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走向大自然
[主页]->[人生感怀]->[走向大自然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走向大自然
·在暴风雨的夜里 - 离开北京
·在暴风雨的夜里 (三) 被逼到绝路的男子汉-范世春
·在暴风雨夜里-解放军特级战斗英雄赵风山
·在暴风雨的夜里 – 时代的弄潮儿陆福成
·在暴风雨的夜里——被性欲搞得不知所措的王胖子
·漫长夜路的萤火和夜空远处的星星
·在暴风雨的夜里—永久的歉疚
·农场记忆断片--北大荒的女儿
·渴求苏联爱情的刘淑珍
·在暴风雨的夜里 -最后的秀才姜明道
·在暴风雨的夜里—从农场回家
·格丘山: 拔一草何助地荒?
·格丘山: 这哪里是狗,分明已经是羊(:)
·格丘山: 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格丘山: 大乱预兆
·格丘山:给温家宝送别
·格丘山: 莫言得奖是被诺贝尔选上的, 还是被中国政府选上的?
·格丘山:反对机械教条僵尸唯物主义(:)
·格丘山: 金三正在考虑用原子弹炸哪一个王八蛋?(:)
·格丘山:我对傅萍事件看法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格丘山 :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强烈要求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对文学院进行调查)
· 格丘山 :论审簿的公平与不公平
·格丘山: 戏说审薄案
·格丘山: 中国农民的苦难史诗──玫瑰坝
·格丘山 "看世界闹剧:中国公审薄熙来"
·格丘山 :声音大战
·格丘山 "爬山与远眺"
·格丘山: 具往矣 数卑鄙人物还看今朝(:)
· 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在暴风雨的夜里”出版
·格丘山 :悼李大勇
·格丘山:一个对中共统治非常忠恳的谏言
·格丘山:六四后中国经济为什么高速发展是对中国学者的挑战
·游子吟: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格丘山 : 林彪与他对中国的贡献
·周永康的伯乐
·重发:周永康的伯乐
·习近平能不能流芳百世?
·周萍-------记念一位可爱的女性
·PRETTY 少女与我
·快乐的精灵---小何
·我与邵艾---- 每个人看出去的人生都是不同的
·上帝存在的一个间接证据
·高处不胜寒
·席近平将中国带向太阳中心 (上)
·乘着象棋的记忆漫游人生(一)
·我的中国观 -- 《我的人生》出版前言
·章子怡被指陪薄熙来上床? 告诽谤败诉
·纪念文化革命五十年, 全文发表--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一)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二) 初见
·斗争会和丘德功的首次脱险
·( 三 ) 招祸
·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1毛泽东的第一次不讲理
·5.2 毛泽东造反和丘德功变成了毛泽东的战友
·五 文化革命与丘德功之死 : 5.3 毛泽东的再次背叛和丘德功之死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六) 谁是凶手
·格丘山下永眠着丘德功 (七) 天判
·纪念吴宏达
·test 毛泽东时代-- 恐惧, 欲望与狂热的交响曲
·吃的人生 (一, 二, 三)
·格丘山:有感 芦笛 重现驴鸣镇
·一场悲壮的大战---美国2016年大选
·鲍勃·迪伦的詩
·电影“归来”有感
·爱国未必都是好人, 汉奸未必都是坏人
· 活着,就是一种挣扎
·历史正在演出精彩的一幕!
· 台湾啊 台湾!
·小论川普 与希拉里的区别
·为什么刘亚洲会触礁?
·再说被老虎咬死者怎么不对, 我还是同情他
·此时无声胜有声---民主体制的庄严时刻
·农场记忆断片—鲍有光的幽默
·医生张崇
·谈谈我对516的感觉
·自由思想人,中国体制外写作人格丘山的呕心沥血之作
·趣谈美国华人媒体
·我为什么支持川普
·在我被定成反动学生的那些日子里的回忆
·普京对中国的误解
·残酷的世界和中国现实
·叫我们怎么在网上抓特务?
·美国正变成专制国家中共的乐园
·独评上的徐老和陈老
·中国造法律和中国造审案
·蔡英文有一只妙棋
·我对郭文贵的期望和等待
·人类的缺陷
·可怜的刘晓波啊, 生在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国家
·刘晓波死的悲剧意义远胜于歌功颂德
·刘晓波的死告诉了我们什么?
·我要是刘霞会这么选择余生
·啊! 朝鲜, 中国, 美国! (上)
·我在等待一个不能等到的期望
·从“郭文贵收到法院传票 保镖回国投诚” 谈自由社会美国的不足
·独评自由言论精神荡然无存, 我支持胡平的讲话 !
·随便谈谈台湾怎么对付大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从反党, 到 民运, 到法轮功  (中)民运篇  (一) 从救国变到救己

   
   谈到民运必然令人想起中国民运之父, 王炳章。
   1982年6月, 王炳章接受博士学位时, 踌躇满志地写下了
   

    当年谪医通天河,晒经石旁诵《离》歌。
    如今偿愿闯西域,自古难阻向东波。
    拿个博士区区志,卧薪三载为报国。
    蛟龙归海腾巨浪,莫丧经书剩传说。
   
   他说;
   “我对治病救人,施行人道的医学仍有无限的依恋。待祖国满园春色之时,请允许我重返医坛。”
   
   王炳章显然将这个使祖国满园春色的使命的艰难低估了,
   24年过去了, 王炳章不但没有象他愿望的实现祖国满园春色, 重返医坛, 而是连自己的人也输出去了, 被关在中国的铁牢中了结残生, 更悲惨的是目前他是好是坏, 谁也说不清楚;
   
