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郭国汀律师专栏
·《民族英雄蒋介石》50 、中原大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51 周恩来的灭门惨案
·《民族英雄蒋介石》52、共匪红军的兴起
·《民族英雄蒋介石》53、剿共匪--攘外必先安内
·《民族英雄蒋介石》54、55、56 “九一八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57 日本侵华与国联
·《民族英雄蒋介石》58 忍辱负重
·《民族英雄蒋介石》59、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0、皮肉伤与心脏病
·《民族英雄蒋介石》61儒雅绅士 基督情怀
·《民族英雄蒋介石》62、国家危机和国内政治
·《民族英雄蒋介石》63、国家团结会议,蒋介石再辞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4日本攻占锦州,蒋介石复职
·《民族英雄蒋介石》65、国军上海一二八抗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66、伪满洲国成立
·《民族英雄蒋介石》67、心慈手软
·《民族英雄蒋介石》68、福建平叛
·《民族英雄蒋介石》69、剿匪
·《民族英雄蒋介石》70、西安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1、七七卢沟桥事变
·《民族英雄蒋介石》72、沪淞会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3、悲壮的南京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4.南京大屠杀
·《民族英雄蒋介石》75.血战台儿庄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33)《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郭国汀编译
·《匪首毛泽东》2、毛泽东滥杀政敌
·《匪首毛泽东》3、共匪滥杀无辜,十万红军将士地方党干魂飞魄散
·《匪首毛泽东》5、冷血毛泽东为权力疯狂滥杀红军将士
·《匪首毛泽东》6、毛泽东周恩来诱骗张学良发动西安事变
·《匪首毛泽东》7、受苏联指令张治中挑起八一三上海抗战
·《匪首毛泽东》8、中共假抗日真勾结日寇,狠打抗日国军
·《匪首毛泽东》9、平型关战斗和百团大战
·《匪首毛泽东》10、宛南事变:毛为争权借刀杀项英
·《匪首毛泽东》11、延安洗脑运动中共种植贩卖毒品
· 《匪首毛泽东》12、发动国共内战的罪魁是毛泽东!
·《匪首毛泽东》19.极度无知而狂妄自大的毛泽东
***中国问题研究
***(34)《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本质》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变革
·论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之二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夺取政权以前的杀人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盗国窃政后的滥杀罪孽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谋杀性大饥荒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毛共文革罪孽深重
·《论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六四天安门屠城
·《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中共统治西藏罪孽深重
·《郭律师论中共极权流氓暴政》郭国汀著
·共产党极权暴政为争权夺利党内自相残杀的罪恶
·论推翻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合法性
·中共政权始终是一个非法政权 郭国汀
·驳中共政权合法论 郭国汀
·中共极权暴政是严重污染毁灭中国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
·论中共政权新闻控制-----2008年《巴黎中国新闻媒体控制国际研讨会》专稿
·论中共专制暴政与酷刑(全文)
·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宗教信仰自由(英文)
·中国共产党极权专制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专制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集:论中共暴政(下)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超级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极权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是个流氓暴政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是个犯罪组织
·论中共的骗子本能
·《郭国汀评论》第六集中共暴政与精神病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暴政体制性司法腐败(下)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
·论逼良为娼的中共律师体制(下)
· 郭律师评价中共律师诉讼及司法体制现状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三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
·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四集:暴政恶法不除,国民无宁日(下)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六集中国共产党极权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七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滔天罪行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九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一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二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三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四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五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滔天大罪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六集:中共极权流氓暴政的深重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七集:共产党极权暴政的缩命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八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中)
·郭国汀评论第七十九集:论共产党极权暴政的宿命(下)
·郭国汀评论第八十集:中共极权暴政摧残教育的深重罪孽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的滥杀罪孽
·中共极权暴政的野蛮残暴杀人罪孽
·中共人为制造谋杀性大饥荒虐杀农民5000万
·中国反对派不能合作的根源何在?
·共产主义是好的,只是被共产党搞糟了?
