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东海一枭(余樟法)
·张国堂,不要强奸上帝!
·拥共不愧英雄,反共更是大义!
·《致来访者》
·尊儒驱马,还我文化;攘夷反共,兴我华夏!
·转送中共一妙联
·攻乎异端,斯害也已!
·《我的眼里没有垃圾》
·女人太美,男人都被镇住啦
·《山海新经》笫二部
·山海新经(全本,期待深度批评)
·为何不打法轮功?
·中共的崩溃将突如其来!
·骂贼容易辨诬难!---但谁又配在枭爷面前放肆呢?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文前提示:本文提出衡量真儒伪儒、大儒小儒、鸿儒犬儒的枭式标准。对老枭的重大建议和意见,支持还是反对?欢迎各界人士尤其是儒家子弟回应。

   

   

   

   电视施琅大将军播出,在江湖上掀起轩然大波,特别是儒家,为此分裂成赞成反对两大派,大打出手,莫衷一是。施琅"三姓家奴",人格已丧,背叛华夏民族和华夏文明,大节又亏。为了表现中共对台绝不放弃的态度,把这样一个历史人物抬举为英雄,不啻为对中华文明的亵渎------只不过中华文化早已被中共奸灭多时,再亵渎几下算得了什么,也值得大惊小怪。我是比较赞同反对派意见的,却一再拒绝儒友要求,懒得对施剧表态,原因在此。

   

   《华夏复兴论坛关于施琅剧的观点声明》乃"经华夏复兴论坛管理层人员集体讨论决定",可以说是反对派的代表作,在谈到对清朝之看法时,《声明》曰:

   

   清朝之政非正也,而孔子曰:"政者,正也。"以力得天下,血腥杀戮平民,不可谓之正;以文字狱镇官民之心,使万马齐喑,不可谓之正。虽向全民灌输儒学,似尊崇儒学,而背弃儒学之大道,此非儒学之福,乃是儒学之大祸;此非华夏之福,乃是华夏之大祸。此不可不知。清入中原,貌似夷变于夏,实则变夏为夷。施琅叛明而入清,是远夏而入夷。今我中华,倡导继承传统文化,当此之时,歌颂清朝,歌颂施琅,实非所宜。

   

   说得多好啊,堪称得儒家精神,严华夷之辨,辞严义正,正气凛然!可是我总觉得这无比凛然的正气中透露出一股怪怪的味道。略一思索,原来这些话说得不是时候,不是地方,历史的大环境不对也。

   

   因为,中共也是以力得天下,也是血腥杀戮平民,也是以文字狱镇官民之心,使万马齐喑,而且各方面比起满清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说清朝向全民灌输儒学,似尊崇儒学而背弃儒学之大道,中共对儒学又如何?始而高举马列主义大旗全方位剿灭、继而为了弥补意识形态之残破,从儒家有选择比窃取一二概念加以别有用心的扭曲歪解利用,对儒家根本义理缺乏最起码的尊重,离"似尊崇"都差得远,岂非更是背弃儒学之大道,更加恶劣万倍?当此之时,歌颂清朝,歌颂施琅,固非所宜,可是歌颂中共,歌颂统一,更非所宜啊。

   

   我说过,清朝固然是君主专制最高峰,晚期衰败腐朽之极,但中华文化犹受到一定程度的尊重(以儒家为意识形态),比起中共王朝来,官风士气颇有可观,政治与社会远不如今天之黑暗也。说清朝"背弃儒学之大道","今我中华,倡导继承传统文化",似乎说反了吧。说什么"今我中华",中华、中国已被中共消灭半个多世纪啦,中共才真正是儒学之大祸、华夏之大祸的制造者!

