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自为新诗鸣不平]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随笔:恢复传统的格局(外三篇)
·儒家关于“十四无记”的标准答案
·把反儒派的嚣张气焰打下来!
·驳刘绪贻教授
·忽然想到-----给中央的几个小建议
·沿着温家宝总理的思路……
·《“洋卫兵”及“神卫兵”!》
·特别欢迎有实力的“思想攻伐”----小答刘东超先生
·《当仁不让于师》
·狭隘道德癖
·孔子圆融无间,刘军宁认识有误
·关于儒家思想与人权标准
·个体最好的家,人类最佳的选择---兼驳邵建《新儒家做不了救世主》
·怕只怕委曲了手中这支英雄笔
·提醒:多交有益之友,莫与下流者谋
·冒充东海何时休
·要自由,不要自由主义
·思想之旅,儒学之旅--粤游散记
·京德:真理的追求者----参观“京德的博客”的留言
·神游大别山桃花源
·道本难言絮絮言
·仅有牺牲精神是不够的---汪精卫一生三大误
·写怀示友人
·驳刘军宁先生
·从李春长案说起
·黄福荣先生的幸福和光荣
·良知主义十八定律
·儒家的“寸土不让”与“王道坦荡”
·关于《大良知学》电子版撤旧换新的说明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儒家民主的随想---兼与蒋庆先生商榷
·《大良知学》出版---指示政治大道,提供个体安宅
·大良知学目录
·向有关朋友鸣谢,向黎文生兄致歉
·自题“东海三书”
·关于校园血案的深度反思
·废弃东海新浪博客启事
·有请康晓光先生--倡儒尊孔目的何在?
·“太晚了,你现在可以去死了”!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为新诗鸣不平

自为新诗鸣不平
   我文章的好,很多人知道;旧诗的好,不少人知道;新诗的好,几乎没有人知道(皆相对而言)。
   几乎没有人知道老枭多数新诗形象之出彩、思想之深刻、境界之高远、技艺之高妙,皆不愧一流(近年分别首发于民主论坛、北京之春、自由圣火等处的《山海新经》、《神异经》、《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在我面前你们要放弃自治》组诗,上个世纪出版的诗集,《在命运之上》,皆诗中尤物也。)。奈何诗彩为文光所掩,“默默无闻”,屈居第三,缪斯有知,一定会愤愤不平的。

   有人说,一个人不可能样样都好。不知艺术有相通处。对于大般若智者而言,一通百通。诗文俱佳,诗史思事皆通,并非难事。
   齐白石在谈到自己的艺术成就时说过:"我的诗第一,印第二,字第三,画第四。老枭也要郑重宣告:生平诗第一,顺序为:新诗第一,旧诗第二,文章第三。随手挑短诗一束(其中一部分已陆续首发于民主论坛、北京之春、自由圣火等刊),集中向少数慧眼前亮亮相。此中有深意,难为俗人言,呵呵。
   2006-12-31
   《逍遥》
   是漫漫苦役之后
   镣铐自动脱落
   仰天一笑
   蓦地发觉
   大地就在自己脚底
   天空就在自己头顶
   命运就在自己手上
   《月亮》
   四季之外
   万物之外
   所有眼睛之外
   眯缝着或圆睁着
   静静地凝望
   望穿历史的悠久
   宇宙的迷茫
   望穿我的虚浮混沌
   夜夜把阴影
   从我身体里释放出来
   淀沉我升华我
   成为一片薄薄的月光
   一只最清醒的眼睛
   一道深幽的宇宙诗
   唯有沉默
   才是最深刻的理解
   月亮月亮
   让我们夜夜相约寤寐相亲
   静静地让我以湖水的澄明
   感应你的清音
   《坚持》
   在苍茫风雪在长夜
   在酒杯书丛在苍蝇结队的市场
   坚持,在世界的边缘
   在漫过所有头颅的浪潮中
   在最繁华也最荒凉的环境
   在最深的地底最高的山顶
   坚持!不回头也不流泪
   淡淡的,不论富贵还是贫困
   悠悠的,不论衰老还是青春
   深深的,在血液在骨髓
   在一颗小小的石子里
   静静的,不论千万年后
   会不会有一二掌声响起
   坚持!不出现也不出声
   《悄悄》
   有一阵风
   悄悄改变了方向
   有一个沉睡多年的
   梦,在远方某个角落
   悄悄破土
   什么时候
   案头的石子,墙角的碎纸
