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郭国汀律师专栏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一审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争议案上诉状
·不当得利重审案代理词
·出租车乘客伤害应向谁索赔?
·服务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权利质押借款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涉外商品房屋买卖合同质品争议案代理词
·抚恤金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劳动争议(运钞车被劫)争议仲裁代理词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答辩状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之二
·航空货运代理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运输费争议案代理词
·租赁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房屋预售合同(债权转让)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党化党控教育是中共祸国殃民的一大罪恶
   南郭提要:王天成先生在其《修宪不如拆台》通过亲身经历共和概念的故事,生动地展示了在中共一党专制暴政下党化党控教育水准的真面目。只要中共一天不退出教育系统,还教育权于民,中国的学术自由就只能是一句空话,中国的教育水准永远只能跟在他人后面爬行;如此大学培养大量愚昧无知的知识分子也就不足为奇。试想一个中国最高学府法律系宪法研究生毕业时竞不知道“共和”是何玩意,一个著名大学法学院西方法哲学专家居然对共和一词的拉语res publica的字面含意一问三不知,又如何指望一般大学教授或大学生们懂什么联邦共和民主宪政?
   <修宪不如拆台> 王天成

    我从北大法律系宪法专业研究生毕业、登上大学讲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共和,只知道它不是君主制、可能与民主有关系。在我的学生时代,没有任何一个老师给我讲解过共和是什么意思。
     
     1992年,我到社科院法学所参加一个人权讨论会,见到了一位刚从美国作访问学者归来的 人,他是国内著名的西方法哲学专家,任教于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的法学院。我想向他请教一下如何理解共和一词的拉丁语“res publica”的字面意义(共同的事业、共同的产业)、特别是如何给共和政府下一个定义,他满脸困惑、一问三不知。
   共和的基本观念和精神是共治、共有、共享,是和平、温和、平衡。这意味着社会的各个阶级、各个集团、各个个体都有权参与政府,相互制约,共享政府的保护;意味着放弃暴力和强权,通过自由的讨论、协商,来解决不同阶级、集团、个体的利益冲突。
     
     在共和主义者看来,国家不应该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而应该是是天下的公器。任何阶级专政或某个集团的专政,都是违背共和原则的。共和原则不会把国民分为三流九等,一部分是“人民”,一部分是“敌人”,是专政对象,不受宪法保护。
     
     共和政府是由国民选举产生的代表和领导人管理、国家权力分别授予几个不同部门执掌的政府,它有以下三个不可或缺的组织原则:
     
     政府由国民选举产生,选举必须是自由的;奉行代议制,议会掌管最高立法、决策权;分权制衡,反对任何个人或集团垄断权力。
   宪法,其精髓在于保障人民的权利,其关键则在于确立共和政府。如果“修宪”不是为了还政于民,不是为了实行代议制,不是为了引进分权制衡,无论修多少次,修出来的其实不是宪法,与宪政不相干。
   如果这次修宪不打算涉及任何政府机制,还不如不修好。宪法是共和国家的立国章程,它应该高于政府和政党,不应该个人意志化、党纲化。
   
   作者:王天成 来自:世纪中国论坛 http://WWW.YeCao.Net 时间:2005-12-17
     
       一
     
       自从国家领导人宣布要修宪以来,学者们关于修宪的讨论空前热闹了起来,民间乘机提出了不少用心良苦的建议和呼吁。例如,北京的思源研究所推出了“双十建议”,而且论证巧妙。又如,一些人围绕是否要求私产入宪而争论不休。
     
       在这次修宪即将进行之时,我本人更关心那个被叫做“宪法”的文本之外的宪法问题,在此提出一个不必“修宪”的宪法建议——对人民大会堂作点小小的改动,拆掉那个主席台,另外专设两张桌子,一张是发言的讲台,一张是会议主席的宝座所在,还要在会场周边留出一些旁听席。
     
       议会应该是一个平等讨论、自由审议的机构,它的集会场所也应为此而设计。现在的人民大会堂适合于观看演出,适合于下级瞻仰领导威仪,却不适合于人民代表畅所欲言、辩论政策。
     
       不同的政体类型有不同的议事大厅。帝制时代的议事大厅,最重要的地方是皇帝高高在上的御座。而寡头政体的议事大厅,则最好是有一个庄严的主席台,领袖们集中于其上面南而坐。
     
       所以,我这个建议涉及的虽然只是桌子、椅子的摆放位置,是一个“小小”的建议,却与政体性质、政府类型有关。如果我国领导人有诚意走向共和,推进民主宪政,就请他们接受这一建议。
     
       拆掉主席台不必改动那个叫“宪法”的文本一个字,却真正具有一定的宪法变革意义。那样做并不必然意味着民主共和政体的诞生,但至少会对许多人的心理和行为方式产生影响。而改变心灵的习性和行为方式,难道不比在纸上做点文字游戏有意思吗?
     
       二
     
       这里要特别谈谈什么是共和,因为我们这个国家就叫“共和国”。
     
       在一个叫做“共和国”的国度,什么是共和本来应该是一个最基本的政治常识,然而,不幸的是,关于什么是共和,今天对于许多人,包括专家学者,却还是一个“前沿问题”,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怜、更具讽刺意味了。(按:......)
     
