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东海一枭(余樟法)
·z一手接纳民主宪政,一手拥抱中国传统
·气壮体亦壮,心良身自良
·中共渐明智,华夷尚倒置
·利他利己都是良知的作用
·东海的红与秋雨的红
·好诗荐读:中华(作者:黎文生)
·儒者、儒学爱好者及有关刊物负责人请进
·警惕冒充东海的人
·真理高于一切,半步也不退让!
·见到我自然会有奇迹
·尘色依旧:谭嗣同殉难110年祭(用东海老人韵)
·九狮山民:奉和东海老人纪念谭嗣同殉难一百一十周年诗
·汤池不是“儒家特区”!
·制度道德,何者为本?
·z鸟鸣可待成追忆:“阐述学理是一个叫真儿的事情”!
·拐峁山人:东海哲理小诗印象
·儒新社:“不教而罰謂之虐”( 东海附言)
·孔子不诛少正卯!
·也和东海老人夜读谭嗣同其二(作者:不靠运气)
·你值得我团结吗?
·刘晓波的狂妄
·信必安:“我认识了更高的真理”(东海附言)
·敢问基督徒:大舜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吗?
·冯学成:天堂地狱一肩挑(东海荐读)
·通亦乐,穷亦乐
·道德大棒来了
·z为孔孟讨东海贼枭文(东海附言)
·z黎文生:希望在儒家
·自杀是一种犯罪
·z邹生:赞叹大良知学
·《开国》
·胡平一言三错误
·良知期待你的支持和信仰
·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黄:你們可別再錯過了
·自由专制不兼容-----复徐水良
·牛客人:谈谈我对儒家的认识---答东海一枭
·揽风驻云 :谈谈对儒家的认识
·毫无疑问的问题
·佛门大德的迟重
·枭声重发:亦开风气亦为师
·冒名文章寻找作者
·该执著还是要执著
·中华文化最大的敌人!---兼斥领袖徐水良
·良知大法
·东海老人:只有中共转身,绝无东海摇身!
·草根:给胡平君和东海一枭君启蒙(东海附言)
·谁“代表”东海参加了这个峰会?
·在义理上不容丝毫苟且-----复牛客人先生
·父父子子君君臣臣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魏京生们的“领袖风范”!
·黎文生:反儒者为什么那么愚蠢!(东海荐文)
·东海老人:畜生别与佛爷奢谈平等
·东海老人:《转型期》
·东海老人:给我一滴还你汪洋
·东海老人:向净空法师致敬
·黎文生:中华之“道”与民主自由矛盾吗?(东海荐文)
·儒家的修行
·也讲一点道德常识
·谁把力气使错了地方
·东海老人:我说要有光就会有光
·翟鹏举:再向东海老人开一炮(东海附言)
·Goal:答东海一枭(东海附言)
·飞龙在野:儒家民主主义是中国的希望(东海附言:颇有见识,值得一阅)
·有无神不重要,谁是“本”才重要
·黎文生:道理的大而不当与狭小偏碍
·汝果欲民主,先拜大良知
·飞龙在野:惟有儒家民主主义才能托起中国的明天
·独尊儒家不是独尊
·东海老人:尊儒不是独尊
·三种武器
·东海曰
·《交通部派来的算什么》
·《大复仇之歌》
·东海小诗七首
·zt一衿:“逐渐认同康晓光和东海一枭”
·ztwyh:答网友诗三则
·东海哲理小诗四首
·皮旦:学习,并至东海先生的自由女神
·大复仇论(新稿)
·《与东海儒者共勉》
·网友酬赠拾翠(之20)
·人生能得几知己
·江晚愁:对东海老人,苟不敢同(东海附言)
·贺老象《中国低诗歌》出版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中篇)
·东海老人:“没有人是孤岛”
·Ykingc:东海老人,疯了(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良知大法(下篇)
·曹维录别开生面解枭诗(外一篇)
·再过二十年
·关于叔孙通与方孝孺
·杀人不碍大慈悲!(新稿)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谁是余杰? ------兼与东海一枭商榷(东海附言)
·为董仲舒鸣冤(新稿)
·东海老人:熊师或有误,东海敢不言?
·zhaoyao866:“且做一个善恶分明的人”
·金刚心(东海偈组)
·此联值得十万元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綦彦臣诬蔑卖谝之责难逃,糊涂弱智之态毕露,最好的补救的办法是把《歪解古文,厚诬古人!》中卖谝的地方全面指出来,把“老枭瞎忽悠的其他什么东西”赶快“深揭他一下”。不然,綦文后一大堆感慨,不仅会无的放矢,而且有的矢会返回来落到自己脸上,著名学者面皮只怕要大大受伤,哈哈,哈哈。