   有人说:
   
   “王炳章博士目前身体状况极差且有生命危险!”;
   
   “王炳章病情十分严重,两度中风,心慌呕吐,肢体间歇发麻,而且患有严重的心理障碍” ;
   
   “他头发全白、明显消瘦、背也驼了。”;
   
   而另一部分人说:
   
   “ 王炳章的身体状况比当年落狱的刘念春、魏京生、杨周、王丹要好多了,享受副部长级待遇,根本不需要保外就医。刘泰的谎言也许能骗得外国友人的同情,但是却瞒不过我们民运人士的眼睛。”;
   
   “ 我们强烈反对北京当局释放民运罪人王炳章!”。
   
    写到这里, 我们怎能不感叹共产党之利害, 一个堂堂的医学博士, 一沾上救国, 不但落得陷身囹圄,而且连人的实际情形, 都弄得扑朔迷离, 众说纷纭, 这与一个个海外文人堕入大跃进到底饿死了多少人的世界难题中, 为一个没死到死了五千万吵得剑拔弩张一样令人伤心鼻酸。多少中国的事情由于共产党实行愚民政策和新闻封锁而永远弄不清楚,这使中国的政治研究永远无法进入题目, 而沦陷在事情的真相的吵闹中无法自拔。
   
   更可怕的是王博士不但历此惨境, 如果他就此死了,还会落个身败名裂,遗臭万年。 请看
   
   “民联组织内部陷入了内斗。1989年1月底,王炳章因种种违纪营私行为而被罢免了民联常委和委员的职务。王炳章不服,立即将《中国之春》杂志账号上的78000多美元提取一空”;
   
   “王炳章贪污民运的钱开超级市场”;
   
   “王炳章来演讲时,根本没什么人去听。他本来是想来募捐的,结果,一块钱也没弄到。”;
   
   “王炳章上面讲,下面的留学生就嘘他,还有人干脆冲上台去抢话筒,和他辩论。最后,双方人马几乎要大打出手了,据说其场面之激烈壮观如同文革时两家造反派之间的文攻武卫。”
   
   “王炳章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即与台湾间谍情报机关建立联系,接受其资助,为其搜集、窃取、提供国家秘密。”
   
   
    王炳章成了一个演讲无人听, 险些被人揍的, 喜欢内斗的, 经常贪污民运钱的台湾间谍, 且不去辩证这些话的真伪, 就从这些内容足以想象, 弃医从政, 梦想实现祖国满园春色的的王炳章的生活是怎样被猥呷的事情包围著和小人的唾沫淹没著, 仅仅对付这些事情和唾沫就足以使他精疲力竭了,那里还有余力去与共产党战斗呢?
   
   可伶的王炳章博士啊!
   
    一个胸怀大志的想实现祖国满园春色的博士, 在内斗,贪污,和间谍的种种罪名中挣扎了二十年, 最后莫名其妙地不远万里, 从加拿大糊里糊涂地跑到了中国共产党的监狱中, 这就是王炳章博士的救国经历,写到这里, 我不仅仅为 王炳章的命运深深地悲哀,更为我的国家和民族悲哀,这个自古以来就对著统治术, 政治斗争术, 诡计术有著强烈爱好的民族啊!
   
   王炳章的命运并不是个人的, 它其实就是中国民运命运的缩影, 几十年来反党的民运人士不但没有出招之力, 而是一个个陷在保卫自己的清白的纠缠中苦苦挣扎, 痛苦呻吟。
   
   请看
   
   
   彭明假钞票事件;
   王希哲大闹国会;
   魏京生与所有中国流亡政治异议人士闹翻;
   阮铭搞台独;
   王丹同性恋淫乱、
   吾尔开希夜总会泡三陪、
   倪育贤招妓、
   薛伟张菁通奸、
   胡平虐打前妻致残,
   柴玲信用欺诈、
   刘青私吞公款等等,
   
   还有
   
   阎庆新用五万美金堵住了魏京生的嘴;
   张琦腐蚀中央情报局的资深情报员吴弘达;
   钱色成功拉拢了FBI 的线人杨海平;
   十万美元收买了卢四清;
   一座旧别墅收买了李洪宽;
   正用费用大肆收买汪珉;
   肉体和金钱捆住叶宁和连胜德等等;
   
   
   好像所有道德沦落的中国人,都自动聚集到民运中内斗,聚财, 玩美女来了。 如果这样, 只有一种可能, 民运一定象中国官场一样, 是个美女如云, 钱财如山的大宝地, 这显然不符合事实, 到民运发财, 玩美女,内斗实在是选错地方, 民运是一个比清水衙门还清水的地方, 它的全部经济来源要靠同情者赐予, 这么一个穷地方, 美女要是肯来, 一定是有特殊目的的美女。
   
   从逻辑上说, 来到民运的人, 最起码当初都应是有救国理想的热血人, 到了这个靠募捐生存的地方, 多少是有牺牲经济利益的精神准备的,如果是这样, 那么这些网上列罗的种种道德伤疤都是空穴来风吗? 针对每一个人的帐单, 去辩证真伪, 只会被缠到人鬼变幻的迷魂阵中, 愈辩愈胡涂。
   
   我们想知道的是民运分子是否道德比一般人低下,更难以抵挡权, 财, 色的诱惑? 民运分子是否能力微薄, 使海外的民运日趋凋落?
   
   
   正是
   
   出师未成身已亡
   长使英雄泪满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