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门今始为君开---勉尚生
· “我”能解决一切问题
·何为魔?
·《无相大光明---东海儒学》赠阅启事
·浙江行
·精卫:把儒家思想与现代人类主流文明对接
·境界(组诗)
·《枭门》
·忠于良知是最高最大的忠
·囧囧囧囧囧:切记要有独立的意志、自由的精神(东海附言)
·门外论道笑柄多---张远山《庄子奥义》批判
·同肩道义共擎天
·《代表》
·一条道走到底
·经权略论
·东海儒门的要求
·佛教:圆而欠满,美中不足
·《中囯文人》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zt:buddhahehe:给“东海老人”(东海附言)
·“老实”的张远山(外一篇)
·次韵酬九狮山民
·愿我儒生如孔雀
·归林:东海良知与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之"欲与矩"(东海附言)
·儒家唱和观:该和则和,该唱则唱
·外道漫论
·Z拐峁山人:次韵东海一枭《抒怀示友人》二首
·道德的政治如何可能?
·z拐峁山人:读东海一枭四绝句有感
·z一个多情的基督徒为东海作祷告
·都来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真认识我不容易》
·勉jiang、赤二生
·东海指月录(问答卷1--5)
·只有认识良知,才能认识一切
·圣贤快乐自足,道德真力弥满----小启贝苏尼
·东海指月录(问答6--9)
·东海荐文:论大学"治国平天下"(作者:赤子之心)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黎文生:问君缘何向东海,只因儒理契我心(东海附言)
·政治以外另一境界
·大德者必有言,大智者必能言
·戊子杂诗(五十三----六十二)
·周敬诚:《中国未来政治制度构想》(东海荐语)
·弘扬良知主义,棒喝“民主愚氓”
·千家万派,东海最派
·黎文生:“转向东海,并不弃佛”(东海附言)
·焦国标,你住嘴!
·关注现实,升级儒家,洪传真理,建设文化 ----勉东海儒者
·《恶毒时代》
·被褐:某些知识分子的“策略”(东海附言)
·支持方家华等提名洪哲胜为“中国自由文化奖”候选人
·宋大琦:“我也附和几句来反对那宗教愚民”
·黎文生: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东海荐文)
·考验
·“化缘”功夫
·《东海儒家》
·为余秋雨先生改联
·教化
·枭声重发: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你发了大愿,我发点感慨----复黎文生君
·z紫光:农历赠余兄樟法
·忍辱功夫
·黎文生关于《佛家高圆仍欠满,欲使其全须以生》一文的补充说明
·万法皆从自性生
·黎文生:人生一大快事(东海附言)
·新词别释:德残智弱(四则)
·大良知的呼唤----东海儒家欢迎你
·南老怀瑾,请勿自辱!
·反儒者的命运
·反儒者的命运
·好诗共赏:敬步原韵呈枭先生(作者:九狮山民)
·最大的非礼(东海胡思录5--9)
·东海老人:《最高尊重》
·请教方应看、不锈钢老鼠等自由中国管理员(劳热心人士一转)
·《杨一刀》
·我的“打击面”
·良知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谭嗣同殉难110周年祭
·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兼示东海原粉丝们
·怎样对待外道异端?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对余王拒郭事件已连发三文,本来不想再说,还曾在《自由中国》劝网友们:余王此事确做得不地道,但批也批得够了,适可而止吧。然而借一句文革常用话说,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些批判的矛头居然指向老枭,什么“诛心”啦、“忌妒”啦、“窝里斗”啦、“翻脸不认人”啦,不一而足。一些好友也提醒我小心“蛮打一气”、“被人利用”云云。

   

   这次对余王的批评,不排除个别人别有用心无限上纲,但多数文章是就事论事、入情入理的。有人“逻辑”地推断白宫邀请的本来就是基督教代表,以此为余王辨护。其实,无论郭飞雄未能见布什是否余王阻挠所致,都不影响余王行径的狭隘卑下。

   

   道不同可以不相与谋,可以“文攻笔斗”,但不可以用“实际行动”给对方使绊子、扎刀子!这样做,纵然是“革命需要”,也不可以,何况于民主事业有百弊而无一利!这类下作行为,别说出之于民主志士,那怕用江湖黑道的标准衡量,也是太小气、不义气、为人所不耻的!

