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东海一枭(余樟法)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网络论坛上,枭文遭到的抄袭,即使不是最多的也是名列前茅。大量首发于海外各中文刊物及网刊的枭文,被正转歪贴是常有的事,但很多"转贴"者既不注明转贴,也不保留枭名,有的还要把标题换掉,把文中的"老枭"字样改掉或删掉,至于原发刊物名称及网址,更是不予保留了。

   

   就我自己见到并有:《谎言中国》、《沉默中国》、《爱国主义反思》、《中国,贪腐的乐园》、《莫道农民好欺负》、《所谓美人》、《帮胡哥一把》、《真话的力量!》、《我们都是亡国奴》、《不是矫情是豪情》、《特权剥削几时休》、《不要冒充我的娘》…等等上百篇枭文,被改名换姓(有的还改了标题)后出现于猫眼看人、天涯、关天等国内大站。每天忙于思考写作,上网时间很有限,这些是我偶尔发现顺手记下的的。可笑的是,多次有网友把抄袭的老枭旧文发到我震旦网站呢。一友人曾向我推荐一文,我一看,似曾相识"文"归来,乃枭文《不是矫情是豪情》是也。

   

   《我们的敌人遍天下》是我多年以前的旧作了,日前由一个叫一针见骨的改题为《我们的敌人遍天下》发在猫眼,点击上万了。老枭注了个名亲自将此文试发了一下,却发不出来,ip也被封掉了。别人可发,作者本人反而不能发,真邪门啊----其实在国内论坛,老枭ip被封已司空见惯,在多数网坛,有时发点风花雪月的游戏文字也不行。

   

   为此,我要向广大文抄公及一针见骨网友致谢,他们对传播枭文和自由思想是有益有功的。相信一针网友并非故意抄袭,故用"及"字分开来。"抄袭性"转贴有时是必要的,对他们的行为,我是"文不与而实与":原则上不赞成,但鉴于目前的"国情""特色",予以认可。因为在国内论坛,不拿掉枭名及原发刊物名址往往发不出来。不得不佩服中共的厉害,把可耻的抄袭生生弄成了"一件美好的事情",呵呵。

   

   我只是希望"抄袭性"转贴者尽量别删改文章,如必须改动或删除一些过于敏感"反动"的句子段落,也说明一下,或注明是"删节版"、"国内版"。还有,在与网友交流时不要冒充或暗示是作者本人。一针见骨以作者身份与众网友讨论问题,这就不好,好在我看了一针的发言,还过得去。某个论坛有个网友一边袭用枭文,一边冒充老枭身份大说傻话,被另一个网友痛骂!青青老野花网友说,他曾遇到过三位东海一枭,问是不是真的东海一枭时,得到的回答是"东海一枭本就不是一个人,是一大群,是很多!"原来有很多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化身么,这些我一无所知的化身不知自作主张给我结下了多少"江湖仇怨"呢。

   

   比较讨厌的抄袭是斩头去尾或破肚开膛,弄得前言不搭后语,上文不接下章。还有一种抄袭最恶劣,擅将枭文添油加醋大肆篡改再发。日前博讯有一文《乐见仇共官杀共官新高潮!》,标题与原来的《乐见仇官杀官新高潮!》差不多,仍保留东海一枭署名,内容却作了大量改动----没认真看,不知是改好了还是改差了。

   

   老枭向以领一代文风、开千古文运自许,"出山"以来,特制大量富有老枭特色的枭词枭语撒播江湖,似乎蛮受欢迎,不少网文枭味越来越浓啦,猗与盛哉,何幸如之。另有大量枭诗枭词被胡乱修改引用或偷去作文章标题。记得《观察》双月刊有一篇《谁敢横刀立马,唯我高大律师》,标题就是偷自我写给高智晟的一首诗的。

   

   不仅网络,传统报刊杂志也没放过老枭。去年坐火车无聊,偶尔拿起同房客人一本杂志浏览,看到《美色,成功男人的毒品》一文,感觉其中一节《成功男人为何容易"中毒"》很眼熟,细看,原来是对枭文《所谓美人》的"不完全"抄袭。杂志名《私语》,由女子文摘杂志社编辑出版,石家庄日报主办。谁愿代我索赔,我分文不取-----太忙,懒得为此等小事麻烦。

   

   又,有家深圳公司的《招贤榜》,从标题到内容都是抄枭文的,标题就叫《续传统慧命,创文化盛业》,并且发到网上来,被一位枭友发现,复印了给我。当时那公司尚在筹备阶段,招贤榜中称:"和一些同道在深圳正筹备一家中国礼仪文化公司",还留了手机电邮等联系方式,想必早已开张了吧?如有机会到深圳,得去讨杯酒喝,呵呵。

   

   顺及:思想文化方面,我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并相信只要耕耘必有收获,影响如何,效果怎样,尽人事听天命可也。不过日前一友人所言令我颇沾沾自喜。他说,为儒家卫道特别是为理学辨诬的一系列枭文陆续出笼之后,不少名家"领袖"发言涉及儒学时比较慎重了,那个以前一直痛骂儒学、理学为"烂货"的芦笛,现在提及儒理,态度也温和客观了很多----年来枭眼极少看芦,不知此言确否,录此一笑吧,果真,我要向老芦从善如流、知错必改的君子风范致个敬!我告诉友人,以前的枭文,多谈现实及制度,以文"化"人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呢,假我数年,逐步往深处谈去,吾华文化之复兴和弘传,是大有希望的!

   东海一枭2006-4-11

   震旦网域名zhendanwan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