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复仇,细行,娼妓,善良)
·今日微言(习学,清儒,民粹,雷洋)
·关于读经之我见(微言集)
·今日微言(为法轮功说句话,向共青团进一言)
·今日微言(李克强,劣根性,反汉族)
·今日微言(黄庭坚,汉武帝,王莽,雷锋)
·(人民行不行,且看习近平)
·今日微言(批人民日报,论党性人性)
·今日微言(把我的权利还给我)
·今日微言(不左不右之路,人性党性之战)
·元朝微言二集
·今日微言(恶社会,灾难源,历史眼,去马化)
·蔡英文就职演说之我见
·美国宗教自由岂无保障?
·微言(期待新文革,质疑刘延东)
·小批罗素
·警惕儒家马克思主义化
·今日微言(击蒙,辟毛,解经,革命)
·小驳贺卫方
·今日微言(习学,辟马,击蒙,改良)
·欢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何谓文化自信?(微集)
·微言(改良,大势,龙母,中纪委)
·今日微言(计生,标准,三代表)
·今日微言(伪装者,蔡英文,他妈的)
·庄子批判(微集)
·今日微言(文化决定制度,天理不可战胜)
·今日微言(统一有条件,民国少正见)
·中国人何以普遍贫困?
·今日微言(习近平,好消息,历史眼)
·今日微言(定律,横死,谭嗣同,周小平)
·关于计生的思考之二
·两心同在道场中--读后感二则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今日微言(宜破马学障碍,须为人民松绑)
·胡适的糊涂
·(众教授逢君之恶,邓小平不学无术)
·学易偶得:坤卦六四
·今日微言(反儒必无后福,积德自有天相)
·今日微言(贱类焉能居尊位)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致歉,驳李剑芒)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错误,王毅的三无,胡鞍钢的吹)
·今日微言(计生,绝嗣,王莽,呼吁)
·关于彻底驱除马毛的呼吁
·今日微言(中共,中日,中西,儒马)
·《宇宙的智慧》东海荐语
·上习近平先生书
·(革命,计生,强大,态度)
·今日微言(辩场不是战场,学马异于学儒)
·今日微言(真谛,台湾,上书,击蒙)
·马族劣根性
·今日微言(同性恋,持枪权,悲教育)
·胡适反儒有主见
·学易偶得:伟大的乾元啊
·文化、道德和制度
·】《中国必须再儒化——“大陆新儒家”新主张》
·今日微言(西瓜,儒理,真谛)
·今日微言(统一答复旧雨新朋)
·今日微言(历史眼,盐铁论,新礼制)
·今日微言(有史以来最坏的制度和文化)
·今日微言(误会总是难免的)
·今日微言(怎样学儒,怎样孝慈,怎样的无耻)
·为姜太公一辩
·今日微言(传播此提醒,就是在救人)
·慎言
·文化性腐败
·新书《中道的医学
·中华特色的医学:抓纲治病,身心双疗
·《论语点睛》:礼让为国
·辛庄杂记
·几个洋概念略析
·今日微言(中道医学和仁道英雄)
·男女有别论
·男女有别论
·今日微言(击蒙,答客,君子,历史眼)
·今日微言(信仰,概念,历史眼)
·今日微言(微调查,防民术,护法神)
·今日微言(启蒙,护法,本性,刘邦)
·中道论
·今日微言(本性,正命,福星,真谛)
·(日本,中国,世界,历史)
·(逢民之恶与逢君之恶一样可耻)
·主义的资格
·大秦帝国》批判
·不堪承受的爱
·今日微言(呼吁,中道,辟法,暴秦)
·今日微言(赶超西方的唯一法门)
·《论语点睛》:做好你自己
·今日微言(圣母情结和思想乡愿)
·改革原来是革命
·让蠢人生活幸福是聪明人的责任
·今日微言(仁是人和万物的尺度)
·驳“大仁不仁”
·今日微言(正君心和正民心)
·今日微言(美剧美国美人美味)
·今日微言(中道,王道,友道,后福)
·司马谈和班固对儒家的评价之比较
·儒家的超脱
·与黑恶保持距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一

