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东海一枭(余樟法)
·贺老战友芦笛君大著梓行
·大陆盛产三种动物
·zt总编在线:动物涅磐----写在《东海一枭:大陆盛产三种动物》诗后
·谁能让我生回气?
·学习老枭好榜样
·伏虎驯狼志必酬!
·把脏话进行到底!
·慨当以慷:为《亚洲周刊》“2005年风云人物”写照(组诗。附老枭荐语)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
·一蓑烟雨任平生----与草庵居士共勉(修正稿)
·天下为公,法律为王!
·略复傅涛并寄语胡锦涛
·“合法腐败权”和古今几面小镜子
·高智晟万岁
·言论自由离不开自由言论---兼驳张玉祥君《说话与做事》
·薛振标:就许万平被判十二年向当局进一言
·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蒋庆君,是宵遁是顽抗还是虚心受教?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
·高智晟与圣人心态
·中国?中国!(大型组诗)
·枭鸣动态:卫儒道剑迎黎鸣老,开新纪诗传《山海经》
·天之未丧斯文也,中共其如予何!
·《中华有我郑贻春!》
·乐观仇官杀官新高潮!
·“横渠四句”与“东海四句”
·郭飞熊,我不是你的棋子!
·注意,有人冒充老枭大量发送病毒电邮!
·为什么说黎鸣是最大的狂徒?
·枭鸣动态:为理学辨诬、为传统卫道系列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听好了:大义所在,不可不辩!
·为什么“每个人都与我有关”?
·“大同”实践正其时!
·新年祝福
·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
·写怀四绝
·川歌:题于枭文《生此中共国,不如丧家狗》之后
·题《卫道书》,欢迎广大同道指缪教正
·敦促胡锦涛拜师的公开信
·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
·大处分明休琐屑,吸烟酗酒亦真儒!
·为“存天理,灭人欲”叫好!
·神异经
·“儒家道德二分法”
·山海新经(之一)
·警告共产党,寄语海内外!
·打倒张五常!
·旧文重发: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
·我打谁,谁就得倒!---从打倒张五常说起
·飞雄,毕竟是英雄!
·最不尊重文化人的政权!
·不是添花,是送炭,是救命!----兼驳《打倒张五常不对》
· 高昂的头颅!-------为理学辨诬之六
·绝食大有意义,老戚已经“出事”!
·哲学教授强奸国学大师!
·贪腐可恶,书法何辜?-----驳余杰《作为"文化摇头丸"的书法》
·东海先生歌
·zt张玉祥:回东海一枭先生并请教之
·zt姜福祯:经济学上的恐怖主义-----三谈张五常该不该打倒
·黎鸣果然批不得!
·打倒张五常,保卫生存权!
· “免于匮乏的自由”是基本人权!
·打倒中宣部!
·各大门派对待他人的态度。你赞成哪一派?
·医院见死不救,源于制度冷漠-----兼谈为什么斥不锈钢老鼠无知
·饿死事大,失节亦事大-----为理学辨诬之二
·临危一死亦英雄------为理学辨诬之一三
·民主难免犯错,专制必定犯罪!----评不锈钢老鼠文并更正兼回吴辉君
·关于称呼问题
·给高智晟打个电话吧
·能狂能谦更英雄 ---和袁红冰《英雄不谦卑》
·狂者与乡愿
·梦中说梦两重虚----驳斥不绣钢老鼠
·从民生着眼,以生存为重!------驳“鼠文”《福利制度不利社会稳定》
·我的人生、文化及政治之态度--我不是儒家
·民主暂时同道,文化终究殊途。谁敢指手划脚?看我宏文卫儒
·两项基本道德原则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给廖亦武们下一帖猛药!
·欢迎投机民运,共求社会大道----并请不锈钢老鼠刘荻等救命!
·原儒认同好色,大儒何妨狎妓----为理学辨诬之四
·山海新经(续一).....(广西)东海一枭
·快乐的哲学
·十亿民生双臂拥,五千文化一肩挑!
·孔子教我怎么爱
·拥护"爵位制",自荐"新天子"
·为董仲舒及开明专制鸣冤
·林樟旺案通报
·东海一枭:我们的敌人遍天下 
·李肇星,你算谁?
·天下溺,手援还是道援?
·警钟一号
·我的出现让很多人不舒服
·暂代儒家总经理-----儒家集团发展概况及主要产品介绍
·网友酬唱集萃(之8)
·“垃圾派”-黑箱-屁
·向魏京生君致敬
·一个反共分子的快乐人生
·我为自己是个中国人而耻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把脏话进行到底!

