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东海一枭(余樟法)
·禽兽是怎样炼成的?---国家虽在,天下已亡!
·儒门罪人冯友兰
·破除我执与择善固执
·儒家特色的爱和“中国特色”的外援
·圣贤与盗贼
·微言二首
·底线不可突破,是非必须澄清—关于冯友兰
·千古罪人,实至名归
·简答洪哲胜先生(东海随笔二则)
·虎变、豹变与革面(随笔六则)
·欢迎“你”靠拢,不可“我”动摇
·不信狂澜挽不回
·毛泽东:从有限尊孔到全面反孔
·不识“性”的王国维
·感恩孔孟,报恩孔孟
·尊孔尊马两重天----尊马群体的特征
·如果孔孟成了领导人(外三篇)
·踏遍天涯返故乡----简答网民问(外四篇)
·东海微言集
·惟游言之务去,惟真言之必发
·打倒孔家店,迎来马家帮---兼论任繼愈
·谁适应谁?
·彭富春:深受毒害,心已失灵
·争夸茉莉好,谁识暗香奇
·刘清平教授轻薄了谁?
·秦始皇统一中国有罪
·广大网友和儒友注意
·杀一人而救天下可以吗?
·反华派把持了中国
·菩萨心肠与霹雳手段(外二篇)
·现实倘背道而驰,儒者当脱离现实(外二篇)
·最终倒霉的是谁?
·失言的后果
·伐不义厥功至伟,曾国藩瑕不掩瑜
·自由派没有前途
·打倒一切反儒派
·东海微言集(四)
·智慧的重要---智勇双高始仁者
·人靠不靠得住?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坏?(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的圆满
·物则堂:历史上的儒家政治实践(东海附言)
·伪善与真恶---兼论唐太宗、宋太宗与毛太祖
·认贼作父与以父为贼(东海随笔,外一篇)
·子系中山狼---从毛泽东容不得鲁迅说起
·东海微言集(五)
·王道杂论
·死还是不死,是一个问题
·儒家的孤独---自由派排斥儒家探因
·东海随笔:关于苏联解体和项羽失败(外一篇)
·东海微言集(六)
·错看正剧为闹剧,误演喜剧成惨剧---中国百年大悲剧
·期盼中国统一,反对统一台湾
·药家鑫也是受害者(东海随笔外一篇)
·反儒势力难成大气候,儒家中国才是大中华
·百日闹剧惊天下,赔了脸面又丧心---儒门中人也需要反省
·别被管子误导了
·非我文化,其心必异---异端批判
· 马家道德批判
·东海随笔:流俗毁誉靠不住(外一篇)
·恩赐民主并非不可能
·东海微言集(七)
·东海微言集(七)
·政府聚敛成要务,官员贪盗更寻常
·儒者当自重
·对夷狄也要讲信义
·东海微言集(8)
·非同一般的文章
·甘棠文化召公魂
·甘棠文化召公魂
·中西合璧,以儒为体----儒家与自由主义关系初论
·东海微言集(9)
·论马克思主义
·支持茅于轼,清算毛泽东
·乱臣贼子如予何?----圣贤的自信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关于中国的现状和出路
·(转载)秋风:中华民族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关于道德与位禄名寿及容貌之关系
·儒家政治观与中国政治生态略谈
·中纪委的狡辩---关于官员财产公示制度
·天下有大勇---与东海儒友共勉
·爱人当以德,助恶即犯罪
·乡愿固可耻,轻狂亦堪嗤
·胡适的高明和肤浅
·天地有正气
·儒家宪政纲要(最新订正稿)
·九十光阴尚有几?----中共九十诞辰献言
·唱红实为倡黑,有错而且有罪
·从张二江的幸运说起
·迷人红十字,吃人黑狮子
·汪洋不负责任,政府不务正业---关于蛋糕问题
·万世罪人毛泽东(东海随笔八篇)
·儒家思想与小农经济---澄清一个普遍的误会
·论跪族社会
·全民性丑陋,畜生化生存---兼为中国指一条明路
·好主义与坏主义---兼论言论自由
·论毛泽东的文化修养
·“全民性丑陋”与“满街皆圣人”
·给薄督一点忠告,为重庆献上三策
·东海微言集(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诗王早有主,哪个敢争锋!
   
   近有名周国志者自命诗王,悬奖金十万元,挑战海内外诗人。其挑战诗《狂诗一束》及《黄鹤楼组诗》在网上招来一片嘲骂声。我粗粗一看,倒不象多数网民嘲骂的那么不堪。只是俗而浮,有些油。狂则狂矣,却没有什么文化根基和思想内涵。意象也平平。
   
   一些朋友希望我出来应战。洪哲胜作一文《联想翩翩:超女─→周国志─→东海一枭─→中共》,认为我要在意境上赢过他并非难事。那是当然。拨冗写了黄鹤楼诗一首,挑出狂诗一束,自信在意象和意境、技术和思想各方面,胜之多多,真有胜之不武之感。

   
   至于诗王之冠,我早已给自个戴上啦。《幽居写怀》曰:拥兵何似拥奇书?哲帝诗王聊自居。其实,就算我不要,诗王桂冠也不是周国志君戴得动的,比他强的诗人多得很。评选略公,许多诗人取其十万悬奖如探囊。似乎周君并非富豪,我为他心疼为他忧,呵呵。
   2006.12.29东海一枭
   
