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今日微言(何谓反党,何谓政治正确)
·今日微言)(关于仁本主义)
·今日微言(有了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
·今日微言(民主、极权和儒家等)
·今日微言(只有儒家才能救民主等)
·仁本主义世界观
·今日微言(好话、有感、民德等)
·今日微言(齐家、直道、民族魂等)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绑架习近平)
·今日微言(民国、西方、三自信等)
·今日微言(中西、民国、马路等)
·关于周小平(微言)
·今日微言(习近平和朱元璋等)
·今日微言(价值、家庭、恶社会)
·给王岐山喝个彩并提个醒
·今日微言(批判恶社会,提醒习近平)
·今日微言(恶社会、性善论和好领导)
·今日微言(台湾、民运、旅游等)
·今日微言(革命、民运、恶政府等)
·今日微言(民国、歧视、斗争论等)
·今日微言(启蒙、启蒙、新启蒙)
·今日微言(资本、糟粕、价值观等)
·今日微言(资本、大同、启蒙等)
·杀人手段救人心
·今日微言(亚启蒙、建设性、定海神针等)
·今日微言(民国、颠倒、儒佛道等)
·伟大的帝王师
·今日微言(多元化、亚启蒙、儒与马等)
·今日微言(宗教、洪老、中国梦等)
·余东海:人生感言集粹
·今日微言(仁爱、战争、负能力等)
·论语点睛之:利益主义要不得
·今日微言(儒化马教和伊教)
·今日微言(清算文革,清算毛氏,清算五四)
·今日微言(我有特别任务,你是特色纳粹)
·今日微言(五四、朝鲜、黑名单等)
·今日微言(真人节倡议、马主义洗脑等)
·今日微言(大良知之使,习近平之功)
·今日微言(马毛,鬼神,三大恶等)
·今日微言(关注我就可能怀孕)
·今日微言(答客,辟马,恶必穷)
·今日微言(汤显祖,反噬律,儒家化)
·今日微言(三自信,四共性,十大恶,答洪老)
·马主义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护身符,正动力,辟马列)
·习近平与毛泽东的原则区别
·姐夫问题和中国道路
·今日微言(反马反毛,敌友标准)
·反儒派都是劣质人
·今日微言(纲常,忠德,吉祥,朝鲜)
·今日微言(反腐加速和祸从口出)
·今日微言(自杀原因和回汉问题)
·《共产党宣言》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安全通报和巨变前夕)
·今日微言(不要逢迎习近平)
·今日微言(泣血呼吁和警告中青网)
·新中体西用论
·今日微言(世无圣王,美猴称王)
·今日微言(人民安全和习王大敌)
·今日微言(补充李总理和怎样对姐夫)
·习近平的儒家修养
·今日微言(70年,两头真,启蒙派)
·论语点睛:朝闻夕死真无憾
·今日微言(茅于轼,张五常,朱镕基)
·向习近平致个敬,微言一束字字真
·今日微言(勿问批评动机,且看马家吃人)
·今日微言(辟鲁,剿匪,看台湾)
·给马英九和国民党提点建议
·今日微言(习学,独尊,台湾)
·今日微言(保守派,思考题,历史眼)
·(辟马,大反思,对朝三策)
·《中国公民科学素质基准》指谬
·今日微言(言论,读书,死刑,贵人)
·《论语点睛》:恶衣恶食又何妨
·是是非非习近平
·今日微言(爱狗,辟毛,神啊神,老骗子)
·今日微言(击蒙,辟马,看世界)
·今日微言(三权论,性善论,中国路)
·马恩,给罪恶披上华丽的外衣
·zt关于设立儒家文化特区的设想
·今日微言(习学,大人,所有制)
·今日微言(请遵习讲话,放我三大侠)
·今日微言(哪些人最恨习近平)
·今日微言(辟马辟毛辟鲁谢习)
·今日微言(释疑,辟毛,击蒙,预测)
·刘再复《教育论语》点评
·《幽梦影》批申
·宗教问题之我见(集一)
·今日微言(五四,习学,莆田帮)
·(启蒙派最蒙昧,中宣部要悔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无奈,共青团的愚恶)
·如是安顿毛氏,如是产生总统
·今日微言(人性,习学,辟毛,护身)
·今日微言(好糊涂潘基文,请割除共青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怜子如何不丈夫

