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无知的愚民多,有知识的愚民更多-----欢迎对号入座
·东海草堂开讲:实践之学,践履之功
·东海草堂开讲:只要反共,就是仁者
·《我来,乃是叫地上动刀兵》
·东海草堂开讲:按照孟子标准逻辑,中共必须引咎辞职
·嘲共儒 怀不寐
·东海草堂开讲之:“亲亲相隐”对不对?
·网友酬唱集萃(之9)
·《到西藏看看》
·誓把金针度与人-------《东海草堂大开讲》开场白
·面向东方(组诗)
·仁者必有勇!
·儒者的真精神
·诚信缺席谁之责?老枭负债成被告!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
·谁富谁可耻,我穷我光荣!
·芦笛的罪证
·芦笛的罪证
·请您支持“《100%尊重知识产权》行为艺术!”
·君子不忧不惧
·因果须明辨,老调莫重弹------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盘古作曲演唱东海一枭《颠覆者》最新修订版mp3下载
·东海草堂读经札记:兴灭国,继绝世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
·自题“东海草堂”四联—并邀高手一试身手
·当啥也别当中共的官
·人道精神的形象体现---东海草堂读经札记
·震旦文化网二周年祭
·人不可以无耻----兼斥某人
·《幽居写怀》
·《小诗仿田间》
·维护个人权利与维护公众利益-----与卫子游君商榷
·天将以老枭为木铎
·东海草堂大开讲之:不迁怒,不贰过---兼斥芦笛
·东海草堂(组诗)
·莫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
·乘势与造势
·孔夫子与牟宗三之骂
·《落水》
·恰似针对刘晓波
·《落水》之2---答川歌
·我就是圣人,圣人就是我!----兼驳刘晓波的孔子观
·《不是东枭一枭不要狂》
·对广大儒者发出最严重的警告!
·《预警》
·破制度千秋之暗,疗灵魂一代之饥!---兼向自由、儒家两派及中共郑重表态
·《感觉有点痛》
·凭什么剥夺我的出国权?
·继续棒喝云尘子
·想家找家回家!(这篇枭文不是用眼晴看嘴巴读的)
·我为什么疯狂造文?---兼谈稿费问题
·中华之痛(组诗)
·满台冠冕堂皇甚,多是人间贱骨头!-----略谈自由兼嘲儒家
·浩气冲时弥六合,良知致处耀千秋----赠高智晟律师
·君子亦有恶乎
·茅境诗三首:读平昌老人《呼唤》
·平昌老人:老母猪上树---有神棍宣布要关押东海一枭三年,有感。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我们都是未来中国奠基人!-----第四次被国保传讯记实
·向中共要回智晟,逼中共还我英雄!
·量小非君子,无度不丈夫!---与广大民主同道、文化同仁共勉
·平昌老人:欣闻一枭或有牢袱之灾,勉之
·皮介行:試看
·只能牺牲自己,绝不“奉献”他人!
·老调重弹:此生甘拱卒,永世不将军!
·儒释道都给我滚进来!
·给中共讲个小故事---算我亲自向胡哥温仔讨饶了呵
·仁者必有大智慧!-----莫把老枭当凯子
·关于《仁者必有大智慧!》的一点更正
·写怀
·一间草堂足矣!-----兼谈制度建设和道德建设
·中国需要自由,自由需要运动!-----驳斥李劼《自由需要运动吗?》
·歪解古文,厚诬古人!----略驳綦彦臣《孔丘诚实与善良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文龙思虎聚京华

   ----首届林案(北京)研讨会散记

   一

   五月初以来,被林樟旺案紧缠住了,携律师亲赴龙泉取证后,广邀法律界人士对案情进入了深入分析阐述,罪与非罪的界限已非常清晰,对案件略有了解者都已明了,林樟旺们无罪,执法犯法、涉嫌勒索的恰是龙泉森林公安。然而,冤情的广泛曝光、法律的深入辨析并没有改变龙泉司法机关的思维,七月中旬得到消息,龙泉检察院仍决定起诉。遂下决心到北京走一趟,应朋友们之邀举办一次林案研讨会。临行之前悉龙泉检察院延期15天,理由是检察院的起诉书尚未完成。难产啦,要将非罪上升为刑罪,难呵。行期已定,不再更改。

