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郭国汀律师专栏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汝凭什么任教授?!/郭国汀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郭国汀:正义者永不孤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中共专制暴政一直在杀人----悼念讲真相英雄陈光辉
   郭国汀
    律师英雄高智晟日前被中共非法以荒唐至极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三年缓期五年外加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其定罪依据之一居然是高律师的一篇《中共政权一天也没有停止杀人》。在愚蠢缺德乏能的中共专制暴政主导下的一系列政治运动中,八千万国民死于非命;而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起残暴镇压法轮功有案可查酷刑致死讲真相学员已达3010人,至于中共活割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残暴更是中共专制暴政的末日疯狂。昨天得知陈光辉在经历极度痛苦的酷刑后于2006年12月12日在苏州逝世。 他是因讲真相被中共暴政酷刑折磨致死的第3001名法轮功学员。这是中共专制暴政杀人的最新例证。

   陈先生因1999年7月20日之后坚持修炼宣传法轮功,于2000年1月被以 “参与法轮功邪教组织活动,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劳教一年半;再于2002年9月12日被南京白下区法院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判决有期徒刑八年;同年11月8日南京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2004年8月4日狱方通知陈先生亲属称陈因“不明原因高烧不退”,后改称陈“因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转化而撞墙自杀”。狱方还称,陈“用右侧头部撞墙自杀反弹倒地使左脑颅底骨折”。当日院方病历原始记载:“据说患者于30分钟前自杀撞击墙致左脑部着地,当即昏迷,同时双耳道流血。”而从X光底片清晰可见,陈先生左右脑两侧均呈粉碎性骨折。这种用右侧头部撞墙自杀倒地使左脑部着地致使左右脑两侧均粉碎性骨折的可能性等于零。事实真相极可能是:恶警强行抓住陈的头部朝墙猛烈多次撞击造成左右两侧头骨粉碎性骨折。因此,依据陈头部受伤的位置,狱方三次前后明显矛盾的托辞及院方原始记载和X光底片,足以推定陈先生是被恶警虐杀的。
   自2004年8月5日起陈先生的亲属曾数十次分别向苏州监狱、江苏省监狱管理局、江苏省司法厅和中国司法部、要求转院治疗及保外就医;但被以“自伤自残不能保外就医”为由断然拒绝。亲属要求狱方出具所谓陈系自杀的书面证明也被无理拒绝。2005年2月7日,本律师代理陈先生的亲属分别向苏州监狱监狱长;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江苏省监狱管理局局长;中华人民共和国司法部张福森部长挂号邮出《陈光辉监处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同样如泥牛入海,且随后我便被中共当局强行停业。不仅如此,中共当局明显为了防止陈先生苏醒而讲出事实真相,初时委派八名警察日夜监守,不许任何人接近陈先生,半个月后才每天允许亲属探视两次各半小时,我曾于2005年1月下旬探望陈先生,结果不到1分钟即被监控警察强行赶出病房。据称直到陈先生去世,中共不但明显违背人伦常情与医学常识违法拒绝保外就医,且一直指派警方严密监控禁止任何人探视。警方长期监控一个已成植物人长达29个月的法轮功学员,其目的动机何在?:害怕陈先生说出被施暴的事实真相!
   陈光辉是我的在大陆执业21年的最后一个当事人。他的所谓“罪行”仅是编辑下载了法轮功受到中共非法迫害的相关文章信息,亦即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却被中共法院枉法判决八年徒刑!中共靠谎言欺骗暴力起家夺权,更是依赖谎言欺诈暴力维持暴政,因而特别害怕事实真相。事实上,被中共投入监狱的成千上万和被劳教的数十万法轮功学员几乎都是与陈光辉一样,讲事实真相。
   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权,信仰法轮大法当然也是信仰。讲真相实质是一种不为名利牺牲自已舍己救人的高贵行为,本质上也是一种自我辩护行为,是值得每位不愿做奴隶的中国人学习的高尚行为。讲真相不但无罪,而且有大功于中国人民!法轮大法是佛法,而佛法是度人的,陈先生的行为旨在度人。法轮功学员坚持讲真相一不为名,二非谋利,三明知费神费力,四明知有巨大风险,可他们不辞艰难险阻冒着失去自由生命的危险,去宣传法轮功说明事实真相。这是何等伟大的信念?!信仰真善忍的伟大力量在他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唯有彻底唾弃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才能结束这个罪孽滔天的杀人体制,才能使国人真正享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才能使每个中国人都有做人的尊严。
   2006年12月31日
   第44个绝食抗暴日于加拿大
   附: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申请书
   一审案号(2002)白刑初字第141号
   二审案号(2002)宁刑终字第451号
   申请人:郑学红 住连云港市,在押被申请人陈光辉之妻
   委托代理人:郭国汀 上海市天易律师事务所律师
   联系地址:上海市世纪大道1500号东方大厦1025-1027室: 邮编:200122
   电话:021-68760077; 传真:021-68753789
   被申请人:陈光辉 现羁押于苏州监狱(因脑外伤暂住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申请事项:
   对被申请人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
   事实和理由:
