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巩胜利文集
[主页]->[大家]->[巩胜利文集]->[【世纪评论】Google、百度的生死期]
巩胜利文集
·纪委成股东——“公权”上市纲常之乱?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
·博讯独家时论:货币的美国苹果与中国橘子
·“中国威胁论”究竟源自何方?
·依法制权,中国真能建树?——评“法制环境”举世悖论及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谁烧钱?谁上绞刑架?——评中国“法制环境”事后执法的历史灾难
·中国怎对“两拓”说不?——全球铁矿石“定价权”究竟在哪里?
·反腐败,中国固有黑洞?——评广东省纪委“直管”的国家环境生态建树利弊
·学术腐败,国家腐败更霍乱
·中国剑指“特别提款权”意欲为何?
·哪来的腐败?哪来的“敌对势力”?
·一元、十元、千亿元!
·【尖峰时论】“中国信心”再上那座巅峰?
·与水争锋岂能不覆?
·焦点时论:房地产撑出中国的天?
·【回眸60年】 中国“话语权”何衰?
·法制国家→法官·律师的法律游戏该怎么玩?
·〖今日评论〗中国盐业既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
·〖今日评论〗“传承中华”就这样吗?
·“中国价格”的游戏该怎样玩?
·象大自然那样制衡自然——黄豆发芽与大国建树
·反击“特保”致中国劳命伤财——评中美贸易战双方要出的王牌及可能实施的全方位对策与行动
·劫匪“执法”:能无法无天?
·独家聚焦:美元何以跌跌不休?
·中国“坚决抑制产能过剩”——北京叫停广东超三峡项目为什么?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阻在哪里?
·什么比毒品、海盗更来财富?
·奥巴马访华之后事……
·【特别聚焦】中国:阳光下的“黑案”
·【独家透视】中国:买美国债还是黄金?
·中国“一揽子货币”之惑?
·COP15:大国中国还找不到门?
·2010及未来中国制造“惊世录”——“中国价格”怎样走出中国?
2010年
·马克思说:100%利润就敢践踏一切
·中国房地产H5N1异变
·中国工信部“两巨败”
·铁矿石全球“变天”?
·庚寅:美中进入乱爱期?
·欧元,不是中国的朋友或敌人?
·时事聚焦:盖特纳的“汇率之剑”要杀谁?
·【时事聚焦】美国悬起“汇率之剑”威吓谁?
·今日评论:中国“话语权”真能翻倍?
·中美关系走过“恋爱期”?
·中美对话短缺实质共识?
·朝鲜大换血,是因为血已坏死
·【极限世论】金融海啸,中元变值箭在弦上
·被“逼上梁山”的中国汇改
·“看空中国”到底空在哪里?
·“财产申报”新规:中共60年磨一把“双刃剑”?
·今日评论:中国官员去美加学什么?
·新局势:中国经济、市场新“变异”
·基于美欧的中国经济“变局”
·人学狗问,中国都需要人才
·新巴塞尔III致——中国金融举世尖峰
·美众议院筹款委员会通过人民币汇率相关法案—人民币汇率之战一触即发
·中国征用个人财产的《突发事件法》到底有什么用
·美欧就人民币汇率等最新战事和可能对策
·G20真能熄灭货币战火?
·2011:中美经济摆出“对打”阵型
·今日美国和中国,到底谁在引领全球市场“货币泛滥”
·中国“三率迸发”抑制通胀?
·巴塞尔Ⅲ让全球穷国很悲哀
·【独立新论】中美“超级大单”该怎么“玩”?
·尖峰评论:李娜们凭什么改变了世界?
·独立评论: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
·巴黎G20开天第一次取得“共识”——人民币国际化等待“天机”
·2011:人民币向东,美元、欧元向西——中国资本欲出击全球?
·全球宽松货币下的中国核聚变
·人民币“国际化”谁来给力?
·纽交所改嫁,美国还是超级大国吗?
·储备货币,全球情势有新变
·中国“特权腐败”三原色……
·中国货币与主要国家相向、冲突……
·中国腐败,让亡国亡党持续发生……
·先锋评论:这是怎样的中国“公正”?
·“官民共治”中国真能成行?
·夏俊峰杀城管案:什么能比阳光还更灿烂?
·独立评论:人民币危机正向中国走来
·轮胎特保再战,中国用鸡蛋砸石头?
·贪官腐败、外逃,中国国病、不治之症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7O年的祭与颂
·中国利率之路更艰难——央行罕见突然加息
·6000万桶储油释放的玄机与灾难
·修改《中国入世议定书》凭中国智慧还不够
·美债后遗症影响世界20年?
·美元贬值,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火火的中国经济,冷冷的中国股市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三周年祭——美欧中货币决策谁更烂?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
·美欧中货币大战谁更烂?
·中央汇金真能“救死扶伤”中国股市?
·“广交会”的中国经济命脉——来自中国“第一窗口”的现场报告
·G20活着还有意义吗?
·中国拨动G20的全球算盘?!
·中国错过美欧危机历史契机?
·楼市垮塌离析 中国鄂尔多斯风暴再起?/
·三年来中国首次下调利率——人民币与美元欧元利率缠斗?
·1917至1991年、1940至2010年——2O世纪:7O年的祭与颂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①TPP的世界与中国
·2011•中国核集束之③中国:90后改变世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纪评论】Google、百度的生死期

