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走向大自然
·2.如果 ───苦难中的启示
·3 夜思
·4 用生命歌唱
·5 悼念亡友
·7 眼泪
·一个人的歌
·太阳
·白云
· 我的文字是我思想的奶汁
· 在生命河上漂流
· 黑暗
· 流泪的圣火
·他们不需要再唱歌了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
·如果 ---纪念六四二十周年
· 门缝中露出的小鬼头 -----奥巴马访问中国
·欣赏风景 -----(夏威夷归来之二)
·当那个忧郁深沉的旋律远远响起的时候
·仲夏话炎凉
·学问
·SHARE 一首年轻时深深打动我的苏联歌曲
政论
· 政论 1 六四 中国人民的骄傲
· 政论 2 隔江犹唱后庭花-钓鱼岛咏叹调
· 政论 3 中国政治夜空的明星
· 政论 4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为了法律的尊严——读一个人的网络大追捕有感
·从道德的高峰到全面反叛──下来吧,道德(之一)
·道德与行为在中国的分裂 ──下来吧,道德(之二)
·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反党篇 - 反党还是宰羊
·对“从反党,到民运,到法轮功(上)” 质疑的答复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二) 民运的困境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下)法轮功篇 - 帆翅初张处 山高奈若何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上) 邓小平的神话在六四结束
·游荡在邓小平和毛泽东两座悬崖峭壁之间的中国(下) 走出邓小平和毛泽东的思想崮制
·过了河的猫怎么办?
·中国文人耻辱的历史篇章 - 反右50年祭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上) ━━ 权势和钱财的二奶, 中国文章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中) ━━ 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
·天下文章任人写 (下)━━ 大自然和上帝的公正
·对于 '邓小平的历史贡献' 讨论的答复
·一个伟人嫖过妓, 一个政府就可以道德沦丧吗?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上)
·中国共产党的罪行要不要清算?(下)
·格丘山: 对暴政不宽容就是崇尚暴力━━ 显然的逻辑错误
·奴隶制, 专制制, 民主制的比较
·王千源的启迪
·婊子抓通奸 奴仆大示威
· 人权的绝对性和公平性
· 共产党灭亡与中国民主分娩的阵痛
·大地的愤怒和警示
· 盛产魔鬼与天使的地方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上)
·为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正名 (中)
·胡锦涛, 你胆敢向人们的良心挑战
· 杨佳有没有可能不死
·总书记, 熊掌和英特纳雄耐尔不能兼得!
· 让杨佳体面的离开世界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上)
·奥运—一个刺刀铁丝网围绕起来的中国富人梦(中)
· 给杨佳公道和杨佳对中国的意义
·为什么这块土地只长一种草?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上)
· 杨佳死刑敲响中共灭亡的丧钟(中)
·由汉人不以卵击石而想起的
· 胡乔木,《 沁园春.雪》, 与毛泽东
·为暴力辩护
·胡锦涛选择了与良心, 与民意死拼
·人到无耻不知羞━被王希哲称为恶势力的格丘山给他的忠告
·网络风云- 多维跟贴欣赏和点评
·主宰歷史的永遠不是玩弄文字的文人
·政治家与自由思想人士的区别━兼论达赖喇嘛的政治诉求
·被暴力绑票的HOSTAGE应该怎么办?
·读“刘天舒:我们的追求不是在独裁制度中寻找一个“好”独裁者 ”的几点感想
·章诒和错在哪里?
·论全民犯罪的历史责任和良心忏悔问题
·再为六四平反辩证
·良心与权力的战斗
·狼羊共圈展望
·论中国不可能变成二个也不可能独立
·论海外民运
·趣谈中国人全部进入大康时的政治诉求
·毛派(极左派)与极右派是一对孪生兄弟
·纪念林希翎逝世
·流亡作家
·长城,柏林墙,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
·中共在为中国民主准备领袖---闻刘晓波判刑有感
·为什么谷歌与中国政府的矛盾是无法调和的?
·以坦荡的心胸去理解刘晓波道路
·关于高智晟生殖器有没有没被牙签戳的争论之我见
·我的变化(给施化的信)
·一场力量和智慧悬殊的较量
·告别刘晓波先生
·藏在方舟子悲剧后面的实质和民族精神
·中美大战(爆笑,涕零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谈到民运必然令人想起中国民运之父, 王炳章。
   1982年6月, 王炳章接受博士学位时, 踌躇满志地写下了
   

    当年谪医通天河,晒经石旁诵《离》歌。
    如今偿愿闯西域,自古难阻向东波。
    拿个博士区区志,卧薪三载为报国。
    蛟龙归海腾巨浪,莫丧经书剩传说。
   
   他说;
   “我对治病救人,施行人道的医学仍有无限的依恋。待祖国满园春色之时,请允许我重返医坛。”
   
   王炳章显然将这个使祖国满园春色的使命的艰难低估了,
   24年过去了, 王炳章不但没有象他愿望的实现祖国满园春色, 重返医坛, 而是连自己的人也输出去了, 被关在中国的铁牢中了结残生, 更悲惨的是目前他是好是坏, 谁也说不清楚;
   
   有人说:
   
   “王炳章博士目前身体状况极差且有生命危险!”;
   
