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怀念毛泽东]
东海一枭(余樟法)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大自在境界
·与刘大生教授商榷:格雅何妨文字俗,心污徒炫语言纯
·中宣部颂
·识人的难与易
·儒家不会尊重和举荐逃兵
·从中南海到东海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联答刘大先生
·自由主义不是自私主义
·程颐论老虎,东海觅知音
·正在天心网友赠诗二首(东海附言)
·致九狮山民君
·别拿自己当坏人
·九狮山民和诗二首
·光明正大地“自我吹捧”
·胡平,请不要拿本能说事
·向dck先生求饶
·《中国特色的幸福》
·拘成小节方成熟
·鬥志:我為什麼要大膽轉載
·赠人六首(jiang898、张星水、李大白、楚天浪子、点晴等)
·重道德与唯道德----简答胡平君
·一笑居然有老黄
·东海思想概要
·杀人不道德与不道德杀人---浅答闲话
·致正在天心、精卫二君
·国内“反枭”文章,令我哭笑不得
·生命之根、制度之本------兼答胡平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怀念毛泽东

   怀念毛泽东

   文革四十周年在即,重贴旧文《怀念毛泽东》以祭。

   2006-5-16

   枭鸣天下之四一九:

   怀念毛泽东

   

   毛泽东,中共党魁,红朝太祖,与希特勒、斯大林并肩的大暴君大魔王大独裁者,在受尽迫害吃尽苦头的广大知识分子群体中,他更是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然而,在相当一部分以工人农民为主体的弱势人群乃至一些老干部、老知识分子中,毛泽东依然是政治性怀旧的对象,毛的形象依然有正的、好的一面。九十年代以来,“毛泽东热”持续高烧不退,我无数次听到“如果毛主席在就好了”、“还是毛主席好”之类的感慨。一次与数位经历过文革的“老知”闲聊,如果死去非得在地下“见”三代领导人中的一位,大伙不约而同都选择了毛泽东。

   

   这与官方毎逢毛泽东诞辰就有意掀起的毛热不同。官方“这种祭奠主要是为独裁招魂”,“弥补日益残缺的政权合法性,为胡温体制的亲民路线提供党内资源和民意支持”(刘晓波语),“政治高层怀念毛泽东,是怀念毛泽东时代那种严密控制社会一切领域包括思想控制的铁腕专制统治,以及在国民心目中无上的威权地位。”(何清涟语)。而工农大众对毛泽东有保留的推崇、对毛时代有限度的怀念,是硕鼠成群时对老猫的怀念,是恶狼肆虐时对猎人的怀念,是“为了打鬼,借助钟馗”,表达的是对极端性两极分化的不满、对大规模腐败现象的痛恨。

   

   毛时代广泛存在着极权式的腐败和不平等,存在着二元化城乡隔离制度造成的不公、政治身份歧视的不公,毛泽东发展出了比君主专制、国民党专制都要恶劣的中共极权制度,制造了二十世纪人类最大灾难-----十年浩劫,造恶无穷,遗患无穷。然而不能否认,毛泽东时代,多数干部较现在廉洁,民众较现在有话语权(如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辨论等),社会风气、社会治安、社会保障医疗保障较现在好。那时工人属于领导阶级,生老病死都有保障,不必说了,农村社会也不象今日那样边缘化。虽穷,农村教育比今天更为普及,农村的医疗卫生状况也比今天强。而今国家富强了,农村医疗体系却崩溃了,农民的孩子大量失学,农民失去医疗和受教育的保障,政府无耻地放弃了应负的责任。

   

   毛泽东对于防止和惩治腐败更是下足了功夫。他发动了“三反运动”、“反五风运动”、“四清运动”以及“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来整顿干部队伍,保证了干部队伍尤其是中下层干部物质、经济上整体的清廉。-----不象现在,无官不腐,整个官场都烂透了。高喊反腐,实则愈反愈腐,号称法制,实则司法势利,对社会底层小人物总是“从重从快从严”,对于有钱有权的大人物的为非作歹贪污索贿,则极尽保护纵容之能事,即使偶尔抓出几个做做样子,也大都非常重视、非常慎重、重罪轻判、从轻发落。还有,都是伪民主和伪平等,毛时代的“大民主大平等”,比起现在来还有稀薄的民主味道,有一定程度的群众监督社会公正。

