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东海一枭(余樟法)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看望圣堂

   一

    与圣堂山“不曾识面早相知”。数年前通过忘年交陈政老介绍,认识圣堂山庄庄主梁欢,通过梁欢推介,认识好山圣堂,知道“他”属大瑶山一部分,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幽比庐山、险似华山、峻赛泰山、松胜黄山、峰如张家界之美誉。

   

   五一前夕,邀老作家、广西儒学会副会长王云高老师同游,一拍即合。五月一日下午,请王云高老师伉俪到家午餐后,携上枭婆枭儿,乘车向平南进发。远山送青,近树凝碧,清风送爽,庄稼铺翠,车在万绿丛中行,襟怀为之一畅,嚣市的红尘、世俗的烦恼、政治的黑暗、民众的苦难,似乎都远远地抛在身后了。晚抵平南县城。翌日上午,平南宾馆王董派车将我们一行送达圣堂山庄。

   

   圣堂山庄位于圣堂山腰,土名杨梅坪,海拔达1200米,虽说半山,层云环绕,薄雾拂衣,已有恍若仙境之感了。且在此停宿一晚。下午,两家五口,在山庄周围闲逛漫游,顺便采摘了一袋野菜。据专家测定空气中负离子每立方厘米含量高达60000个,而大气污染浓度更是低于国家A级标准5—10倍,故空气特别清新。

   

   傍晚,梁欢兄从金秀县城赶回。都是故人了,执手相看,不胜之喜。晚餐山珍野味,甚是合口,梁欢兄取出自家酿造的圣堂山药酒----杜鹃花酒款待。主人情盛,特酿酒浓,加上心情特别放松愉怡,老枭数杯落肚,已不胜酒力,胡言乱语起来了。

   

   二

   圣堂山方圆百里,由七座海拔1600米以上巍峨雄奇的山峰组成,主峰圣堂海拔1979米,是桂中第一高峰。从山庄至山顶,要步行5公里长、块石砌成的羊肠小道。5月3日上午10时许,我们从山庄开拔。一路上,石猴赏月、舞女盼夫、神秘古墙、观音岩、孔雀开屏、神女峰、铜墙铁壁、会仙合、寿星岩、龙脊、惊人石、绝壁奇松、小五指山、酒瓶峰、宝鼎峰、珍珠罗汉松、福建柏、原始古林等等,陆续进入我们远近探照不停的欣赏的目光。

   

   约海拔1500米处,有石块垒成的黑色环山石墙,约长200米,高三米,宽四米,不知何许人所为。同处在海拔1500米的马鞍坳,有万亩杜鹃,遗憾只有小丛杜鹃零星绽放,大树杜鹃尚在含苞。上万亩相连成片色彩斑澜富丽堂皇的花海,是何等的景象?想象一下亦令人心醉神迷。而且据说这里的杜鹃花花朵同枝而颜色各异、花瓣同朵而颜色常变,实为世间罕见。

   

   一路行来,同行诸君纷纷以山歌野唱或怪叫声向佳景问好,向圣堂致意,我也面朝高峰,以发自丹田的一声大喊、酣畅直接地表达了多年仰慕之情:圣堂兄,我看你来啦!山鸣谷应,回声悠远,对于老枭们的来临,圣堂老兄也是兴奋得很哩,正如辛弃疾词所说,“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唱唱叫叫,打打闹闹,历时4个多小时,终于抵达山顶。但见近处丹峰挺拔朱崖壁立,松篁交翠怪石斗奇,远处群峦隐现雾幻云奇,气势壮阔气象万千。主峰兀立,如圣人俯察人寰,群峦环绕,似儿孙排列满堂。峰顶古树古拙苍劲,亭亭如盖,陈老曾题一联曰:大树将军雄且茂,瑶山云水邃而奇。又有古松如蛇舞龙矫,王云高老师即兴赠之以诗曰:谁人敢笑瑶山土,导演天才是盘古。名模亮相圣堂峰,千年定格恰恰舞。