   “王炳章病情十分严重,两度中风,心慌呕吐,肢体间歇发麻,而且患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
   
   “他头发全白、明显消瘦、背也驼了。”;
   
   而另一部分人说:
   
   “ 王炳章的身体状况比当年落狱的刘念春、魏京生、杨周、王丹要好多了,享受副部长级待遇,根本不需要保外就医。刘泰的谎言也许能骗得外国友人的同情,但是却瞒不过我们民运人士的眼睛。”;
   
   “ 我们强烈反对北京当局释放民运罪人王炳章!”。
   
    写到这里, 我们怎能不感叹共产党之利害, 一个堂堂的医学博士, 一沾上救国, 不但落得陷身囹圄,而且连人的实际情形, 都弄得扑朔迷离, 众说纷纭, 这与一个个海外文人堕入大跃进到底饿死了多少人的世界难题中, 为一个没死到死了五千万吵得剑拔弩张一样令人伤心鼻酸。多少中国的事情由于共产党实行愚民政策和新闻封锁而永远弄不清楚,这使中国的政治研究永远无法进入题目, 而沦陷在事情的真相的吵闹中无法自拔。
   
   更可怕的是王博士不但历此惨境, 如果他就此死了,还会落个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请看
   
   “民联组织内部陷入了内斗。1989年1月底,王炳章因种种违纪营私行为而被罢免了民联常委和委员的职务。王炳章不服,立即将《中国之春》杂志账号上的78000多美元提取一空”;
   
   “王炳章贪污民运的钱开超级市场”;
   
   “王炳章来演讲时,根本没什么人去听。他本来是想来募捐的,结果,一块钱也没弄到。”;
   
   “王炳章上面讲,下面的留学生就嘘他,还有人干脆冲上台去抢话筒,和他辩论。最后,双方人马几乎要大打出手了,据说其场面之激烈壮观如同文革时两家造反派之间的文攻武卫。”
   
   “王炳章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即与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建立联系,接受其资助,为其搜集、窃取、提供国家秘密。”
   
   
    王炳章成了一个演讲无人听, 险些被人揍的, 喜欢内斗的, 经常贪污民运钱的台湾间谍, 且不去辩证这些话的真伪, 就从这些内容足以想象, 弃医从政, 梦想实现祖国满园春色的的王炳章的生活是怎样被猥呷的事情包围著和小人的唾沫淹没著, 仅仅对付这些事情和唾沫就足以使他精疲力竭了,那里还有余力去与共产党战斗呢?
   
   可伶的王炳章博士啊!
   
    一个胸怀大志的想实现祖国满园春色的博士, 在内斗,贪污,和间谍的种种罪名中挣扎了二十年, 最后莫名其妙地不远万里, 从加拿大糊里糊涂地跑到了中国共产党的监狱中, 这就是王炳章博士的救国经历,写到这里, 我不仅仅为 王炳章的命运深深地悲哀,更为我的国家和民族悲哀,这个自古以来就对著统治术, 政治斗争术, 诡计术有著强烈爱好的民族啊!
   
   王炳章的命运并不是个人的, 它其实就是中国民运命运的缩影, 几十年来反党的民运人士不但没有出招之力, 而是一个个陷在保卫自己的清白的纠缠中苦苦挣扎, 痛苦呻吟。
   
   请看
   
   
   彭明假钞票事件;
   王希哲大闹国会;
   魏京生与所有中国流亡政治异议人士闹翻;
   阮铭搞台独;
   王丹同性恋淫乱、
   吾尔开希夜总会泡三陪、
   倪育贤招妓、
   薛伟张菁通奸、
   胡平虐打前妻致残,
   柴玲信用欺诈、
   刘青私吞公款等等,
   
   还有
   
   阎庆新用五万美金堵住了魏京生的嘴;
   张琦腐蚀中央情报局的资深情报员吴弘达;
   钱色成功拉拢了FBI 的线人杨海平;
   十万美元收买了卢四清;
   一座旧别墅收买了李洪宽;
   正用费用大肆收买汪珉;
   肉体和金钱捆住叶宁和连胜德等等;
   
   
   好像所有道德沦落的中国人,都自动聚集到民运中内斗,聚财, 玩美女来了。 如果这样, 只有一种可能, 民运一定象中国官场一样, 是个美女如云, 钱财如山的大宝地, 这显然不符合事实, 到民运发财, 玩美女,内斗实在是选错地方, 民运是一个比清水衙门还清水的地方, 它的全部经济来源要靠同情者赐予, 这么一个穷地方, 美女要是肯来, 一定是有特殊目的的美女。
   
   从逻辑上说, 来到民运的人, 最起码当初都应是有救国理想的热血人, 到了这个靠募捐生存的地方, 多少是有牺牲经济利益的精神准备的,如果是这样, 那么这些网上列罗的种种道德伤疤都是空穴来风吗? 针对每一个人的帐单, 去辩证真伪, 只会被缠到人鬼变幻的迷魂阵中, 愈辩愈胡涂。
   
   我们想知道的是民运分子是否道德比一般人低下,更难以抵挡权, 财, 色的诱惑? 民运分子是否能力微薄, 使海外的民运日趋凋落?
   
   
   正是
   
   出师未成身已亡
   长使英雄泪满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