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声雄健谁能和,东海风流世莫知
·南窗弹剑千山寂,东海拈花万古香
·《抓脸》
·鼠是没有资格对猫谦让的
·东海一枭:上帝批判(之一)
·枭声重放:从自由派开始,开展诚信教育
·现代知识分子最大毛病
·道在险夷随地乐,诗成风雨斗花香
·图书十万皆奴仆,圣佛三千作后台
·人能仁义终无敌,道及中庸不易行
·以“中道”对晓波,以“诚心”望郑义---关于稿费、笔会有关问题答客问
·满腔热血弘真道,一片冰心在玉壶
·送自己一个佳偶
·向汪兆钧先生致敬
·《丧家狗无法收买》(三首)
·徙于东海人犹恶,鸣到中宵气更豪
·声援《民间》
·关于内斗、中道、“两边通吃”等问题
·“无论怎么流,小溪无奈,终归东海”应征下联集萃
·精卫:向东海一枭学习(东海一枭附言:请恕我要严肃指出)
·谋利当谋天下利,爱才偏爱济时才
·东海一枭:《祝福李昌玉》
·天长地久有时尽,吾道生生无绝期
·脊梁直竖铮铮铁,心态高随淡淡风
·与杨万江同道共勉二联
·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又有一大盆污水“半公开”地泼来啦
·雪峰:东海一枭严重逾矩
·调雪峰二联
·调笔会晓波大波金波锒波剑波孟波诸君
·入世贵于能养德,此生难在不成名
·忍看锦涛成蜃景,谁朝东海拜真龙
·戏诗人微吟无板(转送多数网民也很合适)
·大枭一出千山动,上帝无言百鬼狞
·戏儒者杨万江
·东海一枭:圣火时代(组诗)
·示网友一联
·三戏杨万江
·这是东枭海外小家之一,琳琅满目,欢迎作客!
·与老象、天高任鸟飞、杨万江、扫煤才子、搜神、紫光、丰润姜子诸君商榷
·老是思想大老,鸟之大鹏鸟----答梁泉《老枭是一只老鸟》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关于余王拒郭事件,我写了三篇短文。在《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打倒余杰!》(一些论坛发出时加了副题:恭请余大神棍辞职。“打倒”是义理上的,与“恭请”的礼貌用语不矛盾)二文中,我斥余杰为神棍,是针对他以上帝名义排郭的行为。我说过,如果说这是文人相轻的话,我“轻”的,是余杰对郭飞雄的无理排斥和对维权、民主运动的主动“撇清”,是他不能容人的老鼠肚子和高人一等的宗教傲慢。我要打倒的,正是他身上文人相轻的作风和擅挑内斗的恶习!日前我在答复友人的劝告和在新海川论坛跟帖中,都表达了我的严厉批评,是“治病救人,棒喝枭鸣,纵然无效,以警后人”的意思。

   

   在2006-5-22写的《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杰王怡郭飞雄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当日寄《自由圣火》,待发)中,我进一步阐述了“治余王之病,“救”后来之人(对其他民主人士有所警示)的意见,认为就事论事严肃的批评是有必要的。正如高寒君所言,除了表述上有些戏谑,我相信我提出的问题是严肃的。在《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结尾写道:

   

   我中华儒佛道文化崇道重德,是非常庄严而又宽宏的。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现代自由门,应该更广大才是,民主派人士应该更“派”更宽宏才是。基督教的宽容度远较佛儒为低,但基督徒也不应该变成嫉妒徒吧。谨拟短联一副,送给广大同道及余王郭诸君,与大家共勉: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另配送一句俗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最后得说明一下,余王二人一向热心追求民主宪政,劳苦功高,与众多国人相比,还是很“大”的人物。一时之失,一事之坏,抹煞不了他们半生的“好”。我对余王的批评,如有戏谑过火,亦是责备贤者,警戒后来!

   

   其他意见,请阅《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这里要指出的是,有科学民主网友在《走好自己的脚印------也看总统会见后的争论》中说“令人遗憾的是,东海一枭等配合着冼岩等共特的上窜下跳,打出的打倒余大神棍、骗子等口号,才真正是于己无利,于他人及民主事业有害的。”云云,于事实不符,我没在任何文章中骂余王为“骗子”。诸如“骗子”这样严重的道德指控是要有扎实的事实依据的,岂能信口开河?我的批评和意见,余王倘不接受,可以反批评;我的批评和意见对不对,对他人、对民主事业利弊如何,众人也可以评论,但是请实事求是,不要恶意造谣,也不要无限上纲!

   

   余王狭隘,误人误事,他们做得别人说不得?说了,就是“配合着共特”、有害民主?还有,我说自己只是民主的同路人,有何不妥?民主是我政治理想,此外我还有文化方面的历史责任和自我担当,还有艺术方面的个人爱好及超越层面的灵性追求。难道民主同道在文化立场和个人追求也要强求一律吗?这些方面能够强求他人吗?此文傻话多多,懒得详驳,附上来奇文共赏吧。

   2006-5-24东海一枭

   

   附:科学民主《走好自己的脚印------也看总统会见后的争论》

    [自由圣火] 这次美国总统和大陆民间异议人士的会见,应该是作为世界民主大本营美国先发制人全球政策的必然结果,是美国总统对自己多次演讲声明等的承诺的具体履行,当然也是对中国海内外民主事业的强大支持和鼓舞。所以,如果共特不去千方百计煽风点火挑拨搅浑水,那才是奇怪的。

