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未来中华大总统]
东海一枭(余樟法)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平书之七十一:岂有欺人东海君!
·险恶江湖任我行
·垂死的疯狂!
·凉风起天末,一笑归去来!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布制度的公开信
·以义抗暴:中国民主化的大道
·己平书之七十七:动起来就好--寄语连战先生
·乘风破浪正其时!--讨中共檄一号
·平书之七十九:法轮功是在搞政治吗?
·孟子精神的现代意义—五四反传统思潮再思考
·我拿什幺来拯救你,我的妹妹?
·含泪鼓呼,泣血举报:为了我的乡亲父老!
·鸣冤备忘录之四:
·1
·高智晟:政府不做事,是对公民最大的善举
·欧阳懿 :浙江公安勒索山民,网选总统愤怒举报!
·一颗黑心,两副面孔----龙泉市政府执政为谁、意欲何为?
·龙泉公安,贪婪又凶恶的渔翁!
·扑朔迷离的“林樟旺案”
·向浙江遂昌的“父母官”致敬
·周光明,黑暗制造者!
·执法人员?索命无常!---浙江龙泉法院制造命案!
·感谢、忧虑和恳求-----写给省市“林樟旺案”调查人员
·一傻到底,不死不休!
·“他们是猎人,我们是猎物”-------林樟旺案引起的思考
·本案没有赢家…
·小贼入监狱,大匪当公安!
·将罪错进行到底?!—应战龙泉公安并质疑浙江省林业公安领导
·向公安部控告-- 浙江省龙泉市公安局森林分局部分人涉嫌绑架勒索
·看了这些照片,谁能无动于衷?
·改名玩民赶时髦,南宁政府成被告
·东海一枭是不可战胜的!---副题:为林樟旺案第N次向有关领导求情…
·杨在新律师:亏龙泉公安下手!
·周光明玩法勒索,胡x涛难辞其咎
·林樟旺等涉嫌非法占用农地罪案律师建议书(杨版)
·誓凭赤手拯群氓-----林樟旺案杂感
·南峰:支持维权就是维护正义----为林樟旺案而作
·中国第一刁民
·扬眉一剑入重围!---兼为林樟旺案种种怪象解密
·焱文:机耕路上的罪恶---浅议林樟旺案件
·论“名誉上搞臭”
·诗无处写横磨剑,泪不能流怒放歌。
·平书之八十八:诗无处写何况剑?泪不能流岂敢歌!-----谦向陈亦和《中国书法网》致歉
·民冤寻常沉海底-----林樟旺案被消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未来中华大总统

   未来中华大总统

   

   常有同道友人乃至体制内朋友问我心目中未来中华大总统的人选,或者说,如果国家领导人由民众公选,老枭属意何人,手中这一票会投给谁?答曰:目前谈论具体人选还为时过早。到时看谁对中国民主事业贡献大、功勋最高,我就支持谁。

   

   到目前为止,在我心目中,老资格的民运领袖魏京生,高德望的民运理论家胡平,闯关回国自投罗网的杨建利,屡次入狱坚持国内斗争的刘晓波,密谋武装革命的王炳章,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倡导者袁红冰,民营企业家孙大午,独立作家杨天水,国民党领导人马英九,维权运动先锋高智晟,天鹅绒活动和网络大选发起人高寒任不寐等,都是问鼎“总统宝座”的优秀人选。还有维权律师张星水李柏光刘路,民主鼓手张祖桦赵达功草庵居士,还有受到现政权关押或驱逐的众多豪杰之士如许万平师涛张林郑贻春张伟国薛伟王策茉莉王丹郑义徐水良徐文立郭罗基王希哲王有才费良勇彭小明刘国凯等等等等,皆具备总统竞选者的资格和德望。

   

   对于任何人在民主事业方面的成功以及民主同道在任何方面的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愿意为之欢呼向其祝贺,不论什么人当上未来中华大总统都是中国民主事业大功告成,老枭与有荣焉。如果民进党领导人有朝一日高举政治北伐的大旗民主统一中国,如果中共某位党魁军头----不论是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刘亚洲或别的什么人------有朝一日声明解散或告别中共,结束专制,我也会热烈拥护并优先推选他们为中华大总统。

   

   至于我自己,为民主付出有限,当公仆兴趣不够,无意与群雄争雄。如果届时还留在世上,或可为有志者站台助选。报纸也好电视也好,只要给我一个公开的媒体,我的一票,将会带来百千万亿票,如一首枭诗所写:给我一滴水/可以化为万丈波涛/给我一叶帆/可以将太阳追到/给我一粒石子/可以把大海填了/给我一把钥匙/所有的门锁从此失效…。

   

   对中国民主事业的贡献如何,当然是选举未来总统最重要标准。此外,参加民运的资历深浅、对中华文化了解爱好的程度以及个人道德、性格、学养等等,可作参考因素。归根结底,这一切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选举总统的权利,是领导人由民众票选的制度。在民主社会,谁当总统,总统个人私德好坏学养高低性格优劣,喜欢哪里文化信仰什么宗教,重要牲、影响度都有限。我相信,只要言论自由媒体开放,中华文化自身就会迸发出深沉而巨大的力量,化我官民,化成中华!