   

   圣堂景观,极雄、奇、险、秀、古、野等特色,尤以雄伟磅礴、气魄宏大见长,真不愧了这个圣字。尽管儒道两家对圣人的描述有入世与出世之异、有为与无为之别,但都把圣视为最高的智慧化身、道德境界和人格理想。儒家有“君子比德”和“仁者爱山”的说法。仁者比山,因山之厚重也,孔子就很喜欢登山,曾“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来到圣堂,正好学习大山精神,借此扩展视野,开阔胸襟,从高眼界发展出高境界。

   

   古人云:人在山旁便是仙,体现的是一种远离红尘、遗弃凡俗的超然和逍遥,乃道家风采。道家主张不贪不奢、抱朴守真,清心寡欲、清静无为,道家的圣人"不累于俗,不饰于物,不苟于人,不忮与众"(《庄子•天下》)。登到峰顶,岂非游乎尘垢之外?

   

   老枭漫步峰顶,思入儒道,沉吟静悟,神驰天外,忽得句曰:人攀峰岳如朝圣,山似儿孙列满堂。作为对联不算工整,却很好地传达了登山者的心情和圣堂山的“山情”,且嵌入了圣堂二字,赢得彩声不绝,呵呵。

   

   回来后我为圣堂山再拟一嵌名联曰:人到升堂无愧大,山能称圣必然高。上联用的是《论语》中的典故:孔子批评子路鼓瑟技术不佳,同学们对子路不敬,于是孔子说:“由也(子路名由),升堂矣,未人于室也。” 堂是正厅,室是内室。入室比喻功夫“到家”了。虽未人室,但已升堂,造诣也很不错了。后代以“升堂人室”表示学问、技艺得了要谛真传。如阮籍《孔子诔》曰:养徒三千,升堂七十;苏轼《答谢民师书》:使贾谊见孔子,升堂有余矣。

   

   山顶气象多变,忽风忽雾,时雨时晴,山下衬衫嫌热,峰顶毛衣觉冷。晚宿云海宾馆,晚餐后早早上床休息,准备第二天早早起来迎候日出。遗憾的是,次日凌晨阴云密布,浓雾迷离,岂但不见日出,连远山近树都消失了踪影,十米之外不辨牛马。我戏言,难道是山神吝啬,把无限风光都用云雾收藏起来,不许我辈凡人多看么?那我们就不要太贪心,把圣堂日出这一美景留给下次再观看、留给他人去欣赏吧。

   三

   圣堂山美,圣堂人更美。圣堂山庄庄主梁欢,便不愧为一个“美人”。我在一篇叙写陈政老的小文中说过:“一般美女的美,是外在的、肤浅的、容易厌倦的,而我的那些老前辈朋友,在我慧眼看来,别有一种‘妩媚’,那是思想的美、品德的美、智慧的美、人格的美、内在的美,比起外在美和女性美来,更引人入胜。屈原以美人香草喻君子品格,良有以也”。陈政老是一位慈祥仁厚、豁达智慧的真人、大人和大艺术家,是我心目中的“大美人”,而梁欢的“美”是得到了陈政老的印证的,非老枭滥夸也。

   

   梁欢的“美”,体现在他豪爽的性格、智慧的目光中,更体现在他对传统文化和圣堂山水的热爱中。此君年逾不惑,广西平南人氏,善饮酒,好交友,人称梁七哥,在平南及周边市县,提及七哥,无人不知。他自小习武,半生从商,不愧草莽之雄,不乏风雅之骨,文化不高境界高,志在金钱财富和吃喝玩乐之外,非一般商贾富豪所能及,更兼交际广泛,三教九流无所不交,尤喜与文人墨客交往,对陈政老更是十分尊敬。陈政老青眼有加,称之为老弟,为志士,为永恒的粱欢,屡以诗联墨宝相赠,并把他隆重介绍给我。提及已故的陈政老,七哥十分怀念,一番唏嘘,表示要为陈政老出一本诗联书法集子,以此来纪念陈老。

