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东海一枭(余樟法)
·博导从来惯胡解
·《关于日食----葛剑雄话说大了》
·东海老人:被迫“沉迷在网络上”!(外一篇)
·反对利他主义,弘扬利他精神
·关于阳光法
·关于回答问题,重申四点声明
·《道理面前人人平等》
·《不论有无知识,无非破铜烂铁》
·《东海的文化程度》
·屠夫:一块锈铁!
·教诲高层:尊儒应该怎么尊?(外三篇)
·《不是笑话》
·四种人:欢迎对号入座!
·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东海老人:易中天一剑封喉》
·阳光法和商鞅变法
·《想起“汉奸”张志忠》
·《想起“汉奸”张志忠》
·《政府便宜不妨沾》
·《东海老人:警告》
·关于真理,小启格丘山先生一蒙
·《我庆幸,我怀才不遇!》
·东海的最大错误和对某些“英雄”的警告!
·东海老人:答网友(五则)
·《关于“东海一枭这个人”》
·《东海老人:为“美人”的感觉喝彩》
·《儒虽少数,兴华必儒》
·《无知的拥儒者》
·《无知的拥儒者》
·《复仇之神》
·《傻牛》
·《伪文明人士》
·政治家必读之二:杀人手段救人心!
·儒家要争新地位,政治亟须大变法
·《向胡适学舌》
·《冷看浑人混扯,谢绝恶意引申》
·《儒家的法律也是可以杀人的!》
·杀,还是不杀?
·曾囯藩如其仁
·东海老人:儒联一对
·《有德者必有言----兼论道家末流之缺德》
·《儒家处理人际关系及政治关系的重要原则》
·《经济之道》
·《一败难求千古憾》
·假洋鬼子猖獗,儒者卫道有责
·《小启张裕:谁文明就支持谁》
·《给张裕先生最后一答》
·《言论栽赃和观点“引申”》
·《东海老人拜托:千万别给我留面子!》
·东海老人:我说了你们也不信(六首)
·风光风险两相依
·儒家使命:替天行道!
·做人不要太乡愿
·高调分子与奴才主义
·《民运里面95%都是盲人》
·《强迫性追枭骂海神经症》
·《患者王一平先生》
·《哇,哇哇!》
·《阿p颇有代表性》
·贱人素描
·对政敌姿态要高,对巨贪姑且从严
·《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修正稿:《发生在2009-8-7的历史性事件》
·科学科学你慢点走
·网友酬赠拾翠(之24)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失败!
·本来无人格,何处觅尊严---假洋鬼子一标本
·《一言不发也没用》
·《尊儒要资格》
·东海老人:自题二联
·荀子论蔽、荀子之蔽及其它
·《下愚才会笑》
·《未必眼光不杀人》
·《回“大中華民邦”,给有智慧的读者》
·《东海老人:惭愧一下并立字为据》
·《儒门广大不逐客,儒门严峻客自逐》
·东海老人:自勉二联
·中国人最需要的
·道德也是讲出来的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破山贼易,开西瓜难》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东海不会威胁弱者》
·调整两千年,一飞九万里
·只问理真不真,莫管人服不服
·《婚外有情亦英贤----略论小节与大节》
·《关于儒教复兴论坛的版规》
·《误了孔孟两千年》
·《东海老人:有所为有所不为》
·先问有没有,再论好不好----上帝信仰与良知信仰
·《文痞疗愚原可笑,大家喝彩更堪怜》
·好一个投机钻营分子(东海老人文章)
·《东海老人:我是我自己生的》
·《小乔女士,毕竟是弱者》
·《小乔女将,毕竟是弱者》
·《东海老人:谁能告诉我原因何在》
·央行微调,股市或大跌
·《“风行空中”发“浑然之气”》
·《东海老人:关乎一生、关乎一囯的选择》
·《大良知主义没有边界》
·《公道自在人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把脏话进行到底!

