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前几天获悉余杰王怡李柏光三人受邀与布什会谈,虽小事一桩,毕竟于民运之“公”不无裨助,于个人之“私”亦甚可喜,遂翻出以前分别赠给王怡、李柏光两位同道的一诗一联聊申贺意。尽管我对余杰的一些说法不以为然,例如“在中国出现了一批为自由和人权而奋斗的基督徒,我们与以前那些没有信仰的民运人士之间有了根本的不同。”云云,但想非书面的交流,表达不那么到位也是情有可原,何况真理在握高人一等的信仰傲慢也是基督徒的正常表现(基督徒的谦卑一般只有上帝才有资格享有,呵呵),不足怪。

   

   后来看到郭飞熊《余杰、王怡以“退团”相要挟,剥夺我参加正常外交会见的权利》一文,始知余王李布会见一事背后还藏着如此一团龌龊。郭文公布之后,网上一片哗然。余王虽一直“深藏不露”,根据郭飞雄、李柏光之文及其它种种信息分析,基本可以肯定如下事实:美国方面并非专门邀请基督徒,余王二人“主动”拒阻了郭飞雄参与布什会见。

   

   郭飞熊说:王怡、余杰、郑牧师和傅希秋先生四位基督徒,通过抱在一起、向上帝祷告的形式,宣布剥夺我参加正常的外交会见的权利——这一幕,将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不知怎地,它总是让我联想起太平天国冯秀全、萧朝贵、杨秀清经常宣称“上帝附体”的历史细节,令我感到恶心!

   

   说实话,读到这里,我也觉得恶心,鄙夷之感油然而生。确实,这一幕太丑陋了!以神的名义欺辱他人,与中共以党的名义剥夺中国人的种种政治权利的恶行异曲同工!郑若思骂得有趣:俺前两天说他们是洪秀全,现在发现连洪秀全都不如,洪、杨等人至少占了天京才开始发疯,这帮家伙还没出金田村就打成一片了!

   

   sunlei777 骂得有理:这些人真提不起来,为了一个总统的几十分钟破接见就争成这样,龌龊成这样!我赠王怡的七律尾联曰:黑暗终非强制性,广邀星月聚蓬庐。余王二人所为,距这个“广”字十万八千里,令人失望,也印证了我在《儒者力量从哪里来?》一文中对王怡们尚未真正“成人”的严厉批评的正确。且不说同道之间当不同而和,真诚以待,相互扶持,为见个美国总统搞这种小动作,我想破脑袋也无法理解,大概余王二人在耍小孩子脾气吧。

   

   老枭近年特别怕动爱静,多位朋友邀出游,皆谢绝。正写此文时,又有友人将出访,问:我们想让美国总统或议会邀请你,走一趟如何?不要老像李敖,困守孤岛!答曰:懒,不太想动,忙,每天酒、书、网、写,时间不够用呢。再过一两年再说行吗。胡温要见我,须行拜师礼;美国总统么,有机会见见也无妨,但一要看于民主大业利弊如何,二要看我提不提得起兴趣。

   

   柏光兄我比较熟悉,谦下热诚,极富正义感,此一事件与他无关应无疑议。王怡余杰未见过面,文化立场虽中西有异,政治立场则同宗民主,但他们“拒郭事件”,于理于情于公于私都说不过去,不仅是对郭飞熊个人、也对民主事业甚至对他们信仰的基督教皆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宽容仁爱,是基督教也是儒佛诸家共同的品格,在这一事件中,人们从余王身上感受到的,却是与他们的文章所体现的人品道德截然相反的惊人的狭隘、狂妄和自私!

   

   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如果余王两位公开道歉,至少还不失为一个男人,一个君子。如有什么其它隐情或委曲,他们也有责任作出解释说明,让世人了解事实真相!

   2006-5-20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