   悄悄变成了宝石锦缎
   嘴唇未张,有一支歌
   已从心底悄悄升起
   画下一枝花
   春天 就悄悄地来了
   把春天的火一朵一朵
   用纸包起来
   装订成集
   供老了以后
   取暖
   《暴风雨将临》
   大街上尘埃不起
   树的队伍肃立如故
   我身上某条电线
   已开始颤动
   天色阴沉如上帝的脸色
   阵云翻涌
   雷声始而隐隐继而隆隆
   预告暴风雨的确凿
   阳台上衣物开始飘动
   我的头发开始扬起
   许多物体将倒向地面
   许多物体将飞上天空
   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
   期待大自然的雄威席卷
   只是不知那低洼处的蚂蚁
   是否已迁移到安全地带
    注:以上为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作品。
   《诺言》
   你所厌恶的都将消失
   或者变作你所喜欢
   你所喜欢的都将陆续
   从世界的各个角落
   来到你身边
   包括金子、玉、灵感
   颂歌和雪
   包括繁华或者清贫
   有形或者无形的一切
   它们将簇拥在你周围
   如狂热的民众拥戴着
   自己的领袖
   如百花拥护着春天
   让我以一生的和风细雨和阳光
   维护你
   你的纯净快乐
   以及小小的闲愁闲哀
   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
   我就割破自己的血管
   把我火热的爱
   一点一点 流给你看
   1997.8
   《想一个人》
   关起门来或登上高处
   忽而微笑忽而欲泣
   无花自香,无酒自醉
   说病就真的病了
   梦中之梦,如何自醒
   病外之病,药在哪里
   无奈地听凭情思定向流动
   泉水聚成江河
   江河汇成大海
   大海掀起波涛
   波涛倾地吞天吞没自己
   想入非非
   一不小心就掉进去了
   掉进至纯至美的非非之境:
   在地为菲菲的花草
   在山为霏霏的烟雨
   在天为飞飞的莺燕
   在脸为绯绯的笑意…
   思念是一种开天辟地的发现
   发现自己身上最重要的一部分
   分离出去已太久了
   宛在水中央
   宛在梦中央
   或者是发现远方的人
   就是另一个自己
   2003、10、10
   《愚公移山精华版》
   “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
   愚公子子孙孙未必能移
   帝一句话
   轻轻松松就移走了
   2005-10-1
   《呼唤》
   我呼唤
   一声声流着泪
   一声声滴着血
   为了
   把火焰从冰雪里呼出来
   把猛虎从绵羊里唤醒来
   为了让花朵在地上在空中
   四季盛开
   2005-10-1
   《一刀就把你干掉》
   如果我恨
   没有什么虚招
   上去就是一刀
   一刀就把你干掉
   如果我爱
   也没什么虚招
   上去还是一刀
   一刀就把你干掉
   2005-9-28
   《雪》
   十几年没见过雪了
   如果今年冬天回去
   不知能否找到
   当年在院子里亲手创造的
   那个雪儿
   2005-10-31
   《沉香》
   活着无香
   死时无香
   要几十年上百年
   尸骨都朽烂了
   才能闻到我的奇香
   2006-1-12
    唐太宗问高州首领冯盎云:“卿宅去沉香远近?”对曰:“宅左右即出香树,然其生者无香,唯朽者始香矣。”(出《国史异纂》)
   《女神》
   少年时我来到姑射之山,无草木
   更无那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的女神
   青年时我来到北姑射之山,无草木
   更无那不食五谷吸风饮露的女神
   中年时我来到南姑射之山,无草木
   更无那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的女神
   于是我下到了海中,不断呼唤
   那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的的女神
   你在哪儿?
