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之大者(东海七偈)
·东海老人戊子杂诗(六十三----六十八)
·嘲某君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54-57)
·一起呼吁:释放刘晓波,释放所有政治犯!
·中国向何处去?欢迎参与讨论
·新偈八首
·度人先自度,傻逼莫装逼!----答客难兼驳星云大师
·关于《零八宪章》
·东海老人:《表态》
·请某些人士与我保持必要的距离
·什么叫装逼犯?这就是!
·东海指月录(问答58-62)
·李天命,看招
·骂人不倦与骂不还口
·匿名网友:儒学衰微的原因(东海附言)
·我与你一样渺小,你与我一样伟大
·东海老人:凌空点穴
·良知面前人人平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与你们同在(东海七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63--70)
·网友酬赠拾翠(之21)
·良知佛(组偈)
·关于“中国向何处去”答疑
·有请对联高手
·姜是老的辣,联是旧的好
·心性当然重,色身不可轻
·某些“
·东海指月录(问答71--75)
·生命之根蒂,人生之真谛----对一位前辈的开示
·东海老人:小偈答网友(六首)
·开瓶小偈
·东海指月录(问答76--81)
·东海老人 :写怀
·2009第一文:是真儒者,请向东海看齐
·新年寄怀星水兄并京鼎所诸友
·小偈答网友(组二)
·东海指月录(问答82--86)
·东海指月录(问答87--92)
·东海老人:找到你的真身
·向各位网友致歉帖
·天上飞的都是鸟人
·刘晓波是邪恶小人?
·《四十五初度自题》
·rev2008:送东海先生序(东海附言)
·东海为何称老?(小偈答网友第三组,四首)
·东海老人:东海指月录(问答93-104)
·世人何知吾自乐,愿抛心力作痴人
·看民愤燎原,为“公仆”献计
·东海老人:良知佛(组偈之三)
·最幸福的事:我不是东海一枭…
·东海指月录(问答105-109)
·关于感恩与诚实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指月录(问答110--113)
·接头暗号(小诗十三首)
·z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对联鉴赏
·良知不灭与生命轮回
·休将“神话”当神话,莫奉《圣经》为圣经
·东海老人:敬告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兼谈为什么讨厌余杰
·为什么讨厌余杰
·欢迎狂者进门,谢绝妄人靠近!
·中庸论(新稿)
·东海指月录(问答118-123)
·可怕的“耶稣”
·腐肉必定反对人肉等(东海随笔七则)
·声明:不能与人私下讨论问题
·儒门不欢迎装逼犯!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东海附言)
·瑞瑞:写给网友焦国标(东海附言)
·东海之骂
·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
·东海指月录(问答124-126)
·代表上帝讲话等(东海随笔九则)
·zt网管办的陈华:网民言论自由是谁给的——就是我陈华给的!
·数优秀文化,还看中华-----简回杨子《也谈东海一枭和余杰》
·投我一机,还你千秋!
·东海指月录(问答127-133)
·岳海:怎么才能切实做到中庸?(东海附言)
· 好消息二则
·冬云:极不老实的基督徒!
·大陆首发东海文章:《无相大光明论》
·诗香书老谊厚情深----读《绿城百花百鸟诗书集》有感于陈政王云高的师生情(外一篇)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诚征七十大寿贺礼
·正确对待欲望,别当灭绝师大!
·美国神话渐破灭,蒙昧主义尚残遗
·东海良知何以大?
·贺寿诗联选萃
·网友酬赠拾翠(之22)
·两位基督徒对东海的批评
·2008年度公民学者和公民机构海选候选名单
·小溪:为东海未雨绸缪(东海附言)
·为《儒家中国》而作
·勇摧诸外道,放我大光明
·制谎传谎是可耻的!-----爱因斯坦与基督教
·基徒的思想栽赃与美国的上帝背离
·z云在青天:杰出的美国科学家几乎全都不信基督教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基督不是自由的妈!
   ------兼论儒家文化的早熟和先进
   一
   西方社会近两百年来的发展突飞猛进,民主制度的优越,科学技术的先进等,有目共睹。吾国吾民自当学习、汲取其优势和长处,但不能因此就把中国社会落后的原因一股脑儿栽在中华文化头上。恰恰相反,正是中华文化受亚西方马列文化深度摧残,正是秦汉以后儒家文化发展之路挫折不断、最后被五四和文革强行中断,才导致了我们的政治及其它相关方面越来越落后。我曾在《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深刻指出:
   在以儒学为意识形态的历代王朝中,明清是专制程度最高的,思想受到了最严厉的钳制,道统受到了最深刻的压抑,儒学受到了最严重的扭曲,其中的民本人本思想随着专制的加强而不断淡化。就是在这样的历史情形之下,儒学传统和以儒学为指导思想建设而成的文物典章制度,对政统和皇权依然葆有一定程度“导善”作用,而且居然“差点儿”就开出了宪政。如果不是晚清宪政的进程被辛亥革命中断,假以时日,中国当可因清政府的自救行为而迈上宪政之路。遗憾的是,五四以来传统文化的历史性消解,为马列主义幽灵的传播和党主极权的肆虐创造了充分条件,以至中国的历史性政治倒车开得不亦乐乎,至今未能刹住!
