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制联小萃(六)
·《守住自己》
·自题小像有寄(配东海照片)
·恭请高人反开示
·台湾出了个陈大师
·良知三论
·德不孤立,花不独开
·自题枭文《为释迦牟尼一哭!》(外一首)
·关于电邮病毒的启事
·戏答雪峰暨生命禅院诸君
·读雪峰《绑架东海一枭为经纬草》作
·《自恨无能》
·孔子的骄傲
·《向我靠拢》
·体用之辩,兼回东海(一枭附言)
·证道诗致生命禅院诸君
·宴客自醉失礼自警二绝
·雪峰难化终须化,华夏未兴毕竟兴
·证道诗六首简析
·《乐观中华》
·只有傻鸟见我才不跑(小诗五首)
·成佛容易转身难
·有人欠我一个道歉
·南怀瑾:色身转化的修行次序(一枭附言)
·真体内充,大用外腓----体用学发微
·写怀示某儒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乾坤草:向东海道个歉(一枭附言)
·真正的尊重
·良知二论
·抗议公安机关并警告有关儒家!
·长生不是梦想
·精卫:向大家推荐东海一枭的《良知三论》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至乐无所倚,幸福在儒家
·《到了告别的时候》
·被公安机关认定为非法信息的枭文(致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支持中华文化城建设的呼吁
·南怀瑾“神话”
·忍看民运自残多
·嘲小人儒
·雪峰君欢迎吗?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修正稿)
·中国向何处去?
·敢劝宗愚休扯蛋
·雪峰:《净化开始 先死一亿》
·论尊重生命----兼批上帝之道
·良知的级别
·读雪峰君《系列清扫东海之道告天下贤士书》戏占
·雪峰:亵渎上帝罪责难逃(一枭附言)
·《小草们》
·乾坤草谈体用(一枭附言)
·z雪峰:妄论生命: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二)
·犟嘴名家多软蛋,疗愚大侠尽村夫
·枭心有爱原无愧,上帝无人哪有灵
·上帝之道乎?邪魔之道乎?
·随风舞动:不曾遗忘的网事---东海一枭与画(一枭附言)
·敬礼雪峰
·雪峰真有病,草木岂无仁
·雪峰,有空一起喝喝酒、泡泡妞、玩玩麻将吧
·慈天元:答东海一枭兼论六道及净土(一枭附言)
·[转贴]为一个“汉奸”翻案----读老枭《还汪精卫真实面貌!》有感而转
·为台湾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七绝五首
·关于王阳明四句教----小驳南怀瑾
·不丹“政变”,内力何来?
·良知的力量(二)----答张三一言
·闻柳州领导集体低价买豪宅
·zkdm:一孔之见,望东海先生思(一枭附言)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万物一体论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一言性恶真成谬!

   -----性恶论的肤浅和余弊及其对民主事业的危害

   一

   许多人喜欢把人往“小”里看,往“小”里度,我想,这与崇奉西学或信仰基教、主张或相信性恶论有关。我在《任不寐批判》中曾严厉指出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不少中式基教徒及西学迷都长了一付小眉眼和一颗小心眼!

   “著名”反儒派学者綦彦臣,断言“老枭参加自由文化运动,多半是为多得些稿费,或者争取个出国的机会。所以,他突然把我的小文拾到身上,多少有些儿童向老师打小报告换表扬的意味。”连君子役物、小人役于物的道理都不懂,把老枭看成受稿费之类外物驱使的奴隶,把众多参加自由文化运动者视为借义谋利、唯利是图的家伙了。

   “著名自由主义者”、“中州大侠”黄喝楼主,认为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对他的批评,目的都是为了“压别人抬自己”,斥我的专业干的就是“压别人抬自己的活”,所以他为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而致“书”于我(见黄喝楼主《东海一枭,你反躬自省过吗?》)。居然理直气壮地承认自己在“争风吃醋”,真亏老先生出口!

   黄喝楼主之“小”,由来已久。jiang898网友居然记得一件“陈年旧事”,在枭文《为文化流民及文化嫖客画像-----答黄喝楼主“与东海一枭兄书”》后跟帖道:“杜导斌向来有思维胡乱迹象:当年在大地网的一段趣闻:杜被国安询问,老枭声援说我比杜骂的、说的多,我才应当是被国安抓的对象…。这种以身嗣虎的救援方式却被杜歪解为争功劳、小看他,争吵不休最终伤了和气。和他一样的糊涂蛋好像还不少那”。

   以身饲虎,过奖过奖,不过一番好心和善意,天日可鉴,却被黄喝楼主风马牛不相及地从中理解出恶意来,令我倍加认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勾通之难,认识到当今国人的心性被污染遮蔽的程度之严重,令我想起多年前某前辈老人的告诫:在中国,你做事和对人都要悠着点,不然,别人会怀疑你另有目的的。但堂堂“自由大侠”,“小”眼看人、“恶”意度人到了这样不识好歹的地步,仍堪称当代奇观!