·中共极权暴政下根本不可能存在法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民主革命论 陈泱潮
   一 武装夺权的必要性
      “社会主义者如果还是社会主义者,就不能反对一切战争。” 列宁(《马恩列斯论巴黎公社》第347页)“谁承认阶级斗争,谁就不能不承认国内战争,因为国内战争在任何阶级社会里都是阶级斗争的自然的继续、发展和尖锐化,而且在一定情况下是它的必然的继续、发展和尖锐化。所有的大革命都证实了这一点。否认或忘记国内战争,就是陷入极端的机会主义和背弃社会主义革命。”(同上,348-349页)因此,在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权已被极权专制独裁者窃取,拒绝并使用暴力镇压和扼杀民主革命的情况下,人民必须坚决果断地着手准备和积极进行武装夺权斗争,必须用革命的暴力摧毁反革命的暴力,必须发动武装起义或军事政变夺取全国政权,推进全国民主革命迅猛开展。不如此革命事业就势必半途而废,世界就势必陷入极权专制特权政制的黑暗深渊,人民就势必要被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变为牲口,变为会说话的肉制工具人。与其让专制独裁者的阴谋勾当安然得逞,不如让革命事业从绝路上杀出条生路来;与其让现代化核战争在地球上掀起血雨腥风,不如让国内常规武器革命战争推动世界民主革命,争取世界和平,把人类从共产极权专制暴政奴役下和核大战的威胁下解放出来。

    革命必须立即从第一阶段全面地上升到第二阶段的时候,当专制暴政的现实威胁日益严重摆在国家的面前,而唯一能排除这种威胁的有效措施就是进行民主革命的时候,改良主义者却不能适应变化了的情况,把适合于初级形式一些原理,僵化成万古不变的教条,强迫整个社会和人民继续奉行.改良主义为专制暴政铺路架桥,异曲同工,本质上和专制独裁暴政一样。正如马克思所说:“在每一次社会全面变革的前夕,社会科学的结论总是:‘不是战斗,就是死亡;不是血战,就是毁灭。’问题的提法必然如此。”(《马恩选集》第一卷161页)
   二 武装夺权的方式
   I、宫廷政变式
   “对于一个恶人无礼貌正是有礼貌。” 宫廷政变式是在中央的高级党政军领导干部,甚至近卫御林军中级干部,只要决心去做,就有机会,就有条件,就能够做到的。无数专制独裁国家发生政变的经验都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专制统治者的共同特征,就是脱离人民,害怕人民,深居于宫廷之中,行动诡秘若隐若现,他依靠御林军的保护,也就落在了御林军的掌握之中。反动的篡夺和无耻的叛徒行径必将激起人民满腔的仇恨和愤怒。这种仇恨和愤怒必然会反映进宫廷,感染进宫廷。在人心思变如渴,好似久旱沉闷之际天边一丝闪电都会给人们带来希望,在遍地都布满了干柴和汽油的情况下,一个小小的火星足以燃起满天的大火。当此之时,匹夫起于草莽,尚可从者如云,何况风云突变,令从中央出?在集权专政、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的政治结构和生产方式之下,顺应历史潮流,自上而下推行民主革命,人心所向,海内响应,势如破竹是没有问题的。即使有的地方军阀顽固守旧反对民主革命,也绝对阻挡不住浩浩荡荡的历史潮流的奔腾澎湃!正如同列宁在十月革命后的最初几天,洞悉士兵要求和军中怨战情绪,而通过无线电台下令撤换叛乱的杜鹤宁总司令,从而使整个的军队站到革命方面来那样,旨在进行民主革命的宫廷政变也完全可以通过自身所体现的强烈的时代需求,而打倒任何顽固守旧的反动军阀。
   但是,这样的政变如果期望在得到整个旧军队的支持而后作,那是不可能的。本身就是官僚主义者阶级的大官们的旧军队的大部分将帅,对待立意打倒特权的民主革命的态度,有如孙权的吴国将校们对待关云长的态度。可是尽管如此,关云长不是仍然单刀赴了吴国的宴会吗?关云长的方法不过是紧紧抓住要害人物罢了!对付真老虎需要胆略,击败它需要力量。对付纸老虎根本就用不着害怕,焚毁它只需要一根火柴。
   II、地方军区起义
   此种方式可能性极大,奏效亦速。此种方式师出有名,中央出了专制独裁集团,地方应该造反,造反有理。此种方式拥有结构完整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系统,一夜之间就可以变成现成的革命根据地。第一枪一经打响,红旗一旦亮出,定将引起强烈的超级政治大地震,本来就已摇摇欲坠的专制暴政大厦势必发生根本的动摇,势必从根倒塌。此种方式小军区可行,大军区更其可行。凡不愿做民族殖民地,而要真正实现民族国家的地方,更具有实施此种方式的良好土壤。此种方式在预备时期主要应完成两项任务,再建根据地。
   努力通过一切可能的渠道,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在各大城市和本区内,广泛地深入地把民主革命的理论传播开来。在传播民主革命理论的过程中,就扎根串连秘密组织政党,为全面开花同时起义准备好骨干队伍。前者即所谓“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 后者即所谓“指导伟大的革命,要有伟大的党,要有许多最好的干部。”
   此种方式在实行时期首先必须抓好如下一些工作。
   成立民主革命军政府。军政府是武装起义非常时期的非常政府,是在非常情况下过渡的临时权力机构。此时此地的军政府只能以特殊方式组织成立,而不可能由全民投票产生。起义领导者必须物色和选拔坚定的自由民主革命者组成军政府领导核心。军政府既是一面公开树立起来的旗帜,又是肩负重任的前敌指挥部,它的用人原则,必须是唯才是举,用人唯贤。
