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注意规则文明等
·《坚定自家立场,广汲诸家精华》
·与随意网友商榷
·就差那么一点点-----儒佛辨异
·戏改旧作一首自勉
·略答高等华人port先生
·用前韵答范一統诗友
·“不容”然后见君子-----与刘东超先生商榷
·警惕“西方中心主义”的错误导向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关于余王拒郭事件,我写了三篇短文。在《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打倒余杰!》(一些论坛发出时加了副题:恭请余大神棍辞职。“打倒”是义理上的,与“恭请”的礼貌用语不矛盾)二文中,我斥余杰为神棍,是针对他以上帝名义排郭的行为。我说过,如果说这是文人相轻的话,我“轻”的,是余杰对郭飞雄的无理排斥和对维权、民主运动的主动“撇清”,是他不能容人的老鼠肚子和高人一等的宗教傲慢。我要打倒的,正是他身上文人相轻的作风和擅挑内斗的恶习!日前我在答复友人的劝告和在新海川论坛跟帖中,都表达了我的严厉批评,是“治病救人,棒喝枭鸣,纵然无效,以警后人”的意思。

   

   在2006-5-22写的《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杰王怡郭飞雄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当日寄《自由圣火》,待发)中,我进一步阐述了“治余王之病,“救”后来之人(对其他民主人士有所警示)的意见,认为就事论事严肃的批评是有必要的。正如高寒君所言,除了表述上有些戏谑,我相信我提出的问题是严肃的。在《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结尾写道:

   

   我中华儒佛道文化崇道重德,是非常庄严而又宽宏的。佛门广大,儒门广大,道门广大,现代自由门,应该更广大才是,民主派人士应该更“派”更宽宏才是。基督教的宽容度远较佛儒为低,但基督徒也不应该变成嫉妒徒吧。谨拟短联一副,送给广大同道及余王郭诸君,与大家共勉: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另配送一句俗话: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最后得说明一下,余王二人一向热心追求民主宪政,劳苦功高,与众多国人相比,还是很“大”的人物。一时之失,一事之坏,抹煞不了他们半生的“好”。我对余王的批评,如有戏谑过火,亦是责备贤者,警戒后来!

   

   其他意见,请阅《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这里要指出的是,有科学民主网友在《走好自己的脚印------也看总统会见后的争论》中说“令人遗憾的是,东海一枭等配合着冼岩等共特的上窜下跳,打出的打倒余大神棍、骗子等口号,才真正是于己无利,于他人及民主事业有害的。”云云,于事实不符,我没在任何文章中骂余王为“骗子”。诸如“骗子”这样严重的道德指控是要有扎实的事实依据的,岂能信口开河?我的批评和意见,余王倘不接受,可以反批评;我的批评和意见对不对,对他人、对民主事业利弊如何,众人也可以评论,但是请实事求是,不要恶意造谣,也不要无限上纲!

   

   余王狭隘,误人误事,他们做得别人说不得?说了,就是“配合着共特”、有害民主?还有,我说自己只是民主的同路人,有何不妥?民主是我政治理想,此外我还有文化方面的历史责任和自我担当,还有艺术方面的个人爱好及超越层面的灵性追求。难道民主同道在文化立场和个人追求也要强求一律吗?这些方面能够强求他人吗?此文傻话多多,懒得详驳,附上来奇文共赏吧。

   2006-5-24东海一枭

   

   附:科学民主《走好自己的脚印------也看总统会见后的争论》

    [自由圣火] 这次美国总统和大陆民间异议人士的会见,应该是作为世界民主大本营美国先发制人全球政策的必然结果,是美国总统对自己多次演讲声明等的承诺的具体履行,当然也是对中国海内外民主事业的强大支持和鼓舞。所以,如果共特不去千方百计煽风点火挑拨搅浑水,那才是奇怪的。

   令人遗憾的是,东海一枭等配合着冼岩等共特的上窜下跳,打出的“打倒”“余大神棍”,“骗子”等口号,才真正是“于己无利,于他人及民主事业有害”的。(这个儒家东海一枭其实已经多次声明自己只是个民主的同路人)。你们也许自己以为在做正确的事,但是,客观上却是在“二桃杀三士”。(共产党当然不满足二桃只杀三士,而是希望杀它个三千三万的)。

   事情很清楚,焦头烂额的共产党最希望的是会见无意义,总统如果会见的是骗子什么的,会见当然就无意义了。 民主不是傻瓜,我们不但要看郭飞雄怎样说,还要看对方怎样说,更要从双方的立场和背景认真思考分析 那些还没有说出来的。

