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美国230年尖端启示]
巩胜利文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230年尖端启示

   文/巩胜利(著名中国问题学家)

    2006年7月4日,美国建国230周年。

    当美国国庆——230周年的庆典、礼花、颂歌等等所有盛世、伟大、强盛的外在散去之后,那些挥之不去、永远与230年及历历在目的是那些美国开国者、美国“独立战争”的成功者及开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正是胜者乔治·华盛顿,将被打败的对方,请上国家立法监督政府执政的法律程序,才有了美国230年及“法制国家”未来之途的永远和解;1776年7月4日,美国《独立宣言》主要起草人——“人人生而平等”、“自然法则,生命、自由和幸福权利”的倡导者,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弗逊;美国“宪法之父”、第四任总统詹姆斯·麦迪斯,他首创“在政府机构中进行帐务核查及保持收支平衡,主张联邦和各州之间权限的清楚划分”。这位开国元勋曾考虑要当国家的一名部长,却起草了涵盖美国230年及未来的《权力法案》,阻止了一个国家性宗教的建立,使国家与公民的权力永远有了法律制衡的依据。然,230年过后,就是美国这13个州、由56人签署的“独立宣言”,竟然主宰实践了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强国之梦、及未来谁都难有企及的超级国家——这是美国那些开国领袖、领导者们无法用想象、文字、智慧所企求的那种真谛伟大。

    伟大的真谛在于:一是可以历史的实践和预言,让100年、1000年历史延续而无法改变;二是国家所玩着的“游戏规则”,100年、1000年照样闪耀着永不磨灭的人类光辉;三是避免了“你死我活”的人头落地,避免执政者、公民间的暴力、反复“革命”、打杀与前赴后继的人头落地,让水有“进”也可以“出”,让国家权力不存在“亡国亡党”的当然延续。

   再看“新中国”标志、1919年的辛亥革命以来,“新中国”的先行者们,不管是孙中山、蒋介石、还是毛泽东们,唯一的中国实践就是“胜者为王败为寇”,中国的阶级矛盾从来没有从国家法律上调和过,更何况中国的社会和实践及未来呢???毛泽东们所领导的“革命成功”,有着与美国“独立战争胜利”“法国革命成功”一样的伟大,但“革命党”转换成“法制国家”,成了所有“革命者”后天的“死结”,于是中国至今没有走上“依法治国”的路途。

    今日中国(自1949年10月1日算起)的缔造者毛泽东,从来没有设想过为建立一个一代接一代延续“法制国家”而立下国法,甚至可以做上一个国家、党派调和的国家法律之梦,甚至前40多年还不曾经想起要建立一个“法制国家”、立上一部国家至高无尚、跨越一切的母本《法律》。毛泽东们,没有想到自己也会上西天,更没有象乔治·华盛顿们那样为国家、为未来国人立下一部永不磨灭的《国法》而使这个国家没有“亡国亡党”的永远延续……

    伟大的美国和美国的伟大,伟大到让你不得不对3亿国民(到2006年9月份美国人口将突破3亿)拥有超5亿多支枪(对真理般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是一个举世的颠覆)却创造了举世无双的国家强大和又有举世公认的“民主自由”——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什么是“枪杆子里出政权”论而日薄西山?是什么让“枪杆子”之下远离暴力、不用“武装斗争”、“暴力革命”来夺取政权……

    天地、人类,让我们永远历史汲取的是:1791年12月25日美国第一届国会批准了被称之为“《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国会(联邦议会)不得立法制定下列事项之法律:(一)不得立法禁止宗教自由。(二)不得立法剥夺公民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三)不得制定剥夺公民和平集会或者向政府请愿要求申雪请愿的权利。”以美国国家特别法律“修正案”——不可变的法律原则、规定了所有公民“权力”包括“游行示威”表达意愿、诉求的绝对“权利”。这是200多年前的“游戏规则”,让我们今人、未来人,如何理解这历史的不朽和人文是如此伟大?

    *文献:有关《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请参见美国阿文图书出版公司1981年出版的《The Bretren,Inside the supreme court》一书首页,作者鲍勃·伍德沃德 斯科特·阿姆斯特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