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陈政、梁欢、圣堂山]
东海一枭(余樟法)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政、梁欢、圣堂山

   陈政、梁欢、圣堂山

   一

    说起圣堂山,就不能不说到梁欢,说到圣堂山和梁欢,也很自然会联想起陈政老。从某种意义上说,圣堂山、梁欢和陈政,是“三位一体”的关系。

   

    先从圣堂山说起。

   

   圣堂山位于金秀瑶族自治县县城西南面,是金秀大瑶山自然风光精华所在,方圆百里,由七座海拔1600米以上巍峨雄奇的山峰组成,最高峰海拔1979米,为桂中第一高峰。

   

   据介绍,圣堂山为典型中亚热带森林风光,有24个山冲,墨绿色的原始森林覆盖着每个山头,无数条山溪向周围8个县辐射,灌溉着数百万亩良田,因此人们称这里是绿色水库。山腰属针叶、阔叶混交林带,古木参天,有名贵的欣赏树种五针松,罗汉松,多生于崖壁间,青葱碧翠、刚健龙钟。山中沟壑纵横,森林茂密,是珍禽异兽乐园,不时可见群猴嬉戏于山林崖壁间,亦有林麝、山羊、白鹇、锦鸡等兽禽。

   

   从圣堂山庄至马鞍山顶,一路上,有石猴赏月、舞女盼夫、神秘古墙、观音岩、孔雀开屏、神女峰、铜墙铁壁、会仙台、寿星岩、龙脊、惊人石、绝壁奇松、小五指山、酒瓶峰、宝鼎峰、珍珠罗汉松、福建柏、原始古林等等景致供人观赏,步移景换,各具特色。1500米以上至山顶,有万亩变色杜鹃林,每年5月,树树繁花,红黄白相间。

   

   前不久鄙夫妇与王公云高同游圣堂山,归来,我曾作《看望圣堂》一文,有兴趣者可以参阅。当时王公听画眉以瑶语译鸟语曾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曰:“老爱老爱,又是人情酒债。老娘夹耳轻提,免得二娘坏你。你坏你坏你才坏,打俏谈情境界。”瑶语戏言,可发一粲。

   

   我曾为圣堂山拟了两副嵌名联,一曰:人攀峰岳如朝圣,山似儿孙列满堂。一曰曰:人到升堂无愧大,山能称圣必然高。升堂句用的是《论语》中的典故,后代以“升堂人室”表示学问、技艺得了要谛真传。大人,儒典常用来指有德者。《论语、季氏篇》:畏大人。注曰:大人,圣人也。《易经》里的大人更厉害:“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大人和圣人的“道德级别”比君子还要高。

   

   两副联语是对圣堂山的赞美,也寄托了我对游山者及梁欢君的美好祝愿。攀游圣堂,仿佛朝圣,俨若升堂,既有利于健身又有利于修身,岂非增加了成为艺术上、文化上、道德上的“大人”的机会?

   

   二

   陈政老就是一个“大人”,大书法家,大艺术家。其古意盎然的魏碑、溶汉隶、行草于一体,高古朴茂,风神超逸,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被书坛誉为“陈氏魏体”。但不大为人所知的是,陈老旧体诗词造诣极深,我更愿意视之为一个诗词家,一个道德、智慧方面的“大人”。

   

   与陈老相识,乃诗为媒。1997年春,陈老在偶然机会读了我的一些旧体诗作后,寄赠四言诗给我:“萧子吟风,明月古松。锵然掷地,大吕黄钟。词畹诗圃,声远青葱。与子同俦,共醉篱东。”我还赠七律一首:“桃李满园名满邕,俨然南国矗奇峰。书坛霸主君真健,诗苑天骄我亦雄。说法能教石入梦,端杯遥祝寿如松。偷闲共煮青梅酒,一洗凡忧俗虑空。”从此开始了我与陈老诗词酬唱、书画清谈的交往,交结忘年,情深莫逆,无话不谈,同声相应。

   

   我有一副联语:“众生忧乐心头挂,一代风云笔底牵”,颇为陈老赞赏,勉励我说:“王国维说‘有第一流人品,第一流境界,第一等胸襟,斯有第一流诗’。作为一个诗人,就应该学习杜甫,身居茅屋,心忧天下,与祖国共命运,与人民同呼吸。如果一个诗人艺术家,笔底找不到时代的风云,眼底看不见大众的忧乐,那是不会有出息的。”说得何等的好啊。陈老将拙联写成书法赠我,希望我真正以此自勉。

   

   拙文《诗开新世界 情系大中华------小记著名书法诗词家陈政老先生》中这样白描陈老:

   

   在当今之世,如我与陈老之间这种超越世俗、诗情画意的交往,应不多见。陈老给我的影响和指导,是全方位的,在诗词书法方面,堪称良师,在为人处世方面,更是榜样。陈老住在南宁市第四中学教师宿舍楼一间70年代的老房子里。几个装满图书的书橱,引人注目。室内没有装修,光线幽暗,十分简陋,我却深深体验出无白斋中的“豪华”、开阔和光亮,因为斋主是一位慈祥善良、豁达智慧、至性至情的“真人”、真学问家、大艺术家。妻子曾笑话我,怎么老头子对你比漂亮女子还要有吸引力呢。我笑答:美女的美,是外在的、肤浅的、容易厌倦的,而我的那些“老”朋友,在我慧眼看来,别有一种“妩媚”,那是艺术的美、思想的美、智慧的美、人格的美、内在深刻,比起外表美来,更持久高贵、引人入胜。

   

   三

   圣堂山主梁欢交际广泛,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尤喜与文人墨客交往,对陈政老更是十分尊敬。梁欢,广西平南人氏,人称梁七哥,善饮酒,好交友,在平南及周边市县,提及七哥,无人不知。仁者爱山。这爱在梁欢那里,付出的是点点滴滴的心血,还有大半辈子从商所得的财富。2000年,梁欢变卖数千万身家,与金秀有关部门签订了40年的经营开发协议,至今为止,总投资已近亿。圣堂山就象一个隐居僻地的高士,广西之外人士大都不晓,是梁欢不辞辛劳、不惜血本的投入,才让圣堂风采渐为世人所知。

   

   梁欢自小习武,半生从商,开过酒家宾馆,搞过房地产,现在是广西金秀圣堂山旅游风景区董事长,此人不愧草莽之雄,不乏风雅之骨,文化不高品格境界却不低,非一般商贾富豪所能及。政老生前对梁欢青眼有加,称之为老弟,为志士,为永恒的粱欢,屡以诗联墨宝相赠,并把他隆重介绍给我。

   

   政老写给圣堂山和梁欢的书法作品不少。有题圣堂山风光的:“大树将军雄且茂,瑶山云水邃而奇”;有题圣堂山庄的:“仙境人间神树岭,万年盆景圣堂山”;有题山顶云海宾馆的:“举日红日近,回首白云低”;有勉励梁欢的:“梁欢长在,圣堂永存。生命不已,奋斗不息”,“勤俭兴大业,白纸画新图”等等。梁欢到处逢人说陈公,对政老留给他的这些友谊的结晶和艺术的珍品十分珍视。

   

   梁欢通过政老的弟子、著名老作家王公云高把自己和圣堂山移到陈老面前,陈老把梁欢、梁欢又把圣堂山推到我面前。或者换一种说法,是诗词与传统为媒,让我与陈老相识;是王公云高及圣堂山的山水风光为媒,让梁欢与陈老结缘;是陈老为媒,让老枭与圣堂、梁欢结交。说圣堂山、梁欢和陈政是“三位一体”的关系,不亦宜乎?而老枭和王公云高,也在其中扮演了两个不可或缺的角色,呵呵。

   

    朋友有很多种,有吃喝玩乐的酒肉之交,有志同道合的道义之交。最值得称道的是既可吃喝玩乐又能心性相通的知心朋友。我与陈老、王公就是这种交情。凭着政老对他的特殊欣赏,凭我对梁欢生平事迹的了解,我相信,梁欢是值得交往的朋友。梁欢身上的许多品质,例如他的乐善好施,热爱公益,他待人的仁,对友的义,处事的智,对书画的喜爱和文化人的尊重,对人生的某些体悟,都是在一般商界人士身上不多见的。政老的大量墨宝留在了圣堂山,相信政老的道德修养也会在梁欢身上遗留延续并开花结果。

   

   四

    日前梁欢兄来访,说要出一本关于政老与圣堂山的书,要我写篇序,加上王公云高和政老生前好友、狂草高手林君建勋极力掇促,师友有命,不敢辞,遂简略介绍我所了解的圣堂、政老及梁欢如上,以表达我对政老的怀念之情、对圣堂山的喜爱之意,并作一个小小的引子,更丰富精彩的内容在后面呢,有书法、文化、山水风光之癖好的朋友请慢慢品赏。同时欢迎海内外枭师枭友枭兄枭弟找机会去探探圣堂,看看梁欢,领略一下圣山的仙境风光以及七哥的豪气侠风,不亦乐乎?是为序。

   2006-6-7东海一枭

   首发2006、6、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