   任何阵营任何时候,内部分歧永远是有的,但是我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样的规律;民主内部分歧的公开化总是先由民主阵营的“温和派”挑开的,马上就有共特大量密集的向2边扔手榴弹,分歧最后尖锐化,然后爆炸分裂。奇怪的是;为什么连对共专制都可以“温和”的“温和派”,却总是不能对自己阵营温和一下?主动挑开的应该是咄咄逼人的“强硬派”啊?合理的解释可能只有一个:“温和派”里很多是脚踩两船的,如果我们承认任何国家任何时期共专制环境,民主阵营里都绝对必然的有大量的共特,那么,他们存在于温和派里的概率,应该是大大大于在强硬派里的。

   更奇了怪的是,越是平时咒骂攻击民主的,或者已经多次声明自己只是个民主的同路人的,越是喜欢打冲锋的在民主内部找“抱不平”来打。这是为什么?郭飞雄并不是整个维权运动,即使对整个维权运动我们也应该谨慎看待。和整个民主运动是个单刃剑不同,维

   权运动实际上是个双刃剑;(比如太石村东洲镇汕头的基本是局部经济上面的)那种帮一部分国民维权,却不但不帮另外一部分维权,甚至和当局共同咒骂这些国民的维权,根本就不是民主意义的,它有着免费帮助专制打工的作用。比起余杰在反抗专制的大是大非上的一贯疾恶如仇,起码郭飞雄曾经是有犹犹豫豫的,历史是公平的。

   在911发生时的态度上,在2005年组织反日游行,在撰军事文章有给法西斯中共出谋划策打击美国等反法西斯阵营的东西上,在抨击焦国标的拥护民主反对民族主义的观点,说他们没有人的底线等上...,郭的言行,说轻的是损害了自己的民主形象,说重了,是不得不让民主朋友们不相信和不放心你。当然,后来郭先生被流氓殴打和他越来越坚定的民主态度观点,确实给我们有先知先觉,后知后觉的佩服。但是,脚印是自己走出来的。面对狗急跳墙的共党破坏及其复杂性,也许应该给时间让大家继续理解你。

   余王在这一拒阻郭参与会见中,的确起了作用。但是,民主美国不是傻瓜。邀请哪7人去美国是“宗教自由与法治研讨会”的事,但是研讨会7人里面请谁绝对是白宫的事(魏京生的解释太勉强)。既然流氓共特把各种推测铺天盖地到处撒,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这样的推测;在了解了郭飞雄前面的朝三暮四和他有只是维护专制体制的基层维权的特征后(因为哪个政府都害怕出现邀请错了特务这样情况出现---抱歉可能伤害郭),白宫决定只邀请3个而谢绝了在美的唯一的郭,经过商量,那么婉言来告诉郭的“得罪人”的任务,肯定由余王出面当然更好一点。所以余王只能用这样宗教的方式给双方留面子和事后保持沉默。

   也比如即使白宫原来是同意郭的,但是毕竟在大陆生活了多少年有广泛知名度和情报源的余们,可能掌握着有认为郭的同见会严重影响中国大陆民主形象的材料并在下面通报了美方,因此他们宁可自己不出席也不与郭同去。王余李毕竟都是成年人,他们当然自会承当他们自己的历史责任。当然你还可以有其他的推测。 真正的真相,在法西斯流氓控制大陆舆论把各当事人及其家人还象人质一样欺侮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弄清楚?又有什么必要马上弄清楚?

   作为科学民主,我们当然不喜欢余的基督教民主。但是,科学民主就是要尊重那些赞同民主的任何人。无论他们是基督教民主,儒家民主,flg民主等等。你是不是真基督徒这并不重要,在大陆为什么不可以把加入基督教做为一种保护自己和家庭的手段? ,为什么不可以假借基督徒名义,来宣传和鼓吹民主?

   余杰等人毕竟自己和家庭还是在大陆的,而大陆的镇压残酷也毕竟是非常流氓的。适当的低调是可以的。“中国民运”只是个有可能各种解释的名词,重要的是请大家仔细看余布对话中强烈的民主内容。其他的,我们应该宁愿看作是他们的智慧和策略。比如余的"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有了根本的不同",这句话你也可以看成为没有抬高自己 ,也没有贬低别人,只是在有没有基督教信仰的这个意义上说自己是民主运动的一个独立支派。其他讲话也是这样类似理解。

   所以,本文同意草庵居士和张国堂胸怀宽广的理性的文章。认为高智晟和魏京生有点不冷静,至于那个儒家兼只是民主的同路人的东海一枭和其他人,但愿只是一时糊涂,脚印,永远是自己走出来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