   此一“事件”让我开始省思自由主义、个人主义及性恶论的弊端。思想问题不解决,“眉眼心眼”问题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君不见,好几年过去了,黄喝楼主小小依然----我认为这不是本性问题(例如天性凉薄)而是认识问题,文化问题。

   綦彦臣黄喝楼主的小眉眼小心眼绝非个例。类似的“小”,在党用文奴及中国人中更是普遍的存在,在不少自由知识分子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而性恶论乃是重要的致“小”因素之一,“小”家伙们多数相信性恶论并受其影响和误导。

   二

   性恶论者对人性进行“有恶推定”,在现实生活中容易变成本能的和彻底的怀疑主义者。他们不相信任何公开表述的言辞,甚至不相信自己眼晴所见耳朵所闻,认为任何人的言行都是别有用心、另有目的,都是为了一己私利。

   他们不知返己之学,不懂存养之道,不能明见自己心性本然之善,所以也不相信他人的善意,更不相信“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华严经》),“圣与贤,可驯致”(《弟子规》),自然不容易信任他人。同时,性恶论让世俗之人更加容易被功利所诱,作欲望俘虏,促使人心术变坏品德恶化,如王艮所说,“今人只为自幼便将功利诱坏心术,所以夹带病根,终身无出头处,日用间毫厘不察,便入于功利而不自知,盖功利陷溺人心久矣。”

   在民主社会,有良法良制的规范,肤浅的性恶论危害有限;而在后极权国家,其危害性就极为严重了。它毒害世人心灵社会风气,促使道德败坏诚信沦亡,加剧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在追求民主自由的历史性进程中,民主同道之间互相猜疑抨击不休,大大小小内讧不断,甚者在同道口水战中,反对中共是为了成名成家、抗议暴行是往自己脸上贴金、温和维权是向中共卖好谋个人利益、激进维权是为了争夺政治资源或民运领导权等等戏论不断出笼。这一切怪象奇谈,在某种意义上说,拜性恶论之赐不浅。

   不排除有些人存在类似不良动机,但一则许多行为的动机往往错综复杂,并不单纯,二则动机个人性极强,他人殊难猜度,三则世间永远有一类高尚分子,如鲁迅所言的“筋骨和脊梁”,如高智晟所说的圣人情怀,如甘地式的圣雄人格圣徒情怀、宋明理学推崇的圣贤气象,等等,这类人物的行为动机非经济人的角度和性恶论的层面可以把握。这些不友好非善意而又缺乏事实根据的动机猜度,极不利于同道团结,对当事人、对民主事业都是严重的伤害。

   很多时候猜疑者本身也是被猜疑者,互相抨击的双方都成了立足于性恶论、从经济人的角度出发的不友好非善意猜疑的受害者。

   三

   不可否认,在世俗生活中,特别是在当今中国,人性中的假恶丑泛滥成灾,性恶说能够得到更多的事实支持,性善论者对他人“无罪推定”,把人看得太好了,往往犯错和吃亏。象我,就常常“把人想象得太好”。很多人的伪劣,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超乎我的想象!但这不是性善论的错,而是制度造成的恶果,而性恶论又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浪的极坏作用。

   在中共治下的中国,大多数中国人严格意义上已经丧本失性而小人化非人化了(丧本失性是形容之词。其实本性不会丧失,只会受污受蔽。)所以,功利小眼看人,一看一个准,阴暗小心度人,一度一个对。但中国毕竟还有充实光辉的大人在,有具有“为生民立命”的某种“圣雄”人格者。小心眼一用到大人、用到愿为建立自由社会而奋斗而牺牲的仁人志士身上,就谬以千里了。

   性恶论没有错,只不过它仅触及人性中的生理、动物的层面,仅“看见了自己是如何的黑暗不洁,根本不配在神面前站立”却没看到人性更深处善的光辉,所以说它肤浅。正如荀子所说“宋子蔽于欲而不知得(德)。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意为宋钘和慎到只知欲望和刑法的重要性,眼晴被它们遮住了,看不见道德的存在和圣贤的价值。(《荀子-解蔽》)

   从哲学层面而言,性恶说不是穷源彻底最“究竟”的理论。它无法让人认识真正的澄明本心高贵本性,只能让人停留在习心习性的层面,让人变得多疑多虑小眉小眼,以为所有人都是唯利是图经济动物,以为“义”全都是用来包装一己私利的,他人的一切善言善行必定动机可疑,居心叵测,必伪非真。许多中性之民本非小人伪人,却由于灵魂无根文化失本,便在性恶论的潜移默化之下变“小”变伪了。这种“性恶论综合症”的主要表现之一就是,不论表面如何堂皇激昂,其实内心信奉的是丛林法则。于是中囯社会乃至民运队伍就真的丛林化了。

