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东海一枭(余樟法)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自重说

   一

   人,堕落起来没有底,上升起来也不封顶。故可以持续向下,变鬼变蜮,也可以不断向上,成德成圣。自重是向上的因,也是向上的果。

   

   自重者未必人恒重之,自贱者必然人恒贱之,所以孔子说: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意谓君子不庄重就没有威仪或失去威严,即使学习,学问也不会巩固。《论语正义》引掦子《法言•修身篇》:或问何如斯谓之人?曰:取四重,去四轻。曰:何谓四重?曰重言,重行,重貌,重好。言重则有法,行重则有德,貌重则有威,好重则有观,是言君子贵重也。此处好字是嗜好的意思。嗜好高雅者,如琴棋书画等,则有可观。

   

   人贵在庄重,外在行为的不庄重,便是内心不自重的表现。

   

   不自重者没有份量,纵然财多势大位高权重,其为人也必是轻飘飘的,东风吹来他倒向西边,西风吹来他倒向东边,或者一阵风就可以将他连根拔起;不自重者更没有质量,纵然表面上看起来冠冕堂皇气派非凡,其内存也是脏兮兮的,所以有许许多多的隐私大大小小的秘密,要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密密保护起来。

   

   急于成名急于发财,下笔轻率信口开河,有言无行有才无德,待人刻薄为人奸诈,见钱眼开见利忘义,妾妇作风鸡犬品格,出卖肉体出卖灵魂,乃至坑蒙拐骗假冒伪劣无所不为…,世人种种疾病,皆因不自重所致。

   

   二

   财阀拥财自重,权贵拥权自重,军阀拥兵自重、养寇自重,圣贤豪杰大德大雄志士高人则是拥书自重、养气(浩然之气)自重、以道自重。自重来自于自尊自爱自强自信,来自于正心诚意自我修养的“内圣”功夫。作为一种精神品格,自重有各种各样的表现:

   

   孔子厄于匡,弟子们害怕了,孔子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这是孔子的自重,体现为一种绝顶的文化自信;

   

   “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 这是孟子的自重,体现为祟高的大丈夫人格;

   

   文天祥兵败被俘,拒降不屈,就义前在衣带上留下绝笔:“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而今而后,庶几无愧。” 这是文天祥的自重,体现为重义轻生、视死如归的勇毅;

   

   百日维新失败,梁启超劝谭嗣同出走,谭曰:“不有行者无以图将来,不有死者无以酬圣主。”京师大侠王五复劝,谭曰:“各国变法无不以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毅然就死!这是谭嗣同的自重,体现为“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豪迈;

   

   庄子视爵禄如腐鼠。《庄子•秋水》和《史记•老庄申韩列传》记载:楚王派人去聘请庄子为相,庄子持竿不顾,表示“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自由自在。这是庄子的自重,体现了道家“笑彼名利”超脱尘累的高洁;

   

   惠能初参五祖即言下大悟,仍然舂米劳作操执贱役,后来获传五祖衣法,仍然隐迹渔樵十六年才触机显身而说法。并终其一生,坚辞朝廷供养,粗食淡饭,广度众生。这是禅宗祖师的自重,体现出禅师荷担如来家业的风范;

   

   晚唐诗僧贯休向吴越王钱鏐献诗求见。钱鏐嫌诗中“一剑霜寒十四州”句不够气势,让贯休改为“四十州”。贯休回绝拂袖而去。这是诗僧的自重,体现为一种“不羡荣华不惧威”的清高!

   

   自重是历代大德大雄、大人高人、圣贤豪杰共同的品格,也是老枭的品格。我在思想、文化、人格、责任与使命等各方面的自重,可用一付不拘旧格的自题联形象地概括之:

   

   无兵无财无权可拥,姑且拥书自重,相比军主财主党主,语重义重望重任重当然更重;

   有山有海有城难占,何妨占网为王,远胜帝王霸王魔王,诗王思王素王新王乃是真王!

   

   有兴趣者不妨以历代大德大雄、大人高人、圣贤豪杰及老枭为秤砣,称称自己的骨头有多重,呵呵。

   

   三

   对于卑鄙小人、奸恶贼党,戟指而骂绝不容情,对于人民英雄、时代先锋,大夸特夸欣赏有加。夸非谄媚,一切“唯心”,骂有根据,一切唯真。因为我自重。

   

   时代不同了,自重者未必人恒重之,加上老枭直言无忌得罪人多多,誉满江湖亦谤满江湖,不仅中共视我为异己,一些同道中人乃至民运大腕也视我为异类,私底下奋勇排斥、“恶毒攻击”,偶尔传入枭耳,一笑了之而已。因为枭眼对人性的弱点和阴暗洞察至深,因为我自重。

   

   想起胡适写给杨杏佛的信中的话:“我受了十年的骂,从来不怨恨骂我的人,有时他们骂的不中肯,我反替他们着急。有时他们骂的太过火了,反损骂者自己的人格,我更替他们不安。” 1962年,胡适临死之前又说:“我挨了四十年的骂,从来不生气,并且欢迎之至” 云云,何等坦荡宽宏,“大人”风范。论气度,老枭比起老胡来有过之而无不及;论品格,“地下”骂枭者比起骂胡派就大大不如了,骂胡是公开的,骂枭之言则拿不出凭据,上不了台面。

   

   自重的人是不屑于卖身投靠的。有人见我为某某功说话,便说我投靠了某某功;有人见中共尚未动我,又怀疑我是共特。答曰:老枭打通微奥中西脉,炼就精纯日月心,出则总统师,居则千秋万代师,怎么可能投靠谁?怎么可能出卖自己?至于其它坏事恶事下贱龌龊之事就更不屑干了,纵然我智能超轶,胆识过人,能干敢干,奈不屑何!

   

   有人说我下笔轻率,亦皮相之见也。枭文文字固然“放荡”无比,内容则是“严谨”之至,各种观点当然可以商榷,所涉及的他人或自己的事实,则“字字有凭据,句句有来历。”每一个字都是站得起来的。真可谓:板凳愿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因为我自重。

   

   自重的人也不刻意追求世俗的名声。人们常说,出名要趁早,其实也是一种不自重的表现。古代大儒大德,大多苦学久隐,养深积厚,才敢出山应世。莲池大师随笔《老成然后出世》曰:古人得意之后,于深山穷谷中,煨折脚铛,潜伏保养,龙天推出,然后不得已而应世。后人渐不如古,然犹及见作经论法师者,作瑜珈施食法师者,学成而年未盛,尚徐徐待之。比来少年登座者纷如矣,佛法下衰,不亦宜乎?

   

   如果我对谁说:请你自重,那说明我还看他得起。很多人已不配听到这样的劝告和警示了。太多的自轻自贱自暴自弃,已使我目不忍视;太多的精神卑贱道德败坏,尤使我耳不忍闻。多年来避门谢客,为了离腐烂的人物和事物远些更远些。

   2006-5-30东海一枭

   首发2006、5.31《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