   便有半裸的按摩女郎款款走过来
   暖昧地笑着说:
   先生,我为你服务好吗?
   《东山经》又南三百八十里,曰姑射之山,无草木,多水。又南水行三百里,流沙百里,曰北姑射之山,无草木,多石。
   《海内北经》:列姑射在海河州中。射姑国在海中,属列姑射。西南,山环之。
   注:姑射之山即庄子里的藐姑射之山
   《大海》
   很多人随随便便把笔伸向大海
   拉诗拉文
   拉屎拉尿
   大海永远满不在乎
   海就是海
   什么都无所谓
   大到那样的程度
   当然什么都无所谓了
   无论人们拉什么或者扔什么
   垃圾也好污泥也好
   就算把自己扔进去
   也无法激怒它
   更无法弄脏它
   2006-7-13
   《创世者》
   你们的鼻子来自我的花香
   你们的眼晴来自我的火光
   你们的耳朵来自我的狮吼
   你们的脸面来自我的手掌
   你们的屁股来自我的皮鞭
   你们的脑袋来自我的大棒
   你们的大地来自我的足音
   你们的道路来自我的刀光
   你们的太阳来自我的热血
   你们的天空来自我的翅膀
   2006-7-14
   《我只想让你好好做一个人》
   当你跪倒在上帝面前
   我一棒敲在你脑门上
   让你知道
   你自己就是上帝
   当你上帝般站在众人面前
   我一脚踢在你屁股上
   让你知道
   你不过是个王八蛋
   2006-8-3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
   给我花枝就斩犀截象
   给我草鞋就顶在头上
   给我天空就向上高升
   给我笼子就向内深翔
   给我长夜就孤灯深入
   给我洪流就砥柱汪洋
   给我风雪就千山独翠
   给我炉锤就百炼成钢
   给我白我就骄傲地白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
   给我蓝我就万里晴空
   给我红我就红成太阳
   2006-10-15
   《我告诉你》
   以前,我告诉你
   温柔有时是种绳索
   花束可以组成圈套
   很多珍宝不过垃圾
   甜蜜常常会变成毒药
   你总是不相信
   现在,我告诉你
   圈套可还原为鲜花
   垃圾堆往往有珍宝
   绳索有时比秀发温柔
   毒药解了毒比蜜好
   你总是不相信
   2006-10-4
   《最锋利的刀碰到我的脖子也会发软》
   最凶恶的浪卷到我的脚跟也会退却
   最猛烈的火烧到我的眉毛也会消灭
   最疯狂的风刮到我的头颅也会掉头
   最锋利的刀碰到我的脖子也会发软
   最冷酷的冰接到我的目光也会融化
   最丑陋的石受到我的抚摸也会焕彩
   最轻浮的云吸到我的气息也会沉重
   最松散的沙沾到我的热血也会团结
   2006-10-31
   《画圆》
   日出的时候
   我左手捉枪
   在天空画出一个红色的圆
   红圆马上就裂了
   血花满天
   日午的时候
   我右手持笔
   在远处再画一个彩色的圆
   彩圆很快就散了
   泪花喷溅
   日落的时候
   我左手拈花
   右手也拈花
   不再乱画也不要圆
   花香中却升起最大最美
   无色而恒久的
   东方之圆
   2006-6-22
   《情种》
   天上的黑暗地下的压抑
   正通过我的喉咙
   一段段忘情爆破
   今天的沉重昨天的忧伤
   要通过我的手指
   一遍遍深情倾诉
   中华民族所有的苦痛啊
   何时通过我的胸口
   作一次激情喷吐?
