,一张是发言的讲台,一张是会议主席的宝座所在,还要在会场周边留出一些旁听席。
     
       议会应该是一个平等讨论、自由审议的机构,它的集会场所也应为此而设计。现在的人民大会堂适合于观看演出,适合于下级瞻仰领导威仪,却不适合于人民代表畅所欲言、辩论政策。
     
       不同的政体类型有不同的议事大厅。帝制时代的议事大厅,最重要的地方是皇帝高高在上的御座。而寡头政体的议事大厅,则最好是有一个庄严的主席台,领袖们集中于其上面南而坐。
     
       所以,我这个建议涉及的虽然只是桌子、椅子的摆放位置,是一个“小小”的建议,却与政体性质、政府类型有关。如果我国领导人有诚意走向共和,推进民主宪政,就请他们接受这一建议。
     
       拆掉主席台不必改动那个叫“宪法”的文本一个字,却真正具有一定的宪法变革意义。那样做并不必然意味着民主共和政体的诞生,但至少会对许多人的心理和行为方式产生影响。而改变心灵的习性和行为方式,难道不比在纸上做点文字游戏有意思吗?
     
       二
     
       这里要特别谈谈什么是共和,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就叫“共和国”。
     
       在一个叫做“共和国”的国度,什么是共和本来应该是一个最基本的政治常识,然而,不幸的是,关于什么是共和,今天对于许多人,包括专家学者,却还是一个“前沿问题”,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怜、更具讽刺意味了。(按:......)
     
       请允许我回顾一下往事,因为我本人就曾经是一个可怜虫。14年前,当我从北大法律系宪法专业研究生毕业、登上大学讲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共和,只知道它不是君主制、可能与民主有关系。在我的学生时代,没有任何一个老师给我讲解过共和是什么意思。
     
       也差不多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感觉到需要弄清楚这个问题。1992年,我到社科院法学所参加一个人权讨论会,见到了一位刚从美国作访问学者归来的 人,他是国内著名的西方法哲学专家,任教于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的法学院。我想向他请教一下如何理解共和一词的拉丁语“res publica”的字面意义(共同的事业、共同的产业)、特别是如何给共和政府下一个定义,他满脸困惑、一问三不知。
     
       遗憾的是,今天,如果你随机挑一位受过政治学、法学教育的人,向他提出相同的问题,他很可能仍然是满脸困惑。这就是一个叫作“共和国”的国家所进行的大学教育!许多人把“共和国”一词经常挂在口上,却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共和!
     
       三
     
       那么,到底什么是共和呢?这不是一个关于共和理论的讨论会,所以我不想涉及共和主义源远流长的传统、共和与民主的微妙关系等问题,但是请允许我讲一讲共和主义、共和政体最最基本的一些常识。在今天的中国,这些常识只有不断地讲才能成为常识。真理不怕重复,怕的是没有人重复。
     
       共和的基本观念和精神是共治、共有、共享,是和平、温和、平衡。这意味着社会的各个阶级、各个集团、各个个体都有权参与政府,相互制约,共享政府的保护;意味着放弃暴力和强权,通过自由的讨论、协商,来解决不同阶级、集团、个体的利益冲突。
     
       在共和主义者看来,国家不应该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而应该是是天下的公器。任何阶级专政或某个集团的专政,都是违背共和原则的。共和原则不会把国民分为三流九等,一部分是“人民”,一部分是“敌人”,是专政对象,不受宪法保护。
     
       共和政府是由国民选举产生的代表和领导人管理、国家权力分别授予几个不同部门执掌的政府,它有以下三个不可或缺的组织原则:
     
       政府由国民选举产生,选举必须是自由的;
     
       奉行代议制,议会掌管最高立法、决策权;
     
       分权制衡,反对任何个人或集团垄断权力。
     
       共和政府的这三个原则,对于具有一定现代政治知识的人都堪称常识,然而不幸的是,多少年以来,许多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他们不知道,违背其中任何一个原则,一个国家的政府就不是共和政府。
     
       例如,一些人经常反对分权制衡,说分权制衡不适合中国国情,他们不知道他们其实是在反对共和政体,是在说共和政体不适合中国国情。然而,他们却不反对把这个国家叫共和国,这是多么荒谬可笑。
     
       四
     
       最后,还是让我回到这次会议的主题——宪政与修宪上来。
     
       简短地说,真正的宪法,其精髓在于保障人民的权利,其关键则在于确立共和政府。如果“修宪”不是为了还政于民,不是为了实行代议制,不是为了引进分权制衡,无论修多少次,修出来的其实不是宪法,与宪政不相干。
     
       关于私产入宪的鼓吹目前很热闹,对此我有不同的看法。从政治上说,为私有产权说话显然是重要的,但从法律的角度看,“私产”是否“入宪”并不重要。也就是说,是否在“宪法”中用更漂亮的措词宣布保护私有产权,是否在“宪法”文本中明确地写上“私有财产权”几个字,对改进私产保护状况,其实并不重要。
     
       “宪法”文本可以用最漂亮的修辞宣布许多人权,但如果拒绝设定相应的政府机制,那些人权不过是成年人在纸上的呆板画饼,还不如小孩的信手涂鸦可爱。
     
       例如,“宪法”中早就承诺了言论、出版、新闻、结社、游行、集会的自由,但这些自由在哪里呢?可以找到吗?又如,“宪法”还宣布“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公有财产真的“神圣”吗?真的“不可侵犯”吗?
     
       实际上,这些年来,对公有财产的侵犯,比对私人财产的侵犯,还要严重。保护公有财产不被侵吞、不流失,其紧迫性并不下于保护私有财产不被侵占、不被掠夺。
     
       重要的是政府类型要变革。现在那个“宪法”中虽然没有“私有财产权”几个字,但可以用来保护私产的条文还是有的。如果政府类型是适宜的,有现在那些条文也就够了。如果政府类型不适宜,即使你宣称私产比公产、比上帝还神圣,它也神圣不起来。
     
       五
     
       在关于“修宪”的讨论中,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的呼吁又提了出来。这是个涉及政府机制的建议,20年以前就已经有人提过了。如果这次修宪对此有一定的实质性回应,为纠正侵犯人权的立法设立一定的机制,我认为,要比做点表面文章,把个别人权条款写得漂亮一些有价值。当然,只要政府类型没有原则性的变革, 我并不想高估它的意义。
     
       如果这次修宪不打算涉及任何政府机制,还不如不修好。宪法是共和国家的立国章程,它应该高于政府和政党,不应该个人意志化、党纲化。然而,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有些人却正好背道而驰。不修至少可以减少一次这种做法,以免继续传播错误的宪法观念。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修宪不如拆台——拆掉人大会堂主席台。
     
       当然,这大概是我的一厢情愿。
     
       但是,我表达了,所以我舒服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