   性善论才是从根本处认识、把握人性的理论。仅从理论上认识性善是不够的,心得其正,意得其诚,然后知性之善,用心印证,此论精确不移。程颐说得好:不知性善不可以言學,知性之善而以忠信為本,是曰先立乎其大者也。(《二程粹言》)对于性善之说,熊十力、钱穆、唐君毅、徐复观等新儒家各有阐述,这里特别要隆重推荐牟宗三《道德的理想主义与人性论》一文。

   该文结尾写道:“一般人常说,马克思主义确是牵连到了人性问题,遂发问说:它是否能改变人性呢?我现在告诉大家:它不是改变人性﹐它乃是根本否决人性,不是人类全毁灭,就是奉行它的人先毁灭。人性终于要胜利。我现在郑重告诉大家:这个时代是道德比赛的时代,一切社会问题都要解决,都要正面去接触,丝毫不能回避或躲闪。你们的道德实践若不比共党高,你就不能克服他。”(关于性善论,另见拙文《一言性善发天心!》、《一切人类,悉有善性!》等)。

   牟宗三这一段话,值得人们特别是自由派同道深长思!任何事业都不是靠一群贼眉鼠眼鼠肚鸡肠的猥琐家伙可以做大的,不是靠一批只有小我投机成性、大处愚蠢小处也不精明的犬儒人物可以成功的,何况为建立自由社会而奋斗的民运大业?它离不开众多中性庸众为了利益而支持,也离不开一些着眼于公众和民族利益、具有大气大量大仁大慈的大丈夫好“领袖”的启动、激励和引导。

   刘晓波在《维权面对利益党的自我调整》指出了“民间维权运动”存在的诸多问题,“民间更不能低估民间力量自身的分散、薄弱和不成熟,不能低估民间所浸染的独裁遗传--惟我独尊、急功近利和烈士情怀…”、“被某些境外中文媒体奉为民间英雄的人士,也大都是舆论热闹而现实冷清,海外关注而国内却没有多少追随者,甚至在民间内部都找不到众望所归的道义凝聚点。”、“即便现在真有智勇双全的民间勇士,也找不到多少铁干追随者。”这都是客观冷静的评估。

   不过,除了时代环境和社会现实的原因,我认为民间力量、民间人物的自身的一些不良习性和品格也是造成“民间维权运动”如此现状的有害因素之一。这种不良习性和品格不在于“烈士情怀”,不在于“陷于自恋式的受难综合症之中而无力自拔”,而在于性恶论的余风流蔽带来的上述诸多恶习。不仅圣雄人格、圣贤气象、烈士情怀,连稍微高尚一点稍微大我一点的言行都受到怀疑、猜测乃至嘲笑。

   如果民主事业的参与者和领导者“陷于性恶论综合症之中而无力自拔”,中国民主化的道路将更为艰难。伯夷网友说得好,国内维权,海外民运最大的优势就是道德上的优势(大意)。要是在道德上对自己和他人都缺乏基本信任,一个个“两眼”(眉眼和心眼)俱小,一味地“自小小人”、“自恶恶人”(自已小也把别人往小里看,自己动机不纯也把别人往坏里猜),还有什么可做的?就象我曾批评黄喝楼主的话:这样小这样瓜的小脑瓜,别说搞民主了,连个小妞儿都未必搞得定呵。

   四

   中西方学者普遍以为只有性恶论才能导出、必定导出自由平等博爱人权观念和现代的权利制衡制度。其实这是想当然的错觉。性恶论照样可以导向极端严酷的专制。法家反对礼治、德治的理论依据就是性恶论。法家认为在“好利恶害”的人性论面前,仁义德教无济于事,只有严刑酷法才能奏效。秦朝的暴政,就是法家造的孽;历代王朝的苛酷政治,也是外儒内法、阳儒阴法所致。

   性恶论出自儒家外王学大师荀子。法家主要代表人物李斯、韩非都是他的学生。荀子把人性定义为人的自然属性,孟子则把仁义礼智等与生俱来的善端定义为人性,等于各取“性”之一端(性字由心、生二字组成)。荀子的性恶与孟子人性论有相异亦有相通,孟子说“人人可以为尧舜”,荀子也说“涂之人可以为禹”。双方追求“善”方面是一致的。

   但荀子论性恶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而非人性本身。“善”具原初性,恶是派生的。荀子之恶与孟子之善不是同一层面上的范畴。所以荀子并未穷源彻底把握人性本身,性恶论是荀学的肤浅。这一“肤浅”,可谓遗蔽无穷。荀子本身之学虽已出偏,尚能以“礼”自持,不违仁道,但其徒子徒孙则不免叛出儒门、自成法家矣。宋徐钧有诗咏荀子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