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方家华
[主页]->[百家争鸣]->[方家华]->[侠 与 儒]
方家华
·重张人类正义
·走向政治专业化
·政治与个人生命
·山雨欲来风满楼
·从大冶事件看中国地方意识的兴起
·对中国人有启示的两个日子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谁来保护大陆果农的权益
·中共“少壮派军人”的崛起
·全球范围的反恐动员
·末 日 恐 怖
·民族认同还是宪政认同
·坚决捍卫张林的言论自由权利
·媒体的起义
·“汉奸别墅”与“毛泽东纪念堂”
·谁在为“邻居”的事担心
·不忘历史与遗忘历史
·“宪政一中”:两岸政治的第三条道路
·必须捍卫台湾宪政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历史之罪与未来之忧
·舆论高地—祝《民主通讯》与《民主论坛》两刊合一
·杨天水先生蒙难事件的持续抗议
·新一年的中国民运、宪运—兼对许万平先生遭重判的呼吁、抗议、思考
·保卫旗帜—对高智晟律师人身安全的政治关注
·寄语《中国邮递》
·中国未来的“世纪之审”
·中国律师行动坚决支持中国维权律师呼吁成立 —“汕尾枪杀村民事件民间调查委员会”
·内外有别的中国司法——中共对待中国异见人士的手段与心态
·“驱张运动”与 “广东自治”——告别北京(之2)
·红色恐怖——向袁伟时教授和李大同先生致敬
·方家华小档案
·民进党没有败
·贵州首次人权常识问卷调查活动
·中国新闻媒体的人权保障 ──浙江《台州晚报》副总编被交警队长率众“问罪”
·“神六”事件与中国宪政 ──警惕中国又一波狂热民族主义
·朝鲜国大赦感动了我
·终结中国一党政治的契机 ──三评《反分裂国家法》
·稚嫩的台湾民主政治 ──谈李敖《陈水扁勇敢吗?》及其他
·主权、人权、党权 ──再评《反分裂国家法》
·坚决制止《反分裂国家法(草案)》
·中共遭遇“退党潮”
·民族情感与民主政治──台海问题新观念
·“六.四”事件与中国宪政──“六.四”十五周年纪念
·网络选举:一个改朝换代级别的政治想像
·这也是一场战争作者
·政变文化——格鲁吉亚政变随感原《啓蒙社》
·中国宪政视野中的" 贵州人权研讨会 "
·步步为营、趁热打铁——贵阳夜市维权案能否生出一个民间自助组织
·酷刑 酷吏 酷政
·大 国 狂
·力挺潘基文先生当选联合国秘书长
·侠 与 儒
·侠 与 儒
·中国“热”
·中国会改变国旗吗
·共同记忆“9.11”
·政治承认和政治存在
·当心,中国的中产阶级
·“官越大信用越高”?
·签名活动的力量
·力挺潘基文先生当选联合国秘书长
·法兰西的礼物
·共同耕耘《民主论坛》
·弱国文化心态
·弱国文化心态
·弱国文化心态
·“高”字大旗___欢呼高智晟出狱
·两个暴君遗言的比较
·让自由与人权成为中国的一般思想
·政治虚无主义
·关注苦难
·评《民主是个好东西》
·评《民主是个好东西》
·评《民主是个好东西》
·开放民运及其朋友
·专制的邪恶
·专制的邪恶
·最优秀的人们
·从彭水县秦中飞案看中共权力私有制
·中共恐惧网络
·政治中的工艺观念
·政治中的工艺观念
·中国民主运动的波浪式前行
·政 治 后 遗 症
·推进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前沿
·推进中国民主宪政运动前沿
·物价疯长:中国社会动荡与革命的前兆
·密切关注中国的东北、西北农民土地革命
·做什么样的中国人
·维权与革命
·关注苦难与讲述苦难
·呼吁社会全力营救胡佳
·中共官员日常生活中的霸道
·中国的诽谤罪与中国政治
·感谢关心
·关于贵州“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签名的声明
·中国呼唤民间社会组织
·祝贺贵州响应“世界人权年”活动
·中国冰冻
·中国冰冻灾害与中共首领的政治情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侠 与 儒