   2006-12-5
   《呼唤》
   我呼唤
   精疲力竭喉咙嘶哑也要呼唤
   黑云压城霹雳威吓更要呼唤
   堵住了喉咙仍要呼唤
   只要有一丝丝缝隙
   就要发出声音来
   没有人听见也要呼唤
   没有人听从也要呼唤
   即使现在没人听见
   即使这辈子没人听从
   把我泪血交迸的呼唤声
   保存下去,以后
   总会有人听见听从的
   我呼唤
   只想把你们从迷梦中唤醒
   把道路和方向指给你们看
   把更高更远更深处的风景
   把另外的大地另外的天空
   另外的心灵
   指给你们看
   我只想唤醒你们
   本真的自己
   醒不醒是你们的命
   看不看由你们定
   听不听任凭你们自择
   就是骂我吵醒了美梦
   也是你们的自由
   我呼唤
   我只呼唤,含着热泪…
   2006-8-7
   《我相信》
   我相信雪花会变成火花
   我相信星星会长成太阳
   我相信脖子可以把刀砍断
   我相信撒旦会向我投降
   我相信狼一变就是狗
   狗一变就是人
   人一变就是神
   我相信有众神守护我周围
   我相信我预言的一切
   我相信我的话都是神说的
   我相信留在长夜里的足音
   会连成联通天地的虹梯
   2006-8-3
   《有些》
   有些人物只能在梦中相会
   有些事情只能在诗里摆平
   有些花朵只能在天上盛开
   有些记忆只能在海外保存
   有些地盘只能让罪恶开垦
   有些疾病只能让泪血疗治
   有些珍宝只能让历史发掘
   有些垃圾只能让时间扫除
   2006-8-6
   《八股文》
   当我破题的时候
   黑云滚滚而来
   大呼小嚷或分或合
   直到完全占领城市上空
   当我承题的时候
   风起于青萍之末
   越吹越大
   越大越疯
   当我起讲的时候
   霹雳配合风云军团
   始而隐隐继而隆隆
   不断在我头顶炸开
   当我入手的时候
   许多高大之物倾坍了
   许多垃圾纷纷
   趁机飞上天去
   当我起股的时候
   铜钱大的雨点越来越急
   越急越密
   织成一片乾坤大网
   我现在开始中股了
   云滚滚雷轰轰雨哗哗
   不知后股的时候
   天象会有什么变化
   但我相信
   当我束股的时候
   太阳那张温暖的笑脸
   一定会从云层里露出来
   2006-8-6
   《冲出来》
   把我看守在谎言暴力里我要冲出来
   把我囚禁在明监黑狱里我要冲出来
   把我关押在猪圈鸟笼里我要冲出来
   哪怕十百千万年也要冲出来
   成为人,成为正常人!
   把我阻隔在枯木顽石里也要冲出来
   把我禁锢在瓦砾粪屎里也要冲出来
   把我限制在鸟兽虫鱼里也要冲出来
   哪怕恒河沙数劫也要冲出来
   成为人,成为自由人!
   2006-8-17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我一生坚持的东西
   被你们扔掉了
   象扔掉垃圾
   我会重新拣起
   一一放到你们手上
   你们扔多少次
   我就拣多少次
   放多少次
   直到你们再也扔不出去
   直到你们捧起它们
   就象捧起暌离已久的
   情人的脸庞
   2006-11
   《一切才刚刚开始》
   现在就受不了么
   一切才刚刚开始呢
   现在不过隐隐作疼而已
   针扎似的痛
   火烧火燎的痛
   一刻比一千年还长的痛
   还在后头呢
   大幕才刚刚拉开
   时间才刚刚开始
   我的大棒才刚刚举起
   你的头痛才刚刚开始
   一切才刚刚开始
   2006-12-14
   《大自由》
   高兴干什么就干什么
   不高兴干什么就不干
   高兴开花就开花
   管它什么季节
   不高兴开花
   就作无花果
   高兴当什么就当什么
   不高兴当什么就不当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