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落笔惊神鬼,启口散芬芬

   一

   最光滑的石头在高倍显微镜下都是凹凸不平的,最高妙的著作文章在枭眼里也会露出种种破绽。很久没能从头到尾读完一本书了。哲学宗教及其它理论方面的书,除了佛经儒典,世间的书值得细读和经得细读的,多乎哉不多也。至于网络文章,更是大多经不起、值不得老枭一驳。

   

   只将精识作生涯,评古论今舌粲花。有的宗教信士辩不过我,最后祭出的一招叫“神秘主义”,说信仰是超越语言文字、超越理论层面的。或说巧舌如簧妙笔生花,也不过世智辩聪而已,非正知正见正道。有人说:你老枭那怕能把古往今来诸圣贤大德全都辩的哑口无言,也仍是口头禅,算不得数的。

   

   这可真令人哭笑不得了。

   

   确实,老子说过,道可道,非常道;儒家认为“真理可以由体认而实证,不可用知识推求”(熊十力语)。佛家及禅宗也有“言语道断”、“不立文字”的说法。由于语言文字局限性,“道”到了最高处,便进入言语道断的神秘主义的地盘,深奥微妙,不可思议,只能用心去印证。但这是就生命和宇宙的最高奥秘、就形而上之“道”的最高层面最高境界而言的。

   

   佛菩萨耽心有些人通达佛理之后不再精进,故提醒他们,不要以此为满足,还应老老实实继续修行不辍,以求永证无上菩提。不然,见解高超理论精妙,陷“所知障”,反成了修行障碍。如果那些不通佛理者以此作为自我辩护的遁词,如果对义理生吞活剥一知半解,辩不过人却斥对方“沉沦世争”,属于“世智辩聪”,那就太没出息了!

   

   佛菩萨不局限于语言文字教人,但同时也不离绝于语言文字。《金刚经》云:“我所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一切法都是度人过河的筏,不应执著于“筏”,不要把筏当作目的,应该过河扔筏。但你要到彼岸去,却离不开它。言语文字就是一个筏,笔底本领舌头功夫也是一个筏。

   

   《金刚经》说“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有所说法不。须菩提白佛言。世尊。如来无所说。”佛说他说了四十九年的法实际上什么都没说。这是佛怕后人泥执于文字语言而不知得意忘言,不能会其意于文字之外。请注意了:“佛说了四十九年的法”。

   

   熊十力曰:大乘说无所得,乃真实有所得,而后能说及此耳。今在凡夫,全无知识,如何空拾话头,而言无所得耶?(《十力语要》)。老枭曰:佛菩萨说语言文字糟粕而已,那是他们已经直接喝到酒,而后有资格说这种话。今在凡夫,全无知识,连糟粕的味都没嗅过,如何空拾话头,敢说语言文字糟粕而已?

   

   二

   一般人勤于实证践履功夫,虽手笨口拙而成德成圣(儒家)成仙(道家)成佛(佛家)也并非不可能。但任何一家学说及宗教的大师级人物,大都是义理圆通辩才无碍的。俗话说,把话说圆了。如果话都说不圆,作为创派人物或一代宗师,肯定不合格。佛教尤重视“声教”和辩才。历代高僧大德菩萨大士大都具有善于说法的“广长舌”。《华严经》有“四辨”说,即法无碍辨、义无碍辨、辞无碍辨和乐说无碍辨。弘道和卫道,都离不开“四辨”功夫。

   

   维摩诘通一切智彻万法缘,为佛典中辩才无碍的代表人物。释氏座下诸大弟子菩萨个个怕他。据《维摩诘经》载,维摩诘生病,释氏要派去探病,舍利弗等十六个弟子个个推辞,弥勒等大菩萨也不敢奉命,都说自己挨过维摩诘呵斥批评。最后只有释氏座下智慧第一的文殊菩萨勉为其难而前往。

   

   玄奘留学印度十七年,不但通晓大乘佛理,而且熟悉七十二小乘诸宗,在那烂陀思的讲经论道时,各派名家全印高僧纷纷前来与他讨论,凡和他谈过的无不叹服。当时印度的戒日王特别为玄奘在曲女城开一次“无遮大会”,通知各国学者名人来听玄奘讲道。计有十八个国王,三千僧侣,二千多婆罗门外道及那烂陀寺的僧侣一千多名听讲。玄奘讲了十八天,人人悦服,从此被公认为印度第一学者。