   黄鹤楼
   胜景奇姿莫与俦,画中相识梦中游。
   百川波浪江中合,三楚精华眼底收。
   第一名楼关囯运,几多才士斗风流。
   他时跨鹤登高去,玉笛横飞万里秋。
   2006-12-28
   注: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自古享有“天下江山第一楼”的盛誉。以后各代屡毁屡建,有“国运昌则楼运盛”之说。
   
   狂诗一束
   其一
   独对今人抚古琴,能凡能圣亦雄英。
   打通微奥中西脉,炼就精纯日月心。
   十万图书一腹贮,五千文化两肩任。
   云何双眼常含泪,吾国吾民忧患深!
   
   其二
   拥书十万掩柴扉,岂许浮尘染素衣。
   冷唾浓痰朝衮衮,醉追灵感入非非。
   燃灯祈破千秋暗,煮字思疗一代饥。
   蜩与学鸠莫相扰,不逢羊角不南飞!
   
   其三
   忧天骂鬼笔何遒,不为身谋为道谋。
   早厌江湖多兽斗,闲观富贵若云浮。
   拈花欲把群狼化,润世仍将小惑留。
   容我真言传大道,草堂一亩足千秋。
   注:大乘有"留惑润生"之说,认为菩萨如凭其智慧,径自取证空无三昧,就不能再随缘度化众生了,为此,菩萨宁愿自己先不成佛,不急着把"惑"全部去掉,以方便度化众生故也。
   
   其四
   诗龙酒虎性难驯,一杖掀天尚有人。
   遍地江湖聊戏水,拔山风暴不沾尘。
   纵横宝典三千卷,保养灵胎四十春。
   吊罢西山孤月落,来迎东海艳阳新。
   
   其五
   拥兵何似拥奇书?哲帝诗王聊自居。
   半世栽花兼筑梦,单车觅句似骑驴。
   立身奢望千秋重,下笔严防一字虚!
   填海补天难插手,且收灵石入吾庐。
   
   其六
   焉能袖手忍旁观?襄岭怀山浊浪漫。
   恶制谁能逃压迫,微躯岂敢避饥寒。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太息途穷天不助,手援无力道援难!
   
   其七
   与人与世早无争,好学何曾让昔人。
   沉浸古今思似海,指挥天地笔通神。
   酸咸苦辣皆堪味,雨雪风霜也自春。
   坐入深宵灯火灭,孤星如月洗浮尘。
   
   其八
   登坛自恃内功深,欲向人间问不平。
   耿介为文焉媚俗?公平论事岂违心!
   常从孔孟汲真气,不许风尘染素襟。
   英雄牌笔金刚指,凌空一点铁成金。
   
   其九
   日玩文山夜笔耕,癖深文字俗缘轻。
   气豪胜养三千客,书富如屯十万兵。
   异想非非参妙谛,痴心耿耿系苍生。
   未成事业成诗业,古道何人伴我行?
   
   其十
   浮云富贵自风流,不为身谋为道谋。
   五蕴渐空焉执我,九天深病怎消忧?
   人多侣犬谁能虎,世尽争春我独秋。
   虽万千人吾往矣,千磨万折不回头!
   
   十一
   不贪利乐不贪名,不肯荒庸度此生。
   怒起常将魔术揭,狂来偏向虎山行。
   万家忧乐千钧重,个我安危一羽轻。
   证罢菩提抬望眼,一轮圆月笑盈盈。
   
   十二
   孤灯红入夜茫茫,风雨满城尽梦乡。
   国在焉能求独乐,学成宁肯为私忙。
   云中待试屠龙技,网上先开济世方。
   侧耳遥闻锣鼓乱,群魔粉墨又登场!
   注:屠龙技,原指无用之技,此处龙与下面亡秦的秦,皆喻专制主义。
   
   十三
   繁华队里独求仁,万患千忧铸此身。
   李杜成规能范我?陈吴无路誓亡秦。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回首神州风又雪,啸成梁甫泪沾巾。
   注:李杜成规,陈亦:老枭的诗,益见矫矫不群,今日写旧体诗词而能如此立足,徒以李杜成规论其优劣,固未得其正矣。千年悍贼,曾国藩评陈玉成:唐宋以来,千年不遇之"悍贼"。陇右山狼网友借以喻老枭之诗。啸成梁甫,李白诗:长啸梁甫吟,何时见阳春。
   
   十四
   手不停挥义不臣,不求富贵不求神。
   风云椽笔当回日,思想獠牙欲噬人。
   幸有江湖容我傲,更无豪杰畏官嗔。
   何当洒尽一腔血,大洗河山万里尘!
   注:思想獠牙欲噬人,西哲云:思想是有牙齿的。
   
   十五
   由义居仁志不移,穷通毁誉任由之。
   人忧落败吾求败,世好为师我觅师。
   惯见江湖龙变色,频闻罗织狱成诗。
   云低风紧鸟飞绝,一怒横空某在斯!
   注:狱成诗,狱成于诗,前不久有川中有因手机传播讽刺诗而入狱者。引申为文字狱。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