    最近看到一组聚焦《百度的敌人们》《Google在中国能打赢百度吗》《百度中国的100度》等文章,刹那便产生一系列思维碰撞、一下子就迸发出《百度无法与Google抗战》的命题。然后,开始分别用Baidu和Google在全球范围内,数网打尽的来搜索有关Baidu和Google的重要论据和论证的资料。到公元丙戌年秋时,其初步搜索结果数据显示为:外因条件是,用绝对同样的词组分别用Baidu和Google引擎进行全球搜索比较,Baidu和Google最少要少10倍的条目结果,差距大的更是多达一半到100倍的差距。更为重要真实的是,所有人所需要的内容想是越多越好,广纳博采,结果却是明明有的东西你根本无法得到、别人却给予了,那又怎样取信于人心?用Baidu和Google分别搜索“陈良宇”为例(这个词不算太冷、也不算非常热):前者有103 000篇,后者则有252 000篇——这就是做为全球最大搜索引擎的Baidu和Google开花的结果(读者可以用同样的词分别进行一下搜索比较,结果就可一清二楚)。

    这也难怪,更多的中国人却“崇洋媚外”使用了Google搜索引擎。

   以上结果,绝无可能是排除了时空隧道和历史现实性的偶然。但我们也当然的应该问一个为什么?做为全球最大、同样是当代根源上商业化的IT搜索引擎工具,Baidu与Google同等服务互联网、最最关键的“搜索结果”却是天壤之别呢?一个是上刀山下火海——无所不包,而另一个却是差一漏百、却只有半瓶子或半斤八两——这怎么可以形成“敌我”竞技的力量,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若是一场竞技比赛,一个八岁的孩童、或是新加坡经济与25岁成人、德国经济怎样进行比赛,这又有什么意义?又有什么可参照之比较而言??

   无论如何,做为我们使用者、都有理由问个究竟所言,做为全球“新经济”与IT业的必然产物,能在当今世界形成Baidu和Google双龙“戏全球”,都有它必然无法阻挡的生态环境和发展环境,也许是《中国制造》让Baidu和Google站到了同一条起跑线上。那么,就让我们一起去看看《百度无法赶上Google们》的原因和事故吧!

   首先、生态环境 人类与地球的存亡与否,全有赖于这种生态环境。自从IT得以应用、普及到今,可能是由于Baidu或Google得天独厚环境的使然,传说中 Baidu必须屏蔽一些网站和特定的中文“名词”,若真是这样那么百度就只有“先天不足”残疾了,还没有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之前,百度就“先天”缺胳膊少褪了,且这种短缺不是黄金万两就可以卖来的,也不是去美国上市或到全球上市就真能够补足的,这种无法摆脱的劣势还可能是自始至终的永远、历史性的与Baidu一起而短缺存在。

   二、国际市场 众所周知,当今世界有60多亿人口,其中使用英文文字最多达30多亿人口,而使用中文语言文字者充其量有16亿多人口,那么Baidu和Google搜索市场瓜分也非常清楚了,Baidu没有任何优势和市场份额可言。这就是说,当站在“竞技场”的同一起跑线之前,Baidu已经输了两个基本点基本重要的环节,若用“竞技”俗语讲就是“身体条件”和“球技”都不如人。

   三、知天命 我们所说的“天命”不是孔孟之道的“天命”或“听天由命”,而是当今中国最时髦的“抓住改革开放的天时地利”——“抓住机遇”,这可能是Baidu唯一救命“稻草”的绝对优势了,因之有人论述说“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Baidu的今天”,这话非常对、但也绝非Baidu一家、一人所独有独享啊,而今中国13亿人口中的每一个人、你我他所有的中国公民(还有相当一些外国人),谁敢说没有沾中国“改革开放”的光、而沐浴着中国改革开放春风而奔小康呢?但现在关键的问题是,Baidu能否沾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光、继续发扬光大?继续再创造奇迹呢?凡成Google是绝无可能享受到美国“改革开放”之契机、是没有“契机”来分一杯美金的利益。

   四、玩游戏 中国近代有一句名言叫:“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但中国互联网如今盛行“流氓网站”(也称“流氓软件”),几乎包括中国或海外上过中国网站的所有网民,不被网络流氓戏弄,就是被网上流氓“强奸”,几乎没有任何网民能幸免,但既是网络发展日新月异——攻、防如此犀利,既是绝大多数网民深恶痛绝、启动了所有全功能的“阻止程序”“拦截程序”,它也要以流氓的本性、在你所要打开的网业之前、毫无顾忌的强行弹跳出,但希望Baidu们能“有则改之,无则加免”,这是所有网民痛恨、鼠目寸光短见的事。不管是任何友人或互联网界,在需要你的时候,要能够找到你,能美好、随心所愿的使用;不需要你的时候,请不要如此多情、来害人害己,贻害世界。“流氓”,尽管你可以在地球上存在,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强人所难、不耻狗屎;实施“流氓网站”、流氓软件者,害人害、终将被人所唾弃!

    五、博弈还在进行 一个是文字语言的全球性障碍,而在一段历史际遇的最好时期,这可能是Baidu和Google都无法面对和解决和实践的事;另一个是被迫屏蔽的障碍,这可能是Baidu和Google在全球范围内、一定历史时期都是绝对回天无力的事。基于此来实践判断:最起码在相当长一段时期《百度无法赶上Google们》!Google们或实施、不实施流氓软件、强奸行为,不照样领跑世界?

   最后,我们还是以案例搜索《南都周刊》②为例:

   Baidu搜索结果为: 918 000篇

   Google搜索结果为:2 240 000篇,这还不够说明一切吗?

   特注:实施Baidu和Google具体信息采集时间是2006年10月1日下午16时—16.30之间。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囿于“版权”与“知识产权”规则,若有任何需要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作者联系。)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