   

   仁者爱山。这爱在梁欢那里,付出的是点点滴滴的心血,还有大半辈子从商所得的财富。2000年,梁欢变卖数千万身家,与金秀有关部门签订了40年的经营开发协议,至今为止,总投资已近亿。圣堂山就象一个隐居僻地的高士,一向默默无名,名不符实,广西之外人士大都不晓,是梁欢不辞辛劳、不惜血本的投入,才让圣堂风采渐为世人所知。好汉梁欢,好山圣堂,人作山媒,山增人色,可谓相得益彰。我做梦都想当这么一个山主庄主,却大半辈子栖栖皇皇,不得安宁,不暇自顾,梁兄则敢想敢干,几年时间,就把这么一个美好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真令人敬羡呀。

   

   我向梁欢兄建议,如果时机成熟,不妨在圣堂山召开一次“英雄大会”,把港澳台及海内外第一流的大文化人大艺术家大武术家大政治家,包括国民党民进党民运界及三山五岳的枭兄枭弟奇人异士,都邀到圣堂山来玩玩,如陈政老曾赠梁欢联所说:登圣堂尽享人间福,揽云海豪抒世纪情,快何如之。

   

   枭婆回来说,圣堂之游,就象做了一个美梦一般。希望多多的人、尤其是我大中华第一流人物,都来结缘圣堂山,一圆仙游梦。我可以中国第一刁民、民间最大诗家、网选首任总统、爵封当代新天子的身份(哈哈哈)出面邀请,相信看在 “圣堂吾兄”的面子上,“英雄大会”和“朝圣之旅”一定盛况空前,热闹非凡。当然,老枭做的是空头人情,吃喝玩乐由梁七哥买单,呵呵。

   

   这次圣堂之旅,山水情浓,人情友谊更浓。某农村信用合作社副主任彭北泉君受七哥之托作我们向导;平南电视台4人与我们一路随行,拍下了许多珍贵镜头;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平南县摄影师蒙海奉献了大叠上佳照片;在山庄还结识了画家马展,他是七哥的老乡老同学,广西美协会员,擅画能武,热情健谈。在平南,去时,受到了平南宾馆王董及张总的热诚款待,他们也是七哥的老乡和好友。回时,梁欢、马展、彭北泉、蒙海诸君陪同我们参观了平南大乙岭雄森酒业公司的酒窖酒坊,品尝了窖藏的虎骨酒。

   

   五一黄金周,游客络绎不绝,其中不乏各级领导和各地权贵富豪,梁兄作为圣堂山主,是最忙碌的时候了,他却放下“正事”不干,浪费大量时间陪我们吹牛骂鬼吃喝玩乐,一直把我们送上回南宁的车。我对王老师说,这不仅是对陈老和我们的尊重,更是对艺术、文化的亲近和推崇。

   

   

   四

   兹游快绝,得感颇丰,成诗四首,题为《圣堂纪游》,诗曰:

   

   其一:出发

   难平心乱且平南,山献青葱水送蓝。

   笑问风光何处好?路人齐指圣堂山。

   

   其二:入山

   群岭呈青入彼苍,山风暗送野花香。

   偷闲来筑仙游梦,细雨驱车入圣堂。

   

   其三:爬山

   峦重嶂复路迢迢,一线蜿蜒上碧霄。

   小憩怪岩回首笑,白云低绕半山腰。

   

   其四:观景

   凝青耸翠蔼然仁,群嶂多情似故人。

   更喜杜鹃逾万亩,含苞待酿满山春。

   

    其五:登顶

    古树天梯接混茫,云生足底雾飘香。

    人攀峰顶如朝圣,山似儿孙列满堂。

   

    2006-5-6东海一枭

   首发2006、5.7《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