   忽收到故人张亦嵘兄和诗一首,大喜。特别欣赏尾句"横刀独自过黄河",意象境界俱佳,天籁也。张君十年前已是《法制日报》主任记者,有盛名,现仍供职《法制日报》,多年不见,详情未悉。乃借句自我壮行曰:

   风花山水奈愁何,小隐南荒披薜萝。

   一党兴衰关世运,千家忧乐系心窝。

   避无可避网罗密,逃亦难逃鬼蜮多。

   梦醒日残天泣血,横刀独自过黄河。

   

   浪尖风口惯经过,举世非之奈我何。

   磨笔终难穿铁幕,焚心安得化劫波?

   风前家国两行泪,手底波澜一代歌。

   黑夜千秋今更黑,横刀独自过黄河。

   临行前两天,南宁市国保大队三大队长某数年来首次"骚扰"我,问我为何支持轮子功发起的退党活动、对jiu评的看法以及要我证实薛振标的几篇关于liu四的文章由我修改并寄往海外等,之外,还劝我对林樟旺案淡化处理。大队长某君以个人名义好言相劝:如果继续闹下去,于我亲属乡亲大不利,救他们反而害了他们(大意)。我说,如果龙泉方面能从维护法律尊严和农民权益的角度考虑问题,知错即改,从速撤案,我自当冰释前嫌,何必再"闹"?如果他们一意孤行,一错到底,我也只能奉陪到底----我淡出,他们就会对我亲属乡亲手下留情?只怕到时出手更狠!

   枭婆不放心,执意要与我同行,正好孩子放假,那就干脆一家三口一齐行动吧。以下是在京期间日记(其中师友们私下的一些聊天和议论从略,以免给他们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二

   7月19日下午坐火车抵京,中国著名的刑事辩护律师、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主任张星水兄亲自驾车来接,中国海外投资与贸易论坛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曾是一个非常资深的记者杜兆勇兄举着一块纸牌,大书"东海一枭"四字。晚上,星水兄为鄙夫妇接风,在座有公民教育专家、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院长周鸿陵、孙志刚案中上书中央的三博士之一许志永、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薛律师等,诸君皆初次见面,倾肝剖胆,一见如故。志永君建议我深入龙泉,将姚坑村及当地农村农民的苦难和受欺压现状、将龙泉各级政府的不作为、渎职和违法犯罪事实等写成系列报道,公诸天下。那样的话,林案的翻雪有我一支笔足矣,再用不着找别的途径。这未免高估了枭文的力量,再说龙泉方面又岂容我深入他们的腹地细细调查?晚餐后在湖北宾馆咖啡厅见到了慕名已久的胡星斗教授,还有北大资源学院国际企业管理研究所副所长阎雨及理事翟智高诸君。初步决定举办林樟旺案研讨会。

   7月20日上午到京鼎律师所新址,阿墨闻讯赶来,请我与兆勇午餐。午后访天策人学研究所,聆听了天策十九妹中祝菲、师英杰、李诘的高论。下午与星水、柏光、鸿陵、兆勇、阿墨诸君在湖北宾馆进一步商议林案研讨会事宜。夜,约见著名维权斗士候文卓女士。

   7月21日上午携妻儿到香山路拜见于老,数年未见,倍感亲切,只悲伯母已去世,记得当时于老告知噩耗时,他在电话中便哭出声来。念及伯母对我的好,不觉眼眶发红。中午于老设宴,放怀大喝,谈及时事,共相咨嗟,直喝到下午三时,殷殷劝我们住其家中,以事冗路远不便为辞,乃由于大哥驾车送返托月楼宾馆。略事休息,到京鼎律师所,与星水、鸿陵、兆勇诸兄商定于7月5日举办林案研讨会。