   幼儿园小朋友都知道,讲脏话是没修养不文明的表现。中国自古号称礼仪之邦,特别讲究语言和文字的雅洁。儒家从世俗生活和日常应对上设计了一整套符合其道德理论和价值目标的“礼”的规范,强调温良恭俭让,要求“順辞令”(在語言辞令上温和驯順,不出恶言);佛法强调口业清净,恶口,即粗恶诽谤之言,属四种佛家必须去除的不好、不清净的语言习惯之一。可悲的是当今中国儒释并衰,传统美德荡然无存,粗话脏话风行现代社会生活每一个角落,礼仪之邦早成了粗口恶口之邦。

   

   当然,有些脏话已演变为谑而不虐的玩笑,一般讲讲也无伤大雅;文人有时笔下偶尔说点粗话脏话,更是出于“修辞”需要,所谓“道在屎尿”是也,与文不文明无关,与人格高低无关。枭词《贺新郎-感事》结尾:天下事,娘希屁!骂得何其响亮。此词以夕阳西坠的意象开局,定下悲凉慷慨之调,上阙悲世,下阙悲己,结尾处一腔悲愤尽行迸出,不暇雕饰矣!

   

   同时,人格,修养,道德,文明等等,有大小之分,相对一些更大的“义”,更高的“德”、“格”而言,语言文明与否就是小节了,要不要“拘”,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掌握。小服从大、低服从高是“官场守则”,也是道德原则。有时讲点粗话脏话下流话,符合更大的道德,恰恰是一种更高的精神修养。

   

   我说过,在当前乃至今后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反共,乃是中国人的最祟高道德!面对中共反动派恶势力,面对防民如贼以民为奴的民贼,面对结党为私“以国为家”的国贼,面对集虚伪奸诈凶恶于一体的小丑党小人党,每一个有尊严有良知的人都应该站出来,发出怒吼,作出抗争!在怒吼和抗争的过程中说点粗话脏话下流话,在所难免。面对小偷大盗恶棍凶神,战土比绅士更道德,没有必要太文质彬彬,太温文尔雅温良恭俭让!粗话脏话,有时该讲还得讲,不吐不快,那是一种不畏强暴、笑傲威武的表现,一种阳刚之气、浩然正气的体现,一种蓄怒已久、忍无可忍的迸发,那是一种对邪恶和黑暗居高临下的轻蔑和渺视!

   

   有人问,骂,有用吗?老枭曰:什么才是有用的呢?拿起刀枪有用,也不能让每一个人都上山打游击吧。何况有没有用是一回事,敢不敢骂又是一回事,至少表明了一种不合作的态度!何况有水平有深度的“大”骂,应该建立在深厚的文化、祟高的思想之基础上,是可以唤醒迷梦深入人心的,并非单纯几句脏话而已。在这方面,已故大诗人杨春光不愧为我们的好榜样。

   

   去年,我写了一首《亮出你的鸡巴来》后,得到了已故大诗人杨春光和诗评家老象等人的鼓励,老杨跟帖夸曰:“好‘显’现,老枭只要这样走下去,新诗界您又将雄霸。修改稿非常好,可以成为我们的空房子写作力作!形象生动,骨质坚挺,以下犯上,锋芒无敌!”;面对一些诗友的嗤笑,老象还写了篇长文《低俗粗鄙又如何?》为之辨护。后来我又陆续写了《猜猜这个婊子的名字》、《屁》、《世尽颂圣,唯我操逼!》等“脏”诗、“下流”诗,发出之后,褒贬不一,可谓誉满江湖,谤满江湖。

   

   我的态度是,粗话脏话,不可不讲,不可多讲,讲的时候,应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方向性:粗话脏话应该是向上或者向下的(特权阶级论权力上上,论道德下下),其方向是朝着特权集团反动势力的;二是节制性:只能在特定境况下偶一为之,不可泛滥。我赞成川歌的意见:“在低诗歌的写作中有时确实可以用些脏言脏语以下犯上以毒攻毒草,但应慎用,如用得太滥太过就达不到应有的目的”。粗话脏话,乃奇招奇兵,不是大经正道,常道常态,如果嘴边整天、笔下整篇都是屎尿屁和男女生殖器,只会令人反感和厌恶。所谓的下半身和低诗歌的写作,在这方面就过“度”了。

   

   在两大原则“指导”下,让我们把脏话进行到底,把脏话向专制中共的头上(也向好内斗、大不义者头上),扔去!

   

   (旧文修补重发)

   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