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少坤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郭少坤文集]->[没有民主的农村]
郭少坤文集
·元旦有感
2005
《北京之春》
·我的一尊偶像
·我怎么“可能有危害国家利益和安全的行为”?
·说说“地主”和“贫农”的故事
·贺于浩成先生八十诞辰
·走进许良英
·是谁绑架了我?
《人与人权》
·悼念赵紫阳先生
·警察也是人
·从刘贤彬想到欧阳修的“纵囚论”
·啼笑皆非话民间
·是谁在挑战太阳
·令人心酸的真实故事
·“土匪,都是土匪!”
·我为什么不提倡“上诉”
《民主论坛》
·悼念赵紫阳先生
·鲍彤先生,您在哪?
·郭国汀先生又为斯民唤良心!
·也谈《反分裂法》
·我的“中日情结”
·只觉得吵闹
·谁来替他们维权
·有感于王金波的出狱归来
·民主的天敌
·贺《民主论坛》创刊七周年
·王泽臣出狱有感
·令人耳目一新的“民主论坛”
·关注刘飞跃
·我看“全运会”
·被劫持了的共和国法律和人间道义
·“与时俱进”的李大进
·谁来替共产党的干部还170年的“吃饭钱”
《议报》
·我为什么两次入狱坐牢——一个大陆警察的自述
·从“中国人权事件”说开去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党组领导人的一封公开信
·是谁在诱导我“将去天安门广场自焚”?
·共产党在为谁而“买单”?
·我对中国人权主席刘青的看法
·坐牢心得几则
·清明祭
·就这样的“保先”?
·“海外民运与本土相结合”之我见
·致留任“中国人权”理事们的公开信
·“八问”连战先生
·如何处置刘青
·“风波”过后是瘟疫
·他们都疯了
·警察,民主的卫士
·维权难、难于上青天
·民主的血腥与火
·并非戏言谶语
·“邪灵”是如何附上我的肉体的
·谁知道会“研究”到什么时候
·和张林先生说几句话
·第三次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的申诉信
·人民在呼唤“中国人权”
·可怜的我们
·母亲啊,我用什么来安慰您!
·猫不抓鼠也能当“先进”
·腥风血雨见真情——纪念于浩成先生八十寿辰
·只许州官放火 不许百姓点灯——再谈林樟旺一案
·不得不说的话
·从“人托”所想到
·村支部书记之死
·从太石村联想到果园村
·俺和共和国说几句话
·又是谁在违法犯罪
·让我沉重的二零零五年
《自由圣火》
·走到今天的我——我的自述
·暴政猛于虎
·又一个“王彬余”
·再说“我为中国警察汗颜”——兼答一个中国网友
·枪声、悲声,声声令人心碎
·一张脸、一只眼睛、一条腿能值多少钱——问问共产党
《大纪元》
·对早年加入共青团的幼稚行为表示深深的后悔
2006
《北京之春》
·中国社会的犯罪层次及其特点
·谁是当代最可爱的人
·实话实说“法轮功”
《人与人权》
·怒向青史问开明
·人之将死 其言也善
《议报》
·致公安部周永康部长和部党组的申诉信
·谈谈胡锦涛先生的“荣辱观”
·解读“八荣八耻”
·为中国警察鸣不平
·没有民主的农村
·想念天水
·中国足球与中国功夫
·“平安无事了”吗?
·随处可见的“荣耻观”
·“七一”到了,和共产党说几句心里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没有民主的农村

   

   没有民主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在此就不要多讲了,因为中国几千年来的封建专制统治的残暴历史已经作了最好的证明,它已经昭告世界:中国人就是在那台封建专制统治的复印机上被强人统治者们周而复始的来回滚轧着,以血腥和苦难铸造了自己的“文明史”。

   中国共产党打着蛊惑人心的民主主义旗号,以暴力手段推翻了所谓的蒋家王朝和封建统治已经五十六年之多,但是,中国人民真正的享受到了“自由民主”了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从“反右”到“文革”,从“四五”到“六四”,从“法轮功”到“民间维权”,除去看到比封建社会里有过之而无不及的专制手段之外,什么时候看到过共产党承诺给人民的“民主”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权利得到过兑现,就连共产党在前几年给予农民们的所谓“村民自治”和“民主选举权利”谁又见到过真正的落实,我在用整整二年的牢狱之灾领教了共产党对争取民主权利的农民镇压的残酷现实之后,通过这几年的观察和实际调查,发现共产党的基层政权背离民主越来越远,对农民们的专制和盘剥也是愈演愈烈,对国家财产和人民利益的侵吞更加是有恃无恐,从最近家乡农民们来上访时向我反映的令人触目惊心的一系列问题来看,没有真正自治的农村的确混乱不堪,没有民主权利和没有任何监督权利的农民已经被糟蹋的苦不堪言。