   

   关于夷夏之辨,"声明"说得对:依《春秋》之义,道德礼义不行,虽处华夏地而亦以为是夷狄;道德礼义畅行,虽居夷狄之地亦以为是华夏。根据儒家以文明程度作为区分华夷的标准及华夷的地位可以互换之义,中共尊马(马列也)退儒,"用夷变夏",变夏为夷,僭乱中华,已退为夷狄。在《尊儒驱马,还我文化;反共攘夷,兴我华夏!》一文中,我根据儒家精神制订现当代夷夏标准如下:马列主义为夷,中华文化为夏;剥夺自由为夷,尊重人性为夏;苛政人治为夷,宪政法治为夏;维护特权为夷,保障人权为夏;选劣汰优为夷,选贤与能为夏;假语伪装为夷;真话直言为夏;愚昧落后为夷,科学进步为夏;见利忘义为夷,诚实守信为夏!

   

   不论用现代标准还是"封建时代"的标准衡量,中共政权都不具备合法性,既无民意的合法性,又无传统的天意的合法性和历史文化的合法性。不论从政权的合法性角度还是华夷之辨角度考察,中共都不是儒家应该"服务"的对象。儒者既然号称"是非面前,理当有所抉择;大义当前,不敢有所退避",主张严夷夏之辨,严义利之辩,严王霸之辩,那么,在马列主义与中华文化之间、民主大义与一党私利之间、宪政王道与苛政霸道之间,在这样的大是大非大正大邪面前,该怎样选择,还用考虑吗?

   

   施琅固然该骂,历史上的华夷固然该辨,如果仅此而已,面对中共这个最大的蛮夷政权和汉奸组织不发一言,这儒者当得就很没劲了。施琅地下有知,也必不服。只敢哓哓剖辨历史中的"大义",不愿面对现实中的大不义,岂非明乎细节而昧乎大节,抓住毫毛而不见泰山?甚者拥护中共,更是认贼作父,儒者的资格何在?

   

   有人说,直接挑战中共太危险,只好从权,"爱其死以有待也,养其身以有为也"。我告认为,这话圣人可以说,我辈不可以说,没资格。这么说,无非出于避凶怕祸的心态,是在为逃避儒者的历史和文化责任找借口。孔子圣之时者,儒家重视权道,但通权达变的前提是守经志道,坚持基本原则不动摇,而不是无原则地牵就现实,依附恶党甚至卖身投靠。

   

   我认为,对中共如何反,采取怎样的方式方法、通过怎样的手段途径反,言论还是行动,温和还是激进,和平还是武力,改良还是革命,文化还是政治,集体还是个人,可以因人因地因时而异,但在反共这一大经大法大根大本大原则上,儒者不能含糊,这里没有"中庸之道"可走。拥之为主,作其附庸,为之效劳,固然不可,安之若素,视若无睹,畏之如虎,缩头如龟,也有违于儒者历史文化之责任。

   

   对中共,支持还是反对,赞美还是批判,乃辨别伪儒与真儒、小人儒与大儒的试金石。在马列邪说的笼罩下苟且偷安,被动地任凭政权化儒、任凭邪恶毁道,何以为儒?中共在彻底抛弃马列主义的羊头和特权资本主义的狗肉、转型为现代文明政党之前,是真儒者,就应该旗帜鲜明地站出来,重续外王学说,高举大同理想,主动干涉现实、以正压邪、儒化政权。

   

   有人认为,骂施琅,骂满清,骂施策划者,乃指桑骂槐,指着和尚骂秃驴,毕竟也算一种"曲线反共"、"曲线救国"吧。果真如此,我无话可说,只是觉得"曲"得未免太离谱了吧?而且有些人一边骂一边不忘对中共乱摇尾巴,儒者风范,狂者胸次,君子人格,圣贤气象,大丈夫精神,固如是乎?呵呵,哈哈。

   2006-4-9东海一枭

   首发2006、4.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从施剧谈起----致广大儒者的一封公开信---欢迎各界人士回应

   

   

   震旦论坛http://zhendanwang.com/

   老枭在线http://zhendanwang.com/forumdisplay.php?fid=12

   首发2006、4.9《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注:以上是海外空间,要用自由门、无界代理访问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