   7月22日,祖桦兄驾小车陪我访包遵信老,午餐祖桦请包老和我吃川菜,辣得满头大汗。晚王治晶兄请喝酒,畅谈尽欢,相见恨晚。治晶念祖桦诗句曰:纵然九死终不悔,誓将余生付人权,大加叹赏。我以不合律为憾。治晶又奉出他自己为关天茶舍的题联供我欣赏:茶舍品尝,天南地北风雨路;关天浇铸,世情民意雷电章。横披:笑看风雨。

   7月23日上午到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办公处,与鸿陵及研究院资源部部长刘舒慧女士落实参会人员名单,电话通知了部分专家记者。下午,野草诗社王渭君来电,因气象预报有特大暴雨,原定野草诗社周克玉社长的家宴取消,改日另邀。

   7月24日,早晨,梅善旺(黄塔村生产队队长,被刑拘的四个人都是他的队员)、余建英、程瑞华夫妇坐火车抵达北京,来到托月楼宾馆。立即携梅、余、程三位访高智晟律师。智晟君言辞便捷,正气凛凛,雄辨滔滔,聆其宏论,充分感受其语言的力量。智晟与星水,一刚一柔,一飞扬一谨严,一豪放一内敛,性格不同,各有千秋,但都不愧我中国优秀大律师也。智晟是最早为林案写辨护文章者,与张星水、杨兴录均是已办手续的林案辨护律师。

   晚上,与星水、鸿陵、柏光、兆勇、瑞华诸君进一步商讨林案研讨会事宜。二妹余建英又透露了一件从未对我透露过的事:林樟旺等四人被刑拘后,龙泉市森林公安局曾通过某"中间人"(案件掮客也)向她索取二十六万元巨款,说十三万算作罚金,另十三万算作修路审批费。如果同意,一切好说。二妹只能出五万,于是,问题严重矣。可见林案一开始不过龙泉森警勒索的借口而已,与老枭确没什么关系呢。柏光兄问:当时录音了吗?令我失笑。二妹和乡亲们有那智慧和胆识,也不至于任凭小小贪官恶警欺压了。不过柏光兄断言,仅凭龙泉森警以治安名义索取的那六万元"预交款",足已"打倒"他们了。

   三

   7月25日,上午,电话邀请在京有关师友参会。

   王渭君电告,周克玉社长拟改在27日中午在京友宾馆(总后一招)请我夫妇,问我时间安排有无冲突。我表示一定去,但必须由我夫妇来作东宴请"野草"各位前辈,以示歉意和谢意。几年来僻居广西,好静怕动,对各位关爱我的师友有失问候,野草的各项活动也皆未参加,连诗社给我的颁奖会也缺席了,抱愧殊深。

   下午,由北京市京鼎律师事务所、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南宁震旦文化艺术研究院联合主办的"自然村公用事业投资模式暨法律保障问题与林樟旺案"研讨会于北京三味书屋召开,会议由星水兄主持,与会者共70人(未作认真统计,但三味书屋除租金外,另按人头收取茶水费,茶费共1400元,可见到场人数正好70)

   开始,主持人张星水和北京新时代致公教育研究院周鸿陵院长共同介绍了与会佳宾的简况。原定由我介绍案情的,我让好友和老乡程瑞华代劳了。我只简单致辞曰:各位前辈,各位同道,各位兄长,各位师友,今天在这里跟各位见面,实乃大煞风景的事情。因为今天在座很多是当代英雄,在我的心目里就这么认为的,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见面,或者仅仅是通过网络的远距离交流,今天见到了,很高兴,但也很遗憾。因为第一次见面,不应该是这样的条件。当然我这么说,丝毫也不影响我对三味书屋提供这么一个场所给我们聚会表达感谢的真诚。我来之前法制日报有一个朋友送我一首诗,有一句是:横刀独自过黄河。多好的意境,我非常喜欢。但是我这次带来的不是刀,我带来的我的几个乡亲,我是带着我的乡亲们来借刀、借剑的,借取法律之剑、正义之剑、舆论之剑…。