   

   毛泽东的人物形象、善恶功过极其复杂。他有冷血残暴以百姓为刍狗的一面,也有贴近工人农民的一面,有玩弄权术醉心特权的一面,也有富有理想主义和人格魅力的一面。如果说走进中南海之后的毛泽东因权力野心极度膨胀而走向负面,那么,“解放”前高举民主大旗的毛泽东,则是负少正多、恶少善多,无愧于代表了先进文化和民众利益的一代风流人物,无愧于“中国共产党的骄傲、中国人民的骄傲和中华民族的骄傲”(胡锦涛语),无怪乎大旗一举,胜利在握,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自古伟人如美女,不许人间见白头。如果命运不让人间见毛泽东白头就好了。如果一九四九年,或者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开始前,毛泽东就去见了马克思,那将是人民、人类也是毛泽东本人多大的幸运啊,中国乃至世界的历史将会重写,毛泽东将永远是神一样的人物,成为中国的华盛顿。当然,历史不能假设。

   

   老枭与弱势民众怀念毛泽东,怀念的是对贪污腐败严惩不贷的毛泽东,是为革命献出了六位亲人的有血有肉有情有意的“人间毛泽东”,是井岗山上、长征路途、延安窖洞里的克勤克俭平易近人毛泽东,是豪情满怀才华卓著开一代文风的“诗人毛泽东”。这个毛泽东主张并号召《民众大联合》;这个毛泽东痛斥:谁镇压学生运动,谁就是反动派;这个毛泽东答复黄炎培“怎样才能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提问时说:“我们已经找到了新路,我们能跳出这个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这个毛泽东言及爱情则“热泪欲零还住”、思及亲情则“呜呼吾母”、发起豪情则“欲与天公试比高”、忧及世情则“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如果中国人民注定要接受中共的强制“代表”野蛮“服务”,如果中国大陆注定出不了华盛顿,如果胡锦涛注定学不了还政于民的蒋经国,那就希望胡主席学习毛主席,“从重从快从严”地革掉一批贪官恶霸的命,以大灭腐败分子的威风,大泄工人农民的怒气、中国社会的恶气!老枭岂不知,没有有效的权力制衡和舆论监督,靠刀,贪官是杀不尽的,岂不知怀念毛泽东、呼唤毛主席,对于中华民族而言,不啻是贪图一时之快的饮鸩解渴,是解决眼前困难的引狼入室?岂不知不首先解决“权为民所授”问题,“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只能永远是一句伟大的假大空话。但是,即然民主自由人权平等已无望,“翻身得解放,当家作主人”已无望,那就图个一时痛快也好。

   

   二月号《动向》杂志报道,一月中旬,中纪委研究室在指定的十二个省市开展党风廉政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地方各阶层对地方党政部门和主要领导的党风廉政建设满意度处于极低水平,平均不到百分之十八。这还是官方搞的调查,要是匿名投票,结果定会更低。经济发展了,神五上天了,多数民众却仿佛回到了解放前,“国家坏到了极处,人民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毛泽东《民众的大联合》),党和政府的形象恶劣到了极处。毛泽东热,是工人农民沦为弱势、贫富贵贱极端悬殊的悲惨现实和堆积如山的社会问题的集中反应,是火山将爆、大乱将起、历史的血腥悲剧又将重演的重要征兆。怀念毛泽东,是中国人民的大悲哀,是老枭的大悲哀。

   

   胡主席如果连毛主席严刑重典以治贪也学不了,相信不久的将来,毛泽东就会在民间或军方重新出现,高举着暴力革命及武装起义的大旗,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星星之火,燎遍神州!

   

   东海一枭2004、3、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