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国不可作信仰,民不可无诚信--与于丹教授商榷
·“以寂寂无名为耻”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大良知学》征订启事
·原道文丛第二辑将出预贺
·东海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等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
·东海是一种待卖品
·东海老人:要习惯我才是爷
·巧言令色足恭,耻乎荣乎?
·新三纲
·《当你…》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黎文生:广传仁音,同致大良知(东海附言)
·《干柴烈火上,切莫歌盛世----兼论少数民族政策》
·赠人二联,欢迎批改
·小乔,何必给东海留面子?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为许君志永及公盟而作
·陶澍慧眼识宗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今天抽点空浏览了一下张国堂君的《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也没有大的危险了》。多数人看了肯定冠之以精神病,据他自己说警方也以此理由抓了他四回。我倒不这么认为,感觉这个人还是蛮有点气魄和悟性的。

   

   他的病根在于拿得起放不下,打得出去收不回来,高得起来低不下来。基督教最高境界是神人合一,如果张国堂君所言非虚,真象他自己说的道成肉身了,也就是达到了基督教最高境界。

   

   可是,基督教把他提起来之后,却未能提供让他回到人间的梯子。于是,在常人眼里,就呈现这么一付神叨叨、失心疯的模样。别人看了难受,他自己也难受----他的识神是感觉不到的。禅宗有个“看山看水”公案,他现在恰处于“看山不是山,看山不是水”的中间境界,卡在那儿了,退不回去也进不了。

   

   禅宗又将人分为三种境界:小我之境、大我之境和无我之境。儒佛都是既“有”又“无”,既能大我也能无我的,故都可以帮他从“天上”回来。如果张君真能懂得的中庸之道,能悟入无我之境或“平常心是道”的道理,他就可以重新做回一个了不起的正常人,就是俗话说的返朴归真。

   

   看来张国堂不可能勒马回缰,他这辈子只好依着上帝的幻影这么“高来高去”了,永远也梦想不到“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程颢)的洒落,永远也无法达到“蓦然回首,上帝却在,灯火阑姗处”之境。

   

   张君此类人物如生活在过去,机缘凑巧,或许能成点事,没准象张角洪秀全辈成了气候。其实在枭眼里,他纵然成了气候,也是个半吊子的可怜虫罢了(或者幸福虫,活在幻思幻觉幻影里,未必不是一种幸福)。唉!

   2006-4-11东海一枭

   

   附张国堂语录两条:

   -------现在,民运的头头太多了,所有头头都面临选择:是自己继续当头头,还是臣服于我。臣服于我,我必重用。不臣服于我,我就叫他靠边站,一边凉快去!

   我坦率地告诉你,我已经把所有民运人士都看作是我的部下,我对部下总是恩威并施。我将要使用的人,我就责备管教。

   ------李洪志先生也是我的部下,他是我的先锋,我的仆人。他现在还不认识他的主。他终究会认识我是他的主,他是我的仆人。他必跪拜在我面前,俯首称臣,我也会多多地赐恩给他。法轮功学员都是我的儿子,我是他们的父,我爱他们。共产党人也是我的儿子,我是他们的父,我也爱共产党人。我的儿子们相互仇杀,我的心很痛。我宁愿自己坐牢、被关精神病医院、甚至我宁愿自己死,也不愿看到我的儿子们相互仇恨。

   -------摘自《组织政党的时机已经成熟,加入我党也没有大的危险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