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今天抽点空浏览了一下张国堂君的《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也没有大的危险了》。多数人看了肯定冠之以精神病,据他自己说警方也以此理由抓了他四回。我倒不这么认为,感觉这个人还是蛮有点气魄和悟性的。

   

   他的病根在于拿得起放不下,打得出去收不回来,高得起来低不下来。基督教最高境界是神人合一,假设(注意:是假设)张国堂君所言非虚,真象他自己说的道成肉身了,也就是达到了基督教最高境界。

   

   可是,基督教把他提起来之后,却未能提供让他回到人间的梯子。于是,在常人眼里,就呈现这么一付神叨叨、失心疯的模样。别人看了难受,他自己也难受----他的识神是感觉不到的。禅宗有个“看山看水”公案,他现在恰处于“看山不是山,看山不是水”的中间境界,卡在那儿了,退不回去也进不了。

   

   禅宗又将人分为三种境界:小我之境、大我之境和无我之境。儒佛都是既“有”又“无”,既能大我也能无我的,故都可以帮他从“天上”回来。如果张君真能懂得的中庸之道,能悟入无我之境或“平常心是道”的道理,他就可以重新做回一个了不起的正常人,就是俗话说的返朴归真。

   

   看来张国堂不可能勒马回缰,他这辈子只好依着上帝的幻影这么“高来高去”了,永远也梦想不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程颢)的洒落,永远也无法达到“蓦然回首,上帝却在,灯火阑姗处”之境。

   

   以上全是从“假设”二字生发出来的感概。

   

   张君此类人物如生活在过去,机缘凑巧,或许能成点事,没准象张角洪秀全辈成了气候。其实在枭眼里,他纵然成了气候,也是个半吊子的可怜虫罢了(或者幸福虫,活在幻思幻觉幻影里,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唉!

   2006-4-11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