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
巩胜利文集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中国革命·反革命——论中国青年韩寒新作《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及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④: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⑤ 人民币“独特作用”非常可怕……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⑥ 中国又迎WTO“操纵汇率”大考?
·港币还不是人民币的“同路人”
·“信心小贩”真能拯救中国股市?
·达沃斯之眼俯瞰中国:常委定夺人民币
·美元、欧元最低利率:中国货币、降率的举世乱象
·王立军事件,中共中央迟迟亮剑
·“王薄事件”国家无作为?——暴露出中国党政体制63年空前冲突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当然该出微软、乔布斯、脸书?
·中国连续三次降息,经济增长却依然怠慢
·G20峰会的根源之殇 ——评第7次G20国峰会及全球经济可能发展方向
·尖峰上的中国经济“两难”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
·废谷开来保薄熙来,显露中国“天机”?
·习近平副主席会见希拉里突遭变故:希拉里身后的中美关系
·中国航母:不属国家、归党
·中国“回归”钓鱼岛?:100多年的中国周边国家现在与明天/
·中国股市: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天堑”
·看美国主导TPP与东南亚十国共同体逐鹿怎主沉浮
·中国零《宪法》的一切……
·中国:何正道、谁邪道?
·《时论中国》系列:赵红霞之超核中国功能
·朝鲜特使“公关”中国的全球综述:朝鲜真要“弃核”前行?
·粤鹤山“年产1000吨铀”项目怎么出笼的?
·独家透视:看“死缓”刘志军之后……
·“钱荒”后央行报告与行动
·【一瞥中国】理清中国债务有体制“死穴”
·“敌国”的经贸游戏怎么玩?
·华南师大谁李鬼、哪李逵?
·路上的上海自贸区有10大瓶颈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上)
·看中共“三中全会”怎样“壮士断腕”?(下)
·国际观察:中日韩自贸区背后的超核力
·2014:中国经济战区能守住吗?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上).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年终特稿”:​近“5时代”人民币全​球之鉴(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
·“观察与评论”​:中国全球话语权率3​.65%?
·乌克兰危机凸现永恒真理
·荒谬人类5000年极致:全国政协委员称“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资本主义股市不通社会主义之路?
·国际聚焦:乌克兰危机之中国100年镜鉴
·中国找到苏共倾覆锁匙?(上)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中)
·中共真找到苏联倾覆锁匙?(下)
·国际聚焦:克里米亚入俄之中国镜鉴
·美元“超核器”来了(上)
·美元“超核器”来了(下)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上)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中)
·​“大国关系”300年​核变(下).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
·中国用大投资夺取亚洲“话语权”?
·美元升值有多少?人民币不变能多久?
·世纪新论:人类进入QE时代?
·中国股市火山爆发?
·人民币悍然息被逼上梁山?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上)
·“去美元化”的双刃剑将杀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上帝”与资本主义垄断

【随笔】

(一)

    真是天有不测风云,象“吃果果,排坐坐”、天地自由轮回一样,中国民航误机这样的家常便饭、也能象所有老百姓排队一样、非要“天上掉馅饼”的砸到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中国中央13万亿国资企业“掌门人”李荣融头上,且撞在了他管辖下——手下一民航企业,让他在机场误机、晚点、苦苦等待,且没有任何人给他任何说明和当然的任何理由。

   最近,中国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李荣融开天辟地地就其管辖的中国民航“误机”向中国新闻媒体评论“我们几位副主任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最长等了五六个小时。”素以为中国国有企业“当家作主人”、为国企鸣不平的李荣融主任,第一次却站在中国“老百姓”——“上帝”的立场上、为中国“公民”吐露了一次“真心话”(据国际互联网用不同诸搜索引擎全球搜索,这是唯一可搜索到李氏有关“上帝”“群众”“公民”内容的论述和谈话)。李“掌门”无不真诚、动情之后又震怒的说,“服务行业要把顾客当上帝”,“这样的状况,怎能让人放心?”“我们很多时候也是顾客,要将心比心。”有关此事的报道还说,面对飞机晚点在机场苦等2个多小时,在这两个小时中,尽管他一再向服务员询问,也没有得到任何解释时答复,李荣融第一次以一个的公民身份表达了一个普通公民绝对无奈的心声——“信息要及时提供给大家,该赔偿的一定要赔①。”

   几近为国家“领导人”职务的李荣融主任真是真心体验了“民航服务”的真谛,这是历史与现实绝对的难能可贵。但高于李荣融职务的国家其他领导人,是不可能享受、也没有“正当”的机会来体验到这种“公民”式服务的,也就更没有机会就此发出任何“牢骚”或“指示”了。看来,“将心比心”要比中央的一些文件、国家的一些“游戏规则”更有真心实意的意义。体察民情,看来真要到第一线去、真心体验才行得到,否则能让早在2001年就担任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主任②的李容融到2006年、今天才第一次体验“将心比心”——当“上帝”所感知到的结果和意义吗?