   

   禅宗乃教外别传,主张不立文字,故而很多人以为禅宗是不需要文字的,然而不然。语言文字对禅宗的弘扬乃至正法的兴盛都起到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初祖达摩在印度曾被四众弟子十方大德推为辩论第一而虔诚礼拜。据说当时印度有一大德名佛大胜多,与达摩大师曾是同学,依止佛陀跋陀学习小乘禅观。佛大胜多圆寂后,众多弟子分裂成了有相宗、无相宗、定慧宗、戒行宗、无得宗、寂静宗六个宗派,皆以自己的见解自负。达摩大师遂大展辩才,妙转法轮,将六宗一一摧伏,令六宗所有僧徒皆发愿受持弘扬无上正法。

   

   释迦牟尼本人的舌头功夫更是厉害了,他出道"以后,通过辩论摧伏外道。他最有名的十大弟子中,像本是外道的学者或领袖的舍利弗、目犍连,本是婆罗门的权威和长老的迦旃延、大迦叶,都是在与释迦牟尼辩论中发现自己的错误和更高的"真理"而拜释氏为师的。

   

   然复须知,辩才无碍不是强辞夺理,巧言狡辩,而是出自对宇宙生命之真谛的体会和把握,是实相般若自然流露和开发。《华严经》曰:“若能知法永不灭,则得辩才无障碍;若能辩才无障碍,则能开演无边法。”《起信论》说,佛菩萨在完全了解“宿命”、“未来”和“他心”等基础上对机说法,故能义理贯通方便善巧。

   

   另外,很多人误以为,舌巧笔妙者必乏实证功夫,殊不知凡修行到了一定境界,大都自然而然具有文字般若,发言作文,言辞畅达,毫无滞碍。有些人读经读得痴痴呆呆笨嘴拙舌,那大都是没读进去。更可笑的是还有些人学佛学出了一身生理或心理疾病,那更绝对是走歪了路子。

   

   三

   释迦牟尼睹明星而悟道悟的是什么?南怀瑾老认为释迦悟的是"缘起性空",而《华严经•如来出现品》载释迦牟尼在雪山示现悟道之初的情景:"释迦牟尼忽睹明星,廓然大悟,即成无上正觉。叹曰: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无师智、自然智,即得现前"。这几句话,言简意赅,理深道妙,已非一般凡夫俗客所能理解,故释氏彻悟之后,三叹奇哉。

   

   只能说到这里为止了,再说下去,就只好拈花一笑,无可言说了。佛说法四十九年,所说的都是他证悟到的义理。但形而上最高妙道终究是超绝言诠的,非任何舌头功夫所可及。不可说,不可说,一说就错。如德山禅师所言:穷诸玄辩,若一毫置于太虚。竭世枢机,似一滴投于巨壑。

   

   “释迦所证到的,并不仅是一种学理,而是人类生命的功能,可以达到超脱时空的限制,找到生命的真谛,打破物理世界的种种束缚。”(南怀瑾语)六祖因五祖讲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这一句而开悟,大梅法常因“佛即是心”而开悟,香严因闻石击竹而开悟,德山禅师因烛火吹灭而开悟。历代祖师大师所悟到的,都是这种人类生命的功能和真谛(严格地讲,禅宗的开悟与证悟是不同的。开悟并未解脱知见,无果位可言。只有释迦牟尼,一开悟即等於证悟。兹不详论)。

   

   但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认为信仰问题是超言辞非理论不可说的,更不能以此为自己的败阵作掩护。在某种程度上,儒基之间、佛基之间以及儒佛之间是可以进行对话并将对话进行到很高之境的。如果在对话时“话”说不圆,难以服人,只有两种原因:一是自己对“本派武功”领悟不深,实践不够;二是“本派武功”存在疏漏破绽,未能上下圆融内外贯通。不论哪一种原因,不论为内在生命计还是为“门派”兴衰计,都值得深刻反省,而不是把失败的责任向“神秘主义”一推了之。

   2006-12-16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17《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