   被申请人因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坚持修炼宣传法轮功,于2000年1月被以 “参与法轮功X教组织活动,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劳教一年另六个月;再于2001年9月10日因“涉嫌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16日被逮捕;2002年9月12日被南京白下区法院以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名判决有期徒刑8年;同年11月8日南京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随后被移送苏州监狱执行。
   2004年8月4日,苏州监狱突然派车至连云港将陈光辉妻儿接到苏州,称陈是不明原因的高烧不退。8月5日上午抵苏州市第一医院脑外科才得知陈系因重型颅脑损伤—颅底骨折,左右脑双侧开颅后已经昏迷一周。直到此时,狱方才称:陈是7月29日在苏州监狱活动室里撞墙自杀,因为陈听说另一个练法轮功的人转化了而接受不了而自杀(据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颅脑外伤入院记录记载:入院日期为2004年7月30日12:45分)。
   随后陈的亲属先后到苏州监狱、江苏省监狱管理局、江苏省司法厅和司法部、要求转院治疗及保外就医;但被以“自伤自残不能保外就医”为由拒绝。亲属要求狱方出具所谓陈系自杀的书面证明也被拒绝。
   2005年1月下旬,主治医生确认,陈光辉脑昏迷已成植物人长达七个月,康复的希望不会超过千分之一,迄今(2005年2月7日)陈光辉已连续昏迷不醒达7个月。
   申请人认为,狱方以所谓陈光辉系自杀为由拒绝办理转院及保外就医,于事实完全不符,于法无据,于理不合。
   首先,陈光辉有被他人殴打致重伤的重大疑问。陈光辉是法轮功的坚定信仰者,自杀是杀生的一种,而法轮功修练者不得杀生;狱方称,陈用右侧头部撞墙自杀反弹倒地使左脑颅底骨折。此种自杀方式可谓天方夜潭,根本不可能;据当日病历原始记载:“据说患者于30分钟前自杀撞击墙致左脑部着地,当即昏迷,同时双耳道流血。”而从X光底片清晰可见,陈左右脑两侧均呈粉碎性骨折,此种先用右脑撞击墙,然后倒地使左脑粉碎性骨折,客观上绝无可能。此外,陈是个性格沉稳,意志坚强,爱孩子和家庭的男人;在2004年6月和7月间的家信并无留露任何轻生之念。何况刑期已执行近半,陈始终自认为仅是维护自已的信仰自由权,说真相,因而从未认罪,没有任何自杀的目的和动机。至于因另一个法轮功信徒转化了而自杀之说,荒唐至极根本不值一驳;再者,陈若真下决心自杀,必定会给妻儿老小留下遗嘱。狱方迄今拒不出示任何能证实陈系自杀的书面证明。因此,申请人对所谓自杀之说,决不认可。申请人强烈要求对陈光辉进行致伤原因司法鉴定。
   其次,姑且不论陈光辉到底系自杀还是他人施暴致重型颅脑损伤,认为自伤自残就不得保外就医完全没有法律依据,更有违举世公认的人道主义原则。
   查《刑事诉讼法》第214条: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生活不能自理,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社会的罪犯,得监外执行;对于适用保外就医可能有社会危险性的罪犯,或自伤自残的罪犯,不得保外就医。此处因自伤自残不得保外就医的情形是指:适用保外就医后有可能自伤自残的,并非指在狱中自伤自残者一律不得保外就医。而在狱内自伤自残不得保外就医的情形专指:为逃避惩罚在狱内自伤自残(见司法部、最高检察院、公安部《罪犯保外就医执行办法》第三条第三款)。亦即,因自伤自残不得保外就医的情形仅限于两类:一是保外就医后有可能自伤自残的;二是为逃避惩罚在狱内自伤自残。尽管如此,由于此种规定显然有违人道主义精神,故最高法院在1999年颁布的《关于人民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有关问题的批复》针对《最高法院关于执行刑诉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53条中规定的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的情形不明确的情形,对于自杀自残不得保外就医的限制特别进一步明确规定:只要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法院可以决定暂予监外执行:(一)有严重疾病需要保外就医的;(二)怀孕或哺乳自已婴儿的妇女;(三)生活不能自理,适用暂予监外执行不致危害社会的。此处最高法院并未规定任何其他限制性条件。因此,过去法定不准保外就医的情形仅指:为逃避惩罚而自伤自残及出狱后有可能自伤自残者,而非指一切自伤自残者。而自1999年以后,则不再有此方面的任何限制。
   陈光辉因外伤而致严重疾病,已成脑昏迷呈植物人状达七个月,其生活早已完全不能自理,适用监外执行没有丝毫危害社会的可能;陈不可能是自杀;姑且退一百万步言,假设他是因自杀致成植物人,也非因为逃避惩罚而为,更无在保外就医期间再行自杀的丝毫危险。何况依最高法院1999年上述特别司法解释,陈光辉完全符合监外执行和保外就医的条件。因此,于情于理于法,理应准允申请人对陈光辉采取监外执行方式并保外就医之申请。
   第三,从有利于家属照料病人,减轻亲人负担,减轻政府负担角度,对陈实行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也合情合理合法。转至淮阴市人民医院继续治疗,既方便陈的亲人就近随时照料,医疗费用也比在苏州继续治疗要低得多。而此种脑昏迷病人需要亲人24小时无微不至的陪同照料,方有可能创造医学奇迹,使植物人起死回生;那怕有千分之一希望,申请人也要尽一切努力将陈光辉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最后,从人道主义出发,申请人认为予陈光辉监外执行保外就医也是最佳选择。从陈入院迄今狱方派数人三班倒严加看管陈,既浪费狱方宝贵的人力资源,也浪费国家财力资源。初时甚至不许亲人看护,只到2004年8月17日始才允许亲属每天两次各半小时的探视,而这对一个脑昏迷已七个月植物人的康复是极为不利的。
   基于上述事实和理由及相关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申请人作为被申请人陈光辉的妻子,恳请各位基于人道主义设身处地想想,准允申请人的正当合理合法申请并及时告知申请人为感。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