   最光滑的石头在高倍显微镜下都是凹凸不平的,最高妙的著作文章在枭眼里也会露出种种破绽。很久没能从头到尾读完一本书了。哲学宗教及其它理论方面的书,除了佛经儒典,世间的书值得细读和经得细读的,多乎哉不多也。至于网络文章,更是大多经不起、值不得老枭一驳。

   

   只将精识作生涯,评古论今舌粲花。有的宗教信士辩不过我,最后祭出的一招叫“神秘主义”,说信仰是超越语言文字、超越理论层面的。或说巧舌如簧妙笔生花,也不过世智辩聪而已,非正知正见正道。有人说:你老枭那怕能把古往今来诸圣贤大德全都辩的哑口无言,也仍是口头禅,算不得数的。

   

   这可真令人哭笑不得了。

   

   确实,老子说过,道可道,非常道;儒家认为“真理可以由体认而实证,不可用知识推求”(熊十力语)。佛家及禅宗也有“言语道断”、“不立文字”的说法。由于语言文字局限性,“道”到了最高处,便进入言语道断的神秘主义的地盘,深奥微妙,不可思议,只能用心去印证。但这是就生命和宇宙的最高奥秘、就形而上之“道”的最高层面最高境界而言的。

   

   佛菩萨耽心有些人通达佛理之后不再精进,故提醒他们,不要以此为满足,还应老老实实继续修行不辍,以求永证无上菩提。不然,见解高超理论精妙,陷“所知障”,反成了修行障碍。如果那些不通佛理者以此作为自我辩护的遁词,如果对义理生吞活剥一知半解,辩不过人却斥对方“沉沦世争”,属于“世智辩聪”,那就太没出息了!

   

   佛菩萨不局限于语言文字教人,但同时也不离绝于语言文字。《金刚经》云:“我所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一切法都是度人过河的筏,不应执著于“筏”,不要把筏当作目的,应该过河扔筏。但你要到彼岸去,却离不开它。言语文字就是一个筏,笔底本领舌头功夫也是一个筏。

   

   《金刚经》说“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佛说他说了四十九年的法实际上什么都没说。这是佛怕后人泥执于文字语言而不知得意忘言,不能会其意于文字之外。请注意了:“佛说了四十九年的法”。

   

   熊十力曰:大乘说无所得,乃真实有所得,而后能说及此耳。今在凡夫,全无知识,如何空拾话头,而言无所得耶?(《十力语要》)。老枭曰:佛菩萨说语言文字糟粕而已,那是他们已经直接喝到酒,而后有资格说这种话。今在凡夫,全无知识,连糟粕的味都没嗅过,如何空拾话头,敢说语言文字糟粕而已?

   

   二

   一般人勤于实证践履功夫,虽手笨口拙而成德成圣(儒家)成仙(道家)成佛(佛家)也并非不可能。但任何一家学说及宗教的大师级人物,大都是义理圆通辩才无碍的。俗话说,把话说圆了。如果话都说不圆,作为创派人物或一代宗师,肯定不合格。佛教尤重视“声教”和辩才。历代高僧大德菩萨大士大都具有善于说法的“广长舌”。《华严经》有“四辨”说,即法无碍辨、义无碍辨、辞无碍辨和乐说无碍辨。弘道和卫道,都离不开“四辨”功夫。

   

   维摩诘通一切智彻万法缘,为佛典中辩才无碍的代表人物。释氏座下诸大弟子菩萨个个怕他。据《维摩诘经》载,维摩诘生病,释氏要派去探病,舍利弗等十六个弟子个个推辞,弥勒等大菩萨也不敢奉命,都说自己挨过维摩诘呵斥批评。最后只有释氏座下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萨勉为其难而前往。

   

   玄奘留学印度十七年,不但通晓大乘佛理,而且熟悉七十二小乘诸宗,在那烂陀思的讲经论道时,各派名家全印高僧纷纷前来与他讨论,凡和他谈过的无不叹服。当时印度的戒日王特别为玄奘在曲女城开一次“无遮大会”,通知各国学者名人来听玄奘讲道。计有十八个国王,三千僧侣,二千多婆罗门外道及那烂陀寺的僧侣一千多名听讲。玄奘讲了十八天,人人悦服,从此被公认为印度第一学者。