   据考证,遭遇中国“民航服务质量差”的恶性事件,绝非李荣融这种高官而成为极个别的“个案”。约30年前后,曾经是原江苏省省委书记、当时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的许家屯(若不便也可用“XXX”替代)也遭遇过类似、无奈的“民航服务质量”问题——一天许氏登上飞机,看到乘务组人员围在机仓里一起打牌,问及飞机何时起飞,禁没有任何人来搭理他,一气之下许氏将这一事件以文字披露在当时的“内参”上,后又被向全国“公开通报”——因此而刮起一场中国民航服务质量大整风。至今30多年过去,“将心比心”,民航客机信息依然不能及时提供给顾客,该赔偿的依然不能赔偿,成为中国民航服务质量依然的老大难问题。今日中国诸多、诸多的事情,若真能够上下翻开来“将心比心”,中国的事情岂不就真的好办了很多、很多?但愿做为国家领导人、各级政府第一二把手们、部门头们都能“将心比心”的换位去体验一下,这样中国事事处处为民所办的事岂不都和谐了几许、几多?中国的国事、民事岂不都好办了更多、更多?

   中国国有企业及为公民服务的行业,更需要从中国原“体制”上根本改变这种服务的恶习和劣迹。更需要有更多的李荣融们“将心比心”,去真心地体察一下中国13亿“公民”的这颗公民之心。

(二)

   不久前,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发布会,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对全国一致的“国有企业垄断”呼声做出中国国资总管家的回应:“也可以说我们这些行业当中几乎没有哪一家是垄断的。实际上石油、电信、电力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竞争的格局,而且这些企业的主要资产都在上市公司。准确地说,他们的股权已经多元化、社会化。所以,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怎么来看待垄断,我想这个含义跟以前已经不一样了③。这是迄今为止,中国官方、最高官员第一次直接面对“国有企业垄断”所做出最尖端、颠覆性的回应,他认为中国国有企业“不存在垄断”,理由是中国国有企业实施了“股权”、“多元化”了,因之“几乎没有哪一家垄断”、不存在任何国有企业的“垄断”。

   据考证:在中国出现“垄断”的概念,出自中国官方近60年不变的所有的教科书中有关“资本主义”的章节内容。中国各级教科书中对“资本主义垄断”基本特征定义为:经济利润垄断;资本金融垄断;国际同盟垄断;垄断资本瓜分世界;军事垄断;是垂死垄断、没落的资本主义。如果用李氏“股权”与“多元化”的公式来衡量资本主义“垄断”,那末资本主义的“垄断”将不复存在。

   众所周知,作为一种社会制度——资本主义总代表、现代资本主义最典型的美国、可以由一斑而窥其全貌。美国所有的现代企业与古典企业几乎没有不哪一家不是“股权”“多元化”的,从最现代的微软公司,到横行、垄断全球的波音公司,再到有100多年历史传统的可口可乐公司、通用电器公司等等等,都是被“股权”分持“公开上市”的“多元化”企业,以此类推垄断的资本主义岂不都被“股权”“多元化”而分持了,何来“垄断”的资本主义之说?

   话又说回来:中国在全球各地上市的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等企业,占中国全国市场石油、气总占有量超过90%以上的市场之巨;中国电信、中国网通、中国铁通、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等等,除此而外没有任何一部中国电话机是出自这些企业以外的,如此“垄断”岂不比“垂死垄断”的资本主义更为严峻?中国教科书上说“垄断是指少数大资本家联合起来控制某种商品的绝大部分的生产和销售。”而中国目前石油、金融、电信、电力等企业不完全就被这个定义完全圈在“囿”中吗?

   凡此,在中国及国家经济社会实践中,还真实的存在“垄断”这一名词概念、名词的现实吗?资本主义100多年来(指从资本主义“垄断”、“剥削”概念的发现开始算起)的“垄断”概念,还真存在吗?这真难怪:中国国家《反垄断法》近60年、历史性严重短缺、不能起步、也出不了笼。做为中途进入“市场经济”体制、由“计划经济”改变为“市场经济”国家的中国,中国的政经垄断远比任何“市场经济”国家更为严峻——这需要新加入国际大家庭的中国能加以改善。

    注释:

    ①、见2006年8月23日《第一财经日报》,《如此对待“上帝”? 航空公司打人事件激怒李荣融》一文。

    ②、见2002年新华社《时事资料手册》第1期109页“国务院组成人员”。

    ③、见2005年12月22日国务院新闻办邀请国资委主任李荣融《国资委就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和央企改革》等答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