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东海一枭(余樟法)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你是流氓谁怕你
·“中共拥儒我拥共”等(东海随笔八则)
·关于乌市惨案的两点意见
·祝贺我吧,或者咬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綦彦臣,千万别客气!

   

   本文为首发于《自由圣火》12.10《长怀古昔千秋士,冷笑江湖三脚猫 》文中的一节。一枭注

   

   日前有小诗一首《有感示黄喝楼主綦彦臣君》。且不说黄喝楼主作为某君网名是网江湖上众所周知的,拙诗颔联为“彦臣小妹声如咽,黄喝先生脸发黄。”明明提及彦臣与黄喝为两个人。据说是著名学者的綦彦臣不知是故意装糊涂还是真的孤陋和“贫弱”到如此地步,专文指责我把黄喝楼主当成他的名号,更正了不够,还要借此把“望文生义”、“张冠李戴”、“卖谝”等帽子强加给我。

   

   这也罢了。最可笑的是他接着说:“老枭曾谝道:孔子编《诗经》,好比《唐诗三百首》选于全唐诗一样。若是古典文学素养低的人,肯定让他一下子给谝住了。其实呢,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云云。

   

   綦彦臣君发文《孔丘诚实与善良吗?》,我批之。想不到他的回驳如此无聊。关于远古诗歌失传不是孔子的罪责这一问题,我在驳斥綦彦臣的文章(《歪解古文,厚诬古人!》中已经讲得清清楚楚:

   

   孔子编诗,只是根据自己教学实践需要从大量诗作中选辑一些佳作,就象从《全唐诗》中选出《唐诗三百首》一样。若非一炬秦火,焉知其它诗作不与《诗经》一起流传下来?始皇焚书,大量儒家典籍化为乌有,六经中诗书礼易春秋五经有赖于民间秘藏密传而保存,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乐》经则已失传,这又是谁作的孽?

   

   “孔子编《诗经》,好比《唐诗三百首》选于全唐诗一样”这句话没有任何问题。就算不读原文,就算“古典文学素养”最低,也得不出“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的结论呀?綦彦臣摘出枭文中这一句,谥之以“谝”,真不知是故意装糊涂还是真的弱智到如此地步!

   

   其实綦彦臣刚刚在《歪解、厚诬还是轻信?--关于孔丘杀少卯问题致老枭》一文承认我驳斥他的文章(《歪解古文,厚诬古人!》)“主体论断没什么大问题”,现在一转眼又自我掌嘴地说什么:“说老枭卖谝,非是诬蔑,只读他那篇说我厚诬古人、曲解古文的文章就知道。当时,我不想深揭他一下,只怕同为独立笔会会员,伤了面皮不是?----至于老枭瞎忽悠的其他什么东西,就不必多说了。”

   

   斥枭文《歪解古文,厚诬古人!》卖谝,举出的却是“孔子编《诗经》,好比《唐诗三百首》选于全唐诗一样”这么一句完全正确的枭文为例,何以服天下悠悠之口?然后“就不必多说了”?简直把广大读者当傻瓜!

   

   綦彦臣诬蔑卖谝之责难逃,糊涂“贫弱”之态毕露,最好的补救的办法是把《歪解古文,厚诬古人!》中卖谝的地方全面指出来,把“老枭瞎忽悠的其他什么东西”赶快“深揭他一下”。不然,綦文后一大堆感慨,不仅会无的放矢,而且有的矢会返回来落到你自己自己脸上,著名学者面皮只怕要大大受伤,哈哈,哈哈。

   2006-12-3东海一枭

   

   首发《自由圣火》12.10网址:http://www.fireofliberty.or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附:“请勿卖谝”论--敬复东海一枭诗作/綦彦臣

    老枭在一个叫《西诲社区》的网上发了一首诗,名曰《有感示黄喝楼主綦彦臣君》。乍一读来,令人一头雾水。首先,在这里我郑重宣布:我不是黄喝楼主,也更未使用过或与他人重叠的这一名号。此处更正,也愿老枭以后尽量别望文生义,闹出张冠李戴的笑话。

    老枭近期的作派大有卖谝之风。

    谝,乃方言,piǎn声。卖谝,就是“得差便宜卖乖”的意思。

    若听我一劝,则请再勿卖谝。

    说老枭卖谝,非是诬蔑,只读他那篇说我厚诬古人、曲解古文的文章就知道。当时,我不想深揭他一下,只怕同为独立笔会会员,伤了面皮不是?

    老枭曾谝道:孔子编《诗经》,好比《唐诗三百首》选于全唐诗一样。若是古典文学素养低的人,肯定让他一下子给谝住了。其实呢,这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你想呀:《唐诗三百首》是有,但《全唐诗》并没因为有三百首而消失,也就是还能做“相关链接”;而有了孔丘的《诗》(后来才叫经)305后,原汁原味的795首哪去了?打比方说:肯定是“该页无法显示”或“有关内容已被删掉”的状况。

    至于老枭瞎忽(呼)悠的其他什么东西,就不必多说了。

    这种瞎谝现象,里面老少带有童真趣味。可爱,但没多大用处。这不能怪老枭,中国目前就是这么文化场态,多少象西方科学革命时的附庸风雅之辈,一定要把老鼠的睾丸当作标本留给某某表妹一样。中国现在是:一大批不懂政治学的人在恶搞政治,一大批没文化的大师在大谝文化;比恶搞与大谝更丢人的是,绝大多数所谓新儒根本不懂儒学政治就是现代政治文化的反动,就自以为是为乱侃“开新篇”。稍有点政治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康有为先生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解决孔丘的“由之与知之”悖论,最后逼得康先生硬是添了两个逗号,篡改了“圣人”之论。若真不懂,去读读李泽厚或来可泓的论语解读书目吧,就别愣充“大尾巴鹰”了。

    当然,正如捍卫现代诗的某人士所言:狗屁诗,也是诗。那么,大谝文化的狗屁文章,也是文章。老枭写了一首半打油性质的七言,我就复他一首半打油的五言吧。名曰《慎勿谝》:

    登上黄喝楼,

    关公战秦琼。

    东西瞎忽悠,

    听由一咕咚①。

    去言嘴即扁,

    蹒跚入鸭棚;

    笆子搂飞机,

    全然山海经②。

    —————

    ①典出儿童动画片《咕咚来啦!》

    ②在监狱服刑时有某犯,常借故与我套近乎(实为代警方监督);我问之犯何罪,其曰:一笆子搂下一个飞机来,出了空难事故,故判刑。闻者绝倒,我亦鼻涕喷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