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破戒草之十九:文字的力量
·破戒草之二十四:挺直腰杆做一回人!
·破戒草之二十九:加大对中学生的反腐教育
·破戒草之三十一: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愤怒抗议《互联网出版暂行管理规定》
·破戒草之三十一:救救孩子,救救祖国!
·破戒草之三十三:李杭育,我为你羞耻
·破戒草之三十三:胡马休得胡骂
·破戒草之三十五:箅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破戒草之三十五:要当官就得有牲牺
·破戒草之三十六:“民不能欺”
·破戒草之二十六:古代帝王与当今公仆
·破戒草之三十七:为人难得三分傻
·破戒草之三十八:政府是干什么的?--声援万延海、高耀洁两位先生
·破戒草之三十九:为什么要纳税?
·破戒草之四十一:打倒独裁者!为布什政府喝一声彩
·破戒草之四十二:开展“打虎”运动,捍卫网络自由
·破戒草之四十四:谁在坠落?
·破戒草之四十五:点金成石的神功
·破戒草之五十一:遥祭何海生君
·破戒草之五十二:我的检讨书
·破戒草之五十四:“有关部门”疯了
【枭鸣天下】
·枭鸣天下之一 :一腔热血发牢骚
·枭鸣天下之四十五:贺喜《汉语文学》,感谢“有关部门”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枭鸣天下之五十:不锈钢老鼠被抓原因揭密
·枭鸣天下之五十一:严正声明并警告谢万军
·枭鸣天下之五十二:我承认,我害怕
·枭鸣天下之四十九:国之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草根曰:“普通国内平民还远远达不到犬儒的档次,他们就是这么一群人:脑袋被洗得一塌糊涂,也有忽然清醒的时候,那就是眼前功利的计算。”老枭曰:然也然也。用儒家的眼光看,中国根本就找不到几个大人了,一串串一批批一堆堆全是千篇一律大同小异的小人。岂止普通平民?知识阶级还不是一样,甚至比平民更小,更鸡犬不如!

   

   也会恶,也会黑,但小人的最大特征还是小,小眉小眼小肚小肠小聪明小才华小手腕小心翼翼,连黑恶行径也是一副小家气子。日常生活中一付鬼头鬼脑鼠眉鼠眼的样子,到了网上也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小心地藏好他的钱财姓名心思梦想隐私,生怕一不小心被别人偷窥了去。喜欢笑别人纸上谈兵,劝别人干点实事,自己连空谈几句都要蒙着面!

   

   小人就是小人,骄傲纯属肤浅表面,谦卑充满做作虚伪。他们喜欢摆出谦卑的姿态指责他人骄傲,不知自已嘴里或笔下流出来的“贡高我慢”,一万里外都可以把人熏死。他们的言论行为没有根,灵魂没有根,纵然有知识没文化底蕴,纵然有灵气没浩然正气,纵然有小手腕没大魄力,纵然有小聪明没大智慧,纵然满嘴满纸的仁义正义道义,自己并不相信更不会实践。道德于他们而言,是手中很好的衡人的标尺,却不是心中的律令和脚下的道路。

   

   就象我在小诗《菌人》中描写的那样,“无孔不入无穴不钻/无时不有无处不在/霸占一切腐蚀一切/相挤相拥相拉相推相友相斗/楚楚的衣冠里/下流着浊浪滔滔的欲望”。小人遍布体制内外、国内国外,甚至反共队伍中也隐现着他们的身影。小人反共当然并非出于道德命令和义理承担,也非为了个人尊严或民众利益,所以观点立场反复无常,变化迅速,有的人刚刚正气凛凛地唾过中共,一转身又可以满怀仇恨地扫荡民运,对某些人的赞扬声犹在耳,一言不合,污泥浊水就大泼过去了。

   

   小人们最爱钻研孙子韩非子马基雅维利以及厚黑学权谋学三十六计,最擅长整人坑人琢磨人,但知术而不知道,懂权而不懂经。小人的眼光完全是物质利益的,小人的心灵是卑贱龌龊的,唯利是图是他们不变的本性,管中窥豹是他们常犯的错误。当今世上小人多,小人看小人,往往一看一个准,这就增添了他们的自信,自以为高明。我在《高智晟与圣人心态》曾经指出:心理学有个概念叫投射,意谓人们通常会把自己的思想、情感,态度或行为投射到他人身上。小人眼里没有君子,仆人眼里没有英雄,自己是臭狗屎看别人都是臭狗屎。

   