   小綦与黄喝楼主一样是颇以什么文凭自傲的。别说那种不入流的中专文凭说明不了什么,便是那些确有真功夫问的老学者,也未必有资格与我“煮酒论囯学”。当年,有前辈劝我入北大,我说,北大是要去的,但不是去读书而是去讲课。对方被嗌得说不出话来。不过,我若真的读了北大,只怕没有几个国学哲学教授胆敢厚颜为我上课,特别是一些伪大师,如果不私下向我讨饶,只怕经常下不了讲台!至于小綦与黄喝楼主,便是请出你们祖师爷来,见了老枭,想必不敢不称一声枭公,毕恭毕敬向我请益----不然,当心什么煌煌“学术著作”与你们一样被我一脚踢成破麻之袋!

   谈及钱穆,小綦语气极是轻浮不屑:“老枭在批我歪解、厚诬之弊时,自己也轻信了一些惯于想当然的‘儒学大宗师’如钱穆之流的胡说八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之至。在小綦们心目中,想必熊十力梁濑溟启功华罗庚贾兰坡林元培沈从文高阳孙大午陈独秀魏京生伏尔泰福克纳哈维尔瓦文瓦潘恩等,与钱穆一样属于不屑一顾“之流”,因为他们没有文凭。如果小綦们拿到少林“文凭”或加盟法轮神功(当然小綦们不会,不是理念问题而是胆量问题),想必要把没有文凭的释氏不识字的慧能和初中毕业的李洪志一脚踢出山门!

   四

   此文并非与黄喝楼主綦彦臣过不去(就象八十老翁不会与三岁婴儿过不去一样),而是踢鸡驯鸭,指桑骂槐,目的在于让广大有志之士认真汲取小綦小黄的沉痛教训,学会“如何做学问,如何做人”(黄喝楼主训枭之语)。至于小綦小黄之流,粪土之墙,破麻之袋,能受我几脚,已是他们天大的福气,天下除了我,相信任何高人不会有赏以一脚的热心和耐心。

   老枭对于明显的偏谬之见勇于棒喝,但自知学无止境,义理无穷,岂敢固步自封?故一生广泛求教,闻过而喜,求真求法,诚心天鉴。憾上网以来所见,大言炎炎好为人师者,尽肤浅不堪鄙陋无学之辈,尽是执迷于小术的“炼金术士”,热衷于把文化当作炉鼎,要从中炼出荣华富贵的“金”来。于文化本身原漠然无所爱,于生命、社会、宇宙之真道茫然无所知,论及真学问,“茫然坠烟雾”。

   人忧落败吾求败,世好为师我觅师。多么希望能有高手论道说法与我印证或补漏指谬对我开骂。当此世衰道散之时,如有儒佛道诸学的“得道”之士,以所得之道与我相互切磋印证,不论为友为师,皆我之幸,倘能同忧同行(忧道行道也),是为至盼。即使对诗词之类小道、自由之类“西说”,有比我造诣更高、理解更透的,我也当恭谨受教。对方名望地位年龄职业及态度如何,非所计也。

   2006-12-8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2.1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