   

   有些人总是担心,某某派得势比中共更反动啦,某某人上台比江胡更专制啦,其实都是不很必要的。民众票选出来的领导人,无论如何都比黑箱中操作出来的强,套在民主的笼子里,形格势禁,前跋后踬,想坏也坏不到哪儿去也。故不论哪派、何人执政,哪怕是流氓黑道头目、甚至那个“毫无宽容度的烂货”张某“登堂”,也休想学习中共的“小”。

   

   说起张某,完完全全是个笑柄。此君把所有民运领导都视为自己的部下,以“现在进行时”的大总统自封,但纵然中国民主化了,度德量力,此人要当总统,也比老母猪上树还艰难十万倍!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张某把“习”解释为复习,有Brian网友指出这里“习”的含义兼有“实践”之意,我奉上朱依群《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略论孔子教育思想》一文,告之,习字有温习、实习、练习、实习、实践等多重含义,Brian说得不错。张某比芦大鸭子更“鸭子”,不但不领情,还骂Brian为网络小混混,为“不可雕的朽木”,警告我“不要骄傲狂妄”。上帝啊!

   

   此人毫无儒佛常识(例如他认为商汤王、孔子、朱熹都是信上帝者,识者一看就知道是个糊涂蛋),于《圣经》亦一知半解,却敢自称道成肉身,基督再来,时时处处以上帝的口吻说话,真可谓虚气之大千古无两,脸皮之厚天下无双,不仅欺世惑民,对于基督教也是严重的亵渎,用佛经上的话说则是“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果报惨不可言!最近一份《张某某严正声明》,鸡肠鼠肚加无耻恐吓,比中共有过之而无不及,更是充分暴露了此君狭隘心胸和邪恶面目,令人厌憎之至!

   

   其《声明》曰:“凡在网络上辱骂和贬损我的人,必将坐三年的牢房。我必捍卫我的尊严,决不允许网络混混们在我的头上拉屎!中国已经进入非常时期,在这个非常时期,我张某是中国唯一合法的国家元首,凡侮辱国家元首的,就是侮辱中国,他坐三年牢房是应该的”、“为了保护民运领袖的尊严,树立民运领袖的权威,我严正声明如下:从现在起,凡辱骂和贬损我张某的,必将被关押三年”、“本帖不许删除,凡删除本帖的斑竹,必将受严惩!”云云。

   

   大潮汹涌,沉渣泛起,天下沦亡,必有妖孽,信然。《圣经》亦云:“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看了这份杀气腾腾的声明,还不能认出这个假先知的狼子野心来,那真是白痴了。白鹤一鸣在自由中国论坛说:张某象一个妄想型精神病人,快去医院看看吧!张某某回复说:“我张某总有一天把你整得吃屎都找不着厕所们!”(此话他也对不锈钢老鼠刘荻等人说过) 有人劝他,白鹤一鸣远不如东海一枭那样有名,对这种网痞可以不必理会。言外之意,要“理会”也应找老枭这样的。张某某的回答很有点小聪明:不可把东海一枭作为敌人,至少目前不能把他作为敌人!

   

   老张啊:休说你永远不可能拥有“严惩”他人的权力和机会,就算你学习洪秀全煽惑部分乡间愚民,侥幸成一时一地之功,在我面前也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别说与我为敌了,论知识智慧手腕能力,你当我徒孙的徒孙都不配!如果胆敢采取言论之外的手段对不锈钢老鼠、白鹤一鸣及其他任何贬损过你的人下手,任何时候-----不论是民主化以后还是现在中共统治时期----我和我的兄弟同道们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你整成人人喊打的过街小老鼠,整成不齿于人类的狗屎之堆,用你的话讲,整得你吃屎都找不着厕所们!(厕所们?哈哈)

   

   以上所言,是假设张某为健康正常人。其实我完全赞同白鹤一鸣网友的判断:一个妄想型精神病人,而且已病入膏盲了(张大疯子与芦大鸭子、安大棍子堪称中文网三大奇人。我自己也算一“子”,余大呆子,还不敢与三子并肩,呵呵)。我批评他,并非与一个病患者过不去,而是将他作为反面教材使用,因为缺乏自知之明和容人之量这两大病症,在不少民主志士、民运组织身上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在某些“领袖”人物身上也相当严重了。这两大病症,是为人处世之大忌,也是民主事业之大忌呀。

   

   作为民运领袖和有志于问鼎总统大位者,尤其需要海纳百川的洪量,对于异议、批评乃至辱骂,如要反击,只能遵循“以言论对治言论”的原则(对于恶意辱骂,普通人不妨诉诸法律,现代政治家则不予计较为上),否则,不仅自我伤害,也会严重伤害我们共同的事业。领袖的权威不是靠鸡肠鼠肚和自吹自擂建立起来的。我早就指出,未来民主中国大总统可不好当,说好听点,要肯忍气吞声任劳任怨,有仁心仁德和先忧后乐的精神,要眼晴向下看民众的脸色;说难听点,总统不过是扫大街的角,或者一只马桶而已-----供人民排泄、发泄用也。

   2006-5-14 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二十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