   
   方家华、
   
   司马迁在《游侠列传》中,开篇就引用了韩非的“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接着又以儒家的“其言必行,其行必果”肯定了侠的品格。侠与儒都是中国文化的结晶。
   

   韩非谄媚于暴秦,韩非的智慧依附于暴秦,并与暴秦的“焚书坑儒”同为中国的耻辱和惨痛,臭名昭著,遗臭万年。在中国,除了毛泽东和中共,不会再有哪个政权再会去学习和复兴了。历史也不会提供其复兴条件了。韩非的话语,道出了一个残暴政权最为恐惧的思想力量和行动力量 ,同时,也道出了侠与儒的内在亲缘,这就是,关心现实和担当社会道义的精神品质。没有想到,中国传统文化的这个精神品质,几千年后还会为驱除中共暴政派上用场。“以人弘道,非道弘人”,“ 以道抗位”,“其言必行,其行必果”,这是整个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文化财富,与其他民族的同类文化异工同曲,表达不一样,关心现实和担当社会道义的精神品质是相同和相通的,根本不是中国历朝历代的俗儒、迂儒、腐儒、伪儒,酸儒们一相情愿的咬文嚼字。
   
   儒所乱之法,是残暴之法;侠所犯之禁,是虎狼之禁。
   
   东海一枭《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警告什么?
   
   “警告”不是对历史警告,不是对天外来客警告,不是对关心中华民族的振兴,关心中国的人成为人的真儒挚儒警告,而是对俗儒、迂儒、腐儒、伪儒,酸儒的警告。东海一枭已经在《警告》一文中指出了其犬儒行为事实和话语事实,并附《华夏复兴论坛》的《郑重声明》:“本论坛以弘扬儒教、复兴华夏文化为宗旨,坚持以道抗位的原则,但是,不发叛臣贼子之言,不做乱臣贼子之行。政党、政府有错误,自当指出,但是,不以攻击政党、政府为能事。再者,本论坛不主张以西方舶来之民主、自由之类的词语为理想,而以王道、仁政、大同为理想,反对全盘西化,反对以西方标准来评判华夏文化。东海一枭先生之文,虽淋漓痛快,但是,与本论宗旨相背离;所发文章,多首发于民运之刊物。在下曾几次用短信或诗歌加以劝告,但东海先生仍然如此。为了使华夏不至于混乱,为了使此儒学阵地不至于倾覆,特此发出警告,并将此帖单帖,屏蔽。若今后的文章中在出现违背《宪法》的言论和‘首发于某民运杂志’的广告言辞,将对该ID加以封锁。”
   
   《华夏复兴论坛》的《郑重声明》中“乱臣贼子”所指什么?“西方舶来之民主、自由之类的词语”又指什么?
   
   我们来看“西方舶来之民主、自由之类的词语”指的中国公共话语空间的现实。从方法上,我们可以把“公共话语空间”抽象出来,和中国的毛共时期作一个比较。从一些人的自传和有关历史文献及文学作品,及当时的历史照片,我们看到的是中共残酷的思想控制和政治迫害,看到的是整个十亿人只有马,列,毛意识形态,只有马,列,毛话语,哪里有什么儒家话语和自由主义话语。看到的是中共一个又一个的“反右”,“文化大革命”,“文字狱”,“焚书坑儒”,“批孔反儒”运动。中共残酷的思想控制和政治控制对中国整个十亿人来讲,外,没有公共话语的民主空间,内,抑制了自由思考和思考自由。十亿中国人没有了自由价
   值的选择,没有了选择自由价值的意识。没有了人应当作为人的要求和意识,人成了工具,达到了中共极权控制和奴役十亿中国人的意图。中共高压下的中国万马齐喑的当年的残酷现实,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没能幸免,粱漱溟,熊十力等中国当代名儒也没能幸免,哪里会有什么《华夏复兴论坛》?从这个意义上说,《华夏复兴论坛》的一些腐儒、伪儒们是“好了伤疤忘了痛”。
   
   我们再来看《华夏复兴论坛》的《郑重声明》中“乱臣贼子”所指什么。
   如果说《华夏复兴论坛》作为一种公共声音和话语在中国出现,得益于今天中共对思想控制的相对宽松和容忍,我们就要问,这个相对宽松和容忍是怎么得来的?是中共集团的良心发现?是中共集团控制下的中国社会“自生自发”生长出来的?
   