   在军政府的领导下,必须立即按照民主制度下基层权力机构的建设原则,遵照军政府通知规定的时间,完成工厂、农村、军队基层领导班子的民主选举工作。进行此项工作时,必须重申民主革命对原有干部的政策,即免职留薪,保留原有待遇同样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及公民权利的政策。对于军人内部落选的干部,愿留者留,愿退伍者发给路费及特别退伍证。待革命成功后,须补发给原退伍费三倍的特别退伍费。此项基层权力机构民主选举将达到使人民大众感到必须保卫自己的权利和自己的政权的目的。
   迅速招募和壮大民主革命军队,立即争取国际承认和国际物资援助与道义声援……,等等。采取此种方式,在预备期既要注意保密,又要声东击西设法造成最高统治集团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错觉。在实行期,指挥机关应移动,行踪无定,主要是防止空降兵,应努力作好敌后尤其是各大城市的工作,以为配合。诸如此类一般战术问题,简言之,可说是精神核弹,先城后乡,遍地开花,集中兵力,主动进攻,运动游击,攻其不备,飞兵奇袭,长趋挺进,风烟四起,全民参战,决胜无敌,等等。战术问题因敌变化,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同情况不同打法,在此不赘言。
   三 武装夺权必胜
   武装夺权是顺应历史潮流、代表着先进的生产关系的革命进步正义的行动,充满生命力的新生事物必定战胜腐朽的垂死的事物。武装夺权定能获得广大人民的衷心拥护和坚决支持。现实社会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必然推动人民前赴后继,能够唤起民众,能够使其毫无保留地献身于真理,献身于理想的、伟大的、有价值的、辉煌的事业。新的社会需要未获得满足,革命运动决不会停止。人民一定会为解脱自身不堪忍受的痛苦而舍身奋斗。
   如果修正主义在中国一时得逞,那么,诚如我们在第八章《修正主义在今日中国的厄运》一节分析的那样,修正主义在今日中国面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深远影响;十亿人的强制性的生产和主动性的消费;僵化的国内政治;地方造反的现实威胁;世界民主潮流的冲击;人民决不会容忍下去;回光返照不久长,XXXXX和岌岌可危的命运。修正主义保护一小撮官僚主义者阶级的利益,必然得罪大多数人民群众。尖锐对立的阶级利益、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是任何调和折衷手腕都不可能做到两全皆欢的,而欺骗只能使骗子倒霉和破产。被压榨阶级的阶级觉醒已无法阻止。修正主义的道义力量何在?骗人的花招已是前番把戏,聋瞽人尚且一闻便知,何况经过十年锻炼的人民?修正主义可能支配的物质力量也已大为下降,就以军队来讲,士兵的心灵,中下级军官的心灵,难道与大官们的心灵是一致的吗?利益天壤之别,相互冲突,思想怎能一致?武器,难道至于在国内战场上甩原子弹吗?蒋介石用坦克加飞机武装起来的八百万军队与小米加步枪的新兴力量较量的结果如何?兵败如山倒全面战败。官僚特权阶级的武装同样是泥足巨人,是纸老虎。人性向背决定一切,民主革命战争的风暴兴起之日,就是专制暴政统治完蛋之时!
   总而言之,确实路线对头,没有人会有人,没有枪会有枪,人少枪少会变成人多枪多。反之,路线不对头,其亡也速。这是为历史反复证明了的。武装夺权必然能够得其天时,地利,人和。正如同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一样,武装夺权也将是必然的发展。社会迫切需要改造,需要变革,需要民主革命,需要自由民主制度,为此而战者胜,逆此而战者亡,这还用得着怀疑吗?
   四 只要可能,就应该从事不朽的事业
   显而易见,个人在历史上发挥作用的大好时机,已经摆在了我们这一时代的每个人面前。每一位高级党政军领导干部,尤其是军区的领导干部,更是近水楼台,具有十分有利的条件。我们应当清醒地认清现状非变不可的必然趋势,正确地预见未来,估计发展。不要对专制暴政抱有一丝一毫的幻想。只要你是一个民主革命者,极权专制暴政就难以容忍你继续掌权,撤换和调动将随时有可能光顾你。真正的革命者,在必要时应当以大无畏的英勇气概革命到底!首义者英勇无畏,不朽业绩,将在史册上永放光芒!让我们想一想这样的一些人生信念:
   “我们切不可听从人们的怂恿,认为我们是不能免于死的凡人,而去作种种世俗上浮生若梦的想法。只要可能,我们就应该从事于不朽的事业,并且不遗余力地遵循我们的最高理想来生活。”(亚理士多德)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生命属于我们只有一次。一个人的生命是应当这样渡过的: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他不因虚渡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耻。——这样,在临死的时候,他就能够说:‘我整个的生命和全部的精力,都已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奥斯特洛夫斯基)
   “人总是要死的,但死的意义有不同。司马的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人民的利益而死,就比泰山还重;替法西斯卖力,替剥削人民和压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鸿毛还轻。”(毛泽东《为人民服务》,《毛选》第3卷1003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