   

   

   枭鸣天下之八:

   怜子如何不丈夫

   

   近几年来,亲朋好友们包括老妻都说我变化太大了,脾气变好了,胆子变小了,出手小气了,从一个粗暴急躁、大手大脚、自我中心、自以为是的楞头青脱换成了宽容、和平、快乐、节俭、温文的家伙,跟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自己也有脱胎换骨的感觉。这当然与我的年龄有关,年届不惑了嘛,对于人情世态,万事万象、对于自己,都有了比较正确的认识和深刻的洞察,逐步学会了"微笑着面对一切",包括脚下的泥泞头顶的乌云。同时,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因为有了儿子。

   

   儿子属鼠,降生于一九九七年一月一日。记得当时我与岳父等人守候在医院产房外,几个小时仿佛几十几百年一样漫长,当医生告诉我孕妇难产,问我,如有万一,是要大的还是小的,我一片晕眩几乎喘不过气来,好久才下决心回答保住大人罢。终于听到了响亮的啼声,终于得知母子俱平安,那种塞满了胸腔的大喜悦,非语言所能形容。沉静下来后有诗志喜:"千回百折痛肝肠,啼闹声传喜欲狂"、"多年美梦竟成真,天地秀灵钟此身"、"狂奴父态宜改革,侠士家风待发扬"…。

   

   然而又耽心起来。我是个无酒不成欢的大酒鬼,怎么也回想不起来,老妻怀上小家伙的那天晚上,我喝酒了吗,喝了多少,喝的会不会是高度酒,会不会影响孩子智力什么的。据说历代好酒的大诗人艺术家的后代,往往十分平庸,甚至弱智。

   

   眼看他一天天增重增高,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会笑了,会叫妈妈,叫爸爸了,会走了,会唱歌、背诗了…,一年、两年、三年…,一切正常,半空中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下来。

   

   然而日常生活中的耽心却是没完没了的,如老妻带他出去玩,回来迟了,就会莫名地不安起来:会不会摔倒,会不会突然病了,会不会出啥意外,甚至被人贩子偷拐了?直到传来"老爸,开门"、"老家伙,我回来啦"的叫声才踏实。出门时总是叮嘱老妻:要注意安全啦,有事要及时打电话啦。

   

   记得他三岁时,有一回老妻离开一会儿,放他自个儿在床上玩,他竟然从床上往下跳,小脑袋撞在了柜子上,眼看着头上大包愈鼓愈大,吓得我们魂飞魄散,我立马抱起他往隔壁医院跑,力气甚大武功不错的我,抱着十几斤重的小家伙飞跑几十米的路,却仿佛抱着一座山,手直颤,脚发软,见到医生,嗓子也哑了,气也喘不过来。医生接过去看了看摸了摸说,不要紧,一点外伤。

   

   时间过得特慢又特快,小东西转眼至今六岁了,马上要上小学啦。比老爸小时候聪明多了,喜欢听故事,画画,背诗,学英语,学什么象什么,还喜欢"巴结、讨好"妈妈,逗爸爸"生气"…。

   

   听他奶声奶气的喜乐和哭闹的声音,听他"老鬼吃饭啦"、"老家伙快陪我玩"、"我要听故事"的命令,听他"老爸只会看书上网喝酒,真没劲"、"妈妈最好、爸爸最坏"等评议,见他认真地写字、画画、听录音机、看电视,认真地玩乐,既使有什么气什么烦恼,还没生长起来就消化了;想到要把这个小家伙拉扯长大,从小学、中学、大学、留学直到自立,化起钱来还会大手大脚、为了自己享乐动辄一掷千金吗,做起事来还能不深思熟虑吗,在非原则性困题上还敢轻易犯难涉险吗------孩子需要父亲呀。

   

   人们说慈母严父,中国父亲的形象自古以来一直以威严、严厉为主。严是必要的,关键在于怎样恰到好处,严到点子上,根本上,严其所当严,宽其所当宽,才有利于孩子的正常成长。对于孩子的教育,我将实行抓大放小的政策,把握大的原则性的方面,涉及品格优劣的问题,那是毫不留情,如不许撒谎骗人,不许恃强凌弱,不许偷偷摸摸等;学习方面则严中有宽,宽严结合,诱导为主,对症下药。其他,则顺其天性之自然可也。