   在中共集团控制下的中国,和人类历史上的任何极权国家一样,任何一个门类的文化都不可能会成为纯粹的文化。中共当年的“破四旧”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疯狂破坏,就连中国的“清明”“七夕”等传统节日也成为扫荡的对象。就是人类的科学技术文化,也被定性为“封,资,修”以予清除,“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更不要说人文文化。
   
   中国今天相对宽松的公共话语空间,相对宽松的思想,言论环境,撇开今天联网络的技术因素外,就是中国的“乱臣贼子”们和全中国广大民众用鲜血和生命抗争得来的,“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乱臣贼子” 也可能是指中国体制内,可是,中国体制内达到“乱臣贼子”级别的,也只有林彪,“四人帮”辈。别说该辈已经作古,就是该辈仍在当道,仍在祸国殃民,以这些腐儒、伪儒们的思想识见和人格修为,敢于“以人弘道”,“ 以道抗位”,“从道不从君”?今天,中共集团对中国民众的祸害,比毛泽东,林彪,“四人帮” 辈有什么根本差异?
   
   《华夏复兴论坛》刊发《郑重声明》的伪儒犬儒们,说大一点,是走样、辱没了儒家的精神品质,是思想作秀,看不见中国礼崩乐坏的根本原因是几代中共恶政的结果;说小一点,是个人品格问题,对于中国的“乱臣贼子”们和全中国广大民众用鲜血和生命抗争是以怨报德,是“吃水忘掉掘井人”。就这点说,伪儒犬儒们赶不上中共的书记和党员们。中共的书记和党员们能够据中国为己有,能够肆无忌惮买官卖官,贪污腐败,肆无忌惮地以发展为名毁灭中国的生态环境和资源,区区一个村长、村书记,乡长、乡书记,竟然能够到澳门掷几千万豪赌。如果没有毛泽东和中共,他们几辈子能有这种造化吗?他们不是依靠勤劳和经营获得财富,而是依靠权力卖官卖土地发财的,辛苦挣来的钱是舍不得如此豪赌。他们是“吃水不忘掘井人”。
   
   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以中国的生态环境和资源的毁灭为代价的,是以中国民众的赤贫为代价的。中国经济发展的真正获益者是中共的各个级别、大大小小的书记们。
   
   不过,更应该警告的是,中共必须立即停止以中国的生态环境和资源的毁灭为代价的种种疯狂发展经济的行为,不然,是要遭报应的。
   
   中国是礼崩乐坏,道德颓丧,无外患、有内患。中国需要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需要政治权威。中国需要传统思想的面对中国现实的创造性转化。中国需要转化后的传统思想和西方尊重人的尊严和价值的社会文化,需要从根本上抑制权力、保护权利的宪政。
   但是,任何思想建设和制度建设、文化建设,都离不开个人的担当和行动。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侠与儒的精神品质。在中国,思想与思想之间的对话,当然应该需要一定的对话
   规则。但是,在中国,任何思想与中国的政治现实之间的对话环境才是大规则,国民党民国期间,还有自由主义者们与吴宓们《学衡》的宽松的思想对话环境,今天的中国有这样的思想对话环境吗?
   
   中国没有这样的思想对话环境。没有,就要抗争。
   
   东海一枭是中国今天的自由主义者,是中国本土化的自由主义者,既有西方宪政与中国儒学的贯通,又有中国侠与儒的关心现实和担当社会道义的精神品质和行动。东海一枭不仅有行动,还有行动的方向。请看东海一枭的豪言壮语:马列主义为夷,中华文化为夏;剥夺自由为夷,尊重人性为夏;苛政人治为夷,宪政法治为夏;维护特权为夷,保障人权为夏;选劣汰优为夷,选贤与能为夏假语伪装为夷;真话直言为夏;愚昧落后为夷,科学进步为夏;见利忘义为夷,诚实守信为夏!
   
   
   
   2006年8月20日于贵阳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