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郭国汀律师专栏
·我为什么推崇中国人权律师浦志强?
·巴黎律师公会采访中国人权律师郭国汀
·
·人权律师的职责与使命----驳李建强关于严正学力虹案件的声明
·驳斥刘路有关六四屠城的荒唐谬论
·李建强律师与郭国汀律师的公开论战
·李建强与郭国汀律师的论战之二
·英雄多多益善!郭国汀
·英雄辈出的时代刘路千万别走错路 郭国汀
·答康平伙计关于郭律师与李建强之争
·揭穿刘荻的画皮----南郭与[三刘]之争不属刘家私事而是中国民主运动的公事
·刘荻的灵魂竟是如此[美丽] !
·废除或修改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思想监狱中国律师集体第一议案的诞生
·团结起来共同对敌 答刘路先生的公开信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公开函
·敦促刘路公开辩污的最后通牒
·我为法轮功抗辩——答刘路质询函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上)

   中共对我的八次政治迫害--在温哥华告别恐惧讨共诉苦座谈会上的发言
   郭国汀
   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
   
   首先感谢大家放弃休息时间冒雨前来参加座谈会,关注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这次座谈会的主题是“告别恐惧讨共诉苦”。有人问我:为何中国人不敢讲真话?为何中国人在海外也不敢讲真话?国人不敢讲真话是因为中共专制暴政非法任意剥夺了国人讲真话的与生俱来的基本权利,因为在国内任何人敢于讲真话,轻则失去原有的一切既得利益,重则受拘捕判刑;中共暴政当局利用反复不断的政治迫害运动,使得国人充分认识到讲真话的代价,因而最终大多数人皆变得麻木不仁,沉默是金!这正是中共流氓当权者最希望看到的,如此一来,那些不学无术,缺德乏能,腐化堕落的中共官员便能轻而易举地窃取权力充分谋私利。而国外生活在自由世界的众多华人同样不敢讲真话,实质上根本原因仍在于中共无孔不入的控制。害怕担心由于讲真话波及国内亲友,回国探亲或做生意等经济利益。这正是深入骨髓的恐惧感使得中国人不敢讲真话。而不敢讲真话的人实质上等于奴隶,不敢讲真话的民族决没有未来。较之在中共产生以后饱尝中共政治迫害之苦的前辈,我个人的遭遇可能不值一提,但在同龄人当中,我所受到中共政治迫害的次数深度与广度可能是最多的一位。中共对我的迫害不计其数举其较突出的至少有下述八次政治迫害,从心理、精神、生理、思想、经济、业务、家庭全方位的政治迫害可见中共恶政权的一斑:

   
   中共对我的第一次政治迫害始于1968年,当时我是福建省长汀县东风小学四年级的学生。一天上语文课,我专心致志地画了一艘军舰。同桌的副班长是被Q老师封为“阶级斗争的小闯将”的一位铁匠的儿子,他抢过我的图画交给老师表功,老师恶恨恨地盯了我一眼,回身继续他的板书。我却继续埋头又画了一架战斗机!这时Q老师冷不防一把将我拎至前台,当着全班同学宣布:现在召开现场批斗会!郭国汀是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国民党残渣余孽的后代,如果现在还是解放前,他肯定是坐着国民党的军舰,开着国民党的飞机来镇压劳动人民的!天那!一个年仅11岁的孩子那有那么多思想,而深受中共党文化毒害的年青教师,就是这样对待一位仅因为上课不专心听讲而画画的小学生。尽管中共并未指令Q老师迫害我,但中共长期欺骗愚民政策下的老师被洗脑洗得满脑子阶级斗争思想,才会发生这可悲可笑的一幕。可想而知,Q老师的公开批判对一个年仅11岁的天真少年的心灵伤害有多大。此后我再也未拿过画笔!
   
   中共对我的第二次政治迫害发生在1984年2月19日,当年我是吉林大学法律系四年级学生,正在备考国际环境法研究生。我曾连续参加四次高考,1980年改考文科方成功。正因为我深知学习生涯来之不易,故我学习特别勤奋;大学四载我没有周末和星期日也没有节假日,为了挤时间多读书,四个春节全在长春渡过。三次考理工科使我自然科学基础相当好,而三次备考研究生,由国际公法变成国际私法再改为国际环境法,使我的知识面较宽,加之大量阅读哲学、思想史、政治学西方原著,使我的思维能力自1983年下半年开始有了明显的提高,进而在备考研究生过程中,思想能力起了质的变化,无意中闯入当年政治法律哲学研究禁区,提出了一系列与中共贯输的正统观念完全异同的论点主张,公开提出马克思哲学三大原则无一能够成立,马克思主义过时了;毛泽东关于内外因关系论纯属偷换概念的产物等。结果因当年的挚友出卖被法律系党总支当作精神病强行关入四平精神病院强制洗脑21天!医院给我的诊断是所谓“精神分裂症”!医生强迫我吃下三颗白色的药,结果不到5分钟我的眼前一片黑,随即昏了过去。待我醒来发现自已四肢被绑在一张铁床上,我让一位刘姓护士帮我松绑后,发现自已丧失了语言能力不能说话,身体不能直挺,浑身难受极了,此种状况持续了两天。仅仅由于大学生有自已的独立思想,即被中共当局强行关入精神病院洗脑而且是用剧毒药物洗去思维记忆力。足证中共的惨无人道!
   
   中共对我的第三次政治迫害是在1987年12月,当年我通过征婚认识了一位北国的眼科女医生,我们可谓情投意合相见恨晚,海阔天空无话不谈并决定于春节结婚;因我将自已的不幸遭遇无保留地告诉她,结果她另选择了一位北大哲学研究生而抛弃了我。但随后她又被北大研究生所抛,加之她考研究生失败,竟至迁怒于我。于是她在当时的事务所主任的鼓动下,从控告我玩弄他人感情升级为赅人听闻的“强奸”,最后福建省司法厅居然以我在私人信件中批评“人民民主专政是虚假的民主真实的专制”,“人事制度是反动的”及情书中若干热情言辞为依据,予我取消律师资格一年的行政处分!私人信件不能作为定罪证据,通信自由是宪法权利,然而堂堂省级司法部门却在其红头文件中公然以私人信件为依据,处分一位律师,其实质乃中共党控一切,容不得任何人对其直言批评。证实中共控制下的司法部是根本不懂法也不讲法律的唯中共意志是听的伪司法部而已。
   
   中共对我的第四次政治迫害发生于1995年,当年由于我作为福建省最大的一起涉外案件香港当事人的代理律师而得罪了太子党律师刘复之的公子,他竟能指使司法部责令司法厅强迫我作所谓检讨否则再次取消我的律师资格。我的律师执业证被强行扣压半年,甚至我的合伙人代书了一份检讨书仍不能过关,最后在我不顾一切摊牌后才归还。该案从1990年一审,1995年二审,1998年最高法院立案提审并公开审理,然而最高法院却故意采取拖延战术,将活人拖死将死人拖活!以致当事人1998年10月在最高法院公开提审该时感叹到:“八年了!蚂蚁终于成了大象!”可如今已17年!中国最高法院对一起是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法律依据明确具体的案件故意拖延8年拒不下判!该案再次证实中国法院已经丧失作为调节裁断社会争议公正机构的正常职能。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