   如果他们经济学厚黑学深熏的浑浊细致的眼光万一碰上了大人,便傻眼楞瞪或傻话连篇了。一个人的选择居然可以违反利益原则、厚黑原理?不可能,一切言行,无非炒作,悠悠万事,唯炒为大。理想,原则,人格,尊严,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炒作的。孔孟一生为行道天下而栖栖奔波,落在他们眼里,只不过一介官迷而已。

   

   好在自古至今总有大人在。《论语》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易经》里的大人最厉害:“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天且弗违,而况于人乎?况于鬼神乎?” 儒家的大人主要指具备君子乃至圣人人格者,有时也称公卿大夫等有位者为大人,清朝四品官以上称大人。我所说的大人则与年龄地位无关,大人者,大在思想,大在理想,大在胸襟,大在人格,故作为道德精神崇高之士的泛指和英雄豪杰君子圣贤的统称。

   

   朱子认为四书之一《大学》讲的是如何培养大人的路径和方法的学问,曰:“《大学》者,大人之学也。”《大学》开宗明义曰: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儒家试图通过正诚格致的修身和修齐治平的教化,把“自天子以至于庶人”都培养成“大人”。这教化不仅靠道德,也有赖于制度,儒家外王之学就是关于政治制度的学说。一个好制度的制恶扬善功能是巨大的,特别是对于广大中性之民。道德主要作用于少数上智。把多数人培养成“大人”当然是不可能的,但如果制度抑恶与道德扬善双管齐下,硬性强制与软性引导两手都抓,绝大多数“中性之民”将会逐步向“大”的方面而不是“小”的方面转化,这个世界就会变得干净一些,可爱一些。

   

   遗憾的是,两汉以后,内圣之学单向发展,外王之学郁而不张,也就是说,制度建设远远落后于道德建设,知识阶层伪人小人渐多,君子大人趋少。到了中共治下,内圣外王都不讲了,内是流氓外是霸王,道德崩溃制度更反动,遂造出这么一个空前的小人世界,“撕裂当代中国人遮掩自己灵魂之铁幕,当可看到贪婪物欲如蠕动之蛆虫,无耻兽性似炽烈之碳火,嫉妒与阴狠相得益彰,诡诈与猥琐形影相吊。真可谓蛇鼠之窝都比其光明;腐水臭沼都比其净洁。”(袁红冰语)。知识分子当然是普遍犬奴化小人化,连社会上的流氓恶棍都是小小的。

   

   不学乌龟便学猪,无边尘垢赖谁除?当今社会,就象闻一多那一沟死气沉沉臭气汹汹的龌龊的死水,尽是些破铜烂铁剩菜残羹,看着都恶心!别说历代大儒大人,便是那些民国大小军阀、上海滩各种流氓都令人怀念呢!这条臭水沟被丑恶开垦得太久,转小为大,变丑为美,化性起伪,化恶为善,仅靠道德已没什么效果,唯有引进自由主义活水,结合儒家政治创新的外王学说及天下为公的大同理想,民主制度与儒家文化双管齐下,才是最好的清污理秽方法。激浊扬清,任重道远啊。

   

   草根君对当前普通平民的国民性分析很有道理,不过大义当头的牺牲奉献,本来就没他们什么事。《论语 宪问》载: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君子以修己始,以安人终,安百姓是安人的极至。大多数国民是君子“安”的对象而不是依赖的后台-----君子最强硬的后台在自心-----政治制度的创新、历史进程的改变,文化道德的重建,所依赖的主要不是他们,或者说,他们不会也不应是先锋队。

   

   我唾弃的是知识阶层的普遍小人化犬儒化!不过,只要还有“一小撮”大人在,天下事就尚有可为。梁启超曰:世界者何?豪杰而已矣,舍豪杰则无有世界。倒过来说,有豪杰就有世界,就有希望和光明!豪杰者,亦大人也。中共的稳定是毫无根基的虚假稳定,是干柴烈火之上、火山爆发之前的稳定。我相信,如果有几百个大人君子在政治方面达成基本共识,臭水沟就会逐渐净化,世界终将变得美好!

   

   有人问,难道中国知识分子几个亿,连千百个大人都找不出来?老枭曰:关键是要“动”起来。大儒大人和大人格不是书斋学院或小圈子里“做”成的,内圣功夫要以外王事业、也就是社会政治实践活动去体现。不要说几百上千,倘有一百个深明大义坚持正道的大儒与老枭一起站出来,知行合一地向中共扔下挑战的白手套,中国的局面亦将大为改观!

   2006-4-14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半月刊第十八期 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