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教导:不识本心,学儒无益!
·一枭五调杨万江
·与雪峰共勉二联
·与老象共勉
·“致良知”与“致良制”----兼为刘晓波解惑
·严正学张林获第四届魏京生中国民主斗士奖致贺并致谢
·读雪峰《东海一枭占领了生命禅院》戏作
·雪峰批判(二则)
·为刘杰纠错,为“义德”鸣冤
·最高言论是行动,最高友谊是“性交”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怎样给自己的人生结尾?

   ------关于死亡的思考

   一

   千古艰难唯一死。怀生畏死,人之常情,释道耶诸教亦然。梁漱溟曾指出,道教怕死,故求长生;佛家非怕死,故痛无常,而求出世。其实痛无常就是一种对死亡的恐惧。释家以生老病死为四大苦和内缘苦,有宗论及不死之乐,都含有畏死之意。《旧约》多处描写死亡的悲惨可怖,《福音书》中耶稣临死时表现出很大的恐惧。他临终的一句话是:“我的上帝,我的上帝,你为什么离弃我?”

   

   释道耶诸教以“彼岸”、“天堂”、“来世”、“上帝”、“永生”之类虚无飘渺的憧憬和许诺,来宽慰化解死亡的恐犋,唯儒家倡导义理之勇,以道德力量、圣贤气象和天地境界超越死亡。

   

   但儒家重生,绝不轻死。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很多人以为成仁取义就是碰到难关一死了之,“临危一死报君王”,其实是大大的误会。有人问王阳明弟子王艮节义问题,王艮曰:“危邦不入,乱邦不居,道尊而身不辱,其知几乎!”曰:“然则孔孟何以言成仁取义?”曰:“应变之权固有之,非教人家法也。”一死成仁乃特种情况下的权道,不是儒家正常的家法。

   

   在儒家,该不该死,何时去死,怎样去死,大有讲究。有时临危不死,坚強勇敢、忍辱负重活下去地活下去,避免不必要无意义的牺牲,更加合乎仁义原则。管仲不死,微子箕子不死,孔子皆许之为仁。孟子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又曰:可以死,可以无死,死伤勇。死要死得有意义有价值,而且要死出最大的意义、最高的价值来。在可以不死的情况下轻易赴死或自杀而亡,反而有伤于勇德。

   

   王艮还说:“安其身而安其心者,上也;不安其身而安其心者,次之;不安其身又不安其心,斯其为下矣。”又说,“微子之去,知几保身,上也。箕子之为奴,庶几免死,故次之。比干执死谏以自决,故又次之。孔子以其心皆无私,故同谓之仁,而优劣则于记者次序见之矣。”(见《王心斋语录》),在王艮眼里,微子箕子比干虽被孔子许为“殷有三仁”,其实死比干不如活着的微子箕子境界更优。

   

   不轻死,不避死;可以无死不敢自弃,义所当死不敢苟活,此乃儒家面对死亡时的中庸之道。面对死亡,儒家是最从容不迫的,这是一种意志精神的大自由。在这样的内在自由和圣贤气象面前,连死神也不得不俯首帖耳,听从指挥。钱穆说得好:

   

   “人固准备着随时随地可死,以待此忽然死期之来临。但同时,人亦该准备着随时可以不死,以待此忽然死期之还未来临。-----上述两大义,正是儒家孔孟所以教人解脱此有我之身与有身之死之两大限之种种迷惘牵累之苦痛。若明白得此两义,将见人生如海阔天空,鸢飞鱼跃,活泼泼地,本身当前即是一圆满俱足,即是一无限自由,更何所谓苦痛,而亦何须更向别处去求真理寻快乐?更何待于期求无我与无生,归向上帝与天国?此是中国圣人孔孟,对人生不求解脱而自解脱之当下人人可以实证亲验之道义所在。”(《人生十论--如何解脱人生之苦痛》)

   

   二

   红色恐怖网友在枭文后跟帖(附),对我奖誉有加,愧不敢当。我钦佩他的慷慨豪迈,感谢他的鼓励支持,欢迎他和广大同道与我一起“以扭转黑白颠倒历史为己任”。但对于其“头颅不惜,热血不吝-----我以我血溅乱世!”、“不做平常床簪死,英雄含笑上刑台”等表态,不愿予以轻率认同和鼓励。

   

   生命是人世间的至尊至贵。别的可以抛弃,唯独生命不能轻易抛弃。裴多芬曰: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自由若为故,两者皆可抛。这种精神固然崇高,只宜供“一小撮”人士自勉,对于大多数“中民”来说,应该是: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

   

   我尤其反对自杀,这对亲友、对社会、对自己的生命都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方面我赞成胡适的态度。胡适留学日记中提及,他有位好朋友任叔永,任的弟弟任季彭因忧愤国家时事而投井自杀。任叔永哀恸得不能自解,胡适作诗〈自杀篇〉给他,诗的结尾一段写道:

   

   杀身岂不易,所志不止此,

   生材总有用,何忍付虫蚁?

