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上帝焉能奈我何?]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给自己算了一卦
·定义一下反儒派
·先行者的命运及法西斯的软弱
·
·从返本开新说起---初论儒家的宗教性
·该斗就得斗!
·民主大腕的混乱
·言论自由是儒家的生命线
·一反道德,便无足观---反儒派特征举例
·穷困固可怜,富贵更可悲
·改造丛林、“摆平”中国的关键----有感于钱文忠的一句话
·儒家需要有组织
·我们的天和神----提醒有关基督徒
·给马英九及国民党几个小指标
·儒家:宗教性当弘扬,宗教化宜慎重
·普世价值与普适价值--儒家文化高在哪里?
·悼力虹(外四联)
·《大良知学》邮购处
·尊孔与反孔---兼论中国为什么落后
·真理未必掌握在多数人手里----答网民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
·关于心物一元简答
·人世至尊唯孔子,生平最怕是浑人
·儒家道德人人可以实践
·纳粹、民粹与国粹
·良知的神圣性和上帝的虚幻性---答客难
·中国为何落后,怎样赶超西方---答客难
·敬告新道家群体
·最好的尊重----兼代孔子对当局说
·不要以拟人观念测天----答客难(外一篇)
·后马时代
·儒家的立场---经得起任何检验和批评(续)
·大人的风范
·法家:有法无礼,有术无道
·横渠四句略解
·为俞可平先生纠偏
·不认同是你的自由,不苟同是我的原则---答客难
·要说真话,更要说真理---兼提醒汤一介先生
·儒家应该意识形态化-----质疑汤一介先生
·儒家的隐(外一篇)
·孝道论
·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救中国
·回首生平堪自笑,轻浮炫耀杂粗豪
·国学大师的标准
·我看陈光标---兼论爱有差等与德有阴阳
·提醒基督徒:撒谎可耻,知错要改
·文化共识的重要性
·最不可造的业,最不可恕的罪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帝焉能奈我何?

   上帝焉能奈我何?

   

   文友想皈依基督又拿不定主意,来征求我的意见。老枭曰:你生平做人做事问心无愧吗?能以仁心恕道和诚信博爱等原则待人处世吗?能做到自爱爱他、自尊尊人、自利利世吗?如果答案是否定的,你未达人事,未尽人伦,连事鬼都不够格,有什么资格侍奉上帝?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恭喜你,你已经用不着当上帝的仆人了。倘能再进一步正心诚意致良知,明心见性,与“上帝”平起平坐也非难事!

   

   中华佛儒道都很重视自我,禅宗特别强调自我观照,自我实践,反求诸己,不假外求。古德曰:“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汝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 明明白白说佛在灵山,灵山在心头。赵州和尚从小出家跟南泉和尚学佛参禅,南泉寂后,他携瓶负钵寻师问道,走上了漫漫的行脚之途,一直到了八十岁,还在到处行走,最后来到河北的赵县观音院住了下来,至死未曾离开。他说:“老僧此间即以本分事接人”。

   

   赵州和尚从师傅南泉禅师那里,学到的是“平常心是道”的真谛;行脚八十年,悟到的是“本分事接人”道理,难怪有一首古诗是这么写他的:“赵州八十犹行脚,只为心头未悄然。及至归来无一事,始知空费草鞋钱。”唐朝无尽藏比丘尼有一首诗偈说得更好,“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儒家讲“天命”,“天理”,但不承认有一个“绝对他在”的超越存在,儒家经典中的上帝与《圣经》中的上帝不是一回事。《中庸》一开篇就说:“天命谓之性,率性谓之道,修道谓之教。道也者,须臾不能离也,可离非道也。”意谓:天命落实于人身就是人性,依人性而行的就是道,教育训练人们依道而行就是教,可见“天命”“天理”是密切联系并落实于人生社会的。

   

   孔子不语怪力乱神,曰“不知生,焉知死”,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这不是孔子对超验问题的回避,而是要人们重视人间生活,把注意力放在现实社会中去。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论语》),教导一个人要孝敬父母、友爱兄弟朋友,言行严谨讲信义,关心他人,亲近仁者。做好这些事后,剩余的时间精力,再学习文化。这些都是人的本分。

   

   儒家思想是人本的,认为宇宙由天地人三才构成,人是宇宙的中心,也是价值的主体和尺度,对此《礼运》、《周易》都有阐述,《中庸》更详细地阐析了这一思想:“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

   

   意谓人性与天地相通,人只要尽己之性,尽人之性、尽物之性,就可以“知天”,从而与天地同尊,与天地合德,上下与天地同流,参赞天地之化育。如何尽心尽性?《中庸》强调“毋自欺”,以自我之诚实现天道之诚,“惟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如此就有望成就大人人格:“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况于人乎,况于神乎!(文言传)”

   

   儒家并非没有宗教情怀和超越意识,但是“极高明而道中庸”,其超越意识宗教情怀要在伦常日用和社会实践中依赖人的“践履功夫”去体现。正如冯友兰先生所说:“我们可以说,中国哲学是超世间的。所谓超世间的意义是即世间而出世间。中国哲学有一个主要的传统,有一个思想的主流。这个传统就是求一种最高的境界。这种境界是最高的,但又是不离乎人伦日用的。这种境界,就是即世间而出世间的。这种境界以及这种哲学,我们说它是‘极高明而道中庸’”。如果说“极高明”说的是儒家的超越性和宗教味,“道中庸”就表示它的思考和情怀都集中于人生社会。

   

   悟道得道者光明通达,智慧圆融,不仅仅辨才出众而已。樊迟问“知”,孔子回答“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反过来,“不能务民之义”,不能切实搞好人事,佞鬼神而近之,就是不“知”。而知人是知机知性知命知天的前提和基础,未能知人,焉能知性知天命?倘有人自称道成肉身,却对我的思想文化精神境界因果来历一无所知,贡高我慢,必是伪先知假基督无疑!故曰:未能知枭,焉能知神?未能事枭,焉能事上帝?

   

   客人问:你对上帝说三道四,不怕被打入地狱?老枭戏答:于已于人,信仰上帝不是坏事,普通民众信上帝后可以更好地做人,做个好人。对于他们的上帝信仰,我是持鼓励态度,绝不加以阻拦。我只是指出,如果一个文化人为求自己永生甚至因恐惧被打下地狱而去信上帝,正说明心灵不诚,态度功利,不仅自欺欺人,而且亵渎上帝。一般人可以把世间的一切不公不平不正,把“道之不行”委之于天,委之于命,委之于上帝,但中华文化人负有拨乱反正、启迷疗愚、弘道卫道、教化天下的使命,如果文化人大规模地拜倒在上帝面前,甚至靠上帝的胡罗卜加大棒保证自已做个好人,那是对自身文化历史使命的一种放弃或逃避。

   

   虔修心性、善养吾浩然之气的人是无所畏惧的。在现实世界不畏坏人恶党的骚扰,在超越层面也无惧邪灵恶煞的仇视,这就是俗话说的,心正不怕鬼敲门!天命之谓性,性是人自心之灵明本体,自明本性,尽性知天,自然神佛护佑,诸邪远避。其它一切假恶丑事物,无论表面多么庞大猖獗,实质都是渺小虚弱的。按照天理世间理,坏人恶党和邪灵恶煞倒行逆施,不过是自速其亡、自毁其灵而已。敢吐真言传大道,上帝其能奈我何?上帝如是正神,不会加害正人;上帝如果有灵,亦必站在正义一边!

   2006.4.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