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给妈妈的信
[主页]->[人生感怀]->[给妈妈的信]->[2006年7月17日 想象中的看守所]
给妈妈的信
·大姨——明信片2008年10月3日
·六十年代——明信片2008年10月2日
·医生的甘苦谈——明信片2008年10月30日
·集市——明信片2008年10月29日
·双胞胎——明信片2008年10月25日
·二八凤凰车——明信片2008年10月24日
·我的月牙泉——明信片2008年10月21日
·梦见了您——明信片2008年10月17日
·超限——明信片2008年10月15日
·亮眼睛——明信片2008年10月13日
·做面包——明信片2008年10月12日
·关于写书的构想——明信片2008年10月11日
·“科班出身”和“野路子”——明信片2008年10月10日
·我看开幕式(上)
·出世与入世
·看海
·圣诞音乐会
·点燃圣火的生日(三):在路上
·点燃圣火的生日(二):在海上
·点燃圣火的生日(一):序
·又逢APEC(八):难忘的采访
·又逢APEC(七):陆克文、游行集会及特务
·又逢APEC(六):对中国来说很有意义的一天
·又逢APEC(五):初见王晓丹
·又逢APEC(四):风平浪静的悉尼
·又逢APEC(三)盛宴背后的罪恶
·又逢APEC(二):那场丢脸的晚宴
·又逢APEC(一):那年差点当了志愿者
·来自拉脱维亚的出租车司机
·擦亮蒙尘的东方之珠
·王涟印象(下)
·王涟印象(上)
·不靠谱的狱警
·生死之线(下)
·生死之线(中)
·生死之线(上)
·母亲节的礼物
·您的第一封来信
·揭开皇帝新装的律师
·诉江案新闻发布会
·2月12日的审判——特务篇
·2月12日的审判——律师篇
·2月12日的审判——证人篇
·2月12日的审判——庭审人员篇
·2月12日的审判——爸爸篇
·2月12日的审判——妈妈篇
·一封外交部的来信
·魔鬼和天使(下)
·魔鬼和天使(上)
·小姑娘谢焱和她的妈妈
·澳洲报社的编辑们 (三)
·澳洲报社的编辑们(二)
·澳洲报社的编辑们(一)
·时代的英雄
·Steven终于退了
·失败的人权对话
·又到月圆时
·成为外国公民的悲哀
·和检察院通话
·澳门之行
·跳機事件電影版
·横幅风波
·祝您生日快乐
·小邝的故事
·请你相信
·誰是最可悲的人
·糊塗帳
·雨中的小黑點
·电车上的老上海
·会见香港议员
·新加坡事件思考
·七年
·没有历史的家庭
·想象中的看守所
·吕伯伯和三退
·游行
·想念黄浦江
·绝食感言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6年7月17日 想象中的看守所

   
2006年7月17日 想象中的看守所

   妈妈:
   您好!下了雨后,香港今天凉爽多了。火车上的液晶电视里预报天气时,我留心着上海的气温:34°C。
   50多天前,您刚被拘留时,我发了疯似的往上海打电话想知道您的情况。抓捕您的浦兴路派出所说现在他们不管审理,所以不知道情况;审讯您的浦东新区公安局总机每次把我转到一个无人接听的空号,在我询问时回答:「没人接我们也没办法」;关押您的浦东新区看守所表示不接受查询。每个人都义正词严,只有我抱着电话很绝望。于是我开始整天在网上搜寻关于那些地方的所有信息,结果找到一篇很有意思的广播稿。
   那是浦东新区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去浦东新区看守所实地采访后写的。稿中说,那里的食堂「饭菜飘香」,宿舍「宽敞明亮」,关押人员「安祥地干着活」。其中一个还对记者说:「真的!这里的警察真的不打人。」根据经验,这种新闻中写出来的好话未必真实,没写的好事肯定不存在,坏事则可以根据蛛丝马迹推理。于是我得出结论:这个看守所肯定在强迫你们劳动,很可能用打人之外的方式逼供;食堂的饭菜未必没有变质,宿舍也未必不狭小拥挤,而空调,是肯定没有的。进一步想下去:为了不影响劳动进度,审讯人员很可能经常夜间提审。这样既能确保看守所的经济效益,又合理地剥夺了你们的睡眠时间,没有打人而「文明」地折磨了人。可是做这些简单的劳动能给看守所挣多少钱呢?所以还要你们每个月交几百元的食宿费用(这一点可不是我想象出来的)。

   (亲爱的国安人员啊,请不要因此就去删那篇广播稿吧!记者已经尽力粉饰了,是我养成了正话反着听的习惯。长期的造假宣传,造就了多少此中高手!)
   
   34°C。我眼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一间窗子很少很高因而更加闷热的大房子里(就像夏天的体育馆),您和许多人一起双手不停地干着活,衣衫已经湿透。半夜的提审使您疲惫虚弱到了极点,眼睛也酸胀不堪,不知不觉手中慢了下来。于是遭到一顿呵斥:「曾爱华,你在干甚么!」
   另一幅画面是这样的:简陋的医务室里,病床上只有凉席,您被手脚绑在床上,胃管从鼻子里插进去。一天几次,管教来教训你:「你以为这样我们就会放了你吗?你犯了国家的法,绝食又有甚么用!」或者和颜悦色的:「你这是何苦呢!没有人会知道你在这里绝食。你女儿到现在连信都没来一封,丈夫也没给你请律师。」您挣扎着想说话,但被胃管刺激得一阵恶心,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从正值冬季的干燥的澳洲一下子来到湿热的夏天的香港,我好几天都不能适应这让人整天出汗的天气。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又每每在地铁上因为温度宜人而睡得东倒西歪,一睁眼瞧见旁人怜悯的目光。连蚊子都欺生,所咬之处留下分币大小的皮下出血印,外加一个晶亮的水包。几天下来,四肢尽肿。然而,妈妈,这一切好象把我和您拉近了。在澳洲我怎么能体会到高温的苦处呢?那个看守所地处荒郊野外,又是新建的,少不了有野外的毒蚊子。不到香港我又怎么会知道蚊子的厉害呢?如果,我在这里吃的苦能减轻您一点点的承受,那就让它们全都来吧!
   下午在中联办静坐结束回家,我在一家药店里逗留了很久,细细比较着各类防蚊用品,买下几种,准备回家试用比较后给您寄去。但愿您能收到。更愿当寄到的时候,您已经回家。
   
   女儿
   慕涵 上
   7月17日
   
   (陈慕涵,澳大利亚永久居民,中医硕士,卫生信息学硕士。2006年5月她母亲香港居民曾爱华因“印刷和传播法轮功资料”遭上海警方拘留,关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6月底正式逮捕。事发后,陈慕涵多方呼吁营救。7月9日她来到香港,7月12日到13日在香港中联办对面绝食,此后几乎每天在那里静坐呼吁营救母亲。7月13日起公开每日给母亲写的信。8月23日,曾爱华的案件由公安局递交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10月8日,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把案子退回浦东新区公安局,要求补充侦察。)

此文于2006年10月2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