   枯杨会生稊,河清或可俟。

   但令一息存,此志未容已。

   

   胡适在日记中说:“此篇以吾所持乐观主义入诗,以责自杀者。”云云。

   

   对时间精打细算,对生命更轻率不得。

   

   三

   至于我自己,当然与众不同,自信绝不会象大多数“中民”那样庸庸碌碌虚度一生。我对我的人生有自己的总体策划和长远安排。

   

   元朝乔梦符云:“作乐府亦有法:凤头,猪肚,豹尾。”起如凤头,“开卷之初,当以奇句夺目,使之一见而惊,不敢弃去”;结要有力“大家之文,于文之去路,不唯能发异光,而且长留余味”。“大家之文”如此,“大家之人”不也当如此吗?人生如文,开头不由自主,但中间是猪肚还是鼠肚,结尾是豹尾还是蛇尾,很大程度上却是可以由自己选择的。

   

   老毛为刘胡兰题词曰:生得伟大,死得光荣。如果抛开老毛的“人”,我非常赞赏此言并常以此自勉(但不以此勉人)。只有伟大的生和光荣的死,才配得上老枭生命的高贵豪华,才没有白来世间走一遭!

   

   具体怎么结尾,尚难逆料。但自信怎么结尾都不会象大多数愚夫愚妇那样平庸默默。不排除象孔子一样寿终正寝的可能,但未免有些平平无奇。如有机会又有必要,我更希望把人生的尾结得神惊鬼泣奇峰突起!

   

   在《不是矫情是豪情》我说过,我有充分把握活得堂堂正正轰轰烈烈万分精彩,或者死得沙飞石走海啸山崩精彩万分。如果十年之后,一党专制的局面依旧,我可以发文责令中共限期实行大赦和政改,建立民主制度并在此基础上实行儒家王道政治,不然就号召天下英豪三千,到天空门前欣赏我的跳楼壮举。有人问中国哪来三千英豪,我说,经过十年教化,能够认同我的主张学说、敢于“冒险”观赏我跳楼的英豪何止三千?只要我踊身一跳,老枭思想将深入人心,老枭精神将流芳千古,而有幸观赏过我跳楼表演的三千英豪,在我死后,也当成为我的思想和精神的传承者。

   

   这是我为自己“策划”的人生精彩“结尾”之一。这种以身殉道的结尾法,辉煌而“永生”,是充满了希望、造福于社会的死,是最大的意义最高的价值的死,是对死神的嘲弄和藐视,与一般无奈绝望的自杀包括“因忧愤国家时事而投井自杀”完全不同,与我反对自杀的态度毫不矛盾。

   

在《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中我提到发在民主论坛上的一首小诗《情种》,自述几年来救世弘道的努力,暗示了必要时不惜x的决心。有友人猜测xxxx四个字必是以身殉道。他猜对了。在天上的黑暗地下的压抑通过我的喉咙一段段忘情爆破、今天的沉重昨天的忧伤通过我的手指一遍遍深情倾诉之后,如果时势需要,如果“我的道”需要以身殉之,我希望中华民族所有的苦痛通过我的胸口作一次激情喷吐。喂肥了猪肚之后,结之以豹尾。接尾而来的必是吾道大行于中华、惊艳于天下的辉煌!

   

   《不是矫情是豪情》写于2005年10月。光阴如梭,一年多时间又溜过去了。要在原儒和新儒家的基础上建立新内圣与新外王,要在九年中成就一家之学,养肥绝世“猪肚”,谈何容易。朝起兀兀夜孜孜,不敢有丝毫松懈,不敢不把一天当作别人的百天千天来用来“化”。我珍惜时间,就象穷苦人家珍惜每一分钱一样。

   

   四

   最后必须说明的是,既使老枭个人万一走到了“死于非命”那一步,我不仅不鼓励、而且反对别人效仿。哪怕最伟大的事业也无权力流别人的血,纵然最崇高的“道”也只能殉自己的身。世人对我的豹尾只有观赏的资格而没有“跟随的权力”。对于人世间绝大多数普通生命來说,好好活着才是最高真理。活下去,哪怕活得最渺小最卑微也要活下去,活得比灾祸更大、比痛苦更高、比苦难更长。这是我给世人后人至诚的忠告,也是美好的祝福!

   

   儒家不仅重生,而且主张活得好,活得乐。王艮说:“天下之学,惟有圣人之学好学:不费些子气力,有无边快乐。”古今仁人志士的一切努力,甚至必要时牺牲了自己,不正是为世人及后人活得自由快乐而有尊严吗?

   2006-12-25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2.27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

   附红色恐怖网友跟帖:天不时地不利生不逢国度,敢屠龙可射日能君将中天。一直欣赏韩寒王朔钱钟书之辈,现在看来他们算了老几,都是躲在温柔乡里享清福不问世事不管沧生的明哲保身之辈,一直叹惜中国现代文圣可悲是泯灭良心的共党走狗文棍李敖。当你出现在我的心目视线中时,想李氏不过是个狡言恶辨的波皮,我终于散尽绝望的死灰,想,有枭雄你在,历史还有鲁迅的继承者,这也是我们没有绝望的原因,枭雄你学赋五车,满腹经伦,博古通今,引经纳典的学识文笔,以及你那浩然正气的良心墨迹,让我欣慰,应该有个人来把你的作品保存下来,你三步成句五步成诗的功力为耻国所埋没,我们将于你一道终生以扭转黑白颠倒历史为己任,头颅不惜,热血不吝-----我以我血溅乱世!!!

   

   首发《自由圣火》12.27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