   

   禅宗乃教外别传,主张不立文字,故而很多人以为禅宗是不需要文字的,然而不然。语言文字对禅宗的弘扬乃至正法的兴盛都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初祖达摩在印度曾被四众弟子十方大德推为辩论第一而虔诚礼拜。据说当时印度有一大德名佛大胜多,与达摩大师曾是同学,依止佛陀跋陀学习小乘禅观。佛大胜多圆寂后,众多弟子分裂成了有相宗、无相宗、定慧宗、戒行宗、无得宗、寂静宗六个宗派,皆以自己的见解自负。达摩大师遂大展辩才,妙转法轮,将六宗一一摧伏,令六宗所有僧徒皆发愿受持弘扬无上正法。

   

   释迦牟尼本人的舌头功夫更是厉害了,他出道"以后,通过辩论摧伏外道。他最有名的十大弟子中,像本是外道的学者或领袖的舍利弗、目犍连,本是婆罗门的权威和长老的迦旃延、大迦叶,都是在与释迦牟尼辩论中发现自己的错误和更高的"真理"而拜释氏为师的。

   

   然复须知,辩才无碍不是强辞夺理,巧言狡辩,而是出自对宇宙生命之真谛的体会和把握,是实相般若自然流露和开发。《华严经》曰:“若能知法永不灭,则得辩才无障碍;若能辩才无障碍,则能开演无边法。”《起信论》说,佛菩萨在完全了解“宿命”、“未来”和“他心”等基础上对机说法,故能义理贯通方便善巧。

   

   另外,很多人误以为,舌巧笔妙者必乏实证功夫,殊不知凡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大都自然而然具有文字般若,发言作文,言辞畅达,毫无滞碍。有些人读经读得痴痴呆呆笨嘴拙舌,那大都是没读进去。更可笑的是还有些人学佛学出了一身生理或心理疾病,那更绝对是走歪了路子。

   

   三

   释迦牟尼睹明星而悟道悟的是什么?南怀瑾老认为释迦悟的是"缘起性空",而《华严经•如来出现品》载释迦牟尼在雪山示现悟道之初的情景:"释迦牟尼忽睹明星,廓然大悟,即成无上正觉。叹曰: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即得现前"。这几句话,言简意赅,理深道妙,已非一般凡夫俗客所能理解,故释氏彻悟之后,三叹奇哉。

   

   只能说到这里为止了,再说下去,就只好拈花一笑,无可言说了。佛说法四十九年,所说的都是他证悟到的义理。但形而上最高妙道终究是超绝言诠的,非任何舌头功夫所可及。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如德山禅师所言: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

   

   “释迦所证到的,并不仅是一种学理,而是人类生命的功能,可以达到超脱时空的限制,找到生命的真谛,打破物理世界的种种束缚。”(南怀瑾语)六祖因五祖讲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这一句而开悟,大梅法常因“佛即是心”而开悟,香严因闻石击竹而开悟,德山禅师因烛火吹灭而开悟。历代祖师大师所悟到的,都是这种人类生命的功能和真谛(严格地讲,禅宗的开悟与证悟是不同的。开悟并未解脱知见,无果位可言。只有释迦牟尼,一开悟即等於证悟。兹不详论)。

   

   但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认为信仰问题是超言辞非理论不可说的,更不能以此为自己的败阵作掩护。在某种程度上,儒基之间、佛基之间以及儒佛之间是可以进行对话并将对话进行到很高之境的。如果在对话时“话”说不圆,难以服人,只有两种原因:一是自己对“本派武功”领悟不深,实践不够;二是“本派武功”存在疏漏破绽,未能上下圆融内外贯通。不论哪一种原因,不论为内在生命计还是为“门派”兴衰计,都值得深刻反省,而不是把失败的责任向“神秘主义”一推了之。

   2006-12-16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17《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