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道德的“矛头”]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道德的“矛头”

   儒家道德的“矛头”

    ----萧斋读经札记

   儒家重道崇德,被反儒派斥为“道德杀人”。这话并非毫无道理,如果权力缺乏有效制约,道德也会变成泛道德、反道德,任何学说都会受到统治者的歪曲利用,成为压迫剥削的工具,古今中外皆不例外。被许多自由知识分子捧上天去的基督教,在历史上不也曾惨遭利用而造恶无数吗?庄子早有先见之明,他在《肤箧》篇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为仁义而矫之,则并仁义而窃之!诸候之门仁义存焉。

   

   然而,不能因为被窃取利用过,就把统治者的罪恶全都算到儒家和道德头上。历史事实证明,儒学对于统治者的德行也有一定的正面引导作用。儒学就象古代王朝的宪法,乃君主统治权力合法性的来源之一。纵然都被当作欺民整人、欺世窃国的工具,比起赤裸裸地讲权术势和阶级斗争的法家学说与马列主义来,儒学讲仁政王道,讲为政以德,讲以道制势,“杀”起人来,毕竟要“温柔敦厚”、“温情脉脉”一些。历史上凡儒化的王朝,政治相对清明,国民安居乐业;凡是反孔反儒或对儒家明崇暗黜的时代,都是“天下无道”、民不聊生的时代。

   

   有学者认为,历史上反孔或淡化孔子的王朝或时代有五:一是秦始皇统一天下之后,焚书坑儒,采用法家思想治天下,迅速败亡;二是明朝中后期,统治集团借儒家之名行法家之实,出现专制强化、政治腐败、特务横行、争权夺利等弊端,在农民战争打击之下走向崩溃;三是清朝统治者,表面上接受儒家文化,却大力推行文化专制主义,大兴文字狱,驱迫知识分子淡化儒家义理,转向训诂与考据,儒教的内在精神逐步丧失了,结果是将中华民族引向分裂、内战的苦难深渊。还有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运动和文化大革命,都极端反孔批儒,结果都制造了空前绝后的大灾难…。

   

   按儒家的本意,道德,尤其是较高“级别”的道德,首先是指向统治者、要求统治者先达标的。如果说是“工具”,道德首先应是驯化、制约特权的“工具”。《论语》中针对统治者的道德规范最为丰富。例如:

   

   有人问政,子曰:“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苟正其身,于从政乎何有?不能正其身,如正人何?”、“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表达了君王的道德是为政之本的观点;

   

   “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强调为政者只有严于律己,勤于正己,才具备治国的条件,才能肩负国家历史之重任;

   

   子路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要求统治者在德行方面以身作则,勤政劳苦,并且永不懈怠;

   

   “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莅之,则民不敬。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莅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知及之,仁不能守之的“之”指的是治民之道。靠智慧得知,靠仁德保持,然后用发自内心的庄敬的态度去临民、按照礼(文物典章制度也)的要求有法度、有规矩地去治理国家(不然就是非礼)…,统治者可不好当哟。

   

    还有:“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恭则不侮,宽则得众,信则人任焉,敏则有功,惠则足以使人。”;“博施于民而能济众”;“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 举善而教不能.则劝。”;“居上不宽,为礼不敬,临丧不哀,吾何以观之哉!”等等大量孔子教导,“矛头”所指,皆统治者。

   

   不仅孔孟企图以仁义道德驯化君主,董仲舒人格神的“天”、宋明理学的“天理”“良知”,都体现了大儒们制约君权、矫正时弊的不懈努力。朱熹认为“天下事有大根本, 有小根本,正君心是大本”,“天下之事本在于一人,而一人之身其主在于一心, 故人主之心一正,则天下之事无有不正;人主之心一邪, 则天下之事无有不邪”。朱熹希望“正君心以正朝廷, 正朝廷以正百官, 正百官以正万民, 正万民以正四方”,希望用“天理”来制约君主和朝廷百官巨大的特权,“杀”一“杀”他们为所欲为、无法无天的威风。

   

   在现代民主制度诞生之前的漫长历史长河中,仁政德治不仅有利于民,从长远而言,也符合统治者的根本利益,有利于政权的长治久安。可惜,由于缺乏完善的制度作有效保障,加上特权阶级的贪婪和短视,儒家道德在历代王朝统治阶层不可能得到普遍落实,其矛头反而被乾坤大挪移地大量拨转到民众身上。历史局限所致,非儒家之罪也。

   2006-6-24东海一枭

   首发2006、6.25《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