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向奥斯特洛夫斯基学习
·良知大法(新稿)
·齐家浅论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把脏话进行到底!

   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讲脏话是没修养不文明的表现。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特别讲究语言和文字的雅洁。儒家从世俗生活和日常应对上设计了一整套符合其道德理论和价值目标的“礼”的规范,强调温良恭俭让,要求“順辞令”(在語言辞令上温和驯順,不出恶言);佛法强调口业清净,恶口,即粗恶诽谤之言,属四种佛家必须去除的不好、不清净的语言习惯之一。可悲的是当今中国儒释并衰,传统美德荡然无存,粗话脏话风行现代社会生活每一个角落,礼仪之邦早成了粗口恶口之邦。

   

   当然,有些脏话已演变为谑而不虐的玩笑,一般讲讲也无伤大雅;文人有时笔下偶尔说点粗话脏话,更是出于“修辞”需要,所谓“道在屎尿”是也,与文不文明无关,与人格高低无关。枭词《贺新郎-感事》结尾:天下事,娘希屁!骂得何其响亮。此词以夕阳西坠的意象开局,定下悲凉慷慨之调,上阙悲世,下阙悲己,结尾处一腔悲愤尽行迸出,不暇雕饰矣!

   

   同时,人格,修养,道德,文明等等,有大小之分,相对一些更大的“义”,更高的“德”、“格”而言,语言文明与否就是小节了,要不要“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掌握。小服从大、低服从高是“官场守则”,也是道德原则。有时讲点粗话脏话下流话,符合更大的道德,恰恰是一种更高的精神修养。

   

   我说过,在当前乃至今后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反共,乃是中国人的最祟高道德!面对中共反动派恶势力,面对防民如贼以民为奴的民贼,面对结党为私“以国为家”的国贼,面对集虚伪奸诈凶恶于一体的小丑党小人党,每一个有尊严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发出怒吼,作出抗争!在怒吼和抗争的过程中说点粗话脏话下流话,在所难免。面对小偷大盗恶棍凶神,战土比绅士更道德,没有必要太文质彬彬,太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粗话脏话,有时该讲还得讲,不吐不快,那是一种不畏强暴、笑傲威武的表现,一种阳刚之气、浩然正气的体现,一种蓄怒已久、忍无可忍的迸发,那是一种对邪恶和黑暗居高临下的轻蔑和渺视!

   

   有人问,骂,有用吗?老枭曰:什么才是有用的呢?拿起刀枪有用,也不能让每一个人都上山打游击吧。何况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敢不敢骂又是一回事,至少表明了一种不合作的态度!何况有水平有深度的“大”骂,应该建立在深厚的文化、祟高的思想之基础上,是可以唤醒迷梦深入人心的,并非单纯几句脏话而已。在这方面,已故大诗人杨春光不愧为我们的好榜样。

   

   去年,我写了一首《亮出你的鸡巴来》后,得到了已故大诗人杨春光和诗评家老象等人的鼓励,老杨跟帖夸曰:“好‘显’现,老枭只要这样走下去,新诗界您又将雄霸。修改稿非常好,可以成为我们的空房子写作力作!形象生动,骨质坚挺,以下犯上,锋芒无敌!”;面对一些诗友的嗤笑,老象还写了篇长文《低俗粗鄙又如何?》为之辨护。后来我又陆续写了《猜猜这个婊子的名字》、《屁》、《世尽颂圣,唯我操逼!》等“脏”诗、“下流”诗,发出之后,褒贬不一,可谓誉满江湖,谤满江湖。

   

   我的态度是,粗话脏话,不可不讲,不可多讲,讲的时候,应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方向性:粗话脏话应该是向上或者向下的(特权阶级论权力上上,论道德下下),其方向是朝着特权集团反动势力的;二是节制性:只能在特定境况下偶一为之,不可泛滥。我赞成川歌的意见:“在低诗歌的写作中有时确实可以用些脏言脏语以下犯上以毒攻毒草,但应慎用,如用得太滥太过就达不到应有的目的”。粗话脏话,乃奇招奇兵,不是大经正道,常道常态,如果嘴边整天、笔下整篇都是屎尿屁和男女生殖器,只会令人反感和厌恶。所谓的下半身和低诗歌的写作,在这方面就过“度”了。

   

   在两大原则“指导”下,让我们把脏话进行到底,把脏话向专制中共的头上(也向好内斗、大不义者头上),扔去!

   

   (旧文修补重发)

   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