   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讲脏话是没修养不文明的表现。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特别讲究语言和文字的雅洁。儒家从世俗生活和日常应对上设计了一整套符合其道德理论和价值目标的“礼”的规范,强调温良恭俭让,要求“順辞令”(在語言辞令上温和驯順,不出恶言);佛法强调口业清净,恶口,即粗恶诽谤之言,属四种佛家必须去除的不好、不清净的语言习惯之一。可悲的是当今中国儒释并衰,传统美德荡然无存,粗话脏话风行现代社会生活每一个角落,礼仪之邦早成了粗口恶口之邦。

   

   当然,有些脏话已演变为谑而不虐的玩笑,一般讲讲也无伤大雅;文人有时笔下偶尔说点粗话脏话,更是出于“修辞”需要,所谓“道在屎尿”是也,与文不文明无关,与人格高低无关。枭词《贺新郎-感事》结尾:天下事,娘希屁!骂得何其响亮。此词以夕阳西坠的意象开局,定下悲凉慷慨之调,上阙悲世,下阙悲己,结尾处一腔悲愤尽行迸出,不暇雕饰矣!

   

   同时,人格,修养,道德,文明等等,有大小之分,相对一些更大的“义”,更高的“德”、“格”而言,语言文明与否就是小节了,要不要“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掌握。小服从大、低服从高是“官场守则”,也是道德原则。有时讲点粗话脏话下流话,符合更大的道德,恰恰是一种更高的精神修养。

   

   我说过,在当前乃至今后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反共,乃是中国人的最祟高道德!面对中共反动派恶势力,面对防民如贼以民为奴的民贼,面对结党为私“以国为家”的国贼,面对集虚伪奸诈凶恶于一体的小丑党小人党,每一个有尊严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发出怒吼,作出抗争!在怒吼和抗争的过程中说点粗话脏话下流话,在所难免。面对小偷大盗恶棍凶神,战土比绅士更道德,没有必要太文质彬彬,太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粗话脏话,有时该讲还得讲,不吐不快,那是一种不畏强暴、笑傲威武的表现,一种阳刚之气、浩然正气的体现,一种蓄怒已久、忍无可忍的迸发,那是一种对邪恶和黑暗居高临下的轻蔑和渺视!

   

   有人问,骂,有用吗?老枭曰:什么才是有用的呢?拿起刀枪有用,也不能让每一个人都上山打游击吧。何况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敢不敢骂又是一回事,至少表明了一种不合作的态度!何况有水平有深度的“大”骂,应该建立在深厚的文化、祟高的思想之基础上,是可以唤醒迷梦深入人心的,并非单纯几句脏话而已。在这方面,已故大诗人杨春光不愧为我们的好榜样。

   

   去年,我写了一首《亮出你的鸡巴来》后,得到了已故大诗人杨春光和诗评家老象等人的鼓励,老杨跟帖夸曰:“好‘显’现,老枭只要这样走下去,新诗界您又将雄霸。修改稿非常好,可以成为我们的空房子写作力作!形象生动,骨质坚挺,以下犯上,锋芒无敌!”;面对一些诗友的嗤笑,老象还写了篇长文《低俗粗鄙又如何?》为之辨护。后来我又陆续写了《猜猜这个婊子的名字》、《屁》、《世尽颂圣,唯我操逼!》等“脏”诗、“下流”诗,发出之后,褒贬不一,可谓誉满江湖,谤满江湖。

   

   我的态度是,粗话脏话,不可不讲,不可多讲,讲的时候,应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方向性:粗话脏话应该是向上或者向下的(特权阶级论权力上上,论道德下下),其方向是朝着特权集团反动势力的;二是节制性:只能在特定境况下偶一为之,不可泛滥。我赞成川歌的意见:“在低诗歌的写作中有时确实可以用些脏言脏语以下犯上以毒攻毒草,但应慎用,如用得太滥太过就达不到应有的目的”。粗话脏话,乃奇招奇兵,不是大经正道,常道常态,如果嘴边整天、笔下整篇都是屎尿屁和男女生殖器,只会令人反感和厌恶。所谓的下半身和低诗歌的写作,在这方面就过“度”了。

   

   在两大原则“指导”下,让我们把脏话进行到底,把脏话向专制中共的头上(也向好内斗、大不义者头上),扔去!

   

   (旧文修补重发)

   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