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东海一枭(余樟法)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有知识的愚民
·《羞辱东海的最好办法》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中世纪的欧洲,神权至上,神及其在人间的各种代理人拥有绝对权力。经过文艺复兴,产生人文主义----西方思想史上一次伟大的革命,人取代神成为世界的中心,成为一切政治、经济、社会生活、思想、学术、道德等万事万物的最后所指,一切以人为出发点和目的地,人的价值和权利成为至高价值和权利。天下地下,唯“人”独尊。民主、自由、平等、人道、仁爱等人文精神逐步成为世界潮流和普世价值。

   

   然而在中国,在历代具体政治活动中,人文精神属于稀缺资源,而且越到后世、越到现代越稀缺。古代是以君为本,君权第一,现代是以党为本,党权至上。“君”或“党”成了人间绝对主宰,“君”或“党”成了衡量一切事物包括人的价值的主要标准。人成了工具,君的工具或党的工具。如果人对国家(君主、党主专制之社会,国家为君或党所有,国家成了君国或党国)无用,就丧失了存在的价值。韩非子虚构过一个太公望诛杀狂矞、华士昆弟的故事,阐述了不允许“不为君用”的隐士存在的理论和逻辑。朱元璋制订过“士夫不为君用”罪。儒学中人文资源丰富被历代王朝暗中替换或蛀空、更被中共王朝公开打倒和消灭了。

   

   党权与皇权一样乃不受有效制约的特权,它打着国家、民族、人民、革命、社会主义、发展经济等种种堂皇的名义,奴役人民,欺压人民,剥夺人的自由,侮辱人的尊严,侵犯人的权利,贬低人的价值。其实,标题《天下地下,唯“党”独尊》还是“过誉”了。在中共一小撮特权阶级眼里,真正可尊、独尊的是权力,党并不真的“尊”,与人民、国家一样,仅有工具价值而已。

   

   好在历代王朝大多尊奉儒家。儒家有浓烈的民本色彩,虽积极入世,鼓励“入仕”,却并不反对独善其身的“隐”。孔子就说过“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隐居以求其志"的话。除明朝太祖时期和中共太祖时期外,大多数专制王朝固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顺我者赏逆我者死,但对于逃避于山林、隐遁于渔樵、逍遥于诗酒、游离于体制之外的隐逸之士,也还是能容忍的。知识分子(士)惹不起,大多数时候总还躲得起,只要受得了寂寞和清贫。

   

   现在中共与文革期间相比,与朱元璋时代相比,确实开明了一点。对于游离于体制之外不爱党不合作“不为党用”者也并不一味赶尽杀绝,便是对政治异己也不再断其喉管一杀了之。只要不去公开煽动诽谤恶攻,不去站在正义一边为民众说话与中共作对,不去干涉他们“以人民的名义奴役人民、以国家的名义祸国卖国、以服务的名义掠财谋私、以堂皇的名义腐败专权”等丑行恶行罪行,总之,只要不影响它的特权统治,就一切ok,任你逍遥。

   

   不断有人提醒我:你这样真言直说抨击政府,不论是在明清文字狱盛行时期还是在毛泽东时代,肯定都丢了性命!似乎我应该忆苦思甜感谢党老爷开恩,感谢中共从“惹不起也躲不起”到“惹不起而躲得起”的巨大进步,呵呵。

   

   东海一枭2006-6-19

   原载《议报》第256期 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