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异国黄昏的歌声]
走向大自然
·心的挣扎 Page4 梦故乡
·心的挣扎 P5过去的人
·心的挣扎 P6 忧虑
·心的挣扎 p7 浮名
·心的挣扎 p8 爱的度量
·心的挣扎 p9 Patriotic 爱国
·心的挣扎 p10 共产党
·心的挣扎 p11orphan孤儿
·心的挣扎 p12 诺贝尔Nobel
·心的挣扎 p13 皱纹Wrinkle
·心的挣扎 p14 人类的痛苦Pain of Human
·心的挣扎 p15 Moon Light
·心的挣扎 p16殉葬人Gone with Communist
·心的挣扎p17 天人永隔
·心的挣扎page 19 Hard to be man 做人难
·心的挣扎P18alone孤独
·心的挣扎page 20Tears 眼泪
·心的挣扎page 21月光下田野
·心的挣扎page 22欢乐的母亲
·心的挣扎page 23人类与神
·心的挣扎page 24诗意
·心的挣扎p25 茫茫天地
·心的挣扎p26 受苦或享受
·P26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
·对於心的挣扎p27 人类的威胁的讨论
·心的挣扎p29双 体繁 殖
·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
·对於心的挣扎p28 我的上帝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2 原子弹与中国
·心的挣扎page 47 智慧, 道德和理性在人类历史中对力量, 竞争和利益的平衡
·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
·心的挣扎page 31 怀念父母parent
·对心的挣扎p30new life新生命的讨论
·心的挣扎page 33真正的家your home
·心的挣扎P34专制无为民主
·心的挣扎page35 为什么 Why?
·心的挣扎p36永恒黑暗great night
·心的挣扎p37人之罪 Sin of Human
·两分法思维是中国思想叶子的茎和枝
·心的挣扎p38人类的官能
·心的挣扎p39爱与恨
·心的挣扎p40文革与人性
·心的挣扎 P41生命的动力
·心的挣扎 P42政治的悲哀
·心的挣扎 P43科学与宗教
·心的挣扎p44 异国的思念
·心的挣扎p45 给中国矿工弟兄
·心的挣扎p46 母亲的母亲
·心的挣扎p47 中国作家
·p50心的挣扎 洋娃娃为谁美
·p48心的挣扎生命和世界
·p51心的挣扎可悲的一代人
·p52心的挣扎 真与假
·p53 心的挣扎 生命无价
·心的挣扎p54 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
·答《谁来结束共产党的统治》评论
·p61 心的挣扎不可超越的界限
·p62 心的挣扎生存, 死亡, 性快感和解脱
·p65心的挣扎 扛起命运
·就扛起命运一文答路三歌君
·秋日驾车高山
·异国黄昏的歌声
·P68生命只属于 现在
·大自然母亲
·电子书 心的挣扎 (一) 晨露集
人的世界
· 大雁
·八一大桥上的黑猫白猫
·沙漠中的清泉
·偷苹果记
·再见了,被官欲官势官斗笼罩的故乡
·旧年陈事
·与中国女子网球冠军开战──童年回忆之一
·无奈最是落红时
·我爱美国━━高速公路惊魂记
·埋在心中三十年的疑问
·美国是个讲理的国家
·送别共产分子
·由两件小事去理解中东民族的困惑
·CRUISE 拾零
·中国人恨战友,同事,家人,叛徒,朋友超过敌人
·网上寻趣- 兼谈我爱不爱国
·共产党的恐造反症和恐法症
·风烛残年话悲哀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2009年元旦献文
·音乐,酒和孤独━━━━━人生最后的驿站
·抓五毛记
·致独评网友的告别话
·母亲走了
·领着三条雪花狗的女人和对美国女性的好奇
·何频老板,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
·读者部分反馈
·季羡林是国学大师还是浪得虚名
·中国的什么让我怀念
·西山的牛马羊鹿和东山的猴子(续一)
·女儿的日本房子(夏威夷归来之三)
·高行健的性描写
·不看美女看孩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异国黄昏的歌声

   
异国黄昏的歌声
我上初中的时候, 每天从衡山路走向学校, 五十年代, 衡山路非常幽静, 早上几乎没有行人, 阳光普照的路上, 总是碰到一个外国老人, 披著一件西服便装,唱著歌大步的从旭阳中走过来, 他的歌声苍凉, 沙哑, 充满了异国的寂寞和忧伤。

   五十年后, 飘零海外, 已经走过曲折的人生, 到了退休的时候, 黄昏时, 常常沿著房区的道路散步。 散步时我常常想起童年时看到的外国老人, 是的, 今天是我流落在万里它乡。

   有一天, 散步时, 我看到远远走过来一个中国老人, 对于初冬的黄昏的寒风,他穿得有些单薄, 上身穿着一件无领的运动衫,下身穿着一条很旧的牛仔裤, 步子蹒跚地向我走过来,在离我不远时, 我听到他好像在唱歌, 那又不象歌, 好像是从生命的孤独中压榨出来的呼喊。

   走到面前时, 他不再唱了,我想给他问个好,在这异国它乡, 我们都是流浪人,可是, 他将头低下去了, 显然不想和我说话。

   走过我, 他又用令人心悸的声音喊著歌走去, 他每走一步, 就向右面倾斜一下,就像中过风一样, 所剩不多的几根头发奇怪地跷了起来, 他的神情让我想到一匹从草原大火中逃生的鹿。

   人生啊, 怎么是这样归宿。


此文于2006年12月1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