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2015-5-24)
·略答寒网
·三民主义批判之二(微集)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呼吁美国(微集)
·历史是由儒家写的
·今日微博(2015-5-27)
·伟大的帝王师
·仁本主义宣言
·今日微博(2015-5-29)
·《哲学三慧》批判
·儒城---一个儒者的中国梦
·仁者无敌论
·儒家革命论
·旧作展: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爱民是最大的政治
·【专访之三】余东海:我为什么支持习近平(儒家网)
·权力的本质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儒家对西方的历史影响
·儒家十大教条
·新中体西用论
·文化决定论—兼论中华宪政
·命运共同体论
·真正的三代表和民族魂
·旧声重发: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仁本主义人性观
·仁本主义世界观
·东海今日微博
·言论罪和妄语业
·今日微博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博
·今日微博(2015-7-1)
·儒家化和现代化
·同道酬赠集(第二十五集)
·今日微博
·关于杀生答客难
·关于国党和台湾(微集)
·狼图腾批判
·-《国学圣典》序:学习中华文化,培养君子人格
·儒眼看股市
·儒家文化和马克思主义
·罗辉:向广大儒生力荐原始点医学
·今日微博(2015-7-11)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诸葛虽亮不太明(微集)
·五四、计生和铁流(微集)
·今日微言(2015-7-18)
·今日微博(2015-7-20)
·与蒋庆先生商榷
·[论语点睛]君子之言,信而有征
·今日微博(习王两位先生为国珍重)
·儒家的土地所有制
·今日微博(主权在民等)
·今日微博(现电力一姐和原马帮老大等)
·今日微博(必须诛杀一批)
·今日微博(关于朱元璋反腐和三武灭佛等)
·今日微博(追求东亚共荣和中西共荣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反课纲和反儒派等等)
·今日微言(支持常万全先生)
·今日微言(继续声援常万全)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民粹、台湾、少林寺等等)
·今日微言(关于仁政、日本、毛氏等等)
·今日微言(继续割毛)
·今日微言(割毛、重评和儒门)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今日微言(请先拿这两派官员开刀)
·毛家王朝与中华人民共和国
·今日微言(我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文革、商鞅和天津等)
·今日微言(奥巴马、迂儒和铁律等)
·今日微言(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劣根劣人领导人唐国强等等)
·今日微言(道统、人性、心之力等等)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今天抽点空浏览了一下张国堂君的《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也没有大的危险了》。多数人看了肯定冠之以精神病,据他自己说警方也以此理由抓了他四回。我倒不这么认为,感觉这个人还是蛮有点气魄和悟性的。

   

   他的病根在于拿得起放不下,打得出去收不回来,高得起来低不下来。基督教最高境界是神人合一,假设(注意:是假设)张国堂君所言非虚,真象他自己说的道成肉身了,也就是达到了基督教最高境界。

   

   可是,基督教把他提起来之后,却未能提供让他回到人间的梯子。于是,在常人眼里,就呈现这么一付神叨叨、失心疯的模样。别人看了难受,他自己也难受----他的识神是感觉不到的。禅宗有个“看山看水”公案,他现在恰处于“看山不是山,看山不是水”的中间境界,卡在那儿了,退不回去也进不了。

   

   禅宗又将人分为三种境界:小我之境、大我之境和无我之境。儒佛都是既“有”又“无”,既能大我也能无我的,故都可以帮他从“天上”回来。如果张君真能懂得的中庸之道,能悟入无我之境或“平常心是道”的道理,他就可以重新做回一个了不起的正常人,就是俗话说的返朴归真。

   

   看来张国堂不可能勒马回缰,他这辈子只好依着上帝的幻影这么“高来高去”了,永远也梦想不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程颢)的洒落,永远也无法达到“蓦然回首,上帝却在,灯火阑姗处”之境。

   

   以上全是从“假设”二字生发出来的感概。

   

   张君此类人物如生活在过去,机缘凑巧,或许能成点事,没准象张角洪秀全辈成了气候。其实在枭眼里,他纵然成了气候,也是个半吊子的可怜虫罢了(或者幸福虫,活在幻思幻觉幻影里,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唉!

   2006-4-11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