   

   又何况,余王与郭之间,尽管有民主的策略、途径、方式乃至信仰与理念的不同,但追求民主宪政、反对共产专制的目标是一致的。“道”小异而“大同”,完全可以异存求同。平时论战当然不妨析异辨微针锋相对,并肩行动中岂能互相拆台你死我活?

   

   曾转帖黄河入海网友《王伦--妒贤嫉能的代名词》一文。闲话网友跟帖曰“宋江很狡猾,私德上没有什么好称道的。表面上做到仁尽义致,实际上对一切洞如观火。宋江身上突出表现了中国人又做婊子又立牌坊的虚伪性。” 确实,宋江有些虚伪狡猾,但宋江对晁盖的排挤相当“温柔敦厚”,不论做梁山二哥还是后来做大哥,对晁盖,对众兄弟,都做得相当不坏,至少能“表面上做到仁至义尽”,不象王伦和余王,那有一丝一毫仁义味道?根本连表面功夫都欠奉!

   

   说到忌妒,与其将此二字加在老枭及批评余王者身上,不如加诸余王头上多少还沾点边。我认为,这两个字,是最不应该出现在民运队伍之中和民主人士身上的。民主事业是公益事业,离不开广大同道的各种形式的奉献和牺牲。在奋斗和奉献的过程中,某些人如有一定的名誉之类收获,理所当然(其实皆一时微名薄利而已)。某些人运气好,实不足而名有余,也是正常。谁成功了,大伙都沾光。在某种意义上说,大伙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呀。

   

   在老枭字典里可以找到痴呆、清狂、高傲、迂腐,就是找不到忌妒二字。对于民主同道,不论何人成名成功,我都乐观其成,并希望多多的人“咸与民主”,成大名立大业建大功。获悉余王李三人受邀与布什会谈,我是很为他们个人更为“民运”高兴的。开始见他们受到“围剿攻击”,我还特翻出以前写给王李的诗联旧作重发,以表敬意贺意,以示声援鼓励。后来读了郭飞雄的公开信,了解有关内幕之后,我才忍不住化玉帛为干戈了。

   

   好在旁观者未必皆“浊”。“你在余杰他们见总统之前,赋诗为他们送行(应是“接风”),殷切情意都在其中。由此可见,你对他们所获得的特殊荣幸毫无妒意。在他们闹出丑陋的拒绝郭飞雄事件之后,你慨然撰文,为被排斥的郭飞雄说话,不惜得罪那些自以为是的基督徒,一片正气可嘉。”民运前辈茉莉的奖誉,我拜领了。

   

   民运不是梁山,不需要火并王伦。我相信,大多数人与我一样,批评余王,不是为了搞臭个人(自已不臭,谁也搞不臭。有了龌龊,遮掩为下,速洗为上),而是为了打倒他们身上的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达到“治病救人”----诊治余王之病、警示后来之人的目的。余王毕竟年轻,相信他们会慢慢成熟为一个“大人”,相信他们有朝一日能为此真诚地道歉和忏悔!“过而改之”,儒家所崇;忏悔文化,基教所倡。将这一文化于生活中践履之,善莫大焉。

   

   另外,在“拒郭事件”中,海外各大中文媒体的集体表现颇为耐人寻味。尽管受害深重,我们的一些民运前辈似乎还没有充分认识到王伦作风和小圈子意识对民主事业的巨大危害性。看来,对于小圈子里人各种错误、卑劣、“不宽容”的行径,对于搞小动作、闹不愉快、破坏同道之间的团结的人,是乡愿式“护短”无原则宽容,还是开展严肃批评、吸收深刻教训?对于某些民运大佬们,这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呀。

   2006-5-2东海一枭

   震旦网域名 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 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