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易汉语:讨伐老枭的“江湖令”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袁伟时先生好:

   

   大名早知晓,却孤陋寡闻,亦未拜读大作,对先生思想及生平一无所知,以为也不过是那种不学无学、靠对中共歌功颂德或小骂大帮忙而爬出来的党用学者。故看了大作《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之后,乃为文《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在一些论坛又名《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驳斥,语含嘲弄之色,笔带轻薄之态。记得先生曾赐电邮谓“敬请读了别人的文章后再说话!”我回答说:我当然拜读了尊作才敢批评,并未读出另外的什么微言大义来呀。

   

   其实我当时并未拜读电邮中所附大作,以为自己原来所读袁文出自《观察》,广传网际,难道还会有错?先生电邮也没说明《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并非“正版”。很久以后偶然机会浏览教授《国学大师反思中国传统文化——百年前的故事之一》,始知这才是此文正本,大作“删节版”的标题和观点都严重偏离了原文思想。我批判的矛头确实攻歪了击偏了。

   

   原文尾部两段是:1958年元旦,牟宗三、徐复观、张君劢、唐君毅四位20世纪新儒学的集大成者,发表著名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也毫不含糊地说:“我们承认中国文化历史中,缺乏西方之民主制度之建立,与西方之科学,及现代之各种实用技术,致使中国未能真正的现代化工业化。但是我们不能承认中国之文化思想,没有民主思想之种子,其政治发展之内在要求,不倾向于民主制度之建立。”

   严肃的学术、文化研究必须建立在考查前人成果的基础上。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公开扬言:“中国不能实行民主”,从大师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删节版尾部两段是:此外,他认为中国的学术成为政治的附庸也是与泰西有别的缺点。孔学所以能独尊,正是由于他为专制统治者服务:“严等级,贵秩序,而措而施之者,归结于君权”“盖儒学者,实与帝王相依附而不可离者也。”

   客观、全面、敢于探索,这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非常好的开端。百年前,如此开篇,不愧为大师手笔。在此以后,凡是严肃的学者,大体都保持了这种良好的学风。现在有些大谈“复兴国学”的人们,似乎根本不知道前代国学大师已有的成就,从他们已达到的高度后退,这是儒学的不幸。

   

   一曰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有民主思想之种子,一曰真国学大师都认为儒学是专制主义思想,两个版本的思想中心和重心完全不同。我所读所批的是“删节版”,当然变成正打歪着了。再后来又从网友处获悉,先生是一位学识渊博、年逾八旬、富有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的老前辈。老枭粗鲁蛮撞,误伤好人正人,内心十分不安!

   

   我对那些为专制主义涂脂抹粉、为特权阶级帮闲帮忙的现代御用文人十分蔑视。此辈如不幸撞上我的枪口,不论年龄多高,我也不予留情,自以为这样做,虽有违尊老之礼,却符合反共大义。故在《借季羡林先生“桂冠”一用》中说:老枭在季羡林先生桂冠上撒尿,是为了借“尿”说法,借此警告广大专家学者各类大师:思想、艺术、创作等方面水平低些事小,如果在大节大德大是大非关头把持不住,向中共献媚,为专制张目,事就大了,一不小心,就会把“丑”丢得满江湖都是。在《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中我又说:就拿胡温来说,年龄比我大,职位又最高,我却小胡小温地叫骂,本来是极其失礼的,但我的态度却符合以道制势的儒家大义,更符合反对专制这一时代最高道德要求。

   

   同时,由于少时受李白之流影响过深,青年时闯荡江湖放荡不羁,长大后虽常以儒佛自熏,为诗为文乃至为人仍时露狂态,衡以儒规佛律,时有出格之处。这方面其实自己并未严以自律,反而认为特殊时代特殊对待,大德必须重视,小处不妨随便;认为江湖草莽之气,不急于全除;温良恭让诸德,且俟诸他年。也不知上述想法对不对,是否涉嫌自我放纵?盼先生有以教我。

   

   但在您老这样的正人君子面前,语调轻薄狂妄放肆,无的放矢胡批错攻,无论如何都是一种罪过!为挽回拙文对先生声誉造成的不良影响,今特向先生深深道歉。为表道歉之诚,此函公开发表。

   一枭顿首2006-6-13

   首发2006、6.13《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