   

   无论走什么路,从事什么职业,都不求孩子将来干大事业成大气候,不希望他大富大贵大功大名,只希望他平平安安快乐乐地生活,只希望他成为一个正直、真诚、高尚的人,一个自立自主自由自尊的人,希望他平凡而不平庸、善良而不乡愿、勇敢而不蛮撞、信义而不迂腐,不必太聪明而具有大智慧。

   

   我变了,但也有不变者在,我的真诚、正直、疾恶如仇、见义敢为的秉性不但没变,反而变本加厉了。所以我拍案而起,呼吁民主,横眉怒目,直斥时弊!也曾中宵扪心自问:算了吧,何必呢,万一触怒"有关部门",自己受罪事小,孩子离开甚至失去父亲事大!但我立即否决了自己。

   

   首先是我相信正高呼与时俱进的执政党,不会也不可能再走回头路,再过分地颠倒黑白以善为恶,把不同意见者划为"敌人",进行专政。大不了,暗中监控,阻我发展而已。其次,既使有个三长两短,父子分离一阵子,我的儿子长大后会理解会为我而自豪的,因为他有一个勇敢顽强、富有良知和正义感的好父亲。我相信,他不会愿意自己的父亲是个唯唯诺诺的爬虫和临阵脱逃的懦夫!

   

   同时,我这样做,是为了他长大后,再不用象我一样在屈辱、恐怖中生活,为官场腐败、社会不公而忧心,为弘扬自由观念、追求民主理想而害怕,再不用象民主斗土、民运前辈们那样为了正义的事业而逃命,再不用象底层民众那样受尽压迫凌辱,再不用象大多数"精英人士"为了"成功"而付出道德、尊严和灵魂的代价!

   

   希望他与他的那一代人,不论贫富穷达、出处行藏,都可以在一个比仁义不比厚黑、有竞争没有斗争的高尚社会生活,富有自由和尊严地生活在祖国伟大温暖的大家庭里。

   

   我坚持民间的、知识分子的立场,秉持强烈的批判精神,以鞭挞假恶丑为已任。有人问我,你不要命了吗。我说过了,大不了暗受监控,发展受阻而已。为此付出些时间、精力、世俗的享受,那怕失去暂时的自由,我都认了。如果真要为此献出生命,为了国家也好,人民也好,我倒会犹豫、会不甘的。呵呵。但是,如果是为了我的孩子,既使死上一万次,我也不会皱一皱眉!

   

   媒体上报道过一则父子情深的真人真事:一个年青的父亲携小孩出游,在坐搅车上山时事故突发祸从天降,车从空中直坠而下,父亲把孩子高高举起,结果自己摔死了,孩子得救了。这个故事深深感动了不少人也感动了我。我当时就想,如果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会毫不犹与地象那位父亲那样,把孩子的生命高举在自己的生命之上。

   

   现在大都市流行丁克家庭。调查显示,近七成的人认为不要孩子的家庭会越来越多,且高学历者中有更多人相信Dink家庭会增多。"丁克"是英语"DOUBLE WORKING NOKIDS"的翻译,意谓新结婚的一对夫妇都在外工作而没有孩子。这类夫妻往往声称,不要孩子照样可以过幸福的生活,甚至将孩子的存在视为幸福生活的大敌。这真是"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呀。

   

   在我而言,养孩子不是为了老有所养,不仅为了传宗接代,也不是当作维系夫妻感情的纽带,而是出于一种相当纯粹的爱,是为了爱有所寄、生有所乐。我觉得父子天伦之乐,是性乐、情爱、物质享受、功业成就以及自由等任何快乐幸福都无法代替的,缺乏父子天伦的人生是不完美的。

   

   如果苍天有灵,我祈求:什么苦难我都愿意承受,只要让我与老妻能亲眼看着亲自陪伴着我们的孩子平安顺利、快乐无忧地成长并成家立业,直到我们皱纹满脸、白发苍苍。那么,我们就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东海一枭2002、11、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