   遗憾的是,大多数国民和知识分子炫惑于西方一时的领先,无视东方文明数千年辉煌的事实,无视民族文化的深厚蕴涵及其中的普适价值,妄自菲薄,自泼污水,成了西方文化中心论、民族文化虚无主义等流行病的患者。他们看西方什么都是好的,爱屋及乌,连基督教的历史上的丑陋黑暗乃至罪恶一概视而不见或曲为之说,真所谓“红肿之处艳若桃花,溃烂之处美如乳酪”。
   二
   众所周知,基督教被罗马皇帝定为国教后,西方进入黑暗的中世纪,从此人性被神性吞没,人的价值和尊严被践踏。从历史渊源上讲,西方人文精神在古希腊就已经孕育而成。英国当代著名学者阿伦-布洛克曾说:“古希腊思想最吸引人的地方之一是,它是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上帝为中心的。”但真正的人的发现,要归功于以人性解放为宗旨的文艺复兴运动。在与“神为中心”的“神性主义”相抗衡中,人的价值和尊严得以重新确立。
   自由主义是以中世纪末开始的世俗化运动为前提的,世俗化内容包括在人类生活中对上帝信仰的冷漠、在活动空间上对上帝领地的压缩,在人的力量自信和价值上对上帝权威的剥夺。正是人权从神权下得到解放,才有了自由主义的形成和发展。
   许多西方学者如孔德、斯宾塞、马克思等人都对宗教包括基督教持否定态度,视之为现代化的障碍,认为宗教衰退是社会进步的必然现象(马氏学说根本虽谬,揭示了不少局部真理。古今中外不少学说如法家也是如此)。而一些二三流学者特别是中国学者却喜欢把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的源头强加到基督教中去,以发现“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与基督教义之间的内在联系”为荣,以证明“基督教文化构成自由主义得以产生的文化母体”为荣,说什么“人对人类自身的信心只能来源于上帝”、“道成肉身的主耶稣基督的伟大恢复了人的自信”云云…,类似浅薄的“深刻见解”,层出不穷。
   一些更加不学无术的民主人士和基督徒把民主自由科学法治等说成是基督教催生或亲生的“乖儿乖女”,或者把基督教当作民主工具,以为传播基督教及攻诋中华文化有助于民主,就是在追求民主。这些人士还喜欢倒打一把,将与他们不一致的意见谥以“看法浅薄、结论片面”之类贬词,不知自己看朱成碧上了思想大当、丧本失根成了文化游魂矣。正如熊十力所指出:“然人情迷妄多端,却有以深为浅,以浅为深者。所以者何?凡夫各有见贪,恒喜以其所见得到的,自矜为深。而即以其所见不到的,鄙之为浅,甚且以为不通,或云无道理。”(《十力语要》)
   俗话说,五百年前是一家,古今中外许多事物都可以拉上各种关系。我保证,按照这些人士的逻辑,岂但基督教?中外任何宗教包括邪教、古今任何学说包括法家,都可以从中找到与民主自由的逻辑联系和历史关联。相信把伊斯兰教犹太教婆罗门教太平道五斗米道等等“做”成民主自由的前身,绝对比把基督教打扮成自由主义的接生婆乃至亲妈妈更有说服力。至于道教佛教,其中蕴含的平等自由原素,比基督教丰富多多,简直可称为平等自由的“亲爸亲妈”了!
   挂在自由派嘴巴上的韦伯"新教伦理催生了资本主义"的观点,其实不足以把民主与基督教挂钩。请注意,韦伯认为催生了资本主义精神的乃是新教伦理,而且是其中的合理成分而已。况韦伯的论证很不严密,他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之间建立的因果联系其实是经不起推敲的。比如韦伯认为新教促进资本主义精神的理由之一是,新教反对毫无节制地享受人生和人生所得的一切,因为这种严格的禁欲主义使得新教徒们不断地创造财富却并不将它用作个人的消费,而是将其投入财富的再生产中,有利于资本的积累。这种分析的荒唐可笑一目了然。
   当然基督教在普遍贬低人性的同时不乏对人的有选择、有限度“尊重”(没有任何宗教和学说丝毫、絕对地不尊重人性的),基督教二元政治观对近代自由主义也不乏曲里拐弯、遥远隐约的启发。就象儒家承认等级制的历史合理性但给予了善的导向一样,历史上基督教在维护奴隶制的合法性的同时对奴隶制的残酷性有所抑制。但从整体和本质上讲,神性与人性、神本与人本、基督教义与民主自由理念是根本对立的,是对头和冤家!