   我的老家(江苏省丰县范楼乡果园村)地处黄河古道,土地肥沃、资源丰富,计划经济时期,还曾经拥有数千亩的果树园林和防沙林带,但是,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历届的共产党村支部书记和干部,都把手伸向了原本属于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巧立名目进行大肆侵吞从而中饱私囊。更加恶劣的是,他们利用没有任何监督的手中权利,对农民们进行盘剥,从以下事实就不难看出,极少数的共产党干部是如何贪污腐败、农村是如何贫穷落后、农民们又是如何富裕不起来的。

   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的第一任村党支部书记叫李令金,他以发展经济为由,用村里的资金和资源为抵押,向银行贷款数十万,然后用来建造烧砖瓦的窑厂,历经几年的腐败经营,结果却是资不抵债,最后以破产为告终,这位李书记见势不好,便携带所贪污的巨款逃之夭夭,而所欠下的银行贷款不得不由全体村民们来买单,尽管这位党支部书记曾经在举报下被从外地带回来,但是,在他的金钱收买下和党的指示下,他仍然是逍遥法外,至今还用贪污所得在新建当包工头,继续着他的发财美梦。

   第二任党支部书记叫邓守信,在他的任期内,利用共产党当时农村政策的失误以及农民们法律意识的淡薄,强行摊派、乱罚滥征,弄得农民们收不胜付,年年的血汗都付诸东流,而他和一些村干部却先富了起来,纷纷盖起了自己的小楼,至于贪污所得多少,由于从不公开帐目,村民们至今也是也个未知数。

   第三任党支部书记叫郭峰,同他的前任一样,继续盘剥农民并从中鱼利。比他的前任更为恶劣的是,他公然违背共产党中央承诺给农民们的自治和民主权利,并且在农民们上访时,他不惜花费几万元的公款雇佣当地警察和联防人员对上访的农民进行抓捕,导致了轰动一时的迫害农民上访案。农民们在忍无可忍之际,曾经自费集资聘请外省律师为他们的民主权利和要求清查历届村干部贪污腐化的行为打官司,但是,在这个官官相护、上下腐败的社会里,他们的所有牺牲和努力都化为泡影,至今,这个村还是没有民主选举的村委会及其领导人,当然,所有的腐败问题也都没有得到依法解决。

   正因为如此,接下来的共产党党支部书记更加是有恃去恐,第四任党支部书记叫郭庆周,也是前任书记郭峰的胞兄,他在上台后,什么好事也没做,竟然于2003年春天,在未经任何有关部门的批准下,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国家的数千亩防沙林砍伐殆尽,并把被砍伐的数十万棵大小树木所买掉的几十万元私自装入个人腰包,愤怒的村民们自制了现场光盘,联名到各级政府申诉,可至今无一个共产党的领导人拍案而起,责成任何有关部门依法查处。

   因此,共产党的村干部越来越疯狂了,第五任村支部书记邓守德,也是第二任书记邓守信的胞弟,眼看着村里面的确没有什么猎物可以获得,便和被非法委派的村干部打起了上级政府拨给的“扶贫款”和“危房改造款”注意,他们竟然丧尽天良的利用村民们的不知情,公然从中贪污“扶贫款”和“危房改造款”达数万元,如果不是觉悟的农民们发觉后自己到乡政府要求查帐,还不知道他们会贪污什么和贪污到什么时候。

   望着乡亲们苦涩的面孔,看着那字字都是血泪的歪歪扭扭申诉状纸下的签名,我的怒火在燃烧,我实在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安慰父老兄弟,我已经为他们做了二年大牢,我几乎丧失了所有可以在能够帮助他们的能力,我只有说:“你们还是依法上告吧,我所能够给你提供方便的就是在你们来回告状路过徐州市时,到我这里吃一顿饭或者休息一下。”他们说:“如果我们告到党中央都不管,说明共产党真的腐败透顶了!”

   我不置可否,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农村就是那个样子——国家财产被任意破坏,人民利益被随便践踏!

   那么,没有民主和法治的中国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哪?

   那就让历史来告诉未来吧!

   郭少坤2006年5月3日星期三于徐州家中

   --------------------------

   原载《议报》第249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