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陈政、梁欢、圣堂山]
东海一枭(余樟法)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政、梁欢、圣堂山

   陈政、梁欢、圣堂山

   一

    说起圣堂山,就不能不说到梁欢,说到圣堂山和梁欢,也很自然会联想起陈政老。从某种意义上说,圣堂山、梁欢和陈政,是“三位一体”的关系。

   

    先从圣堂山说起。

   

   圣堂山位于金秀瑶族自治县县城西南面,是金秀大瑶山自然风光精华所在,方圆百里,由七座海拔1600米以上巍峨雄奇的山峰组成,最高峰海拔1979米,为桂中第一高峰。

   

   据介绍,圣堂山为典型中亚热带森林风光,有24个山冲,墨绿色的原始森林覆盖着每个山头,无数条山溪向周围8个县辐射,灌溉着数百万亩良田,因此人们称这里是绿色水库。山腰属针叶、阔叶混交林带,古木参天,有名贵的欣赏树种五针松,罗汉松,多生于崖壁间,青葱碧翠、刚健龙钟。山中沟壑纵横,森林茂密,是珍禽异兽乐园,不时可见群猴嬉戏于山林崖壁间,亦有林麝、山羊、白鹇、锦鸡等兽禽。

   

   从圣堂山庄至马鞍山顶,一路上,有石猴赏月、舞女盼夫、神秘古墙、观音岩、孔雀开屏、神女峰、铜墙铁壁、会仙台、寿星岩、龙脊、惊人石、绝壁奇松、小五指山、酒瓶峰、宝鼎峰、珍珠罗汉松、福建柏、原始古林等等景致供人观赏,步移景换,各具特色。1500米以上至山顶,有万亩变色杜鹃林,每年5月,树树繁花,红黄白相间。

   

   前不久鄙夫妇与王公云高同游圣堂山,归来,我曾作《看望圣堂》一文,有兴趣者可以参阅。当时王公听画眉以瑶语译鸟语曾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曰:“老爱老爱,又是人情酒债。老娘夹耳轻提,免得二娘坏你。你坏你坏你才坏,打俏谈情境界。”瑶语戏言,可发一粲。

   

   我曾为圣堂山拟了两副嵌名联,一曰:人攀峰岳如朝圣,山似儿孙列满堂。一曰曰:人到升堂无愧大,山能称圣必然高。升堂句用的是《论语》中的典故,后代以“升堂人室”表示学问、技艺得了要谛真传。大人,儒典常用来指有德者。《论语、季氏篇》:畏大人。注曰:大人,圣人也。《易经》里的大人更厉害:“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大人和圣人的“道德级别”比君子还要高。

   

   两副联语是对圣堂山的赞美,也寄托了我对游山者及梁欢君的美好祝愿。攀游圣堂,仿佛朝圣,俨若升堂,既有利于健身又有利于修身,岂非增加了成为艺术上、文化上、道德上的“大人”的机会?

   

   二

   陈政老就是一个“大人”,大书法家,大艺术家。其古意盎然的魏碑、溶汉隶、行草于一体,高古朴茂,风神超逸,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被书坛誉为“陈氏魏体”。但不大为人所知的是,陈老旧体诗词造诣极深,我更愿意视之为一个诗词家,一个道德、智慧方面的“大人”。

   

   与陈老相识,乃诗为媒。1997年春,陈老在偶然机会读了我的一些旧体诗作后,寄赠四言诗给我:“萧子吟风,明月古松。锵然掷地,大吕黄钟。词畹诗圃,声远青葱。与子同俦,共醉篱东。”我还赠七律一首:“桃李满园名满邕,俨然南国矗奇峰。书坛霸主君真健,诗苑天骄我亦雄。说法能教石入梦,端杯遥祝寿如松。偷闲共煮青梅酒,一洗凡忧俗虑空。”从此开始了我与陈老诗词酬唱、书画清谈的交往,交结忘年,情深莫逆,无话不谈,同声相应。

   

   我有一副联语:“众生忧乐心头挂,一代风云笔底牵”,颇为陈老赞赏,勉励我说:“王国维说‘有第一流人品,第一流境界,第一等胸襟,斯有第一流诗’。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学习杜甫,身居茅屋,心忧天下,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如果一个诗人艺术家,笔底找不到时代的风云,眼底看不见大众的忧乐,那是不会有出息的。”说得何等的好啊。陈老将拙联写成书法赠我,希望我真正以此自勉。

   

   拙文《诗开新世界 情系大中华------小记著名书法诗词家陈政老先生》中这样白描陈老:

   

   在当今之世,如我与陈老之间这种超越世俗、诗情画意的交往,应不多见。陈老给我的影响和指导,是全方位的,在诗词书法方面,堪称良师,在为人处世方面,更是榜样。陈老住在南宁市第四中学教师宿舍楼一间70年代的老房子里。几个装满图书的书橱,引人注目。室内没有装修,光线幽暗,十分简陋,我却深深体验出无白斋中的“豪华”、开阔和光亮,因为斋主是一位慈祥善良、豁达智慧、至性至情的“真人”、真学问家、大艺术家。妻子曾笑话我,怎么老头子对你比漂亮女子还要有吸引力呢。我笑答:美女的美,是外在的、肤浅的、容易厌倦的,而我的那些“老”朋友,在我慧眼看来,别有一种“妩媚”,那是艺术的美、思想的美、智慧的美、人格的美、内在深刻,比起外表美来,更持久高贵、引人入胜。

   

   三

   圣堂山主梁欢交际广泛,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尤喜与文人墨客交往,对陈政老更是十分尊敬。梁欢,广西平南人氏,人称梁七哥,善饮酒,好交友,在平南及周边市县,提及七哥,无人不知。仁者爱山。这爱在梁欢那里,付出的是点点滴滴的心血,还有大半辈子从商所得的财富。2000年,梁欢变卖数千万身家,与金秀有关部门签订了40年的经营开发协议,至今为止,总投资已近亿。圣堂山就象一个隐居僻地的高士,广西之外人士大都不晓,是梁欢不辞辛劳、不惜血本的投入,才让圣堂风采渐为世人所知。

   

   梁欢自小习武,半生从商,开过酒家宾馆,搞过房地产,现在是广西金秀圣堂山旅游风景区董事长,此人不愧草莽之雄,不乏风雅之骨,文化不高品格境界却不低,非一般商贾富豪所能及。政老生前对梁欢青眼有加,称之为老弟,为志士,为永恒的粱欢,屡以诗联墨宝相赠,并把他隆重介绍给我。

   

   政老写给圣堂山和梁欢的书法作品不少。有题圣堂山风光的:“大树将军雄且茂,瑶山云水邃而奇”;有题圣堂山庄的:“仙境人间神树岭,万年盆景圣堂山”;有题山顶云海宾馆的:“举日红日近,回首白云低”;有勉励梁欢的:“梁欢长在,圣堂永存。生命不已,奋斗不息”,“勤俭兴大业,白纸画新图”等等。梁欢到处逢人说陈公,对政老留给他的这些友谊的结晶和艺术的珍品十分珍视。

   

   梁欢通过政老的弟子、著名老作家王公云高把自己和圣堂山移到陈老面前,陈老把梁欢、梁欢又把圣堂山推到我面前。或者换一种说法,是诗词与传统为媒,让我与陈老相识;是王公云高及圣堂山的山水风光为媒,让梁欢与陈老结缘;是陈老为媒,让老枭与圣堂、梁欢结交。说圣堂山、梁欢和陈政是“三位一体”的关系,不亦宜乎?而老枭和王公云高,也在其中扮演了两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呵呵。

   

    朋友有很多种,有吃喝玩乐的酒肉之交,有志同道合的道义之交。最值得称道的是既可吃喝玩乐又能心性相通的知心朋友。我与陈老、王公就是这种交情。凭着政老对他的特殊欣赏,凭我对梁欢生平事迹的了解,我相信,梁欢是值得交往的朋友。梁欢身上的许多品质,例如他的乐善好施,热爱公益,他待人的仁,对友的义,处事的智,对书画的喜爱和文化人的尊重,对人生的某些体悟,都是在一般商界人士身上不多见的。政老的大量墨宝留在了圣堂山,相信政老的道德修养也会在梁欢身上遗留延续并开花结果。

   

   四

    日前梁欢兄来访,说要出一本关于政老与圣堂山的书,要我写篇序,加上王公云高和政老生前好友、狂草高手林君建勋极力掇促,师友有命,不敢辞,遂简略介绍我所了解的圣堂、政老及梁欢如上,以表达我对政老的怀念之情、对圣堂山的喜爱之意,并作一个小小的引子,更丰富精彩的内容在后面呢,有书法、文化、山水风光之癖好的朋友请慢慢品赏。同时欢迎海内外枭师枭友枭兄枭弟找机会去探探圣堂,看看梁欢,领略一下圣山的仙境风光以及七哥的豪气侠风,不亦乐乎?是为序。

   2006-6-7东海一枭

   首发2006、6、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