   如果说基督教"开"出了或曰催生了西方民主,如果说说它们之间的关系是血綠乃至母子关系的话,那也要从另外的、负面的角度去理解,就象失败是成功之母、幸福为苦难所孕一样,是基督教制造的中世纪的苦难、黑暗和残酷,引发了文艺复兴运动,促进了世俗化进程,间接催生了自由主义。
   三
   自由派往往对基督教情有独钟,看自己却什么都不顺眼,于儒学则不仅对其某些方面的历史局限性毫不宽容,对其民本思想、王道理想的诬蔑诋毁亦不遗余力。似乎民主只能由基督教挟带而来,似乎儒家的仁义原则、恕道孝道、仁政王道、中庸之道、和谐思想、人道主义、大一统思想、大同理想、人格独立之学统统打倒之后,才能迎接民主的到来!
   退一万步说,就算从神本主义可以导出人本民主,从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可以导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为什么儒家民本思想就成了人本民主的死对头?为什么儒家人性皆善就不可以是平等思想?难道民本比神本更落后、从民本到人本到民主的距离比神本到人本民主的距离更远?
   一些人把为基督涂脂抹粉、对孔子拳打脚踢视为自已的主要工作,连篇累牍的文章著作可以精简成一句话:基教是自由的妈,儒家是民主之敌!知识分子糊涂浅薄如此,不论是由于文化势利,还是溺于一偏之见,称之为思想乞丐、文化流民、文化嫖客、文化势利鬼已是过誉,因为他们不配“文化”二字,姑且称之为西化和“基”化的中国识字分子吧。
   儒学在空前浩劫之后,在被马列中共歪曲毒化的同时,还要遭受的恶攻。殊不知这是自残自辱和自毁根本啊!须知儒家文化是中华文化“三个代表”中的主要代表,是中华民族存在的根本标志。贬斥诋毁儒学,就是对我们的民族精神、民族命脉和民族存在根本的嘲弄和消解!
   当然,五四与文革这样激烈的反传统运动也未能摧毁具有深厚的历史根基的儒家信仰,反儒祟基派识字分子纵然猖獗,也不过蚍蜉撼树而已,把中华文化连根拔除的企图注定是徒劳。何况现在老枭就象一座大山,横空出世挡在他们面前,并针锋相对而有理有据地告诉他们、警醒国人:基督不是自由的妈,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
   有人在枭文《任不寐,我想领你回家!》后拍手曰,老枭终于开始批评自由主义了(又有人曰:只有老枭的批评或许自由主义者听得进去,其他阵营里面的人胆敢劝说他们,恐怕难免给专制帮腔之嫌。这倒不无道理)。这是拍错手了。我批评的不是自由主义,而是为自由主义乱认爹娘的无知浅薄或有意误导。我批评的也不是基督教,而是一些基督徒贬低、攻击中华文化的言论。对于自由民主,我一如既往地认同追求,并以中华文化融摄覆盖之;对于基督教,我欢迎并希望在神州大地广泛传播。
   作为个体的中国人,反儒派当然可以自由选择他们的信仰;基督信仰与中国文化也完全可以互相宽容,相互尊重,和睦相处,并行不悖,但是,前提是这些基督徒和准基督徒对中国文化保有基本尊重,不要对进行恶意诋毁或无知侮辱。仗任何人、任何国家的势也不行,仗布什和美国的势也不行,不然,难免遭到严肃深刻的驳斥、批判和反击!勿谓言之不预也。
   四
   同时,我会不断地将中华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的精微广大纯正高贵一一指点给世人看。基督不是自由的妈,儒家则是民主之母。两千六百多年来,“孔子之言满天地,孔子之道未尝行”(李觏《潜书》),原因在于儒家文化太文明,太优秀,太早熟,太先进,这才是儒家最大的错。
   儒家不靠神祗、不靠任何今世或来世之奖惩而能提供社会秩序,担负了伟大宗教的功能而不含宗教的缺点。到了近现代,它“临床”技术固然落后了,但理论依然优秀,它的道德学说王道政治大同理想依然超前。梁漱溟先生在《中国文化要义》中论述了儒家崇尚人的自我的理性之特点:“儒家没有什么教条给人;有之,便是教人反省自身一条而已。除了信赖人自己的理性;不再信赖其他。这是何等精神!人类便再进步一万年,恐怕不得超过罢!”
   同时梁漱溟认为眼前的中国文化与历史上的儒家并非真正儒家的表现,因其早熟的出现,中国历史上存在的生活方式也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此言过于绝对。历代王朝阳儒内法,毕竟有相当的儒的成份,历史上的儒家一定程度上也是儒家现实主义的表现,兹不详论)中国传统文化,如儒家文化、道家文化、佛家文化,皆系人类文化之早熟品。儒家文化尤其早熟,而且早熟的跨度太大。
   饱受了无数血火烟尘,经历了无数风霜雨雪之后,现在她传到了我们的手上。我们应该做的不是自弃根本,自我牫残,而是在政治上汲纳西方优点,建设民主制度,弘扬外王学说,高举大同理想,在法治宪政基础上实施德治,在民主制前提下追求王道。果真如此,那我们的社会将是怎样一副兴旺景象啊!谨献《中华文化歌》曰:
   中华文化,精微广大。芥纳须弥,神驰天马。
   支流千万,主流三大。民本人本,最重儒家。
   仁义无敌,中庸无价。自尊尊人,自爱爱他。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