       请允许我回顾一下往事,因为我本人就曾经是一个可怜虫。14年前,当我从北大法律系宪法专业研究生毕业、登上大学讲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共和,只知道它不是君主制、可能与民主有关系。在我的学生时代,没有任何一个老师给我讲解过共和是什么意思。
     
       也差不多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感觉到需要弄清楚这个问题。1992年,我到社科院法学所参加一个人权讨论会,见到了一位刚从美国作访问学者归来的 人,他是国内著名的西方法哲学专家,任教于国内一所著名大学的法学院。我想向他请教一下如何理解共和一词的拉丁语“res publica”的字面意义(共同的事业、共同的产业)、特别是如何给共和政府下一个定义,他满脸困惑、一问三不知。
     
       遗憾的是,今天,如果你随机挑一位受过政治学、法学教育的人,向他提出相同的问题,他很可能仍然是满脸困惑。这就是一个叫作“共和国”的国家所进行的大学教育!许多人把“共和国”一词经常挂在口上,却压根不知道什么是共和!
     
       三
     
       那么,到底什么是共和呢?这不是一个关于共和理论的讨论会,所以我不想涉及共和主义源远流长的传统、共和与民主的微妙关系等问题,但是请允许我讲一讲共和主义、共和政体最最基本的一些常识。在今天的中国,这些常识只有不断地讲才能成为常识。真理不怕重复,怕的是没有人重复。
     
       共和的基本观念和精神是共治、共有、共享,是和平、温和、平衡。这意味着社会的各个阶级、各个集团、各个个体都有权参与政府,相互制约,共享政府的保护;意味着放弃暴力和强权,通过自由的讨论、协商,来解决不同阶级、集团、个体的利益冲突。
     
       在共和主义者看来,国家不应该是一个阶级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机器,而应该是是天下的公器。任何阶级专政或某个集团的专政,都是违背共和原则的。共和原则不会把国民分为三流九等,一部分是“人民”,一部分是“敌人”,是专政对象,不受宪法保护。
     
       共和政府是由国民选举产生的代表和领导人管理、国家权力分别授予几个不同部门执掌的政府,它有以下三个不可或缺的组织原则:
     
       政府由国民选举产生,选举必须是自由的;
     
       奉行代议制,议会掌管最高立法、决策权;
     
       分权制衡,反对任何个人或集团垄断权力。
     
       共和政府的这三个原则,对于具有一定现代政治知识的人都堪称常识,然而不幸的是,多少年以来,许多人“只见树木不见森林”,他们不知道,违背其中任何一个原则,一个国家的政府就不是共和政府。
     
       例如,一些人经常反对分权制衡,说分权制衡不适合中国国情,他们不知道他们其实是在反对共和政体,是在说共和政体不适合中国国情。然而,他们却不反对把这个国家叫共和国,这是多么荒谬可笑。
     
       四
     
       最后,还是让我回到这次会议的主题——宪政与修宪上来。
     
       简短地说,真正的宪法,其精髓在于保障人民的权利,其关键则在于确立共和政府。如果“修宪”不是为了还政于民,不是为了实行代议制,不是为了引进分权制衡,无论修多少次,修出来的其实不是宪法,与宪政不相干。
     
       关于私产入宪的鼓吹目前很热闹,对此我有不同的看法。从政治上说,为私有产权说话显然是重要的,但从法律的角度看,“私产”是否“入宪”并不重要。也就是说,是否在“宪法”中用更漂亮的措词宣布保护私有产权,是否在“宪法”文本中明确地写上“私有财产权”几个字,对改进私产保护状况,其实并不重要。
     
       “宪法”文本可以用最漂亮的修辞宣布许多人权,但如果拒绝设定相应的政府机制,那些人权不过是成年人在纸上的呆板画饼,还不如小孩的信手涂鸦可爱。
     
       例如,“宪法”中早就承诺了言论、出版、新闻、结社、游行、集会的自由,但这些自由在哪里呢?可以找到吗?又如,“宪法”还宣布“公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但公有财产真的“神圣”吗?真的“不可侵犯”吗?
     
       实际上,这些年来,对公有财产的侵犯,比对私人财产的侵犯,还要严重。保护公有财产不被侵吞、不流失,其紧迫性并不下于保护私有财产不被侵占、不被掠夺。
     
       重要的是政府类型要变革。现在那个“宪法”中虽然没有“私有财产权”几个字,但可以用来保护私产的条文还是有的。如果政府类型是适宜的,有现在那些条文也就够了。如果政府类型不适宜,即使你宣称私产比公产、比上帝还神圣,它也神圣不起来。
     
       五
     
       在关于“修宪”的讨论中,建立违宪审查制度的呼吁又提了出来。这是个涉及政府机制的建议,20年以前就已经有人提过了。如果这次修宪对此有一定的实质性回应,为纠正侵犯人权的立法设立一定的机制,我认为,要比做点表面文章,把个别人权条款写得漂亮一些有价值。当然,只要政府类型没有原则性的变革, 我并不想高估它的意义。
     
       如果这次修宪不打算涉及任何政府机制,还不如不修好。宪法是共和国家的立国章程,它应该高于政府和政党,不应该个人意志化、党纲化。然而,在过去的半个多世纪中,有些人却正好背道而驰。不修至少可以减少一次这种做法,以免继续传播错误的宪法观念。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说修宪不如拆台——拆掉人大会堂主席台。
     
       当然,这大概是我的一厢情愿。
     
       但是,我表达了,所以我舒服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