   令人遗憾的是,东海一枭等配合着冼岩等共特的上窜下跳,打出的“打倒”“余大神棍”,“骗子”等口号,才真正是“于己无利,于他人及民主事业有害”的。(这个儒家东海一枭其实已经多次声明自己只是个民主的同路人)。你们也许自己以为在做正确的事,但是,客观上却是在“二桃杀三士”。(共产党当然不满足二桃只杀三士,而是希望杀它个三千三万的)。

   事情很清楚,焦头烂额的共产党最希望的是会见无意义,总统如果会见的是骗子什么的,会见当然就无意义了。 民主不是傻瓜,我们不但要看郭飞雄怎样说,还要看对方怎样说,更要从双方的立场和背景认真思考分析 那些还没有说出来的。

   任何阵营任何时候,内部分歧永远是有的,但是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样的规律;民主内部分歧的公开化总是先由民主阵营的“温和派”挑开的,马上就有共特大量密集的向2边扔手榴弹,分歧最后尖锐化,然后爆炸分裂。奇怪的是;为什么连对共专制都可以“温和”的“温和派”,却总是不能对自己阵营温和一下?主动挑开的应该是咄咄逼人的“强硬派”啊?合理的解释可能只有一个:“温和派”里很多是脚踩两船的,如果我们承认任何国家任何时期共专制环境,民主阵营里都绝对必然的有大量的共特,那么,他们存在于温和派里的概率,应该是大大大于在强硬派里的。

   更奇了怪的是,越是平时咒骂攻击民主的,或者已经多次声明自己只是个民主的同路人的,越是喜欢打冲锋的在民主内部找“抱不平”来打。这是为什么?郭飞雄并不是整个维权运动,即使对整个维权运动我们也应该谨慎看待。和整个民主运动是个单刃剑不同,维

   权运动实际上是个双刃剑;(比如太石村东洲镇汕头的基本是局部经济上面的)那种帮一部分国民维权,却不但不帮另外一部分维权,甚至和当局共同咒骂这些国民的维权,根本就不是民主意义的,它有着免费帮助专制打工的作用。比起余杰在反抗专制的大是大非上的一贯疾恶如仇,起码郭飞雄曾经是有犹犹豫豫的,历史是公平的。

   在911发生时的态度上,在2005年组织反日游行,在撰军事文章有给法西斯中共出谋划策打击美国等反法西斯阵营的东西上,在抨击焦国标的拥护民主反对民族主义的观点,说他们没有人的底线等上...,郭的言行,说轻的是损害了自己的民主形象,说重了,是不得不让民主朋友们不相信和不放心你。当然,后来郭先生被流氓殴打和他越来越坚定的民主态度观点,确实给我们有先知先觉,后知后觉的佩服。但是,脚印是自己走出来的。面对狗急跳墙的共党破坏及其复杂性,也许应该给时间让大家继续理解你。

   余王在这一拒阻郭参与会见中,的确起了作用。但是,民主美国不是傻瓜。邀请哪7人去美国是“宗教自由与法治研讨会”的事,但是研讨会7人里面请谁绝对是白宫的事(魏京生的解释太勉强)。既然流氓共特把各种推测铺天盖地到处撒,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这样的推测;在了解了郭飞雄前面的朝三暮四和他有只是维护专制体制的基层维权的特征后(因为哪个政府都害怕出现邀请错了特务这样情况出现---抱歉可能伤害郭),白宫决定只邀请3个而谢绝了在美的唯一的郭,经过商量,那么婉言来告诉郭的“得罪人”的任务,肯定由余王出面当然更好一点。所以余王只能用这样宗教的方式给双方留面子和事后保持沉默。

   也比如即使白宫原来是同意郭的,但是毕竟在大陆生活了多少年有广泛知名度和情报源的余们,可能掌握着有认为郭的同见会严重影响中国大陆民主形象的材料并在下面通报了美方,因此他们宁可自己不出席也不与郭同去。王余李毕竟都是成年人,他们当然自会承当他们自己的历史责任。当然你还可以有其他的推测。 真正的真相,在法西斯流氓控制大陆舆论把各当事人及其家人还象人质一样欺侮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弄清楚?又有什么必要马上弄清楚?

   作为科学民主,我们当然不喜欢余的基督教民主。但是,科学民主就是要尊重那些赞同民主的任何人。无论他们是基督教民主,儒家民主,flg民主等等。你是不是真基督徒这并不重要,在大陆为什么不可以把加入基督教做为一种保护自己和家庭的手段? ,为什么不可以假借基督徒名义,来宣传和鼓吹民主?

   余杰等人毕竟自己和家庭还是在大陆的,而大陆的镇压残酷也毕竟是非常流氓的。适当的低调是可以的。“中国民运”只是个有可能各种解释的名词,重要的是请大家仔细看余布对话中强烈的民主内容。其他的,我们应该宁愿看作是他们的智慧和策略。比如余的"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有了根本的不同",这句话你也可以看成为没有抬高自己 ,也没有贬低别人,只是在有没有基督教信仰的这个意义上说自己是民主运动的一个独立支派。其他讲话也是这样类似理解。

   所以,本文同意草庵居士和张国堂胸怀宽广的理性的文章。认为高智晟和魏京生有点不冷静,至于那个儒家兼只是民主的同路人的东海一枭和其他人,但愿只是一时糊涂,脚印,永远是自己走出来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