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鉴康兄,你在哪里?]
郭少坤文集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七月流火 想起杨建利先生
·陈光诚真有罪吗?!
·“公务员又加薪了”
·牛志远和陈至立
·共产党的“党内民主”能实现吗?
·感慨“人民警察”的“神圣”——接受《美国之音》采访后感
·笑看中国贪官的“落马”之道
·一路走来一路忧
·《中非高峰论坛》下的民主论坛
·我们还能做什么
·书记与狗
·物价上涨下的民众感叹
·是体育强国,还是得了“金牌病”?
《民主论坛》
·祝贺《民主论坛》改版成功
·和于浩成老师诗一首
·新旧“民谚”浅析
·狗年杂感
·雪中情
·向“劳改犯”告状
·“情人节”时想“情人”
·生不如死
·你看咱中国人的那“眼神”
·“植树节”感言
·我眼中的“流氓”
·流氓眼中的“我”
·“笑”的百态
·〔望江南〕清明泪(五首)
·假如
·马列主义和“荣辱观”
·“都是神经病”
·“五.一”感怀
·文革琐忆
·一叶知秋
·敬悼张胜凯先生
·从温家宝总理的“夜半看球”想起
·从“赵驸马”想到“陈驸马”
·我和《民主论坛》——贺《民主论坛》创刊八周年
·盗亦有“道”
·“检查团来了”
·《唱支山歌给党听》
·“世界杯赛”中最不和谐的音符
·“检查团走了”
·“但存方寸地,留与子孙耕”
·我向共产党争取的是什么?
·大写的中国人
·真正的男子汉
·“全民腐败”亲历记
·鉴康兄,你在哪里?
·狱友
·郭飞熊犯了什么“罪”?
·不是
·下列名词和绝大多数老百姓有多少关系?
·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血染的风采
·生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鉴康兄,你在哪里?

   

   在中国,公民的非志愿失踪已经是见多不怪,免于恐惧的自由更加是 变得微乎其微。这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特殊遭遇及其体会,也是所有想 堂堂正正做一个中国人和致力于中国的自由民主制度建设的志士仁人 们在前进的道路上必然遇到的问题。

   ◆你想去依法维权吗?对不起,马上就会有人从黑暗中窜出来绑架你!

   ◆你想去为民鼓与呼吗?对不起,立即就有人上来封住你的嘴!

   ◆你想要去报打不平、见义勇为吗?对不起,这就有人会来制止你!

   ◆你想要去履行公民权利和自由吗?对不起,一会就有人来上门骚扰你!

   ◆你想去揭露黑暗和反腐败吗?对不起,立马就有人对你打击报复!

   ◆你想站出来为民申冤做主吗?对不起,很快你就得滚下台!

   ◆你想要实话实说、坦白事实吗?对不起,灾难迅速降临你!

   ◆你要想秉公心,持良知匡扶人间正义吗?对不起,魔鬼就会找到你!

   ◆你要想根除以上邪恶、争取自由民主吗?对不起,监狱就在前面等着你!

   ◆……

   以上如此等等,足以说明想做一个大写之中国人的困难、想致力于中 国的自由民主建设道路的危险。但是,在中国,人们并没有因为这些 阻扰威胁而停止了前进的步伐。这得得感谢中国的良心之士,因为, 他们有着超人的勇气和决绝的精神。他们不但没有被恐惧吓倒,反而 义无反顾地前赴后继。在这支队伍里,就有着我兄弟般的同道张鉴康 先生。

   这个因为良知被“逼上梁山”的“林冲”,可谓一路风雪和多灾多 难。我在抱病扶伤被中共辞退后的1998年春天,曾经流浪到西安。也 就是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梁山好汉”(如马晓明、杨海、李智英 等),其中就有着有律师身分的张先生。

   张先生不但和我一样有着军人的脾气性格,而且非常健谈。他学识渊 博、精通法律。我们在一起感到有很多话要说。遗憾的是,那次见面 时间仓促,我很快离去。以后,我们只好经常通电话保持联系。

   1999年元月份,我因为农民维权得罪中共徐州市当局有关领导,被捕 入狱,张鉴康先生对我表示了非常的关注。他不但参加了西安朋友为 我而作出的呼吁和募捐活动,还亲自要来徐州市为我作辩护。可在那 个时候的共产党政府也和今天一样,决不允许我们这些人的同道前来 旁听和辩护。当时,西安当局得知他要来为我辩护后,向他发出警 告,决不允许他前来。后来,在我出狱后去西安见到他时,他对我讲 起了此事,并大骂当局“卑鄙”!

   然而,“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这 一为全世界验证过的正邪试金石,再次在今天验证了这一真理。在举 世瞩目的陈光诚和高智晟先生案件中,当张鉴康兄再次去为之赴汤蹈 火时,他突然失踪了。

   说实在话,在为陈光诚案件的关注和努力上,我远不如张鉴康兄做得 好。我虽然为他签名和呼吁,但是,居住在离开山东临沂比鉴康兄 (当然还有高智晟、赵昕等)要近得多的我,却没有去那里准备旁听 陈光诚案件的审理。其中原因虽然很多(包括国保的劝阻),但是, 自己考虑身体健康原因的因素还是占主要的。由于我腿部残疾,行走 困难,所以只是给鉴康兄打去电话,请他代我向前去参加陈光诚案件 审理旁听的朋友问候,并请他自己多保重。

   但是,就在陈光诚案件审理后的同时,高智晟先生被捕。张先生也就 接着和一些朋友相继失踪了。

   可喜的是,我在8月29日,我拨通了鉴康兄的手机。但是,他在通话 时显得不方便,并对我说:“对不起,少坤,现在很不方便,以后再 联系。”在挂断电话后,我立即意识到,鉴康兄被软禁了。昨天,我 打他的手机不通。晚间,我打电话到他家,也是不通。我有些莫名其 妙的恐惧之感。但是,我又知道他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可是,他 的自由在哪里?他的人身在哪里?我不能不为所有这些烦躁不安,并 且恼怒不已!

   一个公民在没有任何违反国家法律的情况下就可以被失踪,一个深谙 国家法律的大律师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光天化日之下就可以被剥夺 自由──这难道仅仅是这些人的个体不幸和悲哀吗?说真的,我为共 和国的形象及其提倡的“依法治国”之说感到汗颜!

   最后,我希望张鉴康先生尽快平安回家;共和国的执法部门和责任者 更应该以国法为重,将所有良心公民和道义人士释放出来,还他们以 自由和公正,为创建真正的和谐社会做点好事。果真如此,则我们中 华儿女之共同大幸也!

   行文至此,突然从网上看到有关鉴康兄“出狱”的消息,同时有朋友 撰文说“张鉴康先生办理一桩刑事案件,之所以没有说话,可能和当 局有某种默契或者协约”。对此,我不以为然。我感到作为一个公民 在自己的权利被非法剥夺后,没有任何理由非得沉默不可(当然,可 以选择沉默)。我在去年10月被非法拘禁放出来时,当局也告诉我不 要对外说话。可我还是撰文对他们的非法拘禁进行了公开批评。在为 推进自由民主化的过程中,任何人都不得无视自己和他人的公民权 利。因此,我想,鉴康兄不会因为任何“默契”和“协约”放弃自己 被非法拘禁这么长时间的法律投诉,也更不会不来回答很多朋友对他 在安危其间的关注。因此,我还是要将这篇文章公开加以发表──鉴 康兄,你在哪里?!

   (2006年9月7日初稿;2006年9月11日完稿)

民主论坛 上载:[2006-09-11] 修订:[2006-09-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