   从3时到晚上7时,专家们围绕林樟旺案,从法律、司法、政治、经济、社会、三农问题等各个角度进行了研讨和阐述。遗憾的是由于时间限制(嘉宾发言限6分钟),大家都言未尽兴,还有些人来不及发言。会后,给每个与会者送上了一份乡亲千里迢迢带来的遂昌土特产,礼轻情重,大伙都高兴地收下了。然后在附近一家酒楼宴请了与会诸公。菜肴不丰,但大伙儿叱天骂鬼,以高谈阔论下酒,颇为尽兴。酒店是北京知名公共知识分子、关天网友、论坛主持人张大军兄帮助联系的。

   这次研讨会,因时间匆促,许多师友同道未能及时通知到或已另有安排,无法分身。现代人生活工作繁忙,京城居民生活节奏尤其紧张,一般活动至少得提前一周通知才行。加上"组委会"商定,一些特别敏感的人物未予邀请,故与会人数区区,但鸿陵兄和建军兄都说,这次会议,已是近两年来北京最大规模的一次"牛鬼蛇神"大聚会了。"自由门徒"民间性质的聚会是大犯当局之忌的,这次会议能开成,实属侥幸。

    期间曾发生一个无趣的小插曲:会议前两天,传言鸿陵兄出事了,人心惶惶,正好星水兄出差天津,鸿陵兄手机一时又未打通。星水命我先把情况了解清楚再作定夺。祖桦、治晶都认为,有关方面如没明令禁止,会议照样筹开,不必半途而废。后来与鸿陵取得联系并见面,始确定是消息误传。出事的是陈小平,他是我海南时的老领导了,曾答允参会,恰被有关部门"骚扰"了一下,七传八传,主人公变成了鸿陵。

   四

   7月26日中午,梅善旺、余建英返乡。临行时,我命二妹将龙泉森警索取26万元的经过写下来寄给我,以备各位律师和记者参考。她迟疑不答,忽莫名其妙地大哭起来,说了一堆赌气话,说什么宁愿林樟旺坐十年八年牢也不要你们多管了云云,把枭婆气得哭了,说我们一家子为此案无偿付出那么多,夫妻7、8年没工作了,平时省吃俭用,为此案却大把化钱,更有无量时间精力的付出,枭公都快累扒了,一家人陪着受罪,不被理解也罢了,反遭埋怨,岂有此理,云云。

   我开始一头雾水,忽地心头雪亮。这个26万元的事实本来就是对我刻意隐瞒的。这个小傻瓜以为事情已"闹"得太大,可以到此为止了。她怕得罪龙泉警方太深,以后日子难过。一方面喊冤吁苦,要我紧急救人讨还公道,一方面又试图与施害方保持某种程度的"友好关系",至少留有余地,患得患失,进一退三,所以一直都不太配合我的营救活动。我完全明白她和乡亲们对龙泉官方又恨又怕的矛盾心理,完全明白在他们眼里,我是可敬可怖又需要防范的,是一个不识进退、不会见好就收的蛮牛和亡命徒。不到万不得已,许多事不敢让我得知。

   

   只觉可笑之至,可悲之至。许多耽心皆多余----只要我活着,我的勇力智慧足以保护二妹他们今后不再受龙泉方欺辱和报复。要我救人,又扯住我后腿,要我"就事论事",不涉及龙泉警方官方各种胡作非为违法犯罪事实,太难为我啦。想起白香山诗:我有一言君记取,世间自取苦人多;想起鲁迅《聪明人与傻子与奴才》的故事,感叹迅翁的慧心法眼,把世间奴才胚子刻画得何其形象。有怎样的人民就有怎样的政府,面对这样一群奴性十足的草民贱民,当官的不欺之压之剥之削之辱之敲诈之,天理不容(反话)!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